• WAP手机版 RSS订阅 保存到桌面加入收藏设为首页
当前位置:首页 > 文讯 > 新闻

华子:文学的价值意义在于用笔杆子生活,始终放不下生活放不下笔

时间:2018-09-28 00:15:12   作者:篇海   来源:原创   阅读:66638   评论:0

华子,知名自由作家。原名董志华,男,内蒙古呼和浩特市人。为内蒙古作家协会会员和电影家协会会员。




其人生于山东省高唐县,少年时随父支边到塞北青城生活。大学学历。先后当过印刷工人,职工教师,行政办公室主任,个体商人等。











作者的创作以小说为主,主要作品有:

长篇小说“畸人三部曲”(《狗刨》《畸爱》《心病》),《金旺角舞厅》,《私人审判》五部,中短篇小说数十篇。作

品多以现实为题材,描写恶劣的生存环境对人生的挤压和对人性的扭曲;表现小知识分子在现实下的精神苦闷与无助;展现社会弱势群体在当今的生活状态等。


华子的小说立意深远,富有时代气息,注重文本的独创性,表现手法丰富多样,展现出独特的艺术魅力。近年来,他努力探索“城市文学”的写作,敢于触及现实,希望画出这个时代城市人的生活和心灵的画像来,前提是反映去除表面粉饰直达骨髓内脏的真实。认为唯有此才是文学人的全部价值和意义。


主要获奖作品有:

短篇小说《最炫民族风》获得篇海文学网2018年第八届全球华语一叶文学奖“金文奖”。

长篇小说《私人审判》2017年获第二届内蒙古网络文艺“白羊奖”最佳作品奖。

电影文学剧本《地心深处的阳光》、《小女当家》2016年获内蒙古文联“草原文艺精品创作工程奖”。

《小女当家》2016年获内蒙古党委宣传部剧本“孵化工程奖”等。



华子作品选


金旺角舞厅

序曲:今夜无眠入睡


题记——而我凭着夜色灿烂

    放纵思念


又失眠了。冬天的夜本来就长,睡不着就更加地难熬。墙上的挂钟悉悉索索,指针不知疲倦地没心没肺地转着圈子。窗外的寒风肆意地狂欢着,拍打着窗户,不时传来铁皮的嘎嘎响声。瘦弱的月亮卷缩在天边的一角。饥寒交迫的流浪猫也加入了冬夜的交响乐,像摇滚歌手一般不时发出尖厉的嚎叫。床上的我辗转反侧,盼望着睡意快点袭来,包围起我,使我沉入不思不想的混沌之中,可是头脑的天空明如白昼,思想更加活跃。我不免后悔酒又喝多了。


今晚上天气不好,舞厅里没几个人,加上取暖设备出了点问题,我感觉身体越来越僵冷。由于没什么事可做,自己就拿了一瓶酒,一包炸花生米,坐在吧台里消磨时间。音乐像雪花飘落在空旷的荒野,刚落下又被吹散。几个外地来城里打工的青年人还在舞池里蹦蹦跶跶。真不明白这有什么好玩的,我希望他们快点离开。那样我也就可以下班了。我认为酒是世界上最好的东西,它不仅能抵御寒冷还能使你解忧。它外冷内热,重情重义,我有每天喝几盅的习惯,就像是心灵的交流,酒已然成了我的红颜知己。但是我一般不喝这么多,只喝到头朦胧眼朦胧的程度就行了。可是今天晚上一不小心喝得多了些,这给我的睡眠带来了麻烦。我有个坏毛病,(这和一般人正相反),酒一喝多了就睡不着觉,精神变得格外亢奋,弄得脑袋像一座苏醒的火山一样活跃。天上地上,曾经做过的梦,都会如岩浆一样在脑子里翻滚,往外喷发。


……忽然我的腹部一阵痉挛,如一把钢爪在抓我的肚子,我赶紧从床上爬起来跑向卫生间。我穿着一件破旧的睡衣,趿拉着拖鞋,差一点把门口的塑料桶踢翻了。我的肠胃一向不好——请别见笑——一喝多了酒就容易拉肚子。我坐在坐便器上,在这间也就是一平米的斗室里我觉得无限惬意和安全。我从旁边拿起一张旧报纸,准备一会儿把它派上用场。报纸是妻子从商场包东西带回来的,她放在了厕所。在我准备要把它揉成一团的瞬间,我无意中看到了上面的一条消息。上面写着最近某部作品获得了全国大奖,并且奖金的数额令人眼热心跳。我迅速扫了几眼关于它们的简介,觉得故事和文字也没什么离奇的。其中有一首夸女名星多么漂亮的诗,还有一篇写古代皇帝多么英明的故事。我从来没有想到这年月胡说八道也能赚钱,不禁感慨万千,捶胸顿足,接着脑子里就冒出了一个念头,那念头就像是天空哗地闪过一道霹雳——我为什么不试一下运气呢。自己在金旺角上班,天天都能看到听到很多很多的新鲜事儿,故事肯定比他们的有意思得多呢!自己要是把它们写出来,说不定也会名利双收,再不愁什么酒钱。退一步说,就算是狗屁也没关系,大不了糟蹋些纸墨而已。说实话,人可以不要虚名,但是你不能对着一堆亮晃晃的真金白银无动于衷。


坐便上的灵感激发了我。我浑身不禁一阵热血沸腾,微微地颤栗。我从卫生间里一出来,顾不上换衣服,就跑到阳台上去翻找废旧的纸片——那些我上班时随意记下的感想和笑话。它们有的是写在在烟盒上的,有的是写在报头上的,有的是写在手纸上的。我原本只是写着玩的,用于打发上班时无聊的时间,万没有想到它们还会有用呢。看来什么破烂东西都不要轻易地扔掉,说不定什么时候它就变废为宝了呢。看来这一点还需要向父亲学习。父亲总是把楼下的一间凉房塞得满满的,什么水桶啊,铁炉子烟筒啊,旧车胎啊,旧报纸杂志啊,一样也舍不得丢……寒风像细沙一样从阳台窗户上看不见的缝隙里漏了进来,然后顺着我的双腿往上爬。我找到了那些压在臭鞋下边的纸片子,发现它们由于年头太长,又受到阳光的暴晒,上面落满了尘土不说,还已经发黄发脆,带着一股呛味儿。纸上的字由于是用油笔写的,笔迹洇得有点模糊不清了,看上去就像爬满了蚂蚁。所幸我还能辨认出大部分字。真是万幸啊,我及时找到了它们,倘若再过些时间那就不可想象了。我想有了这些宝贝东西,再适当加点佐料——一点必不可少的想象力,自己还愁做不出一桌众人喜欢的大餐吗!


我把它们小心谨慎地抱到客厅里的茶几上,然后在地上一张一张地铺排开,那样子就像是钱币收藏家一件一件地摆弄他的珍藏。审视良久,随后我找来纸和笔,开始在茶几上誊写起来。


在卧室睡觉的妻子被我惊醒了,听到客厅里有悉悉索索的声音,就没好气地问我半夜三更地瞎折腾啥,还叫不叫她睡了。我说你别管我,你自管睡你的觉好了。她是一个裁缝,在服装商场租了一块巴掌大的地方专门为顾客缅裤边。我不想现在就把这件事告诉她,免得她听了高兴得睡不成觉。女人的心小,针尖大的事都会念念不忘一惊一乍,何况这样的事呢。说起她这人来哪里都好,唯独就是有点好财——话又说回来了,谁不好财,我的意思是说有点财迷——只要是说起挣钱的事她都会像是打了鸡血一样,立即来了精神,这有点像我每次喝完酒后的样子。所以这事还是等白天告诉她为好。到时我要郑重其事地告诉她,要是我这件事干成了,她以后就再也用不着去商场为别人缅裤边了。


我想你听到这里也许对我这个人产生了那么一点点好奇心。好吧,下面我就满足你的这个愿望,对我自己做个介绍。


我叫夏焱,属狗的,今年五十三岁,现在在H市的金旺角当吧台服务员。“金旺角”是什么地方?当然,你要是本地人的话不用我多说也会知道的;你要是外地人的话,我就得多罗嗦一二句。“金旺角”是一处有名的舞厅,就是人们跳交谊舞娱乐的地方。它开在市中心一座大楼的地下室里,那里整天车水马龙,热闹非凡。我认识那里面好多的人,很多的人也认识我,因为我已经在里面干吧台的工作好多个年了。他们都不喜欢叫我的真名而叫我的绰号——“夏眼镜”。大概是我戴着一副厚眼镜的原因吧。哈哈,说实话,不管他们叫我的本名还是绰号都听起来不那么好听,但是别人给起的大名我又无法拒绝,我不得不接受这残酷的现实。好在名字这东西说到底只是一个代号。我还听说有姓“死”的,我想它的最好听的名字也就是“死不了”了。

抱歉,说着说着就收不住嘴了。还是接着说正事,简单介绍一下我的经历。已经记不清是哪一年了,大概有十多年了吧,我从一家建筑单位下岗了。年轻时我曾经是一名不错的工地材料员。当时我不离开单位也没有用,单位已经无活可干,发不了工资,公司的场地、设备接二连三地卖掉,眼看着高大的骆驼变成了一只皮包骨的小绵羊。大家都唉声叹气,看不到一丝希望。我没有办法,就去办了买断手续,到社会上谋生。


对不起,在这里我还得插一句题外话。因为我有一个道理至今也没有弄明白,那就是为什么这些年房地产行业这么红火,凡是与建房子圈地沾边的都捞了大钱,就连给死人挖坑——修公墓的家伙们都发了大财,财水就像是按了高压水枪一样往外流,但是原来的国营建筑企业却十家倒闭了九家,也不知道这是什么道理。也许叫那些专家分析起来有很多的原因,讲半天也说不完,总之一句话:之所以这样必然有其原因。也许人家有人家的道理。可是,我自己就是转不过这个弯来。要不别人都说我死脑筋呢。


咱们闲话少说,还是言归正传。下岗后我无事可做,就尝试着做点小买卖,立志开发我经商的潜能。说实话,当初我还是相当有信心,跃跃欲试的,想干出点名堂来叫那些看不起我的人看看,也叫他们知道知道我的本事。我相信“有志者事竟成”这句话。我一开始准备经商的时候就有些人说我不是那块料,我听了这话很不高兴。说心里话,你看见身边不少的人,甚至是臭鱼烂虾因为做买卖都挣了钱,能不眼热吗。可不知什么原因,我去做生意的结果是,贩鱼鱼死,卖菜菜赔,和人合伙拉了一车香蕉又都烂了。一年下来家里的所有积蓄都赔光了,好不倒霉!最后我想可能是自己的命不好吧,该着命里无财。我妻子可不怎么认为,她说我这人除了懒贪酒之外,就是太死性,缺乏随机应变的机灵劲。她还告诫我不要自我估计过高,好高骛远,最好还是脚踏实地发挥我的专长:照料东西。细想也对啊,其实这也是我原来的老本行啊。于是我打消当老板的想法,去金旺角舞厅做了一名吧台服务员,主要负责为来跳舞的人寄存衣物,卖卖饮料什么的,如今已经干了十多年。说实话,我不是自夸,这些年我没有丢过一次东西,弄错一次帐。


开始来的时候我并不喜欢这份工作。觉得舞厅要比工地上的搅拌机吵多了,震得我五脏六腑都要吐出来了。不过现在适应多了,有时候都几乎忘了身边的喧嚣声。这些年我一直没有离开这里的原因是,它既能看热闹又能听音乐;再说离家也不远。有事的时候忙事,没事的时候就坐在吧台静静地听看。吧台位于舞厅的一端,正对着舞池中央,每天我就像是雅座里的贵宾在观看一台喜剧演出。我对舞厅里的活动一目了然,千种风情万种风光尽受眼底。来这里的人好多都是常客,舞迷,时间一长自然我都熟悉了他们,就像是我熟悉了吧台货架上的那些香烟饮料一样,知道了好多关于他们的趣闻轶事。H市的人都喜欢跳舞娱乐,喜爱的程度不需多说,你只要看一看每天早晨大门口络绎不绝的来人,还有周围停放的一大片轿车和自行车就知道了。人们来自城市的各个角落,五行八作七百二十行,包括了这个城市里各行各业的人士。它无疑是H市一个浓缩的社会哩。


你要是问我是否也擅长跳舞此道,我敢说你在问这话的同时,心里一定以为我也是一个舞迷或舞蹈高手,近水楼台先得月嘛。但是你错了。我要说我喜欢观看它的程度远胜于身体力行。我只是在瞌睡的情况下才偶尔去舞池蹦蹦迪活动一下筋骨,以便自己不会趴在台子上睡着。我基本算是个舞盲,不知道我的腿不听话,还是乐曲总是捉弄我,我跳舞总是踩不在点上,舞姿又非常难看。除了我天生缺少乐感,形体笨拙之外,就是我的长相不那么争气,缺少男子汉气魄。我个子矮小,邋里邋遢,罗圈腿,看上去像一只獾子。跳舞时自然就成了手舞足蹈的獾子。试想一下,这在以貌取人的舞厅里很容易自取其辱。我很嫉妒上帝的偏爱,一些人长的得天独厚不说,还有那么好的舞技,男人像聪明的海豚,女人像轻盈的蝴蝶。可是这有什么办法呢。谁让咱赶上灾荒年代出生又一路赶上这运动那运动弄得营养不良呢!盐碱地里肯定长不出好作物,长了也是歪瓜劣枣。不会跳舞不懂节奏并不代表不喜欢音乐,也不代表不喜欢看这里的人,或者听一些趣闻。这种爱好是我除了喜欢喝酒之外最大的乐趣。


好像是一激动兴奋就忘记了肚子疼似的,夜里我再也没有跑肚子。我在茶几上伏案誊写了一夜,不知不觉已经到了六点钟。外面还在黑着。我去卫生间简单洗漱了一下,又吃了一点东西,就穿上棉衣戴上线帽子出了家门。

我要上班去了。


(注:此篇摘自作者反映都市人情感的长篇小说《金旺角舞厅》)

海阅传媒】       【有片海】

篇海原创网官方微信公众号欢迎关注推荐


标签:文学  生活  价值  意义  在于  
上一篇:没有了
下一篇:2018第八届全球华语一叶文学奖获奖名单
相关评论
全站导航 - 留言编辑 - 投稿方法 - 我想出版 - 作家联会 - 关于我们 - 诚聘精英 - 出书立传 - 市场合作

请所有作者发布作品时务必遵守国家互联网信息管理办法规定,我们拒绝任何色情小说,一经发现,即作删除!

本站所收录的作品、话题、用户评论、用户上传内容或图片等均属用户个人行为。如前述内容侵害您的权益,欢迎举报投诉,一经核实,立即删除,本站不承担任何责任

违法和不良信息举报邮箱:baikelong123@qq.com 免责声公司名称:株洲市海阅文化传媒有限公司

© 2010-2018 篇海 www.pianhai.com 中国互联网举报中心 



  湘公安安备43022302001022号  湘ICP备16004927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