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WAP手机版 RSS订阅 保存到桌面加入收藏设为首页
当前位置:首页 > 文学 > 小说

初唐国士(第十二章  危局)

时间:2018-10-10 17:58:24   作者:楚云婷   来源:原创   阅读:63954   评论:0

濠州城南临街一普通的民居内,裴景升正一脸忧戚地望着躺在床榻上病重的儿子,不时低沉地叹一口气,裴夫人则坐在床榻边垂泪哭泣。

 

他们的儿子裴宁年方十六,平素聪明乖巧、身体强壮,颇通武艺,不料此次却染上了瘟疫。看着儿子高烧寒战,咳嗽并不断吐血色泡沬痰,满脸痛苦的样子,夫妇俩简直心如刀割。

 

屋外的街道上奔跑声、打砸声、喊叫声、哭泣声不断传来。据说因今夏山东(指太行山以东)遭大旱,饥民遍地,一伙悍匪窜到了濠州。他们不时闯进濠州城,打家劫舍,凶狠无比。城内不少富户遭到洗劫,有的几乎全家被杀,仅剩为数不到两百的城内戌军根本奈何不了他们。

 

外面的声响越来越大。裴景升心惊胆颤地来到窗户前朝外看去,大街上数十人手握刀枪正在猛砸对面一大户人家的朱红色大门,不远处浓烟滾滾,火光冲天,好几具尸体横在大街上。

 

王彪率领三百铁骑全速奔驰,尘埃蔽天,黄昏时分已赶到濠州城外五里之地。远远望去,夕阳下的濠州城显得颓败荒凉。

 

“不好!”王彪心中一凛,他隐隐看到城中上空好似升起了几股黑色的烟尘,他猜测城内一定有重大的事情发生。他抽出军刀一挥,大喝一声“冲”, 三百名骑兵纷纷各自亮出军刀竖起长枪,杀气腾腾扑向南城门。

 

待奔驰到城门口,却发现城门洞开,竟无人防守。王彪见之心生疑惑,担心城内有诈,举了举手,让队伍停下来,然后与魏华林与上官云商量了片刻,再一挥手,命令部队缓步入城。

 

刚进城走了上百米,就见数十人拿着刀枪在街上横冲直撞,有些人正砸着民居大门和窗户,街上一片狼籍,各人身上扛着大包小包,一副肆无忌惮的样子。

 

王彪瞧他们显然不是官军,心生警惕,但他不想过多伤人,忙叫兵士们对他们喊话:“扔掉刀枪!趴在地上!”

 

不料这些家伙似乎并不害怕官军,纷纷聚拢过来与官军对峙,并且不断吹唿哨发出信号,片刻,街上的悍匪越聚越多,声势颇壮,不少人挥舞着手中的刀枪,做示威状。

 

王彪见此情况,不再犹豫,挥手大喝一声“杀”, 就率先朝悍匪冲去,众兵士纷纷涌上,战马陡地加速前冲,蹄声轰隆,一时杀声震天。

 

这群悍匪训练有素,也摆出了一个阵势冲上前来。一个高大魁伟的悍匪手持一杆长枪,大喝一声跃出,迎面刺向王彪,想把他先挑下马来。王彪低头用大刀格开长枪,反手砍向对手右臂,毫不示弱。那大汉退后几步躲开这一刀,大吼一声,又挺身向王彪刺来,俩人战成一团。

 

各人很快捉对厮杀起来,怒吼声、惨叫声、马嘶声顿时响成一片。激烈的厮杀才一会儿,鲜血就在大街上到处流淌,触目惊心,倒在地下的伤号滚地哀嚎,闻之震怖。不久,从四处跑来支援的悍匪越来越多,人数竟与官军不相上下。冷兵器时代的战斗场面异常残酷,大街上随处可见断臂残肢。

 

陆玉成和杨荷一直走在队伍前面,他虽是练武之人,但从未见过这么可怕的厮杀场面。他感到胃部一阵阵痉挛,但并不惊慌,毕竟他是个练武之人,望着眼前惨烈的一幕,他觉得全身血液在燃烧,双目变得通红。

 

眼见一悍匪呲牙咧嘴执刀向他冲来,他飞快跃下马背,就向悍匪扑去,扭身避开那家伙迎面一刀,一击崩拳轰向对方右肋,打得那家伙飞出了一丈来远,躺在地上,口吐鲜血。

 

马上,另一名赤裸着上身的大汉,挺着一杆长枪朝他心口刺来。说时道那时快,陆玉成侧身一闪,迅疾地冲到那大汉左侧,一击钻拳打在那悍匪腹部上,那家伙踉跄地退了几步,双手紧紧抱着肚子蹲在地上。

 

陆玉成夺过那家伙的大枪,挽了一个枪花。

 

形意拳本就是从枪法延伸发展而来,陆玉成一枪在手可谓如虎添翼,他大喝一声,挺枪杀入敌阵。顿时,只见枪影翻飞,挡者披靡,他这几个月刻苦习练抱元功和无影步,力气和速度大增,他时而直刺,时而橫扫,打乱了对方的阵型,给敌人造成很大的杀伤。

 

悍匪中一位手持大刀貌似头目的彪形大汉勇悍绝伦,他不久就注意到了陆玉成,轻松地砍翻了身旁两个官军后,就如一头猛虎,朝陆玉成扑来,想先解决这个麻烦的劲敌。

 

陆玉成此际正与一个手持长枪的瘦高个拚斗,瘦高个枪法也颇为了得,势沉力大,每枪挥出都划破空气呼呼作响,威风凛凛。但陆玉成身形速捷,枪法精湛,俩人战了个旗鼓相当。

 

可待那彪形大汉赶到后,陆玉成就不妙了,俩人配合默契,招招狠辣,联手打得他毫无反击之力,频频遇险。

 

瘦高个猛地一枪横扫陆玉成,陆玉成举枪一档,顿时被震得双臂发麻,脚下一阵踉跄。那彪形大汉瞅准这一时机,满脸狰狞,迅速跨步向前,举起大刀,就向陆玉成劈去,陆玉成心中一凉,暗道此命休矣!

 

募地,彪形大汉突然觉得心头一紧,本能地感到一种极度的危险向他袭来。他眼皮一抬,顿时头皮一炸,只见一团人影凌空向他闪电般扑来,手中的长剑寒光闪闪。

 

彪形大汉慌忙收回砍向陆玉成的大刀,拚命格挡那柄刺向他的长剑。不料那被拦格下来的长剑前端突然呈九十度一弯,剑尖拍在他颈脖上,痛得他身形一滞无法反应。紧接着寒光一闪,只见一颗狰狞的头颅冲天而起,片刻,那还挺立未倒的无头尸身颈脖处啧出几尺高的鲜血。

 

瘦高个见此情形,目现惊骇,心胆俱裂,他悲愤地喊了一声“大哥”, 一时愣在那里。

 

陆玉成舌绽春雷,大喝一声,大步跨前一丈,手中长枪闪电般刺去,捅穿了瘦高个的左胸。痩高个圆睁着双眼,瞪着陆玉成,身体缓缓倒下,一命呜呼了。

 

原来杨荷见陆玉成遇险,迅速策马冲了过来。她使用的是一把软剑,平素卷起来束在腰间。她一见陆玉成情形不妙,飞快抽出软剑,凌空刺向那彪形大汉。那彪形大汉是这群悍匪的头目,武功高强,罕逢对手,纵横北地十几年,今天却栽在杨荷手里,被砍了脑袋。

 

也就在此时,王彪与那高大魁伟的悍匪的博斗也分出了胜负,两个悍匪头目被杀,令这人惊惧不已,王彪趁他心神恍惚之际,卖了一个破绽,待对方长枪刺空不能回力之际,一个跨步窜上去,把对手拦腰砍成了两截。

 

众悍匪见大当家二当家三当家都被斩杀,勇气顿失,均无心恋战,一哄而散,四处逃窜。

 

此时官军已杀红了眼,拚命地追击悍匪疯狂砍杀。所谓兵败如山倒,剩下的悍匪几乎被全部斩杀,一时间大街上血流成河,真如同屠宰场。沒多久喊杀声渐渐平静下来,大街上留下了两百多具尸体。

 

王彪吩咐士兵们打扫战场,他与魏华林和上官云商议了一阵,然后来到正帮忙医治伤员的陆玉成跟前,亲切地拍了拍他的肩膀道:“小郎君枪法不错!此次英勇杀敌,某必禀告上官为小郎君请功。”接着钦佩地看着杨荷,赞道:“小娘子武功了得,某平生罕见。”

 

此次生死之战让陆玉成经历了一次血与火的考验,残酷的厮杀迅速令其心境大变,使他神经变得更为坚强。这次如果没有杨荷相救,他极有可能殒命于此,他与杨荷对视了一眼,彼此都能感受了对方的情义,他心中充溢着柔情蜜意,暗暗下了一个决心。

 

魏华林与上官云均一身血污,也都受了些轻伤,俩人上前分别拍了拍陆玉成的肩膀,咧嘴一笑,神情友善,一扫开始时对他的冷淡。魏华林还树起大拇指称赞道:“小郎君如此厉害,某真是看走了眼。”陆玉成的英勇和高强的武功令他俩印象深刻,多年后,他俩跟随陆玉成征战沙场,均立下赫赫战功。

 

    过了好一阵,城内戌军戌主单勇才领着一队兵士急急忙忙赶来。他一见王彪,急步上前行礼,连称:“老天保佑!你们总算赶到了。”

 

单勇身材魁伟,神情剽悍,左颊有一道显眼的伤疤,左手臂缠着绷带,隐然带着血斑。他手执一柄长刀,刀刃闪着幽光,看起来甚为锋利。

 

王彪皱了皱眉头,沉声向他询问城里的情况,单勇一一禀报。原来整个濠州城自从瘟疫爆发后,已死了六百多人,数千人染病,大批人口逃亡,连戌军也因恐惧,有二百多人逃跑了。从北边流窜到此地的悍匪和难民有数百千人,情急之下,趁火打劫,悍不畏死,根本无法应付,剩下的二百名戌兵全集中在州府衙周围固守待援。

 

王彪听完后,沉吟了片刻,说:“马上带本官去府衙面见王刺史!”

 

单勇立即引着他们进入城内,由数十位兵士护送着,一路所见,到处是烧杀抢劫的痕迹,触目惊心,居民都紧闭房门,城中治安混乱到极点。

 

海阅传媒】       【有片海】

篇海原创网官方微信公众号欢迎关注推荐


相关评论
全站导航 - 留言编辑 - 投稿方法 - 我想出版 - 作家联会 - 关于我们 - 诚聘精英 - 出书立传 - 市场合作

请所有作者发布作品时务必遵守国家互联网信息管理办法规定,我们拒绝任何色情小说,一经发现,即作删除!

本站所收录的作品、话题、用户评论、用户上传内容或图片等均属用户个人行为。如前述内容侵害您的权益,欢迎举报投诉,一经核实,立即删除,本站不承担任何责任

违法和不良信息举报邮箱:baikelong123@qq.com 免责声公司名称:株洲市海阅文化传媒有限公司

© 2010-2018 篇海 www.pianhai.com 中国互联网举报中心 



  湘公安安备43022302001022号  湘ICP备16004927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