篇海奖 > 入围
+

[参赛]挑灯窃书

作者:汪眸

  挑灯窃书

  本文纯属虚构,切末与历史、人物对号入座。本文深意,只可意会不可言传。

  【一、起因】

  我是一个读书人,苦读诗书十几年,却是屡次科举未曾上榜,心灰意冷之下,常常去酒馆喝酒,也就是在那里,遇到了家道中落老曹。

  酒不能消愁,却是能让人将隐在心中的事情倾诉出来,我便是时常在酒醉之后,找老曹宣泄。

  那一日,老曹来找我,让我看看他写的神怪志异类小说,我一看,那文笔、那情节果真是难得的好,只不过……那后四十回的情节,却是有许多都是我的遭遇。

  虽然未曾在表现出来,但是我内心却是极其的不服——为何我的遭遇要写到他的书里,再容他卖到说书的那里换得生计,却让我称为那些闲散听书人的笑柄?

  于是,我做了一个决定,今夜,趁着老曹去拜访好友,去他家中窃书!

  【二、交规风波】

  今夜,漫天大雪。

  我骑着随我共患难已久的瘦弱老马,进了城去。

  却见大概是因为过年的关系,这城中路边负责疏通道路的小吏,拿着三面不同颜色的小旗,显得格外的忙碌。

  城中骑马的规矩,我大概是懂得——青色旗子通行、黄色旗子注意、赤色旗子停止通行。

  见此时仍是青色旗子高举,我连忙督促老马加速前进,却不想距离路口还有一段距离,那小吏便将青色旗子换成了黄色,我不敢怠慢,连忙让马儿放慢速度。

  那小吏见我此般,连忙走了过来,伸出了手:“交罚金。”

  “恩?为何?”我问。

  “见了黄色旗子,不停下,就是违反规矩。”那小吏说道。

  我闻言笑道:“官爷,别以为我不知规矩,那黄色旗子是注意,赤色的才是停止前进。”

  那小吏眉头一皱:“前几天改了规矩,黄旗也要停,那道口的告示牌上都写的清清楚楚,莫非你不知道?”

  闻言,我扭过头看去,却见那每道路口的告示牌都被大雪盖住,哪看得清什么字。

  “官爷,您看那雪都盖住了,我没法看啊。”我说道。

  “雪是今日才下,而那告示,五天前都贴了!”小吏道。

  “可我前些日子忙于过年,根本没有进城啊!”我争辩道。

  “那我可不知,我只知道规矩立下了,就得去用,你知不知晓就与我无关了。”小吏道。

  小吏的话说的我是哑口无言,我只得依照规矩,给了他一文钱的罚金。

  “两文!”小吏说道:“为了严治,所以罚金翻倍,这也是新规矩。”

  “两文就两文。”我将罚金交给小吏,然后下得马来,想看看那告示,一来看看这小吏是不是趁火打劫,二来是想看看这新规矩以免之后我再犯。

  哪只我刚下马,朝那告示走了两步,小吏便又追了过来,没好气的说:“交罚金。”

  “我不是才交过吗?”我问。

  “不同,按照规矩,你应该在停马处才能下马。”小吏道。

  “你怎么不早说?”我问。

  “这样才能给你长教训。”小吏道。

  “得!”我又拿出两文罚金交给小吏。

  我上得马来,小吏回到了自己的岗位,举旗了青旗,我连忙督促老马赶紧前进,但是老马却不知道是饿了还是冻僵了,反应极慢。

  那小吏再次怒气冲冲的向我走来:“交罚金!”

  “这次又是为何?”我有些生气的问。

  “青旗举旗你还不走!该罚!”那小吏说道。

  “罢了罢了!”我将囊中仅剩的两文钱交给了小吏,心中甚至连想法都不敢有,连忙驾马而去,一是因为我身无分文不敢再纠缠下去,二是我今天还有更重要的事情要做——窃书。

  【三、窃书的遇到改书的】

  之后倒是十分顺利,再也没有遇到交规处罚之事。

  “老曹,在不在!”我佯装的在老曹的宅子外面大叫。

  宅子内无人回应。

  “哎,本想过年找你吃酒,你却不在!”我走到暗处,拍了拍老马的屁股,示意它自个回去,这样做一来是为了让老曹的邻居以为我走了,二是因为我身上再无分文,万一回去再违反了新的交规,就不好看了。

  老马走后,我从老曹宅子的围墙处翻了进去,老曹的宅子围墙破破烂烂,我来过几次,便也是知晓的。

  老曹的屋子可谓是家徒四壁,极其简陋,我举着小灯,很容易的就找到了老曹的文稿。

  我连忙翻到后四十回,毫不留情的撕下。

  就在我将那四十回的稿子藏在袖内,暗自得意的时候,屋外突然传来了响动,我从小就有一个毛病,遇到紧急情况就会手足无措顿在原地,直到老曹屋子的门被推开。

  却见来人不是老曹,是一个浑身黑衣蒙面的男人,他看了看我,显然也是一愣,掏出刀子,指着我问:“什么人?”

  我此时哪敢扯谎,吞吞吐吐的说:“窃...书的。”

  那人却是松了一口气,带着笑意的说:“那正好,我是改书的,你忙你的,我忙我的。”

  “改书?”我有些诧异。

  “恩,老曹的书,可能有一些逆反的东西,上头让我来改掉。”那人说道。

  “逆反?那为何不定个逆反罪?”我问。

  “哎,前些年朝廷也搞过文字狱,乃何惹得天下文人怨声载道,这老曹是个文章极其隐讳的家伙,拿他文章看,虽知其深意却也不好定罪。”那人似乎看我不会说出去,便一五一十的对我解释道。

  “哦,给。”我将老曹的八十回存稿交给他,心中有些高兴,说实话,虽然我和老曹交情颇深,却也只是酒肉朋友。我心中早觉得老曹不是个东西,虽是家道中落的人,却也不该抢我们这些文人的饭碗。

  我心下好奇,想看此人是如何改文,那人却是将稿子翻了翻,然后转头向我问道:“你认字吗?”

  “认得!认得!”我说道。

  “认得就好,帮我写几个成语,我生疏了,不记得怎么写。”那人十分客气的拿出一张白纸,一支笔,说道。

  “好的,您说。”我接过笔。

  “国泰民安、继往开来、欣欣向荣、乐不可支、励精图治。”那人说道。

  我连忙提笔,将那几个成语工整写下。

  不知是房间太暗,那人视线不好。还是那人文化程度较低,或说是故意,却见那人硬是将那几个成语写成了“国太民安,既往开来,兴兴向荣、乐不可吱、历精图志。”

  那人将字改完,又随意翻了几页文稿,胡乱的划掉了一些句子,将稿子原封不动的放好,纸笔收好,对我说道:“老曹吃年夜饭估摸着也快回来了,我们走吧。”

  我点了点头,与那人小心翼翼的出了老曹的宅子。

  “兄弟,鄙人叫清风,不知兄弟高姓大名,今日改书,多亏兄弟,日后定当向上头推荐您。”那人对我拱了拱手,十分客气的说道。

  “嘿嘿,好说好说,我叫方事明,方圆的方,事情的事,明了的明。”我笑道。

  “规矩方圆,事事明了,好名。今日不宜长谈,改日再聚。”说完,那名叫清风的人与我分道扬镳。

  【四.结局】

  我回到住处,做贼难免心虚,连忙将那四十回的文稿焚烧火中,却是终于松了一口气。

  哪知过了没几天,老曹便带着官兵找到了我,老曹红着眼睛对我说道:“方事明,亏我还当你是兄弟,你盗我文稿就罢了,还把我的前八十回乱改一通!”

  “我...”那些官兵各个都是气势凛人,我又犯起了“呆若木鸡”的毛病。

  然后,我便已罪名成立被押入大牢,称为阶下之徒。

  后来,我才知道,那清风比老曹更不是个东西,老曹去报官,那清风便把我“查”了出来,如此,这窃书、改书之罪便都到了我头上。

  民不与官斗这是亘古不变的真理,我此刻只能摇头叹道:“南雁北飞方无错,周天秋末却不得。”

 

  • 相关文章
  • 热门文章
  • 相关评论

心中有束光 · 眼里有片海

X Z Y S G     Y L Y P H

 COPYRIGHT © 2010-2018 

湘ICP备16004927号
【电脑版】  【回到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