篇海奖 > 入围
+

【参赛】奔月

作者:刘秀才

一,羿提着两桶清水往家中赶的时候,天还未亮,却仍然碰到一拨拨飞奔的人,各自都拿着锅碗瓢盆,争先恐后。但看见羿后都忍不住停下,恭敬地致意:
“将军!竟亲自来抢…呃,打水?!”
“这便是第一勇士么?!跑得可真快!”
羿其实不愿见到人,听到这些说话心里更是发窘,冷哼了一声,又朝前奔去。远远地却又听到他们的声响:
“呸!这么大的官,每日配那么多水都不够喝么?还跟我们抢,呸!”
“这小子跑得真快!”
“听说是给他女人洗头用的,造孽!
“这十个狗日的太阳把女人的头发都一个个快剃光了,我老婆也一天掉一大把,然而水都不够喝,这臭娘儿们!”
“唉,生在这末世,谁还顾得上谁?”
羿听到他们骂嫦娥,拳头早已握得紧紧,回头那群人却早跑得远了,往这方圆十里唯一的一口井的方向尘土飞扬。


羿赶到家时天仍未亮,透过窗看到屋里点亮了灯,推门进去,嫦娥正怔怔坐在镜子前梳着头发。

“这梳子密了些,明日我给你换把新的来!”羿赶忙走上去握住女人的手,脚轻轻地踩住地上一绺绺的青丝,小心遮着。
“我头发都掉光了,你还要我不要?”嫦娥痴痴地看着镜中的自己,却不遮着脸上行行清泪。
羿忍不住叹息,又道,“牙齿掉光了我也要!来,湿湿头发吧!”
“唉!没用的。还不如留给人们喝,唉,我也不怕了,光头就光头,哼!你敢不要我?!” 
羿看到女人换了脸色,知道她是故作轻松,不愿自己多想,又想到刚才碰到的那些人,却笑不出来。
阿嫦,你夜里哭我都听见了的。
口里却道,“阿嫦,我一定治好你!一定!”


二,嫦娥其实心中害怕,许多天来她一直做着同样的一个梦,梦见自己住在一个冰冷的大房子,头发虽如当初一般浓密美丽,但她找遍各处都不见后羿的踪影。还有一个陌生冰冷的声音跟她说话:

“你仍是忘不了他?” 语气透着威严和不可一世。

“谁?羿么?我怎么忘得了!” 

“你是谁,关着我做什么,后羿呢?!”

“哼,可笑...”那声音忽然安静,似乎也给不出理由,但一会儿又道,“他有这般好?”

“他是人间第一勇士,也是我的丈夫,谁及得上他!”

“呵呵呵,第一勇士,第一,可笑至极!

这天上地下唯我独尊,哼,我倒要看看是个怎样的英雄!”

嫦娥听出声音里面的不屑与倨傲,然而不敢反驳,此人高深莫测,似乎是极厉害的角色。

“你要害他?不要害他!不要..”那声音却再不响起,嫦娥睁眼才发现是做梦,但自己仍然满脸的泪水,慌慌张张的从床上坐起,枕边却不见后羿。


后羿此时正被王召见,人间流火,半夜也仍然酷热异常,君臣衣仅蔽体,几乎坦陈相见。

“羿,王城百姓如何了?”人谓普天之下莫非王土,当此末世,王的恩泽却只能保住都城这一方焦土了。

“水井已打到十里以外了,城中居民不盈两千,再过一月...”羿想起巡城时的情景,人们赤身露体,易子而食已如同禽兽,不禁全身发抖,再说不下去。

“再过一月便如何?”王不禁惊起,手指发抖,却似乎在意料之内,又颓然坐倒。

君臣皆沉默,然而各怀心思,羿心里记挂着嫦娥,又是苦楚又是甜蜜,死在一块也是快活!

“我的大将军,竟真没有法子了么?”王两眼忽然射出发狂的神采,大叫道。

后羿默叹了一声,“唉..大王,唉。”

“我前日让人卜卦,卦师道,西方瑶池惊现上古神兵射日大光明弓,我的勇士,何不助我取了来?”

后羿不禁心里苦笑,这卦师该当死罪,这世间哪有此等神物?况且瑶池乃西王母住处,只闻西王母善炼丹药,何时竟铸起弓来?

“大王,这...”后羿这时看着王热切的眼神,一番安慰的话却道不出口。

“怎么,莫非将军真如传言般,放不下家中娇妻?!”王口不择言,似乎走火入魔。

后羿忍不住愤怒,昂然道,“羿身经百战,莫不身先士卒,大王何出此言?!”说罢压抑在心中许久的悲愤不甘化作豪气直冲脑顶,扭头竟奔出门去。


生在这末世,谁还顾得上谁?


三,后羿迷茫中奔出好远,逐渐清醒,又想到西王母或许有治头发的丹药,何不顺便一探究竟。如此便家也不回,径自往西走去。

途中又见了好些惨状,心中悲苦,更走得飞快,想起王的面容,又是歉疚又是同情。他白日寻山洞躲避阳光,晚上拼着一身蛮劲没命的跑,然而不辨东西,不知瑶池在何方。

水和食物更是不见,到得第五个夜晚,他已饥渴至极,恍惚中来到一个岩洞,如小山一般的身躯轰然瘫倒,再动一丝也是不能,想起自己这番冲动,嫦娥在家中该是怎生的一番担心,不禁呜呜哭了起来。

此时洞中忽然焕起五彩光芒,后羿被照得眼花,挣扎坐起,只见一个雍容的妇人站在洞口。

“世上竟还有这般伤心的男子么?”那妇人冷不丁地道。

后羿见她衣着华贵,暗忖方今人道已沦,此人还有如此气质,只能是天上的神仙了,不禁冷笑道,“神仙自然过得快活,哪知世间悲苦?”

那妇人也不恼,仍然冰冷的问道,“你在伤心什么?你的爱人伤害了你么?”

后羿只觉此人古怪,然而闻言想起嫦娥,心中不由大恸,情不能已。“我后羿英雄一世,却保护不了我的女人!”

“她天仙一样的人物,怎会害我?我说要保护她一辈子,我却做不到。”压抑在心中的情感此时喷薄而出,后羿自觉奇怪,这妇人竟让他心生亲近,索性一股脑大吐苦水,一抒胸怀:自己怎生日夜操心着为嫦娥治头发,王怎生莫名其妙的猜忌,对人间惨状的同情自己身上的重担...

妇人只静静听着,后羿说得累了自顾睡了过去,迷糊中只觉口中被塞入一粒丹丸,入口即化,顿时四肢既舒且展,经脉畅通,下意识握紧拳头,满满都是力量。


后羿又生龙活虎般地站起,妇人见他恢复如此之快,眼中闪过一丝讶异,又道,“你便是后羿?你不要命的跑到这里只为给你的妻子治头发?”

后羿有些尴尬,莫名其妙对一个陌生人说了这许多还哭哭啼啼,真是无地自容。但心中只觉此人心善,而且刚才所食药丸功效竟如此强大,嫦娥的头发有救了!

妇人不待他答话,又幽幽叹道,“他风流成性,处处留情,几时能这般待我?”

“什么?”后羿问。

“没什么,你赶紧回去吧,你妻子该等的心焦了!”女人自觉失态,又不停地道,

“我便是王母,治头发的药是有的,然而命都快没了还要头发干什么?我给你这飞升药,你们躲到月亮上去吧!”

“这是天劫,虽然你有大光明弓,你斗不过他的!”

后羿听得心惊,“什么弓?他是谁?是这老天么?他为什么要这么做?”

王母此时脸上神情复杂,“你们不该对他这么不敬的,他是极重面子的人,说你们现在翅膀硬了,对他的供奉也应付了事。”

“我跟你说这么多干什么呢?他要我杀了你的,你快走,快走!”说罢摇身不见,只余后羿站在那里,目瞪口呆。


四,后羿赶回王都时,城中已呈乱象,先是城外井水枯竭,居民官兵抢水大打出手,后是王宫中粮食自顾不虞,再赈不出一颗米,饥民不免暴动,已陆续发生好几起抢粮事件。王头大如斗,见后羿回来如获护身符,生怕暴民造反害他,赶忙拉着这个大将军,日夜不离。


后羿回来只匆匆见过嫦娥一面。

“羿,我们快要死了吧,你怕不怕?我是不怕的,跟你在一起,哪里都是一样!”

“只是我不想被热死啊,那好难受啊,也不要被外面的人打死,到时候你拿剑刺死我吧!”

“这是什么呢?”女人从男人怀里掏出一包药问。

后羿心中矛盾非常,这些天来目睹同胞相残,人间已沦为修罗地狱,自己凭什么躲到月亮上去?但,看着怀里的女人,心里真是割舍不下。

“这是最毒的毒药,到时候我们一起吃!”他说。


第二日城中饥民大暴动,后羿和一干死士拼命护着王宫,待稳定局面,只见尸横遍地,活下来的人拿着刀呆呆站着,像站着的鬼。

后羿赶回家却不见了嫦娥,他心中已打着最坏的打算,这一日终是来临。

然而四处不见嫦娥的尸体,地下一个未死透的人被后羿不小心踩到,睁眼看到这个浑身浴血面容扭曲的煞神,不由吓得惊叫,“你这个鬼,你老婆也是鬼,他妈的飞走了,!咳咳咳..”


“阿嫦,你没受辱吧?你活着,就好,不要想我,我是该死的。”


五,后羿站在王国最高的山顶,十个太阳这时全把光线照拢来,似乎恼他不知天高地厚,要把他烧成灰。

“天地不仁,”后羿缓缓说道,屈膝、展胸、搭手作开弓状,这时狂风四起,后羿只觉地底源源不断涌入未知的力量,一道道光线此时朝他身前聚拢,慢慢凝结成弓形,后羿触手处只觉温暖,胸中豪气大盛,只见光明弓光华流动,跃跃欲试,天上的太阳此时黯然失色。

“以万物为刍狗!”后羿大吼,胸中积聚的力量快要把他撑爆,弯弓搭箭一气呵成,射出第一支光箭。

“不知所谓你枉为天!”第二支。

“不分好歹你枉为地!”第三支。

“嫦娥,你想我不想?”。。。

。。。

后羿力竭而死。

  • 相关文章
  • 热门文章
  • 相关评论

心中有束光 · 眼里有片海

X Z Y S G     Y L Y P H

 COPYRIGHT © 2010-2018 

湘ICP备16004927号
【电脑版】  【回到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