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说 > 乡土
+

最美的晚餐

作者:嘉妹儿

  太阳像一把火伞撑在天,农民们像激战似的忙于庄稼活儿,三五成群的孩子在大树下跳跳蹦蹦的,其中还有一个成年的小伙子也跟着他们嬉闹,那小伙子正是王二娃,他白天睡大觉睡到自然醒再出去玩,晚上就开始偷偷摸摸,谁家的东西不在了ざ蓟峄骋墒撬们家,因为他的父亲也是手脚不干净的,所以在王二娃小时父母就离婚了,王二娃跟着父亲过日子,正所谓上梁不正下梁歪。

  昨夜,陈叔家的鸡被小偷偷光了,那小偷先偷了他们家的公鸡再偷母鸡,陈叔的小孙子每天都要闹着吃水煮鸡蛋,可不,这还得上街去买,这所谓养鸡人买鸡蛋而不是卖鸡蛋。不知陈叔和我奶奶在那轻语什么,想必是在说鸡不在的事罢了。其实他们不完全是在说这件事,奶奶做了一桌好菜邀请光棍儿到我们家做客,是感谢他以前帮助过我们家,我这才明白光棍儿外出打工回来了,晚饭中我又得知光棍儿这次回家是不高兴的,因为他的工钱没拿够,他在某工地打杂,工头只给了他部分钱,另一部分钱工头今天推明天,明天推后天,工程一完工头就跑了,而光棍儿觉得被蒙了,只好暂时回家。

  “别想太多,你是好人,你剩下的工钱会回来的,吃菜吧!”奶奶给他夹菜。

  光棍儿盯着桌子上的上的菜说:“这是最美的晚餐,一种有家的感觉。”当时我并不懂他说的话是什么意思,一个光棍能吃过什么好吃的,我想是他觉得这是一顿丰盛的晚餐,这个光棍儿还会用美来形容晚餐。

  光棍儿原名叫刘汉,以前村里的人都爱叫他牛汉,虽然他瘦骨嶙峋,但是在干活上还有一股使不完的劲,从他的妻子死后,大家就改口叫他光棍儿,当然他人也随和,不在意别人叫他什么,村子里有些人对他友好,有些人爱拿他开玩笑,连小孩子都叫他老光棍,然而他的儿子在外打工,三五年也不会一次家,现在家里只有光棍一人。

  谈起光棍儿,脑子里充满了他的记忆,去年夏天,光棍儿找了一个媳妇,村里人可笑话他们了,都快要到六十的人了,还谈起年轻人所谓的恋爱,大热的天,光棍儿用木板车拉着他的媳妇上街,汗如雨滴,光棍儿就像一头牛一样拉着她前进,那媳妇也是,上坡也不下来,还美滋滋的坐在木板车上享受人力手拉,光棍儿太老实了,一声不吭的,媳妇说朝哪里走他就往哪里走,一路上不少行人拿他们说笑,这就是所谓的老年爱情吗?

  到了收谷季节,光棍儿一个人打谷,一个人挑谷,一个人晒谷。这是村里人亲眼所见,他那懒媳妇还坐在家里看电视,见他上气不接下气的挑着谷子回家,懒媳妇左手撑着太阳伞,右手拿着推谷帕在推谷子,这一下来村里的人都说他们两个人是村里的传奇,光棍儿在女人的面前怎么就这么傻呢?懒媳妇怎么就这么懒呢?光棍儿成天除了干活就是干活,家里的谷子一收完,他就和邻居许老三一起在村里做零工,合伙给别人家收割谷子,村里修路、修沟、扛树、砍草等,他见啥干啥,管它是女人干的活还是男人干的活,而他干了活挣得钱还得交工,交给那懒媳妇,光棍儿一辈子就是卖苦力的,不过农民不卖苦力还能卖啥。

  光棍儿最终还是没有摆脱光棍的生活,懒媳走了并骗走了他的钱,他的心里落空,心中陡地泛出一股凄酸的感觉,鼻子酸酸的,直想哭。我记得他每次不高兴时,他的眉毛就会拧在一起,脸色像黄昏一样阴沉,狠命地吸着烟,然后把烟头往地上一扔,用脚一跺,继续干活,好似什么都没有发生一样。光棍儿的生活过得很简单,穿的素的没法形容,一年到头就那几件旧衣服换着穿,鞋子穿的都张开鱼嘴了也舍不得换,他给我的第一个感觉的就是一个十足的乡巴佬,走在人群中回头率为零,但是我觉得不管他生活在城里还是乡下,平凡的他也有着平凡的故事。

  近来光棍儿在村里得到了大家的表扬,王老五家里办丧事,他忙前忙后的,又是抬凳子抬桌子,挖坑抬棺材,好似王老五家就是他自个儿的家一样,他就没让他停下来歇口气。这是一件事,还有一件事就是光棍儿抓小偷,就这几天,村里一直闹小偷,这家的车子不见了,那家的鸡和鸭不见了,还有的连米和油都不见了,最让人好气又好笑的是有几家的狗都不见了,可见这小偷见啥偷啥,很多人认为是王二娃家干的,但又没有证据。

  这夜出奇的黑,没有星星也没有月亮,黑的如同把地球扣在锅底下,小偷开始干活了,他们早就盯着光棍儿家了,想偷他的私房钱,因为他一年到头都在做零工,多多少少还是挣了几个钱,一看他就不会把钱存到银行,他懂什么是银行吗?

  一个小偷轻悄地走进了光棍儿的屋子,那小偷似乎对他家里摸得很透彻,一来就直奔屋子,另一个小偷就他家外把风,小偷开始用他那熟悉的一套偷法行动了,他发现光棍儿不在床上,便立刻欣喜,肯定是光棍儿在外打零工没能回来,小偷开始疯狂的翻箱倒柜,翻了大半天什么值钱的也没找到,更别说找那私房钱。小偷大骂:“妈的,这老不死的,把钱藏在哪儿呢?”一刹那,门咚的一声被关上了,小偷立刻停住了贼手,用感觉的器官识别外面有什么情况。这时屋外有人叫抓小偷,屋里的小偷赶紧往外逃,门被锁上了,那个把风的小偷早逃走了,屋里的小偷被光棍儿逮了个正着,是光棍儿自己想的法子,他这几夜都没睡觉,躲在自己房屋最不显眼的角落,等待小偷自己送上门来,好逮个正着。书记、村长、村民们都来抓小偷,被抓小偷还真是王二娃。光棍儿指着二娃大声说:“你这娃学什么不好,非要学偷偷摸摸,真是少教育。”全村人都用快要吃人的眼神盯着王二娃,王二娃吓得尿直从裤裆里流下来,一句话都不敢说。

  我也认为光棍儿是该被大家夸夸,去年端午的前几天,他见我们家活忙不过来,便来帮忙,完后他连饭都没有吃口就去干零工去了,不只是这,有一次我奶奶的老毛病犯了,父母又不在家,也是光棍儿来把我奶奶背到医院去的,他不求回报,虽然他没干什么大事,但是他干的事儿体现了他生命的价值。

  月夜,我走在一条清静干净的小路上,来到光棍儿家,见他正坐在微弱的灯光下吃着晚餐,一张不平坦的桌子上摆着一个空碗,一双筷子,一壶酒,一盘花生米。灯光下的他,似乎变老了,瘦削的面容,一颗花生米没被筷子夹稳掉在了桌子上,他那干枯的像树枝似的布满老茧的手捡起了桌上的那颗花生米,顺手就扔进嘴里。

  我真不忍打扰他那安静的晚餐,我说:“汉爷,我奶奶邀请你今晚到我家吃饭,一起过这个中秋节。”这是我第一次叫他汉爷,平日里我跟他们一样叫他光棍儿,可在这个时候我不忍叫他光棍儿。

  他轻轻地饮了一口酒,便说:“这是最美的晚餐,有家的感觉。”他委婉的回答谢绝了我的邀请。

  从刘汉家里出来以后,他的身影一直在我的脑子里转,那句简单的话他说了两次,我想我当初的理解是片面的。中秋月夜,独自走在清静的小路上,我不由的想到一顿最美的晚餐在等着我们,加速脚步,走一步,再走一步,觉得这条小路越走越长。

 

 

  • 相关文章
  • 热门文章
  • 相关评论

心中有束光 · 眼里有片海

X Z Y S G     Y L Y P H

 COPYRIGHT © 2010-2018 

湘ICP备16004927号
【电脑版】  【回到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