篇海奖 > 入围
+

【参赛】九月,高原行走

作者:洛溪

“要么旅行,要么读书。身体和灵魂,必须有一个在路上。”当在腾讯微博上读到这句话时,火车正穿行在蜿蜒起伏、绵亘逶迤的群山间。

 

因长时间坐车劳顿,同伴已沉沉睡去。车窗外,温度很低,飘着细密的雨。玻璃上,挂满了晶莹的雨珠。伸出纤细的手,我试图握住它们,触到的却是清冽的泪。

 

谁的眼泪在飞?

 

雨珠不停地滑过玻璃窗,向后游曳,仿佛赶赴一场华丽的盛宴,如此决绝。仿若流星划破夜空,惟余一条浅浅的伤痕。

 

想起了一句话:你从天堂外门外走过,顺手划伤了我。

 

神秘的高原,旖旎的雪域风光,这样轻轻的,不经意的驻进了心里,触动了心底最柔软的地方。多么想,把自己的身体和灵魂安放在此,不再回到喧嚣的尘世。

 

这个季节,一直行走在西藏,没触摸过电脑,没有登录过一次博客,没有写过一篇文字。博客在九月安静成一段空白。有时,真想不再更新博客,让其就这样永远的空白了。

 

这样的空白,这样的简单,或许,最好。

 

就这样,安谧如水。仿佛消失了一样。远离网络,远离人群,远离尘世的纷扰,独自一人旅行在路上,默默享受着宁静与孤独。这,才是我想要的生活。

 

60升的探路者背包,鼓鼓囊囊塞满了衣物洗漱用品、电筒、小刀、充电器、常用药、纸巾、防晒护肤品、软面抄、帽子、棉衣等,还有少量食物及一本书。每次出门,不论时间长短,我都会带上一两本书,有空就拿出来读上几页。即便没时间阅读,只是带在身边,心里也会觉得妥帖、温暖。

 

真想就这样一直行走,不停地行走,走到天尽头,走到一个遥远的没有思念的地方,把所有的一切都放下,都忘却。甚至,也忘了自己。

 

但是,于我,这是不可能的。

 

每次出门,最是牵挂的就要数母亲了。11年暑假去青岛、大连,12年去甘孜州藏区,今年去西藏、尼泊尔,母亲每晚都守候在电视机前,关注我去的地方的天气,等着我的电话。

 

记得11年,我想反正去的是繁华的城市,就好几天没给家里打电话。那天傍晚,我独自一人在华灯初上的陌生的青岛街头游荡,弟弟打来电话,焦急地问我在哪儿呢?怎么也不给家里打个电话!母亲看新闻说莫拉克台风来了,不知我的行踪,担心极了!

 

听着听着,面颊上不觉有湿润的东西滑落。

 

每次旅行结束,回到高原小城,打开电脑,都会读到朋友们在QQ和博客的留言纸条,这些认识或素昧平生的朋友,让我心里满满的感动。

 

不管走得多远、多久,这些牵挂,这些温暖,总让我割舍不下。

 

在旅途中,即使长时间疲惫奔波,与外界隔绝,还是会常常想起一些人和一些事。这想,这念,看似很淡,如海拔5190米的那根拉垭口的氧气般稀薄,但却无处不在,一丝丝渗透、侵蚀着我。

 

虽然,在很多时候,我都是不言不语,极少联系,但并不代表疏离、淡忘。

 

这个九月,风吹着我单薄的衣裳,我背着重重的行囊,行走在茫茫雪域高原,边走边想念。

 

  • 相关文章
  • 热门文章
  • 相关评论

心中有束光 · 眼里有片海

X Z Y S G     Y L Y P H

 COPYRIGHT © 2010-2018 

湘ICP备16004927号
【电脑版】  【回到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