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说 > 魔幻
+

《生化核战纪2》之钢铁战神【连载】

作者:欧阳一叶

《生化核战纪2》之钢铁战神    欧阳一叶/著

 

1.0 前奏

 

就在摩羽国遭受生化内乱之际,南边的富隆国一直觊觎其南海资源,趁此暗地过境特工部队、渗透黑社会分子来走私机甲武器无数。当然,别国同样坐不住,不忍放过这巨额的利益诱惑也效仿其私卖武器。在利益的驱使下,多国添乱,等同火上浇油。

另一边,地处中东位置的施特国,一直以来备受西边的科波国欺压,目的是为了不让其发展核技术,而今在国际视线聚焦东方内乱之时成功核试,并在年内将其提升到了第四代,甚至是第五代核武器,可谓是有备而来啊。待科波国回过头来,犹恐不及,扬言要发兵中东……

再说前话,世界首富欧阳震华被一个神秘组织劫杀,那一道光束何来?话说是地处北边的罗乐国所为,可这没证据怎能污蔑人家呢?其它我们暂且不说,就说迄今为止,光电技术方面达到相当境地的也仅属罗乐国有这样的实力了。可他们不认,咋办?还能怎么办!这一系列的事件也就这么不了了之了呗。

虽说警方摸不着案件的端倪所在,但也不是说踪迹全无。这话如何说起呢?这事呀!还得从那场婚礼说起……


那灰暗的灯光给客厅覆上了一层浓密的色彩,与壁纸的古典花纹的色泽相配,让我的眼睛有一种恍恍惚惚的感觉,好像刚睡醒的那样。我想再撑开一点眼皮,一丝亮光刺的不敢太张开,然后又半梦半醒的睡着。隐约听见二楼红漆木楼板上不时传来高跟鞋的走步声,很熟悉的一段轻缓的有节奏的响起,她离我越来越近。那时候厨房的煮水声才刚刚沸腾,伴随着她的脚步声不是模糊,而是越来越清晰。

一个身影印在了我的脸上,兀自变得黑暗起来,她扯起兽皮毯子披在棕色沙发上睡着的我的胸口上。这时半空浮现一张新闻主播画面:

“本台最新报道:商业街、航天大道、科技广场频频出现生化感染群体。其群体式爆发,增长之速度民众难以防范未然,请市民绕道走警道,由警员伴随通行,确保安全撤离。”

我缓缓睁开眼睛,望了望视频又看向她。正在我将要开口的时候,她的耳仪响起,便回了我一个笑就转身到了玻璃窗下。她抬起手,用拇指触了下嵌在耳朵上的微量仪器聊了起来。我下了沙发,从地上捡起钢铁战神模型玩具把玩起来,嘴里还哼哼哈嘿制造打斗的气氛。

The wedding ceremony I came!”她那柔若无骨的身姿一扭,看着坐在地板上自娱自乐的我,“宝贝!我们去参加一个盛大的婚礼好不好?”

“钢铁战神会去吗?”

“会的!”

“有好吃的吗?”

“有你最喜欢吃的!”

“有好玩的吗?”

“钢铁战神在那儿等你……”

“那,有很多美女吗?”

“这——这个——”

此时,室内的空气凝结起来。那张浮空视频再次显现,打破了这沉寂半刻的氛围:

“本台最新跟踪报道:商业街、航天大道、科技广场的市民请注意!钢铁战神再次出现,为附近市民清理通行障碍,为警方迅速撤离居民保驾护航,为遏制异生物滋长做出了相当大的贡献,我们永远记得您!另外请附近逗留市民、围观群众迅速逃离现场,以防突发意外,同时也能减轻警方的部分防卫工作……”

在主持人背后传来摇摇晃晃的镜头,一个银光闪闪,全身钢铁铠甲的斗士飞来飞去,与一群群活生生的异生物血战。而他的背后就是警方与军区联合防卫的生化部队,在护着混乱的市民逃出这片狼藉的危险区。活生生的感人画面,看的有些市民都忍不住流下了泪。

再看那些摩天大楼长期未经打扫,一排排早已是破破烂烂,楼上下的飞车、小轿车横冲直撞,车主也早弃车而逃了。街道里混乱得不堪入目,只有那群毫无人性的冷血生物在追逐,撕裂了人们曾经幻想的超级大都市。

“看那看那!钢铁战神额!”我用手指着画面,不禁喊出了声。

“好啦——好啦!走,带你去那边看好不好?”她说着来拉我。

我顿时嘻嘻哈哈跳上沙发又跳下来,然后扑进她的怀里。飞车库的门豁然开了,进来一男子,“宝贝!干嘛那么开心呢?”他脱下黑色外衣,推开墙门扔了进去,不到几秒钟又送了回来。他抖了抖洗好的外衣再次穿起,蹲在地上看着她笑。

“爸爸!”我挣脱出她的怀抱,奔跑过去,被他一把抱住在大厅转圈。

“好了,等下赶不上时间了。”耳仪传入大脑的时间信息,让她一下醒悟。

他一听便放下我,随即将口袋的耳仪嵌入耳内,一道进了飞车库。飞车坐落库内中央,底盘一道蓝光云绕,蓄积动力能量。他过去飞车旁,触了下底盘的一个红色斑点,关闭了蓄积能量的工作。

“飞车动力系统已开启,请三分钟内进入座舱!”声音是从飞车内部输出的。

我是第一个被他抱着放进去的,然后看见他转过身,缓缓将手伸向她,“该你了……”

她的脸上显露出了甜甜的微笑,目光有一些呆滞,看着他那深情款款的将自己拉过去,脸色一阵白一阵红,含着羞稳稳的坐在副位上,只是不说话。头顶上的透明防风盖迅速遮上,舱内再次响起提示:

“飞车已进入起飞状态,请系好安全带等待出发!”

屋顶自动开启一个很大的矩形口,飞车顺着这个口子垂直浮出,便自动关闭。待停在半空,喷出两道透明的蓝色尾焰,如箭般向星城中心冲射去。此时,半空飘起了冰针细雨。

 

1.1神秘谋划

 

半会,飞车停在了星城康道大酒店车库。今夜的康道装扮得无比隆重,里里外外经典豪华,无一瑕疵。首富少爷孤中宜老早来到酒店,查探婚礼的准备工作,走到哪儿,背后总是有十几位保镖跟随,听候吩咐。没多久,孤中宜进了一间客房,让保镖都站在门口,还吩咐一个保镖唤来了“十三鹰”。在客房的沙发上问:

“怎么样?你们准备好了吗?”

“少爷!不出意外,他插翅也难逃。”说话的是站在房中央的那名病态男子,一张灰色的歪鼻子脸,大眼大嘴,穿灰色套装,全是革皮制品。

“灰二哥!你少吹了。你敢保证那小子真不会飞?”这人肥胖的不一般,驼着背穿开胸大褂,跨着大裤腿卷起袖子指着灰脸人说道。

“你……”被称灰二哥的人,脸色一变,一时说不出半句话,差点没气晕过去。身边一个穿着白色的长衫,长得皮包骨的家伙板起脸抢过了话头:

“灰二哥保证不了,你胖驼子能保证吗?”

“黑~!周扒皮,要不要来与我过两招啊?”胖驼子平常最不喜欢有人与自己抢风头,粗起话来谁也拦不住,可当场还有一个人能让他不说话。

“周扒皮,你看我晚上不扒了你的皮!”说话的脚踏粉色高跟鞋,着一套粉色制服。

“嘿嘿~!骚婆娘,那——那——晚上等你哦……”周扒皮说着说着往她走近,色眯眯的看着,没有再搭话。周扒皮看见金发男子站在骚婆娘身边,挡住了自己的位置,遂推了他一把,“臭美男,你能不能正常点啊!整天穿的花花绿绿的挨着骚婆娘站那么近干吗?想臭美啊你!来来,让开个道来给我。”

“让开就让开。”臭美男有些不服气。

“哼!看我晚上不扒了你的皮。”骚婆娘瞥了一眼周扒皮,推开他伸来的猪手。

等周扒皮再接话时,一条人影横掠而过,只觉脸上火辣辣的,“谁?谁?”连连问了两声,方才有人冷冷的回答:

“别废话!听少爷说。”这人身披一件黑色蛛纹风衣,远些瞧似乎发着红光,让人觉得非常的具有神秘感。

“影子人!我道是谁……”说到这,周扒皮身子一闪,在影子人后背拍下一掌手印。等掌印刚要击中之时,一道影子飘飘晃过,兀自不见了人儿,心想:“躲哪儿去了?”

那影子避过招式,晃身漂移到了周扒皮身后。他旋身一转,披风犹龙卷风般刮起,只见一只纹着蜘蛛体色的灰色手臂顺势露出,爆出红色的青筋,握着拳头朝周扒皮后脑勺打出。

“这气氛,我看不下去了。”话音一落,连续两个跳跃,飞身将周扒皮拉过一边避开,然后坐在一边轻拂手臂上的绿色长毛。周扒皮原想斥责他一顿,但是发见为己解困,便心生感激之情:

“诶呀!好你个影子人,竟敢对我下毒手,你等着。”说完就坐在绿毛怪身边,帮他抚摸起绿毛来,“刘口水呀!刘口水!你对我实在是太好了,这辈子都忘不了。”

影子人一手粘壁浮在半空,眼眸泛着红光,看着周扒皮与刘口水,似有怒意。那花和尚实在忍耐不住,便走了出来,笑嘻嘻的说:

“好了,好了,你们也别争了,先听我把话说来。这个人一直握有少爷的录音证据,原以为他已死了。可是近期发现他的踪迹,要么是没死,要么是被复活,要么生来就是孪生兄弟。不管是哪一种可能,我们一定要齐心协力,辅佐少爷诛杀此人,以免后患。”

“恩,同心协力有必要,可是又让我杀人,实在是心有不忍......”这人生得一副呆头呆脑,敦厚老实的模样,从来都是逼不得已而杀人。旁边站着一个长得傻不愣登的粗壮大汉,都称他大愣子,听了这人说话,结结巴巴的说:

“矮冬瓜,要不——要不下次——你要是不——不舍得杀呢——就就给我杀嘛。”这一刻,洗手间传来微弱的抽泣声,断断续续,好像是孩子的,“谁谁——谁——!”。登时,引发了所有人的目光,都想:

“少爷的专用客房,怎么会有孩子的哭声呢?”

灰二哥就问了,“少爷,你孩子?”这话问得孤中宜一把眼泪一把汗的:

“你,你怎么能瞎说!”

“不是你的,难道是我们的?”周扒皮一说,骚婆娘立马睁眼瞪着他。

“……”

  • 相关文章
  • 热门文章
  • 相关评论

心中有束光 · 眼里有片海

X Z Y S G     Y L Y P H

 COPYRIGHT © 2010-2018 

湘ICP备16004927号
【电脑版】  【回到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