篇海奖 > 入围
+

【参赛】醉酒

作者:海淼

    “烦,真他奶奶的烦!”

朋友聚会结束后,李阳走在回家的路上嘴里不住地骂着。

李阳平时不爱骂人。上学时没少花了家里的钱,毕业后也没找到好单位,好在人长得高大帅气,被一个姓王的姑娘看中,不顾家人的反对嫁给了他。娶妻生子后,李阳心里的压力更大了,下了班就洗衣、做饭、看孩子,老婆回家对他耍个小脾气他也忍着,日子过得倒也平淡。但喝酒后李阳就会不由自主地骂,刚结婚时喝酒后骂“他妈的”,老婆不愿意,让他自己掌嘴,改成“奶奶的”,后来习惯了,一喝酒就出这个词。

“奶奶的,什么世道!力没少下,苦没少吃,脑子也不比别人笨,为什么就不能像别人那样扬眉吐气呢?当初一样的穷光蛋,现在却一个个人模狗样,开着小轿车,住着小洋房,养着小情人。就我还像以前一样寒酸:住在当初父母给盖的房子里,守着越来越胖越没女人味的老婆,骑着那辆越来越落伍的自行车!…… 奶奶的,有什么真本事?还争着去结账,摆一副大款的样子。不过机遇好罢了。”

李阳一路骂着,不觉来到大门口,一摸钥匙没带,就又骂起来:“奶奶的,真是倒霉,自家门口还吃闭门羹!”骂完打老婆的电话,想让老婆把钥匙送回来。电话没人接,李阳接着骂:“奶奶的,什么破单位?上班还不让接电话!算了,人若倒霉喝凉水也塞牙,老子只有亲自去老婆的单位拿钥匙了。”

老婆在商场上班,李阳来到商场门口不骂了。他突然高兴起来:老婆的同事张娜长得俊秀水灵,身材苗条诱人,说话时眉目传情,一看就不是正经的女子,何不假装醉酒调戏一番?说不定会因此成为我以后的备选情人呢。

想到这里,李阳捋了捋头发,整了整西装,昂起头,哼起歌,大摇大摆地走进商场。老婆正在专心地工作。李阳把老婆的同事挨个瞅了一遍,见一个个都细皮嫩肉、脉脉含情的样子,就他的老婆灰头土脸,要脸盘没脸盘,要身材没身材,回家后看他的眼神还冷冰冰的。“奶奶的,”李阳又差一点骂出声,心里恨恨地说:“这个臭娘们,就会在我面前瞎咋呼,怎么长不出别人的俏丽样!老天爷也是不长眼,让我这么高贵、有内涵的花盆里,养了一颗叫不上名来的,蔫不啦唧的花。”

李阳在心里嘟嚷着转到张娜身边,不由心里又骂起来:“哪家的混小子有福气,摊上了这么俏丽的老婆!带笑的眼睛,红扑扑的脸蛋,微撅的小嘴,纤细灵巧的小手,婀娜的腰肢,修长的腿。啧啧!奶奶的,我那糟蹋老婆,除了工作服和人家的一样,哪样还能跟人家相比?”

“你这葡萄多少钱一斤?”李阳说着碰了一下张娜正在摆放葡萄的手。张娜退后一步看了李阳一眼:“原来是李哥。葡萄四块五,想买多少?”“来上二斤,捡好的给我拿。”“麻烦你自己拿吧,我要去给客人过秤。”张娜躲开满身酒气的李阳走到电子秤前。

“给哥哥秤一称!什么服务态度?还让我自己拿,我现在可是上帝!”李阳把葡萄秤上一放,一个趔趄差点趴倒张娜身上,借机扶了一下张娜的肩膀。“奶奶的,这娇弱的肩膀就是别有风味。”李阳又在心里骂上了。

“九块八。”张娜沉下脸把葡萄递给李阳,转身走到西瓜旁边。

“妹妹,给哥哥挑个西瓜吧。”李阳又凑过来,顺势在张娜屁股上摸了一下。“奶奶的……”在李阳要在心里骂的同时,张娜骂出了口:“恶心!”张娜骂完抽身就走,嘴里喊着:“王姐,你家大哥来做上帝了,赶紧来伺候着,我可答应不下来!”王放下手中的活走过来:“你怎么来了,想买什么?”李阳的豪气上来了:“奶奶的!你这里的人怎么这种服务态度?我是拿钱来买东西的,沉着脸给谁看?还说我难伺候!我怎么了?来买你的东西还要吃你的气不成?把你领导找来,我非要说说这件事!”王低声说:“又喝多了?别说了,走吧。”“你他奶奶的说我喝多了?我什么都不买了,走人!真他奶奶的倒霉,来买东西受了一肚子的气。”李阳把葡萄一扔,气冲冲地骂着往外走,走到门口又转回来:“奶奶的,把钥匙给我!让那贱货气得我忘了自己来干什么了。”王含着泪赶紧把钥匙递给李阳:“求你别说了,快走吧。”

李阳骂着走了。

回到家,李阳往沙发上一坐,长长地出了一口气:“奶奶的,今天终于做了一次真爷们!我在公众场合骂了俩女人,周围没有人敢出声。老婆不但没怪罪我,还哭着小声求我。哈哈,原来女人都吃硬不吃软啊。以前我下了班就回家,收拾家务,洗衣做饭,老婆回来还立眉竖目的挑三拣四,今天怎么这么温顺?管他呢,朋友场上灰头灰脸,终于在女人身上找回来了。什么都不做了,卧室里美美地睡一觉。”

李阳来到卧室,鞋也没脱,倒头便睡。

李阳睡得那个美呀。

他做了个美梦。梦见自己买的彩票中了三百万的大奖。买了楼房,买了豪华车,有了一个比张娜还要漂亮的美女做了他的情人。为了对得起自己的良心,他拿出十万块钱来给老婆,让老婆随意花。老婆说张娜为那次惹他生气很后悔,要买了东西亲自上门给他道歉。他背起手在宽敞的客厅里转了两圈,才清了清嗓子,慢慢地对老婆说:“看在她和你做同事的份上,我就原谅她了。”张娜果然买了东西来到他家,买得还是他以前只有给领导送礼时才舍得买的贵州茅台酒。他冲老婆挥了挥手,意思是让老婆去厨房做饭。老婆知趣地走进厨房。他不计前嫌,大度地与张娜打着招呼,拉着张娜的手坐在沙发上。张娜含羞带笑地偎在他身边。他把张娜搂在怀里正要温存一番时,张娜娇声说道:“李哥,先给我倒杯水喝吧。”他起身为张娜倒了一杯水,张娜接过水突然脸色大变,厉色骂道:“王八蛋,你孩子他奶奶的!你认为姑奶奶好欺负吗?来给你道歉,臭美死你!”说完把一杯热水泼在他脸上,接着打他两个耳光。

一阵刺痛让李阳从美梦中醒来,他的面前站了两男两女。两个女人是老婆和张娜,两个凶神恶煞似的的男人是他的大舅哥。老婆在他身上一阵捶打,连哭带骂:“你这个不要脸、没有用的东西,挣钱没能,光知道喝多了给我惹祸丢人!”张娜也破口大骂:“姓李的,我招你惹你了,你到我单位上找我的茬欺负我?要不是看在王姐的面子上,我早就不让你了。现在你把话说明白,你为什么在商场里骂我?”老婆厉声质问:“你自己说,你到老婆的单位去骂老婆的同事,你是男人吗?你让我怎么在领导和同事面前做人?”张娜接着斥责:“张口就骂奶奶!我真不明白,你孩子他奶奶把你养大成人,又为你娶妻成家,到现在你上班时还给你看着孩子,他老人家得到了你的什么回报,你张口就去骂她?我看你别说去做男人,连太监都不如!”

两个女人像审犯人一样把李阳夹在中间,让李阳分不清究竟是梦是真。

不知过了多长时间,两个女人吵累了,坐到一边休息。两个男人又冲到李阳面前,你一言我一语地教训。

大舅哥说:“不是我当哥的说你,我妹自幼娇生惯养,来到你家后为你养老的带小的受尽了委屈。你到我家时也看到了,我家你大嫂吃得什么,穿得什么,用得什么?这些都是你大哥我费脑子下大力挣来的,你能给我妹挣来什么?三天两头的喝多了酒给我妹带回家一肚子气,要是把我妹气出个好歹,你小子小心着点!”

二舅哥说:“我早对我妹说你这小子不务正业不成器,我妹不听,看上了你的小白脸,非要嫁给你。现在怎么样?还不应了我的言?想过日子呢,今后就老老实实地上班挣钱,别再到处蹭酒闹事;不想过日子说话,爱咋地咋地,我领着妹妹走人!要不是我哥俩到商场买东西碰上妹妹哭,还不知你小子有这副德行!”

老婆哭着过来踹了李阳一脚:“不是怕闹大了让张娜为难,我在商场里就用切西瓜的刀把你砍死了!还不给张娜道歉?”

一阵折腾后,李阳的酒劲都跑光了,他终于回到现实中。

回到现实中的李阳为自己酒后的所作所为出了一身冷汗。也有强壮的身体,也有健全的大脑,也曾经壮志凌云,生活的磨练不但没让正值壮年的自己越挫越勇,反而让自己人穷、志短、染恶习,变成不人不鬼的这副尊容。

哎,看今天这酒喝的、这事出的、这梦做的、这人丢的!

李阳朝自己的脸上打了两巴掌:“惭愧啊惭愧!众位口下留情,李阳知道该怎么做人了。”

 


  • 相关文章
  • 热门文章
  • 相关评论

心中有束光 · 眼里有片海

X Z Y S G     Y L Y P H

 COPYRIGHT © 2010-2018 

湘ICP备16004927号
【电脑版】  【回到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