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说 > 乡土
+

放生(小说)

作者:植梅先生

                                          放          生

                                             范孟广

        后马庄的笸箩嫂想去县里一趟,去县里不是去赶集,不是去买东西,不是去走亲戚,但也算是去走亲戚,这个亲戚却有点“八不连”。她想去找找副县长王庭根,王庭根是她娘家嫂亲侄女女婿的二叔。动了这个心思,说去就去,但去找王廷根,还得先去找一下娘家嫂,王庭根不认识她,也不认识她娘家嫂,但认识她娘家嫂的亲侄女,她要想认识王庭根还得娘家嫂亲侄女和女婿的面子。笸箩嫂放下手里正剥的春玉蜀黍,拍拍身上的玉蜀黍须毛,洗洗手,换件干净褂衩,推出来破自行车,后车架上夹条蛇皮袋,路过自家菜园子,又蹲在地里摘了半蛇皮袋豆角、茄子和老南瓜。正准备起身走,看见南瓜叶上趴着两只绿头蚰子,正噏动着翅膀吱吱叫,笸箩嫂就想起来嫂子家五岁的孙子毛蛋儿,又翻腾半天,才将在瓜秧里钻来钻去的蚰子捉住,用草缨子绑住腿儿,搁车筐里,怕太阳晒死,又用大麻叶包住,才蹬车去嫂子家。

        到了娘家村,不去老院看老娘,径直去村东头嫂子家,嫂子刚从地里掰玉米回来,正在压井旁端一盆新凉水冲脚,孙子毛蛋儿抓着压井杆打提溜,跟嫂子打了招呼,拉过毛蛋坐在凳子上:“来,毛蛋儿,叫姑奶。”毛蛋儿稚气地叫:“姑奶。”

        “哎——”从车筐里拿出蚰子,放到脸盆里,蚰子一蹦一蹦,把毛蛋儿稀罕得咯咯笑,笸箩嫂也跟着笑。

        嫂子冲完脚,坐在凳子上,笸箩嫂把蛇皮袋里的瓜菜倒地上,豆角青、茄子紫、南瓜黄,煞是好看。

        “玉山还不见轻?”

        “不咋见。”

        “那咋弄嘞,愁死人,钱花光嘞冇数。”

        “花钱保住命也中。”

        “唉……

        “嫂,去找找侄女女婿他叔吧?叫人家想想办法,人家是国家哩人,看有啥法冇?”

        “咱找找他也中,一万年不求他,这都人命关天了,叫他想想办法,也是冇法了。”

        跟娘家嫂说完话,天快擦黑了,又拐到村中老院去看了一回老娘。要走,娘叫喝碗黑家汤再走,笸箩嫂拿了个馍,从院墙上拽根葱,边吃边走:“趁不黑,他爷俩还等喝黑家汤嘞。”一翩腿蹬车走了。

        娘家嫂第二天就去了趟娘家,又从娘家去了趟侄女家。侄女和女婿按照姑的吩咐抽空去了趟县城当副县长的二叔王庭根家。说完事回了趟娘家,又从娘家去了趟姑家,这样罗嗦弹蹬其实就是捎句话:“妥了,去吧。”娘家嫂又麻溜把这句话派儿子送到笸箩嫂家:“妥了,去吧。”

        没让去前笸箩嫂发愁让不让去,这让去了笸箩嫂又发愁该咋去?人家是坐县衙的县官,咱是土里刨食儿的泥腿子,给人家捎点啥呢?听说这些人大鱼大肉都不吃了,光吃稀罕物儿。一只鸭子就吃根鸭舌,那一盘还不得一群鸭子?老羊肉吃烦了,吃刚落地儿的血羊娃儿。笸箩嫂思来想去不知道给副县长王庭根拿点啥。正发愁,一群麻雀唧唧喳喳飞到屋顶,心里忽然来了主意。天黑透的时候,笸箩嫂叫笸箩搬上梯子去掏麻雀窝,麻雀窝里有麻雀蛋,麻雀蛋虽小但补脑,副县长王庭根肯定没有吃过,会稀罕。笸箩腰里绑上布袋,掏了一夜,掏了十几个麻雀窝,才掏了一大捧麻雀蛋。笸箩嫂嫌少,笸箩掳起自己的裤腿,膝盖上秃噜了一大片血皮,往外渗着血水,看着瘆人。“你看看吧,掏到长虫窝了,一抓一堆肉咕噜,吓一跳,差点把腿摔折。”

        “那咋弄?不都是为咱孩儿?”

                                                   

        天还没泛麻子眼儿,笸箩嫂就起来洗了脸,把麻雀蛋用手巾兜住,又从床下拉出鸡蛋瓦罐,一个个数着往笆斗里放,总共八十多个,看看床上躺着的玉山,又拿出十来个,凑够六十个整数,才c着笆斗准备走。笸箩把破自行车推出来,帮笸箩嫂拴得劲笆斗,笸箩嫂摸黑悄悄出门。走到门口又吆喝笸箩:“南地里的春玉蜀黍都快脱裤了,晌午去掰了。”

        “哎,打发你走我吃个馍就去,一晌午掰完。”

        “哦,拉场里晒晒。”

        “嗯,走吧,天黑,路上招呼点儿。”

        五十里的路程,笸箩嫂蹬了半上午才到城里,早上没吃饭,一路颠簸急赶,肚子饿得直不起腰了,找个馍摊儿两毛钱买个馍,推着车边吃边走边打听去县政府,七拐八拐,馍吃完又快饿了,一抬头,才看见前面有个挂国徽的门楼,知道县政府到了,不由得心里开始噗通噗通跳,像胸口挂着个小胸鼓。小胸鼓一边敲双腿一边颤,就挨进了挂着大国徽的门楼,人、车刚被门楼的阴影淹住,从边门里忽地一下窜出一条黑影,大喝:“干嘛呢?干嘛呢?”

笸箩嫂一哆嗦,赶忙站住:“俺来找找副县长王庭根。”

        “有啥事儿啊?王县长是你想见就见的吗?”

        “他是俺亲戚,他捎信叫俺来找他。”

        “胡扯,你们这号乡下人我见多了,动不动就找书记县长,都说是亲戚,都是拐弯吊棒槌不沾边儿的亲戚,走吧走吧。”说着按着笸箩嫂的车把往外推。

        “哎,哎,大叔,真地啊,你行行好呗,找他有救命的急事啊。”

        “别来这一套,听多了,屁事儿都能说成天大,走吧,走吧。”

        笸箩嫂急得双腿发软,往后一趔趄,听身后“嘀——”一声车响,扭头一看,差点坐到急拐弯进政府大院的小轿车上,司机刹住车,冲门卫喊:“干啥你呢老牛?欺负人家老乡干嘛?”

        老牛赶忙露出笑脸:“找王县长胡闹咧。”

        司机冲笸箩嫂:“王县长病了,住院呢。”

        笸箩嫂:“那啥时出院啊?”

        司机:“没有时候呢,你先回去吧。”

        笸箩嫂腿一软顺势就坐在了车盖上,扶着车哭起来:“是他捎信叫俺来找他的啊,人都快死了,才想起他来,要不是一辈子也不找他啊……

        司机从车里出来,扶起笸箩嫂:“哎哎,别坐车上啊,起来,起来。”又问,“你真是王县长嘞亲戚?”

        “咋不是啊?是他亲侄儿媳妇儿的娘家人,是王县长叫俺来找他的啊。”截去了后面一截儿,就近了。

        “那好,我给王县长打个电话问问。”说着就拿出手机,拨通电话扭脸小声与王县长对话,“哦、哦、中、中、那中。给。”手机递给笸箩嫂,“你给王县长说吧。”

        “王县长,俺是后马庄嘞笸箩家嘞,前几天你捎信叫俺来嘞。哦、哦、中、中啊,给。”把手机递给司机。

        司机:“哦、哦、中、中、那中。”扣了电话对笸箩嫂说,“你骑车到县医院,我去门口等你,领你去见王县长。”

        “哎哎,谢了兄弟,好人,好人,还是行好嘞人多啊。”

        门卫老牛头忙将笸箩嫂的自行车扶好,拴笆斗的绳子又紧了紧。“都是鸡蛋,别掉了。路上招呼点,人多车多,走边儿上。开车的那个叫保全,是王县长的司机,县医院往南到头往西一拐就到了。”老牛又给笸箩嫂指了路。

        笸箩嫂又感叹了一回这世上还是行好儿的人多,唏嘘着骑车去县医院……

                                                   

        来到县医院门口,保全果然在等着笸箩嫂了。存了车,c着笆斗,跟着保全上住院部大楼,笸箩嫂的胸口上又像挂了一个小胸鼓,喘气有点粗,两腿像踩在刚犁过的田里。保全问:“你咋了?”

        “嘿嘿,一辈子没见过眞大哩官。”

        “都是人,别慌,来,咱们走电梯。”

        呼啦,门一关,一阵头晕,呼啦,再一开,就到了六楼,一拐弯儿,保全推开一间病房的门,转身带笸箩嫂走了进去。副县长王庭根正坐在电动按摩椅上,闭着眼睛按摩,舒泰之处,挤眉弄眼,呲牙咧嘴。虽已经五十余岁,却是黑发粉面,漆眉朱唇,脸色细嫩,满身荡漾着官相、富态。笸箩嫂将笆斗放到靠墙窗下的花篮、礼品堆里。王庭根按停了按摩椅。“来了?坐呗。”

        笸箩嫂坐到沙发里。“哎,来了。”

        王庭根:“孩子病了?早点治吧,别耽误喽。啥病啊?”

        笸箩嫂:“说是脑子长了东西,歪着,抬不起头。啥法都用了,不见效,还是抬不起来,还头疼,亲戚嘞钱借个遍。冇法啦,都是亲戚理道儿嘞,就来托你了,给俺孩儿想个法吧,都八九岁了,就这一个孩儿,丢了怪可惜。”说话的时候,手像洗脸一样开始在脸上抹拉泪。

        “那还不快住院?快住院吧,我给院长说说,找个专家看看。给家里打个电话,今天就来吧,治病宜早不宜晚。哦,保全,用你哩手机打个电话。”

        笸箩嫂说了支书家的电话,支书在喇叭里喊笸箩接电话,约莫笸箩来了,保全又打过去,笸箩嫂就跟笸箩说上了话。笸箩嫂给笸箩说找到王县长了,王县长是个好人,给王县长开车的保全兄弟也是个好人,还有在县里看大门的牛叔也是个好人,这回咱玉山可是有救了。王县长叫把玉山赶紧送到医院,晌后赶紧来,三马车上垫点麦秸,铺个被窝,别叫玉山风刮喽。

        打罢电话,王庭根给保全说:“你带她去找找李院长,就说是我亲戚,孩子病了,下午来住院,叫找个专家好好看看。”医院院长听了保全的转达,赶忙打电话安排医生,安排床铺,一再嘱咐是王县长的亲戚,不能按一般病号对待,要认真仔细看,检查结果要立即报过来,然后再报给王县长。

        院长的交代让笸箩嫂感动得差点掉下泪来,又在心里感叹,这世上还是好人多啊,就暗暗庆幸有王县长这个拐弯儿亲戚,亲戚里出个有本事的人,远近都跟着沾光,要是没有王县长这一层,谁会理你?儿子就等着扔吧。这一趟可是来对了。

                                                   

         院长带着医生亲自到病房把玉山的检查结果交给王庭根,医生仔细给王庭根解释玉山的病情,王庭根叫保全把笸箩嫂叫过来,一会儿笸箩嫂就从三楼病房跑到了六楼,忐忐忑忑气喘嘘嘘坐在沙发上。

        王庭根扭过脸,对笸箩嫂:你不要急,孩子有救,但不能耽误了,早点做手术。脑瘤,发现哩不晚。

        笸箩嫂闻听孩子有救,忽地站起来,脸上浸漫出的惊喜把沉积的忧愁驱散。“中、中、中啊,看看,看看,俺孩儿命好,碰着贵人了。”

        医生:“回去先准备钱吧,省里专家一来就做,要是理想的话,孩子跟好人一样。”

         “得多少钱?俺去准备。”

        “得七八万敢差不多,得交省里。先救人吧,钱是小事,你是王县长的亲戚,换其他人,在这住着呗,住一天花一天钱,钱花完了孩子得扔。”

        笸箩嫂坐到沙发里,脸上的喜色又慢慢被汗洇化,蒙上一层愁苦。“啊,啊,谢了啊,谢了,好人,好人。”

        院长:“快去准备吧,啥时间钱准备够就去请专家动手术,治病这玩意儿,早晚得花钱,晚花不如早花。”

                                                      

           从王庭根病房出来,笸箩嫂没有去儿子玉山的三楼病房,而是走到病房后面刚扒的废墟里,坐在烂砖破瓦堆上好好哭了一场。这一哭就是一顿饭功夫,哭得下面的碎砖上像泼了水。黄泉路上无老少,奈何桥上没大小。笸箩嫂就觉得医院像是一座连接阴阳两界的奈何桥,走过去就是阴界,再回来还是阳间。自己的儿子玉山现在已经踏上这座奈何桥,是喊着娘挥挥手孤独走去?还是陪着娘再回来?笸箩嫂自己也好难回答,想想还是哭。哭够了泪流完了,心里也轻快了,才红着眼去病房,走到过道里的卫生间,拧开水管冲脸,冲冲脸照照镜,再冲冲再照照,完了揉揉眼才往病房走。笸箩在病房里正急:“你看,你往哪了?真长时间,我还等着走嘞,沙岗上的落生都糟了,人家都收完了,就剩咱。”

       “你快点儿走吧,出门路边有馍摊儿,买俩馍吃。”

        “哪有功夫吃啊,饿会儿到家还有剩馍。”

        笸箩拿住布衫就走, 笸箩嫂又追到楼道里:“哎——等会儿。”

        笸箩站住。

        笸箩嫂:“把自行车搁车上捎走。”

        “你待这里不骑啊?”

        “不骑,你再来骑车来,方便。回去把地都收收,粮粮卖卖,看能卖多少钱?玉山哩病能治好。”

        “卖多少钱?明摆着咧。春玉蜀黍收罢了,能卖一千二,晚玉蜀黍收起来能卖三千八,落生、豆子杂七杂八加起来不到三千五,不还得留口粮留种?我回去再多卖点儿麦吧,强凑一万。”

        “秋罢就不用车了,三马车也卖了吧。”

        “那开春种地嘞?”

        “唉——哪咋弄?还不都是为咱儿啊?吃点苦吧。”

        “那中,收罢秋卖吧,只要玉山哩病能好。我快点儿走了,你别舍不哩,也吃点儿。”

        “嗯,走吧,路上车多别慌。”

        “哦,我走了。”

       “哎——等会儿。”

        “还有啥事儿啊?”

        “还有亲戚能借来钱冇?”

        “借钱不重茬儿,圆圈儿亲戚都借罢了,秋罢都盖房娶媳妇儿嘞,谁家都紧张,咱熬到秋后吧。”

        “哦,那你走吧,路上招呼点儿。”

        笸箩答应一声忽蹶蹶走了……

        送走笸箩,笸箩嫂从床下的提包里掏出来一个塑料袋,拿出个剩馍正啃,保全提着两箱奶和她的笆斗进来。

        “大嫂,你就吃这啊?”

        “庄稼人都是吃馍。”

        保全把奶箱打开拿出一盒奶,插里管儿。“喝吧,光吃馍不中。”

        笸箩嫂接住奶,放玉山枕头边儿上。“你看,给王县长送哩柴鸡蛋,那一包是麻雀蛋,补脑,又拿来干啥?”

        “他啥都有,别给他送了,自己吃吧,王县长说心意领了,不容易,叫我来瞧瞧孩儿。”

        “保全兄弟,你拿走叫小孩儿吃吧。乡里冇啥,就是鸡蛋好,粮食、草喂嘞。”

        “大嫂,别让了,叫孩儿吃吧,正要吃东西嘞。”

        “那你把这麻雀蛋拿走吧,不拿不中,又不是买哩。”

        “那中,那中。我拿着吧,嫂,我走了啊,有事儿愿一声。”

        “中,兄弟,中,保全。”

        保全走了,笸箩嫂赶忙拿着那开封的一盒奶走到窗户前往下看,左看右看好像没有看见自己想看的人,嘟囔着又坐床上。

        “走恁快,冇福头。”把奶管儿凑到玉山嘴边。“喝吧乖,奶,尝尝啥味儿?”

玉山喝两口,摇摇头。“妈,你喝呗,我见你一天还冇吃恁啥儿嘞。”

“妈在外面吃罢了,你喝吧乖。”玉山才咕咚咕咚喝奶,一气儿喝完,笸箩嫂脸上的笑像窗外的日头,一晃一晃有点耀眼。

        “好喝不好喝乖?”

        “好喝,甜,也香。”

        “愿意喝不愿意?”

        “愿意喝。”

        “好,等俺小儿好了,爸和妈挣钱天天叫你喝奶,反正俺就你一个小儿。”

        “中,妈,俺不想死,俺死了就见不着妈了。”

        “小儿,妈死也不会叫你死。”

        “妈,咱都不死,你老喽俺还要孝敬你和爸嘞。”

                                                   六

       玉山的话叫笸箩嫂从心里到脸上都灿烂着笑,就像自家院子里墙角下那几株向日葵,脸都笑圆了。也像爬满墙头的粉色、紫色、白色、红色的牵牛花儿,微风过,一齐张着嘴呵呵笑,合都合不拢。

        娘俩正开心,护士进来,搁玉山床上一张用药明细。“六号床,该缴费了,药快用完了哈。”

        “哦。”

         “还有两天的药,快点儿缴哈。”

        “不是前一个才缴哩啊?咋两天都冇了啊?”

        “这有明细,你看看吧哈,以后多教点。药不能停。”

        护士走了,笸箩嫂就觉得踏上医院这座奈何桥,生死得由小鬼说了算,想活得拿钱去买,买了也不一定能让你活着出来。弯腰从床下提包里拿出一个塑料袋,解开塑料袋,是个塑料饭盒,又解开绑饭盒的细绳,拿出几张钱,零零碎碎数数有五百多,上下兜里都掏掏,一把碎票数一数都码好,用皮筋绷紧,搁饭盒里,又用绳子系好,再搁塑料袋里,又塞进提包拉好拉链。

        玉山扭脸看着:“妈,冇钱了吧?咱别住了,回家吧。”

        “咱有钱乖,别操心,我叫你爸把猪卖喽,到秋后都有钱了,一有钱你就能做手术了,做了手术咱就能回家啦。妈还指望你好喽考大学嘞,有出息了叫妈也跟着你享享福。别操心乖。”

        “哦,妈,我怕你花钱,咱家穷。都怨我。”

        “只要你好好儿嘞,咱家就不穷。”

        “妈,我长大了吃点苦,多挣钱,替你还账,你别发愁妈。”

         “哎,对了,这才是好孩儿。就俺玉山会宽妈哩心。”

        正跟玉山说话,一抬头,看见保全在外面招手,赶忙出来。“咋啦?兄弟。”

        “大夫问王县长了,看钱准备咋样了?王县长叫问你,够了就快点手术吧。”

        不提钱笸箩嫂还不愁,一提钱笸箩嫂的脸上就弥漫了一层黑雾,后退两步坐到靠墙的木连椅上,保全也坐到对面的木连椅上。“还不够啊?”

        “手里还有五百多,等秋罢卖了粮食才能凑够万把块。”

        “唉,那咋办呢?差真多。”

        “俺孩儿有福冇命啊。唉——”说着,泪就开始在眼眶里转圈儿。

        “大嫂,你不是独生子女户吗?去县计生办问问,有救济没有?不信光叫生一个孩儿,生一个孩儿病了又不管。”

        “能中吗?”

        “不问问咋知道?下午我去办事把你捎县计生办,你去问问吧。兴许中呢。”

        “哦,那中啊,那中啊。”

        下午,安排好了玉山,保全把笸箩嫂顺便送到县计生办,要下车的时候,笸箩嫂问:“找谁啊?”

        “挂主任牌的办公室进就行。”笸箩嫂答应一声,保全开车走了。

         到了办公楼里,一看,主任副主任还有科长的牌子一个门上挂一个,挂了一大溜,也不知道是主任大还是科长大,按照保全的交待就进了挂主任牌的办公室。一个花白头发的老太太正戴着老花镜看报纸,圆脸儿,白得滋腻,看见她,笸箩嫂就想起自家菜园子里种的“白沙蜜”面瓜。面瓜看笸箩嫂进来,翻起眼睛看。

        “有事儿吗?”

        “俺是后马庄哩。”

        “哦。”
       
“俺就一个孩儿,上头不叫要多,得脑瘤了,快活不成了,俺钱不够,能不能救济点儿?”

        “又一个来要钱哩,都把计生办当成慈善会了。”面瓜边说边从木柜里拿出一个塑料夹子。“你来看看,这是咱县的文件。”翻两页,三节枣肠一样的手指指着一页。“你看,文件规定,这一条,独生子女每月发放独生子女费十块,咱县统一拨到化肥厂,每年春秋季你领了化肥了。这一条,独生子女因病死亡父母不再生育的,补助两千块。生病救济没有这一条,咱县是个穷县,人家经济好的县也说不准有。”

        “哪,冇指望了?”

        “文件冇规定。”

        “哦。”

        “那吧,你去县妇联问问,那里有个专门管妇女小孩儿权益的,说不定能中。出门往西,走三四里往南拐,再走一里地路西就是,挂着牌儿呢,县妇联。”

         “哦,那中,谢了啊。”

         笸箩嫂又去了县妇联。路上,心里挂着玉山,脑里还想着救济,这样一路小跑,细汗涔涔就爬上了县妇联的办公楼。到了二层楼又见每个门上都挂着主席、主任的牌子,还是顺墙一大溜儿。笸箩嫂知道,主席是最大的官,就推开了“主席”的门。苗条漂亮的主席喝口茶拿起包正准备走,看笸箩嫂进来,笑得和气:“大姐,有事儿吗?”

        “俺孩儿病了,眼看要活不成,没钱住院,想要点救济。”

        “哦,我等着开会,你过来。”就领着笸箩嫂来到挂着“权益部”的门口,“到这个办公室问问吧,好吧?”说完噔噔踩着高跟鞋下楼了。

         权益部两女一男听笸箩嫂诉说了孩子的病情,都如释重负地咦了一声。男的说:“这里管的是妇女儿童的权益,就是在家里遭受虐待了没有,单位侵犯你合法权益了没有,咱不管你这个救济。”

        女的说:“你去工会问问吧。县工会出门往东一里地往北拐,走二里就到了,你去吧。好吧?”

        “那好。谢了啊。”

         刚出门,就听见男的说:“你叫人家去工会,工会是管工人的,她是不是工人?”

         女的说:“哎呀,就是。”顿了下又说,“管她,打发走再说。”

         曲溜拐弯儿跟头巴朗跑到县总工会,笸箩嫂看工作人员正纷纷夹包披衣准备下班,在楼道里见人就问谁管救济?问了三五个,才问到说是朱主任。再往下问,终于找到了朱主任,朱主任边锁门边听笸箩嫂说事儿,锁好门就走,笸箩嫂说完也走到楼道头了,就扔下一句话:“到单位工会填个表,拿着会员证、工作证,跟单位工会干部一起来。”

        “啊?哦,俺没有证。”

        “那你是干啥的?”

        “种地。”

         “男人呢?”

        “种地哩。”

        “俺这里管的是国家工人,工会会员,你去民政局,找错地方了。”

话说完人已经没影儿了……

                                                 

        运气背,神仙也白推。天黑了,这会儿民政局肯定也关门了,笸箩嫂只好打听着回医院。把玉山一个人丢在病房里,跑了一下午,心也揪了一下午,啥事儿也没有办成。中午吃了半个馍,水一口也没有喝,提着劲快跑了半个县城,舌头在嘴里干成了木头橛子,肠胃饿得绞在了一起,在肚子里翻着滚儿疼。瞧见路边墙下有个烤烧饼炉子,就在衣兜裤袋里乱翻,还是翻出来五毛钱,买个热烧饼刚拧掉一块儿塞嘴里,就看见一个跟玉山大小差不多的小孩儿,背着蛇皮袋,站在垃圾桶旁馋馋地看她。笸箩嫂就觉得是玉山可怜兮兮地站在那里,饿得肠胃也是绞在了一起,就奔过去,把烧饼掰开,塞给小孩儿一多半。正准备拿着少半个烧饼扭头走,一看小孩儿把大半个热烧饼已经硬生生塞进了嘴里,把手里剩下的少半块儿也塞给孩子,就急慌慌往医院跑。跑到医院,脸色腊黄,虚汗淋漓趴在了玉山身边。许久,才拿起玉山喝剩的半杯水咕嘟嘟喝下,从床下提包里拿出晌午吃剩的半个馍啃起来。喝了半杯水,吃完半个馍才有了精神,冲玉山盈盈地笑,玉山也盈盈地笑,笑会儿,玉山问:       “妈,笑啥嘞?”

        还是盈盈地笑:“妈嘞运气差,一下午,逛了半个县城,鞋底儿磨破了,啥事也不顶。嘿嘿。”

         玉山接着还盈盈地笑。

        “妈明天再去一家,民政局,肯定顶。”

        “啥是民政局嘞?”

         “就是国家专管咱老百姓灾难祸患的事儿,帮咱度难嘞。”

         “嘿嘿,国家真好,嘿嘿。”

         第二天,笸箩嫂就打听着去了民政局,官大的说话才算数,就在墙上一大溜牌子里找到了几个副局长,又从几个副局长里找出了局长,敲门,没开,再敲门,还是锁着,继续敲,从旁边副局长办公室出来一个大背头:“敲啥敲?你没看没人吗?”

         “那俺领救济找谁?”

        “上边救济科!”

         到楼上找到救济科,四个对桌男女正笑着说话,说话不是说工作上的话,是一个男的在给其他三个说顺口溜:“乡级干部喝白酒摸白腿儿打白条儿,县级干部喝红酒亲红唇儿收红包儿,市级干部喝黄酒摸黄毛儿收黄条儿,省级干部…….”说得情绪正高,听者兴致正浓,看笸箩嫂进来,说者不说了,听者也收起了笑容,显得一脸的扫兴。

        “有事儿吗?”卷发女问。

        笸箩嫂就又复述了一遍自己的不幸和要求,卷发女头向后一甩:“章哥。”

        “哎,这里来。”平头章哥说。“你的情况,俺都听见了,确实困难,像你这种情况不是一个两个,到时候统计统计向领导汇报一下看怎么处理?一般是到了年下,县领导到医院、下乡去慰问病号、困难户时,统一发放慰问金。那吧,你先填个表吧。”平头章哥从一个塑料夹子里抽出一张表,拿出一支笔推到桌边,笸箩嫂在平头章哥的指导下,填上了“独子脑瘤无钱医治。”又在联系人一栏里,写下后马庄马笸箩和支书家的电话。

         填完问:“就这了?”

         “不就这还咋弄?你先回去吧,俺还得跟乡里、村里落实一下,有情况会通知你。”


  • 相关文章
  • 热门文章
  • 相关评论

心中有束光 · 眼里有片海

X Z Y S G     Y L Y P H

 COPYRIGHT © 2010-2018 

湘ICP备16004927号
【电脑版】  【回到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