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说 > 乡土
+

泮举西迁

作者:老豆荚

泮举西迁

  

明洪武五年春夏之交的某日傍晚,江西吉水县南岭鹿角山西岭仓栋的一家庄园里,灯火辉煌,十几个人围坐在一张大桌旁,每个人的脸色都是那样凝重,甚至有几分悲怆。白发苍苍的老父亲淡斋斟满一杯酒,颤巍巍地递给二儿子刘泮举,说:孩子,难为你了,为父的心愿、祝福全融化在这杯酒里,你把它喝了,就了了为父的心

  此时,母亲周老夫人已是泣不成声,恨恨地说道:只怪那该死的战乱,害得我们骨肉离散。要是不打仗,湖南就不会死那么多人,也不会出现土地无人耕种的现象,朝廷也就不会让我们移民过去。天哪,该死的战乱,该死的陈友谅!”

  刘泮举接过老父亲手上的酒,一饮而尽,动情地说:父母大人,你们放心,你们的教诲,孩儿一定铭记五内,不敢忘却。只是以后孩儿不能在二老跟前尽孝,心中很是不安。说罢,眼圈潮红,喉咙哽咽,难过之极。接着,又转向兄弟:大哥,再三郎,我不在家,父母面前请代我多尽孝道,有什么大事,尽快捎信给我,兄弟一定尽快赶回。

大哥重十郎也是眼圈潮红深情地说:好兄弟,我们会的,你就放心去吧。只可怜兄弟,才死了妻子,伤痛还在,又要背井离乡,我们真舍不得。

小弟弟再三郎非常内疚地说二哥本来应该是我去的,你都三十六岁了,叫你一个人到湖南去,在那里孤苦伶仃的,举目无亲,什么事都得靠自己,小弟我心里真过意不去。

刘泮举轻抚着他的背说好兄弟,不要说这些了,你们也不要心有不安,我是自己愿意去的,你们去我才真的是不放心呢。

刘淡斋忧心忡忡地说泮举,我知道你是有把握的人,你有坚强不屈的性格,有百折不挠的勇气,任何困难都难不倒你。可是,我总是有些担心,你在那里人生地不熟的,又没有亲人的帮衬,万一有个什么不测,叫为父的怎能心安啊。

在这断肠之际,无限的惆怅与伤痛,一齐涌上周老夫人心头。抽搐道都是战乱,害我们骨肉分离,天各一方,那些天杀的,好好的日子不过,要打什么仗啊!

窗外夜色依旧,隐晦的月光透过窗棂冷冷地射进屋内。刘泮举伫立在窗前,心里充满了离别的情怀,就是室外平时并不在意的花草,此时却有了执手相看泪眼的不舍,有了无语凝噎的伤感。刘泮举到了这个时候,才明多情自古伤离别,更哪堪冷落清秋节的惆怅。

那是十几天前,一匹快马从远处飞驰而来,在所巨宅前停下。巨宅上有刘宅两个大字,旁边柱子上有对联:先祖积德光耀吉水进士第,后昆行善福临南岭义官家这是刘泮举被举为义官后,朝廷为了旌表他的善举所赐予的牌匾。来人是县府李师爷,他犹豫了一会,还是敲响大门,刘家老爷淡斋出门相迎。

李师爷显然对刘淡斋十分敬重,抱拳唱诺刘老爷请了!

刘淡斋见是李师爷,微微一怔,知道他平日无事是不会登门的,今天来了,必定有事。连忙做个请的手势李师爷请了,不知李师爷亲临寒舍,有何见教?请入内叙话。

两人进到刘宅客厅,刘淡斋给李师爷让座李师爷请坐,看茶!丫鬟遵命奉上香茗。

刘淡斋伈伈睍睍地问李师爷远道而来,不知有何见教?

李师爷面有难色刘老爷,实在是有一件要紧的事,小人真不知如何启齿。

刘淡斋淡然一笑李师爷有话但讲无妨。

李师爷喝了口茶,嗫嚅着说是这样的,湖南经过连年战乱,现在十室九空,田地荒废。而与湖南相邻的江西,尤其是吉水、吉安、泰和、南昌地区,人口大增,江西已成为全国第一人口大省。因此,洪武皇帝决定,从江西向湖南移民。根据规定,应当二抽一,刘老爷你生有个儿子,这不,就摊上了一个名额。

这消息恍如晴天霹雳,刘淡斋大惊失色:怎么会是这样,怎么会是这样?

李师爷长叹口气说刘老爷,这可是朝廷的旨意,是不能抗拒的。上面规定得紧,半个月后就要上路。好了,我这里就此告辞了。

刘淡斋目光呆滞,跌坐在椅子上,眼里流出一行清泪。这消息来得太突然了,刘淡斋毫无思想准备,甚至李师爷什么时候走的他都不知道

刘淡斋的儿子们闻讯一齐来的堂前,二儿子泮举在兄弟中最有见识,见到父亲这般模样,连忙问道父亲,发生了什么事?李师爷来家里有什么公干?”

  • 相关文章
  • 热门文章
  • 相关评论

心中有束光 · 眼里有片海

X Z Y S G     Y L Y P H

 COPYRIGHT © 2010-2018 

湘ICP备16004927号
【电脑版】  【回到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