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家 > 散文
+

又见那年月圆时

作者:似火骄阳

明媚的黄昏,像一个老故事,总在结束时留给听者淡淡的释然之感。就在中秋夜幕滥觞之际,柳树褪去了浓密的绿意。柿子树的叶片也如抽离了灵魂一般打蔫。喜鹊披着残阳灰影斑斑像离弦的箭在碧落间隐现。自己的呼吸稀释在中秋的寒轻夜永中,天空寥廓的像一场无人打搅的清梦,梦呓声召唤着流徙的云朵,载着我悠悠的熟睡,可以就这样梦了亿万斯年,久久未醒,最终一人在时光的尽头孤独的醒来……
谁会在乎,昨日的誓言今日是否依旧温暖;谁又在乎,经年的热眸今日是否依旧回暖,你那楚楚的目光,垂钓起谁的心,蠢蠢悸动,绕指柔肠已百转千回。一次回眸,眉眼如画;一次低眉,熏神染骨;一次展颜,浓醉了吾心。还记得那年的中秋节,我们依暖了栏杆上的冷苔,一轮无法形容的圆月,那般的温婉与凄清,幽幽的月光,银屑般纷纷飘落,香消玉损的花瓣拖着银光的冷,顾影自怜,在追逐记忆中的刹那芳华。谁会解落花的孤魂,在衮衮红尘中,寻找孤绝的冷艳和噬骨的柔情,是记录风花雪月的稗官野史,还是镌刻你侬我侬的断简残篇,掸落尘灰,依然氤氲着昨日的缠绵悱恻。对爱的回忆,已填满了我的心扉:长亭十里忆你风袖迎晨霞,清酒一壶醉里弄琴琶;长亭十里忆你榴裙染香花,梅雨一帘多少相思话。你少女初开的情窦在发梢、在眉头、在唇角,轻轻飞扬。你流连树下,回眸那一刹,天地间只剩你眉眼如画;你徘徊在花间,转身那一瞬,山水间只剩你绝代芳华。
每次,在梦中,追寻着那轮圆月的美。在幽深的巷弄,听着曲风流徙的笛音,像柳梢垂在你泪眼婆娑的眉间,将你的眼神一点点的投递至空茫的远方。看着你恪守着情感的孤城,画地为牢,谁的召唤,让你打开了城门,一袭红衣,褪尽了残阳的浓烈,翩跹于城门萋萋草茵之中。你的眼神,孤绝而清冷,如那晚初圆的霁月。你在等谁?当秋风吹散了誓言,是否还有一对炙热的眼神会包容你的孤冷。深巷中蔷薇开得甚是妖冶,槿篱中圈着谁家的黄狗,一潭古井中幽谧着市井人家的淡薄生涯。粉墙黛瓦,曲水红楼,雕梁飞檐,乌篷小桥,古朴的风铃在等待谁的脚步,沉重的门扉,锁住了古宅中的深深草木。那两个门环,斑驳的青铜制造,时时地唤醒着记忆中萍踪过往。轻轻的叩响门环,此时,明月在头,薄衫染尘,我想主人能容我休憩一下,喝碗冷冷的井水,掸掸身上的尘埃,在重拾回到路上的勇气。我仿佛置身在梦中,一切仿佛安排的天衣无缝,在初秋的暮色庭院中推演着一场邂逅红尘的剧目。你的出现,像一则童话,峰回路转中总是给人以美好的幻想渴慕。你的眼眸如一汪秋水,波动的涟漪让人心醉,面对着你,我的心早已心猿意马,失魂落魄,等待你救赎我的一见钟情,意乱情迷即使让我深陷苦等的昏盲,也要见花开月明,烟消雾散。
我的梦还在轮回中搁浅,情感的沙滩还在等待命运波涛的馈赠。我的梦,在你送我走出那斑驳的朱门时,已经猜到最后的结局。你略施粉黛的脸上,氤氲着不忍的情感,眼波中流转着繁芜的情愫,像开在野山上的群花,一片片汪洋在每次风波涤荡的间隙。我的心,也像被毒蛇噬咬一般,有种绝望的痛在抽搐……每寸心的罅隙中都布满着离愁,迢迢归路,让我心神难安,让我载不动,一场命运的邂逅。
当梦醒时,一切泪水都被现实的阳光蒸干。楚楚的身影,还在眼前翩跹,一份珍重,还在耳边萦绕。回不去的路,打不开的门,就这样隔断了时空两端的魂。这让我想起了一首歌:“雨纷纷,旧故里草木深,我听闻,你始终一个人……”
 

海阅传媒】    【有片海】

篇海文学网官方微信公众号欢迎关注推荐

  • 相关文章
  • 热门文章
  • 相关评论

心中有束光 · 眼里有片海

X Z Y S G     Y L Y P H

 COPYRIGHT © 2010-2018 

湘ICP备16004927号
【电脑版】  【回到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