头条
+

江歌——刘鑫式友谊

作者:兮则

江歌——刘鑫式友谊


    随着江歌案件的进展,有人在谴责刘鑫的同时,有人站在另一个面反驳道:“网络暴力是可怕的,她的确做的不对,但网民们的谴责是不是对她很不公平?”
    用闺蜜的生命换来的人生,如果她还能像正常人那样平淡地生活下去,完全就是无稽之谈,更何况她在闺蜜为她间接挡刀,事后对闺蜜母亲的请求表现出让人心寒的冷漠。她不是凶手,可不开门和因为害怕选择的冷漠让她间接成为了帮凶,而后来为了逃避责任的继续冷漠才受众人的围攻,多少让旁观者有点儿罪有应得的同感。
    此时她所受到的谴责,与一个失去从小懂事女儿的母亲的无能为力和一条可贵可敬的生命相比,显得微不足道。说什么承受着网络暴力和语言伤害活着比死去更可怕的人们,你们是不是有点儿过度的心灵鸡汤,只有失去的人才懂得生命的重要,一个人活着可能是另一个人甚至是另一群人活下去的勇气和理由,不曾感受到父爱母爱的人所渴望的不是我们能想象的,我想作为一个合格的母亲而言,还有什么比白发人送你黑发人痛苦的,我们是不是该想想这个曾为了女儿的未来又是打工又是开店默默承受一切的母亲,以后还靠什么对未来有所期待。而刘鑫现在感觉到社会人群的谴责,至少说明她还是有良知的,她所感觉到的压力,很大程度并不是社会人群所给的,而是对当时自己的所作所为的自省和内疚。但这种事后悔恨的道德低于了人们所认知的道德,她会永远活在闺蜜为她失去生命的阴影里,却没勇气站出来承认自己连累到朋友的错误,也没为自己所造成的后果负责,和江歌母亲站在一个立场。网友们的谴责也并非只针对她一人,人们的谴责还来自刘鑫全家的表现,只是所有的谴责都以她的事件作为‘封面’然后展开,她所承受的压抑和痛苦,社会人群所给予的实则有很大一部分是社会用来谴责她父母的。
    亲情还有抛妻弃子的时候,友谊仿佛显得那么微不足道又廉价卑微。没人能肯定地说:“活到现在,我没说过一个朋友的坏话。”只是我们慢慢长大,应该慢慢明白人言可畏。我们常说:“两个人的友谊是最稳固的,三个人总有一个被排斥,四个人又总会两两拉帮结派。”其实也的确如此,可如果身边有人能将三个人的友谊维持3年以上,你应该好好珍惜,和她真心相待,至少说明,这三个人不会背后捅刀子,在朋友面前对另一个人说三道四。
    年轻人在抱怨,寝室像是后宫,八个人有七个群。这样的事屡见不鲜,却也习以为常。发朋友圈都会把父母屏蔽了,又凭什么让我们在一群不能知根知底的人面前坦诚相待,谁都有点儿秘密,我们能保证的是心里的秘密能不伤害或者牵涉到别人。当然,我交朋友的原则——除了个人隐私,最好别有秘密。这样的人是存在的,个人认为,一个胸怀坦荡的人,纵然别人不能守口如瓶,说了什么,他不用担心,自然不会记恨那个没能守口如瓶的人,因为他的秘密并没违背为人处世的原则,也并不伤害任何人,当然除了泄露个人隐私。
曾在大学见过这样一个事实,也正是在那次才看清了人情冷漠。寝室一共8个人,为了方便叙事,分别以英文字母代替。A和B两人相好,C和其他五人相处较好,但A和C曾是好友。两波人并不要好,甚至矛盾不断,AB显得势单力薄,也频频被欺负,C直来直往,所以一些正面冲突看起来总是她正面挑事,我听过C对AB的谴责,对寝室其他人的夸张,她总喜欢说一句话:“被一个人排挤可能自己没毛病,但被一群人排挤绝对是自己人品有问题。”后来因为种种原因,C退学,AB一如既往地相好直到毕业,期间C回校看望曾经的朋友,苦于没有住宿的地方,她想回寝室稍微休息,但曾相好的那些室友都以不带钥匙作为理由拒绝了她,最后是A给了她钥匙,为此,A还被那些室友冷嘲热讽。离校时,C请了朋友吃饭,所有人都到齐了,A却没去。
    古人说:“君子之交淡如水,小人之交甘若醴。”现在想来倒很有道理。真正的朋友并不是那样整天陪你吃饭逛街的,而是那些在你遇难时帮你的,江歌之所以收到社会群体的支持,多少也因为这个原因,在刘鑫男朋友纠缠时无处栖身时,她收留了这个好朋友。古人也说:“人以类聚,物以群分。”我是深信不疑,一些油嘴滑舌的人身边朋友也鲜有踏踏实实认真干活的。江歌也有错,她错就错在凭借地域对一个老乡坦然交心。地域黑黑死了好多人,我们交友前更该看看她身边的朋友。所有人的心里都有阴暗面,谁都不会是绝对的圣母玛利亚,我不否则社会上好人多,但在交友面前和涉及利益的时候,我并不承认,当然真正的闺蜜的确能够放下利益。与其和一群人牛哄哄凑在一起,不如和那个鲜有朋友却用心交友的人相处,当然凡事都有例外。
    江歌——刘鑫式友谊——一方单纯地掏心掏肺,另一方却只是因为利益或方便或排遣孤独利用对方的友谊,这份感情脆弱不堪,也注定了分开或者矛盾不断。这个案件连累了两家人,一个失去孩子的单身母亲郁郁寡欢,一个所谓为了孩子而对此事件避而不谈的家庭都将承受他们所该承受的。孩子对人性的冷漠又未尝不是父母教育和父母人性的反应。如果真的随了有些社会的人士所说,我们不再谴责刘鑫和其家人,她可以和家人若无其事地继续过着平凡而其乐融融的生活,对于死者和家人是不是一种冷漠和折磨。而所有听闻这件事却当什么事都没发生过一样的那些旁观者,是不是也非常冷漠。
    去世的人不复存在,只留下那些爱她的人还记得有她这么一个人,并且为之痛哭流涕着,活着的人好好活着,承受着自己曾经的错误所带来的谴责,悔恨自责着。人生来就承受着许多,儿时父母的期望和爱,长大后的压力,以承受的压力换来余下半生的性命,还说什么我是受害者。

海阅传媒】    【有片海】

篇海文学网官方微信公众号欢迎关注推荐

  • 相关文章
  • 热门文章
  • 相关评论

心中有束光 · 眼里有片海

X Z Y S G     Y L Y P H

 COPYRIGHT © 2010-2018 

湘ICP备16004927号
【电脑版】  【回到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