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家 > 美文
+

生存在都市边缘的虫虫牛牛

作者:然野

生存在都市边缘的虫虫牛牛   

小城不大,发展很快,‘一晃儿’的工夫就伸展了自己的身躯。一条十里长街贯穿东西,高楼鳞次栉比,公园姹紫嫣红,河滨水波粼粼。到了夜晚,霓虹闪烁灯火阑珊,要不是久居认得附近的招牌,找不着家也不是什么新鲜事儿。

城市边缘。

虽说新修的马路已经延伸到这儿,但路尽头的地里长着乌泱泱的蒿草,能叫出名儿的还有狗尾巴草、打碗花、喇叭花、灰灰菜、苋菜、苦菜、羊奶角儿、刺儿芽、菟丝子、野马莲、沙蓬草、芽衣儿、车前子、马齿苋、苍耳、旱苇子、酸枣棵子,还有头年落籽遇生的玉米、豆秧……

好一派郊野风光。

边缘地带还堆着黄土和建筑垃圾,有的已经被荒草遮掩,围墙圈起来的场地长满了荒草。虽说城市禁牧,但附近村里少数养羊的村民还时不时的在空场里放上几只羊,傍晚回圈的时候,羊儿还会窜到便道的草坪中偷吃上几口。看着撒在便道上的一溜儿羊粪蛋儿,看着铺在地上的水泥砖,恍然间感到城市与农村文明与原始就这样乍然与情理默默地存在着。

这里每天都有清洁工打扫。

成群的喜鹊在飞,成群的麻雀在闹,偶尔能看到啄木鸟的身影。

周末或傍晚,偶见有车族在这儿练手儿。倒库、侧位停车、找方向感;心细的人还会在地上划出框线,有的索性摆几块石头为界,起步停车,转弯倒车,练得不亦乐乎。

喜爱养花的市民专程遛弯儿、骑车到此,拿出事先准备好的笤帚簸箕纸袋袋,为的就是扫几粒羊粪蛋儿回去施花肥。

便道寂静,然而也不平静。

那些蛰伏在地上地下的虫虫牛牛也来凑热闹。人们的步履在不知觉间就可能是大大的杀手,一个脆弱的生命瞬间就会死于无形之间,有谁会专意顾忌脚下的世界呢。

那天,一只喜鹊飞过,掉下了一片羽毛。羽毛打着旋儿划着美丽的弧线坠落在便道上。刚巧地面上有几只大黑蚂蚁在闲逛,见到羽毛后,窃喜。它们先是嗅嗅,围着转转,瞬间走了,继而复来,数量陡增。像有人喊号子似得,它们开始行动了。拉起、扭动、渐渐抬起这天降的嗟来之食。那种忙的团团转的样子,那种激奋极具传染力,忍不住蹲下来观摩分享它们的乐趣。

昨晚刚下过雨,便道上湿漉漉的。水泥砖缝中的小草兴奋的抬起了头,叶片上还带着晶莹的水珠儿。那是什么,似动非动,爬行的速度就像蜗牛。近前细瞅,对了,还真是蜗牛。它背着壳,伸着脖,竖着两条长长的犄角,慢慢地爬呀,爬呀,身后留下了一条潮湿的粘液线,一会就干了。一块地转的距离它爬了那么久,遇到残叶草叶还会逗留歇息片刻,它前边不远处是一片树丛。瞧见了,树丛那还有它的同类,它们这是趁着阴天搬家还是出来透透气或者找个相好的,猜不透。

很久很久没见到它的样子了。它是谁,它是一只斑蛑,一只长着长长触须的斑蛑。它在水泥砖上慢慢的爬行、转圈、乍起翅膀做出欲飞样。起飞失败了,难道它受伤了,用小木棍儿碰碰,它机警地蜷缩起来。在方圆很小的地方看去,附近还有几只个头相仿的斑蛑,难道这是它们的繁殖季,不得而知。

一只长得很像‘花大姐’的小虫爬了几步,可能是受到了惊扰悄咪咪的停在哪一动不动。红黑醒目的色彩,长长的腿儿,尖尖的嘴儿,圆圆的壳儿,很是招人待见。

它的形象可不怎么好。一条黑线似的身子,密密麻麻的腿儿,爬起来很快,眨眼的工夫就钻进地缝中去了。是树上掉下来的虫子还是蚰蜒,反正长得很难看挺让人恶心。

便道边上的柏树丛修剪的很好看。这只能对观者而言,想起山间旷野中的柏树,尤其是帝陵皇寝中成百上千年孤傲的柏树,哎,各尽其职吧。猛然有一天,在齐刷刷柏树丛的最上端发现有白色网状的东西。抵近观察,原来是一片片很小的蛛网,巴掌大的,还有更小的,圆形的,条状的都有。真不相信,就这样也能逮住猎物,主人公藏在何处呢。找了几处,还真的找到了一位隐士,“猪往前拱鸡往后刨”各有各的生存之道,可能,那位隐在柏叶中的小蜘蛛也是这么想的。

惊异得在一个小树碗中发现了一撮蘑菇。呦呵,前边还有,那鲜嫩劲儿一下子能掐出水来。前边有人在採,手里还拿着掐须去土的小剪刀,一看就知道人家是有备而来。不禁搭话:您不怕有毒?没事,小时候常吃。得,看人家专心致志的劲儿赶紧走吧。

拣一处马路牙子坐下。便道上落了一层密密麻麻已经打蔫的小黄花,夹杂在今年已经开过花、落籽复又生长、长势正旺的一种小草其中。‘化作春泥更护花’与二次轮回场景同时同显现。细想想,真的很奇特,真的很震撼。

此时,一只麻雀熟练地飞进了铁制的、路上交通指示牌一头镂空的管内,看来它已经熟悉了这里的环境在这里安家了。

我们在推动着城市化的进程,今天的郊野可能就是明天的楼房和马路。君不见,小区内空调眼里几乎都已经住进了麻雀;喜鹊、麻雀已经在早点摊上毫不怕人的捡拾着食物碎屑。

这些还在城市边缘便道上出现的生灵已经迁居了,明天呢,后天呢,将来呢?恐怕将来得到纯粹的农村寻觅它们的身影了。又一块空旷的地皮围起了围挡,上面满是激动人心的广告词。边缘便道离着很近了,看着被推土机推倒呲裂着白茬的树,推出的、沉寂的、黄中带白的、地下深层的生土,生涩的仰望着天空。

没几天,小蚂蚁又开始修造自己的窝,蝲蝲蛄也在地皮上留下了踪迹。

寄居生活在都市的虫虫牛牛,带翅膀的精灵它们都是自然的一份子。

适者生存,包括我们人类,恐怕没有什么比生存更能重要了。

 

 

 

 

 

 

 

 

 

 

 

海阅传媒】    【有片海】

篇海文学网官方微信公众号欢迎关注推荐

  • 相关文章
  • 热门文章
  • 相关评论

心中有束光 · 眼里有片海

X Z Y S G     Y L Y P H

 COPYRIGHT © 2010-2018 

湘ICP备16004927号
【电脑版】  【回到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