纪实 > 真情
+

荒唐一梦

作者:海淼

   

直爽好说的真真突然不说话了。阴郁不是她的个性,一件小事会喜得她眉开目展,也会气得她喋喋不休。

真真的反常让老板李明好生奇怪。

真真做事干脆利索,为人豪爽。但十年前因一次意外事故失去了一只胳膊,安了假肢。这对她的择业产生了一定的影响。真真来应聘的时候,李明并不想留她。但真真苦苦哀求,说她能胜任自己的工作,先不谈工资,干一段时间后让李明看她的表现再决定去留。

李明心软了,留下了真真。真真感恩戴德,一心一意地工作,比其他员工还让李明省心,很得李明器重。为了笼络人心,李明在生活上也对真真无微不至地关心。所以真真有什么烦心的事首先对李明说出来,让她帮着出个主意。

真真的对象海涛是李明给介绍的。海涛是李明邻居家的男孩,生得英俊潇洒,高大魁梧,却先天性听力不佳,发音不全。不过海涛的爷爷是位教师,一直不放弃对海涛的教育,海涛自己也聪明、好学、长志气,初中毕业后学会了数控机床,找到一份稳定的工作。

真真和海涛经过交往互生爱恋,喜结连理,一年后生了个宝贝儿子。儿子由婆婆照顾,真真重新回李明这里上班。

李明了解真真的公公婆婆。公公年轻时当过兵,转正后看不上没文化、且生了残疾儿的妻子想离婚。妻子因为生孩子时难产,差点送了性命,医生断定不能再生育。所以妻子坚决不离,把孩子舍给公公婆婆,跑到部队上和他形影不离,因此才保全了这个家。

孩子慢慢长大了,真真的公公也复员回家。一家人平平淡淡地过日子,外人从表面上并看不出这个家庭有什么特殊的地方。

五一放假时海涛骑电车出去买东西出了车祸,腰脊椎粉碎性骨折,要在医院住三个月。

李明想:这对真真来说也是一个考验。

真真在医院守了一星期后来上班。说她的婆婆在医院照顾海涛,公公在家照顾孩子。

真真下了班就急急地在家和医院中穿梭,给海涛买补品,给儿子买零食。再上班后还像以前一样夸婆婆如何细心,公公如何宽厚。并没什么情绪波动。现在海涛在医院已经住了一个多月,身体状况基本稳定。真真却没了笑容,心神不定的样子。

李明见真真不说憋屈得难受,想说又难以启齿。就关切地询问:“发生了什么事?”“我想离婚。”“为什么?”“不想说。”“是不是怕海涛以后不能上班挣钱了?”“不是。医生说只是三个月内不能自由活动,以后不会影响工作。”“那就是因为这三个月里海涛不能陪你,忍不住寂寞了?”“虽然我和海涛以前一天也没分开过,现在却三个月不能在一起很不适应,也不至于这么没出息,因此离婚。”“那总得有个原因吧?”“原因当然有,就是不想说。”“那你这婚也离不成。海涛住在医院里,你做妻子的提出离婚,不是犯遗弃罪吗?”“我有什么罪?是他爸妈逼的。”“他爸妈逼你离婚?会有人信吗?”“信不信由你,这是不能改变的事实,除非我去娘家住上两个月。”“你这时住娘家,不是给娘家招惹是非吗?老公住院去住娘家会让人笑话的。”“所以我妈不让我去,我无路可走了,只有离婚。”“这叫什么逻辑?到底怎么回事?”“我想去医院里陪海涛,婆婆不愿意,说怕晚上海涛乱动,身体恢复不好。”“这都是为了你们的以后着想,有错吗?还说自己不是没出息,两个月的时间就忍不下来吗?就是你现在离了婚,恐怕两个月内也不一定就有新老公陪你吧?”“不是因为这事。我说过了,真正的原因我不想说。”“你不想说就算了。能有什么大不了的事,冷静地想想,忍一忍就过去了。”

李明走了,她到一边去想真真的话。

真真心不在焉地干着活。

李明又走到真真身边。真真说:“李姐,你是我老板,也像我的亲姐姐一样对我。我有话想对你说,但说不出口。问你一句话:如果一个人做出人神共恨的事来,会有什么后果?”“没有后果,问题没那么严重。”“你怎么知道?”“人都会犯错误的,但都不会犯那种不可原谅的错。起码你不会,你周围的人也不会。”“那不一定,你又不知道什么事。”“我知道了。”“你说。”“你敢让我说吗?”“你敢说我就敢听。”“有些事是不能说的,发生了就过去了,不会产生什么后果。但说出来就严重了,后果不堪设想。像几年前我和你宋姐的一次谈话。我不说她问,说了她又不让我。”“我记得那一次下了班宋姐不让你走,你们一直在辩论,谁问你们也不说原因,我们还以为你们在打仗,可我们都知道你们关系是最好的。你把宋姐的事对她说穿了?”“没有,我说我知道她的烦恼她不信,我就说了一半,突然后悔失言就不说了。她不让,非让我全说出来,就出现了那局面。”“一个男人,无论他多大岁数都会花心吗?”“不能这么说。原因是多方面的,很正常。过去就没事了。”“我过不去。”“没有过不去的事,全在你自己去做。对一个男人来说,好女人是一本书——假如他有文化的话,会让他的精神得到升华,没有邪念;坏的女人是陷阱,让他陷进去再也出不来。”“是这样吗?你真知道了发生了什么事!你怎么知道的?我没给你说过吧?”“没有。一个人处在什么环境里,会发生什么事,是有规律的,用不着去说。你也不要对任何人说出来,只要把握住自己,什么事都不会发生。”“他在孩子睡熟后敲我房间的门,我把他早当成了自己的爸爸,所以什么也没想就开了门。他进了门拉我坐到床上,说些撩拨的话,然后就抱住我亲热。我太意外了,结婚四五年,我一直把他当亲生父亲尊敬,他竟然有非礼我的念头。我们是什么关系,他怎能这样对我?是我大哭大喊才让他松了手退出去。天一亮我就到医院对婆婆说了,婆婆当时就哭了,说她命太苦了,光遇到不顺的事。我也对海涛说了。海涛非常生气,但他说他并不好因此事与爸爸闹翻,再说他现在躺在医院里,什么也做不了。从此婆婆在家照顾孩子,他去了医院侍奉海涛。他写了一封道歉信给我,我看也没看就撕了。以后再没人说起过这件事,也不知其中发生了什么。真是倒了大霉,让我碰到这种事!真不知以后该怎样去面对,我想离开这个家,一个人逃得远远的。”“没那必要。他不过一时冲动,不会失去理智的。你和海涛感情很好,孩子也好几岁了,理应以家庭和大局为重。我有个办法可以让你解脱出来。”

李明写了个纸条给真真。

“虽然我文化程度不高,但做事有分寸;虽然我有欠缺,但能独立生活。如果出了事,我不是受害者,也不会负半点责任。”李明说:“如果再有下文,你就把这纸条给他,事情就不会再发展,到此为止。”“那你说,我以后会怎么样?”“这就要看你的坚强程度了。一个人会改变,但要看你往哪个方面变。比如你在单位上,你与别人平等,你就干好自己的工作,别的事不参与。如果你是管理者,你要包容别人的缺点,然后帮助别人提高。在家里也一样。原谅并帮助别人改正缺点,是比别人胸怀宽广,并不是软弱。你公公不是没有良知、不顾家的人,虽然年轻时与你婆婆有过隔阂,也没出过风流绯闻,转业后一直以事业和家庭为重,没做过对不起你婆婆,不负责任的事。大度一点,当什么事都没发生过。以前怎么过以后就怎么过。”

“我能做到吗?”“这就看你的气度了。别人还都以为你不能胜任这份工作呢,不是也做得挺好吗?事情既然已经发生,只有面对现实,尽量让它往最好的方面发展了。”

真真沉默了许久,静静地说:“真像是做了一个荒唐的梦。我明白了:使人成熟的是经历,而不是岁月。我会处理好这件事。”


  • 相关文章
  • 热门文章
  • 相关评论

心中有束光 · 眼里有片海

X Z Y S G     Y L Y P H

 COPYRIGHT © 2010-2018 

湘ICP备16004927号
【电脑版】  【回到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