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WAP手机版 RSS订阅 保存到桌面加入收藏设为首页
当前位置:首页 > 文学 > 小说

志愿军连长王直(一百0三)

作者:清林边   来源:原创   阅读:16492   评论:0

       齐虎副排长带着老杨等十多个战士,出战壕,利用烟雾未散。冲进像哭丧着脸的美军。在剧痛和仓皇中,一身都颤抖,惊悚的美军。
齐虎副排长瞥见右侧一群美军,大约,有几十个人,同时也看见了他们。正准备用握在他们手里的冲锋枪峰,射击他们。
机灵的齐虎副排长紧急对他身旁的老杨迅速地说道:“老杨,快开枪!”

“是,副排长。”老杨说罢,右脚迅速向前迈出一步,系着皮带的健壮的腰身站稳,双手紧握着机枪,挺枪就射,几乎一气合成。然后,一阵猛烈的扫射,势大力沉气势,宛如一拳要揍扁敌人不可。然后,老杨越射越猛,二十多个美军,像触电般,身子剧烈震动,好像被一根无形的钢条刺进他们的身体似的,全部倒下。
同时,齐虎副排长,知道,老杨在这面对付敌人,他就把注意力转向身后,以防敌人从后面偷袭自己和老杨。
此刻,齐虎突然瞧见,有三个美军逼近战士张义军和小吴,因为双方在对峙,形势对我方不利。
一个美军立刻上前,用刺刀捅向小吴。张义军立刻用刺刀挡住。然后朝对方进攻。
齐虎副排长,见此前景,赶紧叮咛道:”老杨,你注意一点,我去帮张义军。”

“副排长,你去吧。”老杨应道,并继续射击涌向他的美军。

齐虎副排长知道张义军这方危急。还有小吴,没有近距离战斗的经历。肯定不适应。不能让他太被动。尽管,张义军有近距离作战的经历。毕竟,力量处于劣势。齐虎副排长极想早点赶到。同时,看见张义军正被美军包围。就像是被猎人围在中间的猎物。此时,他胸部上在滴血,并滴在他腰间皮带肚子的军衣上,看来他已经被刺伤了。但是他脸无惧色。怒睁两眼时刻,与敌人拼搏。

此时,两声枪响,有两个敌人被打倒。
另一个美军,见同伴被另一处射来的子弹击中,赶紧,跑开。他不想随着他们而死。于是,转身就跑。
齐虎副排长又是一枪,打死这个美国兵。

看见自己的副排长,赶来救自己和小吴。张义军顿感面前的威胁,消除了。心理十分的感动。立刻喊道:“副排长,多亏了你。”

小吴惊骇未定。
齐虎副排长走近他,并鼓励他:“小吴,记住,不要怕,大胆消灭你面前的敌人。”

“我知道了,排长。”
“快,跟着我,小吴。!”齐虎副排长立刻说。他知道,让小吴跟着他,他随时会帮他,于是,小吴跟着自己副排长。继续战斗。

二班副班长赵龙。紧紧地握着冲锋枪,一边射击,一边直奔他前面的美军。就像他四周全是密集的恶狼一样。突然,他手里的冲锋枪哑了。枪弹打完。他大吃一惊,但是,他先是一阵心跳,然后,他立刻控制自己的情绪,让自己冷静。
于是十多个美军一下围上前,不急于打死他,先羞辱一番,再杀死他。他们开始一步步围拢赵龙。一副幸灾乐祸的嘴脸。企图慢慢收拾赵龙。让他死的难堪。
赵龙紧紧地盯着正在逼近他的美军。他立刻思索道:如果,他们上来了,就用枪柄对付他们,之后再说。想到这里,他昂起头,盯着美军。脚向前跨出一步。同时,他的脚碰到身下一具美军的尸体,他本能地往下一看,在美军腰间的军裤皮带上挂有几颗手雷。于是,赵龙迅速弯腰,立刻摘下手雷。

                                                               
令美军惊奇,不可思议的是:已经死定的赵龙,居然出此行动,而且,令敌人始料不及,慌张发呆。
齐虎突然向敌人扔出两颗热手雷。然后,一下炸死仿佛要活吞他的美军。然后,他再次弯腰,拾起美军尸体手上的冲锋枪,不停步地跑上去,打死掉头往回跑的美军。之后,他调整了自己的情绪。继续战斗。仿佛,继续干他的工作似的。

大约半小时过去了。多次负伤倒在敌人的尸体堆里的周万金和张南山,醒来后,看见自己的战友勇猛地正在与敌人进行残忍的贴身战,自己伤痛难忍,不能冲上去与敌人血拼。十分焦急。他们无法按耐住继续杀敌的急迫心情。就像火山爆发一样。

“张南山,我们还是去杀敌人!”周万金十分性急。

 “好。”张南山说。仿佛他们几乎忘却了他们还有伤。

于是,他们忍痛爬起来。此刻,张南山本已受伤的腹部,在他起来时。血又一下流出来。他忙用左手捂住肚子。痛得弯下腰。他强忍着撕裂开的伤口的疼痛。右手从敌人的尸体中拾起一把冲锋枪。站起,两眼直勾勾地盯着左侧6至7个敌人,一张脸喷发出顽强的意志。他踉跄一下,忙用左手撑着地,站起来,挺强而射,一瞬间,从黑色的枪管里,横射出凌厉的枪弹,捕向他左前边的美军。,然后,果断,向前迈出两步,继续又射击。从枪管里冒起的烟子,模糊了他那充满着血性的英勇的脸庞。
于是,又来几个敌人。张南山快步冲上去,痛苦的举起冲锋枪就射。
在打死敌人的同时,有一串子弹击中张南山的肚子,他倒下。两个美军跑在他的身前,要用刺刀把张楠上剁成肉泥。不想张南山一翻身,仰卧着,挺起枪就射中,两个美军的胸部和肚皮顿时中弹。倒地。。。。。。


3至4个美军逼近周万金。
他知道不能急,他尽量控制自己的情绪。他坚毅地盯着敌人。同时,他认为:你们人多,不一定就成了你们的胜利。他同时注意到持枪的美军。

,虽然,他们人多,但是,双方都有武器。两方都有死的可能。从敌人的眼光中,有一种,想赢但怕死的心态。可能周万金还没有感觉到。他只是眼睛在转动,想早对付敌人。

然后,他突然倒地。敌人一下愣了。不知对方又干什么。以为,周万金胸部伤口流血过对,而死亡。但他们还要确认周万金是否死了。于是,走近他,不料,周万金,握在手里的手雷,被他拉了引信,突然,甩向美军的脚下。美军慌忙回身,四处跑开。一声爆炸之后。几个美军被死了。

然而还没有完。周万金站起来。本想终于出来一口气,缓和一下非常疲惫的身子和肚子上的伤口的痛。
一个美军从他背后接近他。拔出闪光的匕首,这时,周万金根本没有察觉到有敌人在他身后。匕首被刺进周万金的后背。他突然震动了下。痛得皱起他的脸,极度的剧痛,使他转过脸来。此刻,他与敌人相距太近。无法用枪射击。然后,他举起枪柄,重重地打在这个美军的脸。后者倒地。周万金调转枪口,朝下,扣动扳机,立刻射击,打中美军的腹部。美军由于肚皮大量中弹,胸部以下,血肉模糊。而李少成也倒在这个美军的肚子上......














五十七章

战士李才.已经头力量自己的连长.因为,在混战中,时而出现的爆炸,等已经模糊了他的视线..之后,他看见在左侧的坡上边有两个战士,与几个敌人扭在一起。并且,似乎对我方不利。但是,如果,这种情势一长。再跑来一些美军,那两战士就危险。李才感到,赶快帮助他们。然后,他立刻冲上去。用枪柄,打倒缠住自己战士的美军。然后立刻用冲锋枪射击倒在地上的美军。并打死他们。
小周,小谢由于李才的帮助,一场生死的危险,过去了。他俩非常感激李才。他们有一点纳闷。这时小李应该跟着连长,怎么在这里。问:

                      “ 李才,你怎么不跟着连长?“显然,小周,小谢已经感到连长危险。开始着急。

                              “  哎呀,我们已经分散了。”

                                  “ 你不必留在这里。”小周立刻说。

                                     “ 为什么?”

                          “ 别说了,李才,快回去,保护咱们的连长 ! ”

                     李才十分担心: “   那你和小谢呢?”


                                                “  快走!”小周紧急催着道。并用手赶忙轻轻推了一下李才的背。看来,他正感觉道,在这样的情势下。连长怎么能有好消息。于是,李才拔腿就跑向右边阵地。同时,竭力寻找自己的连长。是啊!,现在阵地上还在混战。他能找到吗,不要忘了,他任然处于双方的混战里。

   这时,王连长正好把一个美军压在自己身下  ,他立刻用右膝盖压在敌人的胸部上,刚想杀死他。不料,一个美军从一侧扑向王连长,于是,王连长立刻从压在身下敌人腰间的皮带上,拿起一个手雷,拉燃,立刻塞到这个美军腰间的皮带上,趁这个机会,右手猛力一推,这个美军立刻滚下了倾斜的上坡,然后一身爆炸,整个人被一团火光毁灭。                                                


李才赶忙跑向左侧阵地。
拼搏正在进行。空气里,充斥着惨叫,呐喊,阵地在志愿军的脚下,倾斜。血,像奔涌的的河流,闪着银光不断猛捅的刺刀。

正在往回赶的李才,焦急的搜寻自己的连长。他极力往前看,从扭在一起的双方,又看看另一面,都没有见到自己连长的影子。他想,再往前,一定要找到连长。一个美军军官因害怕而退缩,转过脸来,撞在李才的身上。而美军官,立刻开枪,击中李才的胸部。他倒在地上。向坡下滚了几转,停在一块石头旁。非常痛苦的李才,知道,一定要想法打死这个美军官,自己才能去死。不然,白死。想到这里。李才,故意迷上双眼,盯着离他四五步远,正逼近他身边的美军官。
此刻,美军官不能肯定李才是否是死了。于是,他手握冲锋枪,慢慢靠近李才,小心,警惕。他同样害怕被对方暗算了!而且,他的意图是:只有志愿军死。而不能反被志愿军打死。这种局面他忍受不了。

美军官走近李才,盯着闭上双眼的李才。突然,他弯下腰,想夺下李才手里的枪。李才趁势一把抓住他,狠力往下一拉,美军官倒地。李才抬起枪,打死他。......



                                    连长,敌人被我们消灭了!”陈孝杰欣慰说。脸上带有灰尘,受伤的手,还流着血。一场贴身战就过去了。还是志愿军胜利了。在经历残忍,血溅穿空,人倒惨豪的战事后。看着他们身边倒下的自己的战友,王直连长的心。极度的沉重。每次战斗,自己的战士一个有一个,一群有一群,在他的面前消失了。而且还在继续。

此刻。王连长擦了擦他的额头,他知道,必须支援四排长闫东明。但是,闫排长哪里怎么样了?战斗进行的如何?战士们伤亡的程度怎样。他不得而知。

于是立刻说“同志们,去阎排长那里。”说完,他这时才发现,齐虎副排长不见。就问“

你们看见齐虎副排长没有?”

于是,战士们看了一下,没人。
一个战士想起了什么。说:“连长,齐副排长,刚才与美军博斗。后来,就不知道。”

“小彭,快去看看。”

“是,连长。”

于是,小彭转身,和几个战士寻找齐虎副排长去了......



                                         五十八
自从小李为了掩护自己的排长,被敌人的飞机发出的子弹击中牺牲。幸好贞玉出现,看见受伤的王江排长。贞玉决定不回家,一定要把王直连长最亲密的战友王江排长背到他们连队的卫生所。再回家。

由于小李的失去。王江排长十分的沉痛。他心里极度难受。同时他的悲痛一直像倾盆大雨,捕向他滴血的心。他知道小李和小朱都喜爱他这个排长,两人为他牺牲了。他俩厚道,真诚,质朴,就这么年轻,才19岁多一点。美好的一生命才开始,就不存在了。就像他们从来没有来到这个世界一样。
王江排长右胳膊搭在贞玉的左肩上,几乎一直都无语,他低着脸,慢慢和贞玉向前走着。
贞玉知道王江排长心里难过,她也不知道用什么话来安慰王排长悲痛万分的心情。就默默的扶着他向前走着。
他们走了很长一段路。见王江排长闷着脸,还是紧紧地闭着口。
贞玉就把眼光从他的身上移开。一下注意到王江排长腰间皮带往上,肚子一侧的伤口,时不时,王江排长稍微用力,伤口里流出的血立刻浸透他的黄色军衣,流出来。贞玉立刻着急担忧,为了让王排长少流血,他不能这样走路,于是,对王江排长说:“王大哥,你不要走了。”

听贞玉这样说话,一直闷着脸的王江排长,侧过脸,看见贞玉眼睛里显得担心。他明白,贞玉是担忧他的伤情。而他不在意自己的伤口,说:“没什么,我顶得住。”

“你的伤口还在流血,这样不好。”

“我不会有事的。别担心!”显然,厚道,诚实,正直的王江排长不愿进一步麻烦贞玉。
贞玉,还是着急。如果他的伤口老是流血,肯定危险。然后,立刻站住:“我背你。”
“这不行。”王江排长实在不想连累麻烦贞玉姑娘,就说。
“快点”
“这。。。。”




王江排长语塞了,他看了贞玉。觉得她非常的真诚,热情,无私。他又担心,贞玉是一个纯洁无暇的姑娘,再加自己一个大男人,扑在她身上不太好,就迟宜。

但是,贞玉再次重复道:“快点,王大哥!”

贞玉这时已经走到王江排长的面前,弯着背。
王江排长,觉得姑娘真切,大方,不禁心里一热。非常的感动。就不得不把身子轻轻放在贞玉的背上。

贞玉背着王江排长向前面的路走去。

贞玉知道王江排长心里悲痛,她就想找一些话说,好慢慢减缓他沉痛的心情。

这时,他们在路上,走过一道弯。前面的大路有一队美军把守着。每个敌人荷枪实弹。在伸向整个路面的木杆旁,严厉地来回走动。一副明松暗紧的摸样。
贞玉赶快回转身,希望没被敌人发现。
但是,美军看见他们:有人正背着一个受伤的军人。
一个美军,立刻喊道:“站住,不准动!”

当他刚一喊,对方就回身立刻走开了。只听他用手一招:“托尼,约翰。卡尔,安德森,走。”

安德森不明白米勒队长是什么意思,立刻问:“米勒队长,你叫我干什么?”

“我看见一个受伤的军人,被人背着。看来是中国军人?”队长回答。

“真的吗?”

 “嗯。”

 “那走吧。”

于是,五个美军朝前面路边的树快步跑去。


“王大哥,我们被美国鬼被子看见了。”贞玉这时已经累了,她站住,紧张不安地转过脸说。


“贞玉,你放下我,快走,我来对付敌人。这里危险。”在贞玉背上的王江排长立刻说,他知道敌人盯住的他们。危险在立刻逼近他们,很有可能大家被抓,被打死。他不能让朝鲜人民的生命遭遇危险。绝不能让贞玉吃亏

  “不行。”贞玉坚决地回答。

“贞玉姑娘,我不能连累你。”

这时王江排长要强行下地,贞玉立刻往四周看看。她看见前面有一条小路,再过去,就是树木茂盛的山了。

于是,贞玉,背着还想下地的王江排长,向小路跑去。她不知哪来的力量,也许是对中国志愿军的热爱。

五个美军冲刺似的,跑向他们,贞玉背着王江排长进入树林。

“米勒队长,他们跑进树林去了”托尼立刻喊道,他意识到:人一旦进入树林,想抓住就难。他不禁有些无奈。仿佛他被忽然挡住了就此升官的路。

“快,给我抓住他们!”米勒像一个赌徒,死盯着面前桌上闪光的金币,忽然被人拿走了一枚,他赶快飞扑上去一样。撕叫起来。还想用枪立刻射击贞玉,和王江排长。

约翰边跑,边很有把握说道:“队长,你担心什么,你没看见有人被背着吗?”

经约翰一说,队长才未开枪。恢复了自信,立刻得意起来,幸灾乐祸地咬着牙。说:“就先让他们跑一下,等他们跑够了,再收拾他们。哼!别想逃出我的手心!”他又停了下,用手枪一招“追!”
于是,美军带着骄横,凶狠,自信得不得了的心情,快速追上去。

看见贞玉累的满头是汗,王江排长于心不忍。但是。现在又不是歇的时候,敌人正在追来。
只见贞玉多次差一点摔倒,她坚定地稳住,以免把王江排长摔倒。她不知哪里来的力量,一定是对英勇的中国志愿军的喜爱,还有对志愿军为了朝鲜平民,朝鲜的土地,不惜牺牲自己的生命感动。
王江排长心里十分的焦急,难受,不愿拖累朝鲜姑娘,毕竟,她再一次面临生命危险。

“贞玉姑娘,快把我放下。敌人要抓的是我。”
贞玉不回答,她背着王江排长向树林里跑去。她慌张地想找一个地方躲避。尽量逃离敌人的追杀。她不能看到英勇,忠厚,正直的王江排长落入敌人的魔爪。
他知道,贞玉是不会扔下他的。于是,他更急。他又立刻回头,看见敌人在茂盛的树林间,忙不迭失地跑动。紧追不舍。时不时,用手扒开挡在眼前伸展的树枝。

王江排长焦躁难耐。立刻用恳求的口气说道:“贞玉姑娘,你快放下我,我不能让你为我被敌人抓去!”
贞玉一脸通红,转过来,已经累得快不行了。说:“这不行。”

“为什么?”
“你们志愿军都是好人,我是绝对不能把你留给美国鬼子的。”

“这没有什么,贞玉,我求你,放下我。”王江排长,一个朝厚道,正直,温和,有良知的好汉。几乎急得来要给贞玉跪下,恳求贞玉离开,把被抓捕,死亡留给自己。
“不!”

“你会被敌人抓起来的,他们很凶恶。”

“你们志愿军,连死都不怕,连血都不怕流,我还能干什么呢?”

王江排长被深深地感动了,他哽咽,低下了脸。眼眶开始红润。任贞玉背着他,往前快步跑着。

此时,贞玉忽然瞧见前边有一个水塘。
她二话不说,拼命加快速度,跑近水塘。她赶快走进水塘里。沿着塘的岸边,不顾一切,尽快靠近在塘边生长的茂盛,緑油油的树木下。正好完全遮挡了他们。
她气喘吁吁,累的快落进水里。她坚韧地忍住,不使自己倒下。然后,对背上的王江排长说:“王大哥,我们在这里躲一下。”
王江排长觉得这里不错。看见贞玉小半个身子泡在冷冰冰的水里。觉得,危险还没有过,美军一定会搜查过来。
贞玉说:“我太累了,你先来。站一下。”

“好。”

于是,贞玉把王江排长,轻轻地从背上放在水里。正好,水到王江排长肚子的伤口怀里的皮带一下。。。。。。。。
五十九


篇海App

心 中 有 束 光 · 眼 里 有 片 海


相关评论
导航 - 简介 - 出版 - 合作 - 蜘蛛
请所有作者发布作品时务必遵守国家互联网信息管理办法规定,我们拒绝任何色情小说,一经发现,即作删除!
本站所收录的作品、话题、用户评论、用户上传内容或图片等均属用户个人行为。 如前述内容侵害您的权益,欢迎举报投诉,一经核实,立即删除,本站不承担任何责任
违法和不良信息举报邮箱:haiyue@pianhai.com 免责声明 公司名称: 株洲市海阅文化传媒有限公司
@ 2010-2020 篇海 www.pianhai.com 中国互联网举报中心


  湘公安安备43022302001022号  湘ICP备16004927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