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WAP手机版 RSS订阅 保存到桌面加入收藏设为首页
当前位置:首页 > 文学 > 小说

大象游记(玄幻小说)

作者:kimi   来源:原创   阅读:730915   评论:10

引子:

远古夏朝历四百余年,其最后一代君主名履癸,商汤把他谥号桀(凶猛的意思)。桀王无道,信谗逐贤、荒淫无度,烂施征伐、勒索小邦。有一年兵伐有施氏(今山东省藤县),有施氏抵抗不过,只得投降,并赔上了几代国君积攒的全部珍宝。然夏桀并不满足,对被俘的有施国君曰:“听闻汝之义女妹喜艳色天资、幽闲淑性、举止中度。吾欲选待后宫。如此,汝为国戚,食其天禄、坐享安康,天下莫不欣赏。如何?”

有施国君曰:“吾虽国亡,然不至于卖女。况且大王宫中,上有后妃,下有嫔御。大王应使天下知,乃是正心修身而非好色之君也。”桀王闻之,勃然大怒曰:“君命召,不俟驾。大不敬孰过于此。”言罢即命武士推出问斩,又命军士去把妹喜抓来。

妹喜被抓,看到义父惨样,暗暗发誓为有施国君报仇。

夏桀看到妹喜美貌,心中欣喜若狂,加上妹喜刻意奉承,第二天就把妹喜封为王后,宠爱无比。

妹喜为倾覆桀国,变着花样来使桀王耗费民力财力,使民怨沸腾,但夏桀对她的种种荒唐要求却百依百顺。那妹喜偶尔一次听到绸帛撕裂的声音,觉得特别悦耳清脆,便谗魅桀王天天要听。夏桀便命令百姓每天要进贡一百匹帛,以为悦后乎。

夏桀时代,黄河流域还是典型的亚热带气候,这里河流纵横、森林茂密,也是野生大象的家园(当今河南简称为“豫”。豫是象形字,乃“一个人牵着一头大象”也),有大批野象分布。一天闲来无事,妹喜对刚从“夜宫”酒池上岸的桀王曰:“吾见宫内用象牙雕造的饰品件件典雅高洁,就突发奇想,若能用象牙打造一座高塔,那一定比这些用木头建的宫屋要豪华富丽很多。大王居之塔顶,天下人莫不仰之。且高塔入云,不就是进入天宫的云梯么?”

桀王闻之大喜,即刻敕命速办。不过数十日,民众便猎杀了无数大象,杀戮得来的象牙堆似巨大山包。忽一日,有兵士急报,有一巨象,应该是象王,野性凶性大发,猎它不住。夏桀身高九尺,力大无穷,能赤手空拳搏虎豹、跃入江海斩鳌蛟,急往观之,见那象王身高三丈、身长五丈,鼻似大蟒、牙如巨笋,双耳似巨型开山斧、四脚如龙宫顶梁柱。被冲撞兵士如蝼蚁哀嚎阵阵。

桀王暗暗心惊。忽有谋士奏曰:“昔日曾闻大象嗜酒,可以引至夜宫酒池使其醉而躺之,定轻松捕也。”夏桀大喜。经过如此这般后,象王果然上当被捉。

夏桀命令兵士砍下象王两根巨大的象牙,吩咐先交妹喜观看,待象牙塔建成后,置于塔之最高处。象王在巨痛中清醒,嚎震九霄:“人族卑鄙,诱吾上当。吾之象族从此暂别此地,迁徙西南。王后啊,此次人族对象族的戕害,亘古未有,公象因牙而受祸更惨,今后象族由尔摄政、母象持家。象族要永远记住人族对象族的犯罪,无论十代或百代之后世子孙,务先求自保,后逐步回归领地,终将须为吾等复仇也。”

 

彩云之南,西双版纳野象谷,一大片遮天蔽日的热带雨林里,一大群成年大象正在召开“亚洲野象年度生存与发展研讨会。”主持会议的野象谷主、一头没长象牙的成年母象,正在给与会的其它35头大象做年度工作报告:

“各位代表:

今天是人族日历二O二O年元月二十五日,也是他们的春节。乘人族过节家庭团聚而无法骚扰我们的美好时光,我们亚洲象族36天罡在这里召开年度生存与发展研讨会,主要目的就是’牢记桀朝象王祖师的遗命,落实行动计划,进一步做好我们亚洲象族的生存与发展工作’。

同胞们!象族是地球陆地上体型最大的野生动物,其他任何动物都让我们不霄。我们亚洲象族曾广泛生活在中国的南北方,最远曾抵达黄河流域,那里曾是象族的天堂。数千年来,我们原来的领地却以每年一千平方公里的速度在递减。这主要是人类的迫害,当然也有自然退变、气候变冷等因素的影响,现在我们亚洲象族只能龟缩在名义上为24万公顷、但地域上是5个并不相联的西双版纳自然保护区里。顺便说,如果不是受到迫害,按人族达尔文生物进化论的理论,经过数千年的进化,我们象族也完全可能进化而适合生活在这个世界的各个地区。

象天罡们,人族伪善。象族要乘他们正在面临巨大的新冠病毒灾难的时候,立即行动起来!

与会象天罡纷纷竖起巨大的耳朵、齐声发出阵阵嘶鸣!

谷主主旨发言后,其它象天罡按座次顺序发言。轮到“短鼻家族”新的女首领扈三娘发言:“各位象天罡,我们家族的女首领,因近象族个体年龄大限,按人族历法七十岁,前几日刚刚离世。”

一丈青哽咽了一下,接着道:“它把近几年调研掌握的情况告诉了我,委托我向本次会议报告。” 它顿了一顿,继续用象族的次声波频率道:

“虽然近几十年来,人族对象族进行了所谓的保护,让野象谷中我们这个亚洲象部落成员数量从170位增长到了305位,增加了大约45%。但这种保护还是假惺惺的,象族的生存环境还是明显恶化的。

一是人族的贪得无厌更无节制。在整个西双版纳,原始森林早已不复当年,五十年代时的热带森林覆盖率还达60%以上,仅在1976-2003年间,西双版纳的热带雨林面积减少了三分之二。而这些减少的雨林大多是因为被人族改种橡胶林等经济树种,达到了近28万公顷。人族得到了巨大的经济效益,但象族却失去了重要的口粮来源,株型巨大的橡胶树遮天蔽日,树下低矮的灌木因无法接收阳光而趋于衰亡。这还不包括新增的茶叶地、咖啡地等占用的栖息地。”

群象嘶鸣阵阵,表达了无比的愤怒。

“二是气候异常。栖息地持续干旱,汛期降雨量少,时空分布极不均匀。人族饲养的大型牲畜都饮水困难,更别说我们象族庞大的身躯对饮用水的渴望。”扈三娘续道:“好消息是全球气候变暖,往北的一些地方的气候已开始适合象族生存。何况,北上也是朝象族祖先栖息地回归所必须的征程。在此,‘短鼻家族’愿意做冲出栖息地牢笼的首批战队。”

一丈青发言后,群象闻之,纷纷抬起前腿、重踩地面,用大象另一种特有方式、以次声波瞬间把与会的36位象天罡的感受与怒火、会议精神传遍到了野象谷内所有的大象。

会议主持、野象谷主趁热打铁,总结道:

“今天的会议是多年来最成功的的,与会象天罡达成了共识。现在,摆在野象谷群象面前的困难越来越多,象均栖息地越来越小,如果不主动跳出人族给我们象族划定的栖息地这个怪圈、包围圈,象族被动挨打永无止境。必须到外线作战,扩大我们的地盘、扩张象族的栖息地,象族才有希望。全球气候变暖对人族可能不利,对象族应该是利大于弊的。”

野象谷主接着道:“象族在战略上要藐视人族,战术上要重视人族。在大象面前,人族的个体的力量是非常脆弱的,但一旦抱团行动则威力巨大,况且其智商远在象族之上。顺便说,按照桀朝象王的遗愿,数千年来,我们象族已经至少有过三次大规模的北迁,但终究没能成功。雄关漫道真如铁哪。”

野象谷主又看了扈三娘,沉思了一下道:“一丈青刚刚已表达了作为扩张行动的首批战队。野象谷所有大象对此表达极大的敬意。但为了掩护你部行动,减少人族的关注,我将再派一支掩护战队,它们将在你部北上时,佯攻中科院西双版纳热带植物园。如果人族对你部不友善,那掩护战队将把这个人族花了六十余年心血、精心打造的植物园中的13000多种植物、尤其是1350多种珍稀濒危植物全部毁灭。

另外,在你们短鼻家族出发时,圆耳家族将会派出二头公象阮小二、阮小五作为‘带刀护卫’送你部一程、以壮声势。当然,送上一程后,它们将先行返回目前的栖息地。阮氏三兄弟可是守卫目前我们最重要栖息地野象谷的机动战队。” 谷主言罢,主动上前,用自己的长鼻子与扈三娘的长鼻子用劲缠绕一下后转身离开。其它的数十位与会象天罡则排着队,按此方式依依不舍作了告别。

 

人族历法二零二零年三月十八日,“短鼻家族”的14头大象(3头成年公象、3头成年母象、3头亚成年象、3头小象、2头幼象)加上野象谷主加派的2头‘带刀护卫’成年公象阮小五、阮小七,在扈三娘的带领下,浩浩荡荡踏上了北上征程。步行了五天后,群象感觉到了即将离开生养自己的家园,不自觉的停下脚步排成一排,眼睛里充满了泪水,向南发出了集体的嘶鸣。

一路“象”北,翻山越岭,不疾不徐,昼伏夜出,吃吃喝喝,打打闹闹,自由行进,青山绿水为伴。

有话则长,无话则短。迁徙九个月后的一日,负责照护已怀孕22个月的孙二娘的顾大嫂,急匆匆加快脚步,告知前头领路的一丈青,道“孙二娘快生了”。一丈青立即掉头,命大家原地休息,自己与顾大嫂等母象一起,把阮小二、阮小五等公象、小象、幼象等赶到远处,把孙二娘围在中间。

果然不久,一头近百公斤的小象宝宝顺利出生坠落地面。

象群为新生命的诞生发出了阵阵齐声嘶鸣。

孙二娘即用后腿踹了几下躺在地上的象宝宝,又低声嘶鸣几声。象宝宝吐出了口中污物后,孙二娘又用自己的长鼻帮助象宝宝站了起来。象宝宝摇摇晃晃走了几步,摔倒再起。大概不到人族的一个时辰,便很快学会了走路、具备了自行能力,并开始慢慢学习用自己的长鼻子抓取食物。象宝宝调皮耍奸,常常乘象妈妈不注意,不是学习用鼻而是用嘴直接喝水,贪玩、贪吃、好奇、好动、发懒,精力旺盛、不服管教,一会逗鸟、一会玩水、一会把各种东西当玩具、没有玩具就自己玩,真正的糗事百出、精力无穷。

继续北上,旅途艰辛。有象仔经常不慎掉入泥坑里、水沟中,全赖母亲或象长辈们用自己的长鼻子,以“一鼻之力”助其脱困。在这个大家庭里,象仔们既受到了母亲们的宠爱,也得到了族内一众长辈的亲情照护。

某日中午炎热,象群在树林下卧倒午休时,象宝宝忍不住问道:“妈咪,我们象族的鼻子,是不是很有特异功能?”

孙二娘喜道:“孺子可教也。我们象族的鼻子不仅是呼吸器官和嗅觉器官,也有触觉功能。不但是摄取食物、饮水的上善工具,还是攻击敌人的有力武器,更是经常用于群体的交流感情、传递信息。”

象仔们饶有兴趣听着。

孙二娘续道:“我们成年象的鼻子长达1.4米。鼻子的末端可以直接接触地面。我们的鼻子没有任何骨头或软骨构造,是由近4万块富有弹性的小肌肉组成,约15万条肌肉束所构成,能非常灵活的使用。它有千万根神经末梢,我们亚洲象鼻端有一个如人族手指般的突起物,但远亲非洲象有两个。这不,前两天带刀护卫阮小二就用它拧开了人族的自来水龙头,我们大家都喝足了。”

一丈青突然插话道:“可是你们虽然排着队、有序地喝饱了水,最后一位却没有关上水龙头,这个以后不可以,我们又不是不会关。没见到人族在水龙头边上挂着‘节约用水’的指示牌么?不要给人族又多了一个嘲笑象族的口舌。”

众象闻而默之。

孙二娘又道:“我们成年象鼻子能够储存高达9升的水,它还可以每秒吸食3升水,这可比人族每秒150米的打喷嚏快上50倍。顺便说,如果进食时抓取困难,可以用自己的吸力来吸取食物。据说,人族曾经测试过一头名叫Kelly的非洲象,那是一块圆圆地、薄薄的,闻起来似乎有点香的墨西哥薄脆饼,仅有0.5毫米厚,但Kelly只用了人族3秒的时间就将脆饼毫发无损的抓起来塞进嘴里。”

象仔们露出了羡慕的神色。

一丈青借机告诫众象,一定要保护好自己的长鼻子,这可事关自己一辈子的大事。时刻记住,“短鼻家族”的称呼本身就是不注意安全生产的伤害教训中得来的,因为曾有家族成员不小心弄伤过自己的鼻子,短了一截。

 

时光如梭。有一天“带刀护卫”阮小二、阮小五在林中休息时聊天,阮小二关切道:“五弟,看你这几天精神不好,咋啦?”

阮小五回道:“没啥,是想念留在野象谷的小七兄弟了。”

阮小二笑道:“这是一个原因,但主要原因该是追求孙二娘,被人家拒了。是吧?”

阮小五羞回:”咳,母夜叉不是白叫的,脾气太暴,不同意就不同意呗,还用大鼻子甩俺两个大嘴巴。”

阮小二劝道:“五弟,早就跟你说过,你们俩不合适。一是人家刚刚生娃,二来人家跟菜园子可是铁了心的,除非你是武二郎。”

阮小五心有不甘的甩了几下长尾巴,道:“二哥,我们出来也一年多了,看到了人族也不像以往那样对象族駆赶、骚扰、伤害。可以说,谷主交代的护卫任务已经完成,俺哥俩早点回野象谷吧。小七兄弟肯定也一直惦记呢”。

哥俩商量妥当,当即找到一丈青,道:“三娘,按谷主的要求,我们哥俩护送你们家族北上已一年有余,一路上看到现在的人族对象族十分友善,看来你们的北上已不可能像象祖先那样再遭涂炭。我们哥俩今日就准备返回西双版纳,给谷主复命去了。”

扈三娘看了看阮小五,对阮小二回道:“谢谢你们哥俩的一路的悉心护送,也请你们向谷主转达我们家族深深的谢意!另外,我已感知30公里外的村庄里有人族酿造的酒糟。你俩可以去饱餐一顿,不醉不归哦。”

阮小二、阮小五点头称谢,转身向酒味方向扬长而去。

象宝宝在侧闻之,扭头问扈三娘道:“首领如何知道那么远的地方有美食?”

一丈青道:“我们象族可以用人族听不到的次声波交流。在自然环境中,象族次声波通常传播距离约为11公里;我们还能感知到100公里外的天气变化,以此预测暴风雨,并向有雨水的方向迁徙。可以说,在280平方公里范围内,我们象族通过次声波,可以进行有效的交流。”

孙二娘补充道:“但耳朵并非我们唯一的听力工具。大象发出的低频次声波,不仅通过空气传播,而且可通过地面传播,所有我们可以用脚去听。象群一跺脚,能产生强大的‘隆隆’次声波,最远可传32公里。所以,万一你们走散,可用这个办法找到象群组织。”

言者无意,闻者有心。有头象仔闻之,亦有了偷偷离队去寻找酒糟美味的冲动。而且还真的运气不错,“自由行”不仅吃掉了几公里外农舍里人族存放的几百斤酒糟,大醉醒后又痛痛快快地下河洗个大澡,再在田野漫步、树身蹭痒,心满意足回归象群。不题。

顾大嫂瞅瞅象宝宝,也道:“人族总认为狗的嗅觉是世界上最强的,实乃谬也。我们象族的嗅觉基因最多,是狗的2倍。至于人族,他们的嗅觉基因只及大象的五分之一。不过据说,老鼠的嗅觉基因也十分强大。”

象宝宝一听老鼠就吓了一跳,怕怕地问道:“老鼠那么机灵,会不会乘我们睡觉时钻进我们大象的鼻子?”

孙二娘一听笑道:“肯定不会的。先说我们表亲非洲象吧,它们睡觉时,是有大树时靠着睡,没有树靠着就站着睡,并且在睡觉时,鼻子是向上向内弯曲的,老鼠要钻非洲象的鼻孔中,几乎是不可能的;我们亚洲象虽然喜欢侧卧在地面上,但会向前向内弯曲,还将自己的鼻孔紧贴在长鼻子的外侧,老鼠与其它小动物是不可能钻入的。”

 

象群继续北上迁徙,沿途人族用菠萝、玉米、甘蔗等欢迎、劝返远来的朋友。象仔们感受到了人族的善意,忍不住赞美起来。可顾大嫂却认真的提醒它们:“人族虽然现在不伤害我们了,但是它们无非是用美味诱导我们转回深山老林去。”

孙二娘接道:“谁不说俺家乡好。关键问题是,现在的西双版纳家乡,对象族来说,已经是绿色沙漠。”   

一丈青突然道:“害人之心不可有,防人之心不可无。阮氏二兄弟已经回去了。我们更要加强警备。我决定,派胆大心细、战力高强的短鼻家族的亚成年象浪子燕小乙,在我们象群周边的半径十几公里的范围内单独活动,作为流动警戒哨。”

燕小乙闻之,表示即刻出发。扈三娘关照道:“小乙哥,辛苦你了。你还年轻,缺少经验,一象在外,要注意安全。另外,活动的地方最好不能坡度太大,十几度最好,三十度以上太陡是不方便的。

燕小乙点头,领命而去。

突然,远处传来了阵阵的狗吠。顾大嫂烦了,对大伙道:“狗也想欺负大象,我去教训教训它。”

扈三娘提醒道:“狗是人族的朋友,你不要伤害它,以免人族的报复。再说以大欺小也不是本事。”

顾大嫂回道:“放心,我就用自已这个超过它300倍的体格,从它面前悠悠走过就行,保证把那狗吓傻,警告它们以后不要狗仗人势。而且我也要看看,狗嘴里是不是真的吐不出象牙来,嘿”。说罢,自己也笑了。

孙二娘也道:“三娘,我也要去猪舍走一走,小小的教训下那些笨猪,省得他们总在自己的鼻子里面插上大葱,装扮大象。那不是糟蹋我们大象的光辉形象么?”

象群闻之,纷纷用长鼻子甩起了地面的泥土,相互洗起了舒坦的红泥澡。

 

金鸟东升,玉兔西坠。迁徙了一天,象群进入山林休息。好动又求知欲极强的象宝宝可不想直接躺卧睡觉,忍不住又给孙二娘提出问题:“妈咪,你们一直在说人族,一路也看到不少人族个体,他们比我们象族聪明么?”

孙二娘道:“人族个体的能力与我们象族个体相比,那他们太差了。但他们能够将整个社会上的个体组织起来,知识能力代代相传,并且不断创新,这个能力实在太强大了。”

“人族说我们象族的智商相当于他们的4-6岁左右,或许这是事实。可是我们也有比别的动物强得多的记忆力和学习力,同伴之间相互交流,遇到危险会利用自身的优势来保护对方。遇到同类被伤害,会伤心流泪,会用鼻子安抚对方亲友,这一点跟人族是一样的。”孙二娘续道。

顾大嫂抢道:“人族是不如象族的。他们一家人都可能勾心斗角,我们象族一家成员却相互照应。而且他们有时非常主观,你们想不想听听‘盲人摸象’的故事?”

象仔们一听来劲,缠着顾大嫂要听。

顾大嫂道:“其实我也是听你们外婆的外婆讲的。它老人家曾在人族的一家寺院待过一段时间。因为不知多少年前,人族就有圣贤喜欢选择用我们大象作为交通工具的。”

忽然,一丈青开口道:“还是我来讲吧,你不要误导象仔们。首先,人族‘象’与‘祥’同音,‘太平有象’寓意‘吉祥如意’。人族认为大象是兽中之德者,是吉祥和力量的象征。”

扈三娘接道:“人族大多有信仰,林林总总教派不少。其中,佛教的信众很多。经书《摩柯止观》提到,普贤菩萨坐骑就是一头六牙白象。”

稍顿了一下,一丈青续道:“普贤菩萨骑着象腾云驾雾而来。象乃陆上兽之王,能降伏一切猛兽,表普贤菩萨威得不可思量;白象犹为象中至尊,无上稀有,表普贤菩萨之法甚深难量,妙义无穷;白象脚踏实地,代表愿行殷深,辛勤不倦;六牙,表示六波罗蜜—布施、持戒、忍辱、精进、禅定、慧智。”

象群默默聆听。

一丈青接着对孙二娘道:“你给象仔们讲讲人族‘盲人摸象’的故事吧,难得它们今天好学。”

孙二娘回道:“是。《大般涅槃经》中有‘尔时大王,即唤众盲各各问言、汝见象耶?众盲各言:我已见得。王曰:象为何类?其触牙者即言象形如芦笋根,其触耳者即言象如箕,其触头者即言象如石,其触鼻者即言象如杵,其触脚者即言象如木臼,其触脊者即言象如床,其触腹者即言象如瓮,其触尾者即言象如绳’。”

象仔们听得云里雾里,一丈青提醒孙二娘不要卖弄学问。

“俺这是先讲原版的。”孙二娘笑道:”意思就是:有几个盲人看不到大象是什么样子,只好用手摸。胖盲人摸到了象牙,就说大象就像一个又大又粗、又光滑的大萝卜;高个子盲人摸到了象耳,就说大象就像扫垃圾的畚箕;矮个子盲人摸到了象腿,就说大象就像捣米的石臼;摸到象背的盲人说象像麻衣,摸到象肚子的盲人说象像陶器,摸到象尾巴的盲人说象像麻绳。”

象仔们听后忍俊不禁。扈三娘正色道:“你们不要笑,这个故事就是提醒你们,看任何问题都要全面,不要自以为是。”

森林里的阵阵微风轻拂,象仔们舒服极了,象宝宝又缠着孙二娘再讲一个人族的故事。孙二娘扭头看了看首领扈三娘,见其首肯,又跟象仔们讲起了“曹冲称象”。

孙二娘道:“我们亚洲象族,单体体重4-8吨,表亲非洲象族,单体体重5-11吨。多少年前,人族的科技远没有当今发达,没人知道象有多重。”

甩了几下自己的长鼻子,孙二娘续道:“多少年前,人族有个叫曹冲的小娃,大概五六岁,知识和判断能力超常。有一次,有人给他的大官父亲曹操送去一头大象。曹操想知道这象的重量,询问他的属下可有没有办法称出来,但均说无法。冲曰:置象大船之上,而刻水痕所至,称物以载之,则校可知矣。”

象宝宝追问象妈妈啥意思么?孙二娘答道:“就是把象放到大船上,在水面上所达到的地方做上记号,再让象下船并让船装载其它东西,也到同样的水痕记号处。只要再称一下这些东西就可以了。”象仔们听后一阵欢呼,人族果然聪明。

 

扈三娘瞅了瞅这几个可爱的象仔,又看了看其它象伴。北上迁徙已过500多天,直线行程500多公里,虽然人族对其还算友善,没有伤害、没有驱赶,但总是设置障碍,明里暗里是要把短鼻家族赶回野象谷,赶回西双版纳。又想到临行前野象谷主的叮嘱:“可能的话,北上战队应该去参加一下人族即将召开的《生物多样性公约》第15次缔约方大会(COP15),以展示象族的力量和诉求”。想到这里,扈三娘一阵惆怅。心中是北方家乡,敢问路在何方?

 

 

 

 

 

                     作者:盛 夏(中集集团同创公司)

                              二零二一年六月二十二日

篇海App

心 中 有 束 光 · 眼 里 有 片 海


相关评论
导航 - 简介 - 出版 - 合作 - 蜘蛛
请所有作者发布作品时务必遵守国家互联网信息管理办法规定,我们拒绝任何色情小说,一经发现,即作删除!
本站所收录的作品、话题、用户评论、用户上传内容或图片等均属用户个人行为。 如前述内容侵害您的权益,欢迎举报投诉,一经核实,立即删除,本站不承担任何责任
违法和不良信息举报邮箱:haiyue@pianhai.com 免责声明 公司名称: 株洲市海阅文化传媒有限公司
@ 2010-2020 篇海 www.pianhai.com 中国互联网举报中心


  湘公安安备43022302001022号  湘ICP备16004927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