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WAP手机版 RSS订阅 保存到桌面加入收藏设为首页
当前位置:首页 > 文学 > 小说

志愿军连长王直(一白一十三)

作者:清林边   来源:原创   阅读:22340   评论:0




     “贞玉你的身子淋湿了,快去把衣服换了。”阿妈妮看见女儿一身全湿了。赶快说。她在担心女儿会着凉。


贞玉十分怅惘。王直连长已经走了,不知道他什么时候回来。几天,一个月,或者几个月,想到这里,她更感到自己被无休止的被命运捉弄。总是和自己爱慕的王直连长在短暂中相见分离。她现在就想和王直连长在一起,不能分开。如果可能,她立刻就离开家,不在乎现在一身全湿奔向王直连长的身边。贞玉想王大哥,那怕命都不要。那怕她的前面是无法逾越的高山悬崖,她也要越过去,和王直连长见面。但是,那是部队,还要天天打仗,她知道这是不可能。但是,她越见不到,就越想见王连长。

妈妈看到女儿还站在那里,一脸惆怅。人看起来,十分的落寞。仿佛她被扔在一间空房子似的。妈妈走向她,用手轻轻拉了拉女儿的胳膊。“贞玉,快去换衣服,不然,你会得病的。”

这时,贞玉才从对王直连长深沉的思念中,恢复过来。仿佛她处于睡梦中。才应了一声:“妈妈,我就去换。”

“那你快点。”

“我知道。”

这时,贞玉,缓慢地走进了里屋。。。。。。。。

到了中午,妈妈知道女儿思念王直连长,她感到,那天晚上,他们的关系又加深了。所以,女儿就更加越发想念,因此,她也放心了。
她们吃过了中午饭。
这时,英淑来了。妈妈招呼她吃饭,说吃了。英淑来是想叫贞玉出去的。因为,她有很久没找贞玉耍了。就对贞玉说:“贞玉姐,我们出去。”
贞玉就问:“去哪里?”
“哎,我呆在家里,烦闷,想出来走走。”

贞玉觉得这样,也好,自己可以缓和一下。就说:“你说去哪里?”

“我们还是去山上吧。”

她一说山上,贞玉就会想到上次被抓的事。她还因此后悔,不应该让她去,现在看来,英淑要平复的多了。

“不,不去山上。”贞玉还是害怕又出现意外。

“你说,去那里?“英淑问。还是显得单纯,开朗。

贞玉觉得英淑好像平复了。但是,可能更多的是无可奈何,她总不至于老是消沉吧。

“那随便走走。”

于是,她俩向村口走去。
自从早晨落了一上午的雨,现在,不落了。天气开始亮开。午后灰阴阴的天空,在变化,灰色的云,在偷偷移动,慢慢让出一片片空隙来,云层像是被洞开。发出白亮亮光。使原本还透露出阴天的气势,现在变了。前面翠绿的树木,显得,清晰。像是被清洗过,村边低矮的茅屋,显得错落有致。小草绿油油的生长在路边。。。。。。
她们边走边聊着。贞玉觉得出来,心情会好点。而看见村口过去的小路,就想起了早晨从村尾送走王直连长的情景。她更想念王连长,尽管英淑和她聊着,往前面走去,她都心不在焉,没有兴致。

而英淑见贞玉姐一脸阴郁,和她说话,对方都并不答话。只是嘴动一动。仿佛被动在应付她,她干脆右手,碰了下贞玉的右胳膊。

“你怎么了?”

贞玉被她一碰,就轻轻动了下。好像她刚才坐着睡着似的。她才把注意力转向英淑。

“我,我。”

“你又想志愿军了?”

贞玉默认了。
“哎,志愿军是那样好,你说上次,闯入美军指挥部里,硬是把我们救出来了。我看见王大哥,就很亲切。还有其他的志愿军。”英淑感慨道。同时,她还有自己的意愿。
“是啊。”

“那天,你和王大哥来我家,我不知怎么,就想起了另一个王大哥。”她停了下,又回味似的说:“他正直,一脸通红,有豪情。要是他来就好了。”英淑突然脸红。羞涩地转脸。

“你说的是王江大哥吧。”
“是啊。”她回答。她停住了,转过来脸来,看了一眼贞玉。

贞玉说:“王江大哥,来不了。”

“为什么?”

“他受伤了。”

“你是听王大哥说的吧。”

贞玉也不想进一步说明。她感到英淑对王江排长有感觉,否则,她不会说出这样一句话:要是他能来。这表明英淑开始想往王江排长。但是,贞玉听王直连长说过王江排长已经在中国结了婚,有了两个儿子。而看到英淑非常向往,带着对爱情的美好憧憬的脸。贞玉为她遗憾。抱屈。她想这事已经不可能了。但也不能揭露英淑唯一美好的愿望。到时可以给英淑,再找一个志愿军,但。。。。。。

贞玉和英淑就这样,在村外呆了很久,然后,又各自回家了。

贞玉回家时,她再次看见穿过村中,通向村尾的石子路。一转过去,就是村尾。而出了村尾,走上那条小路,它通向前方,到达中国志愿军英勇战士,和指挥官战斗的地方。到达在此刻正在朝鲜广阔的战线上,奋然与敌人展开殊死血战的中国志愿军的身边。她担心王直连长和他的战士们,同样担忧在生死一瞬间,与敌人绝杀血性的中国志愿军。她多么想到达他们的身旁,为他们包扎他们鲜血淋漓的伤口。把他们背离战场,她多么想飞到他们的身边,帮他们做一点事,为他们做饭,照料受伤的将士。她多么想把受伤的他们,一个个背离子弹,炮火,尘土交相辉映的颤抖的战场,背离枪弹横射的阵地,以及那些中弹倒在血泊里的战士和指挥官,,,,,

天就要黑了。

贞玉向村尾走去,她来到这条小路,站在小路边。
她每天都要来。她都要等着王直连长。尽管今天早晨王直连长才离去,她还是要等,尽管她知道王连长回来的机会渺茫。但是她还是站在村尾路口。她想,如果这以后,王直连长回来,一定是天黑了。自己会第一时间看到他,这多好,多么及时,看到他,就是看到自己的男人,丈夫,孩子的爸爸。她仿佛觉得自己带着孩子,或者在牵着自己的孩子,站在路边,等着他的爸爸当中国志愿军英勇连长的王直回家。。。。。。

天已经黑了,贞玉还站在路口上,现在路口被沈沉的夜色,裹着般,越来越深了。而时间也越来越迟了。她还是不肯走。万一王直连长又回来呢?。。。。。。。

“贞玉!”

后面传来妈妈平静的关怀,温情的声音。
然后,妈妈走到女儿的面前,说:“贞玉,今天王大哥回部队了。”
“我还是要等他。”贞玉倔强说。没有要走得意图。

妈妈没有说话,等一会,说:“贞玉,天太晚,回家吧。”

“嗯。”

“你明天又来。你会等到王大哥回来的。”妈妈说。她想让女儿回家。继续鼓励她。

贞玉只得转过身,和妈妈消失在越来越晚的静寂的夜色里,回家了。。。。。

八十四
在暮色中,天空一片隐晦,仿佛在你的前面挂着一块灰布,朝鲜默默无声的夜色,在灰阴阴的天气后面,开始悄然拉上她的青黑的脸。
从半山腰望下一看,山下的树不规则的散开。它向四周伸展着蓬勃的长长的树枝,夹杂一些带黑的树干和绿叶,顺着大路向东延伸,看上去,一色的绿叶静静地诱人。

王直连长眼瞧连部就要到了。走了一天的路带来的疲惫,使他脚非常酸软,很想急切见到自己个战士的心情,在此刻,更加强烈。快要到了,是啊!几天不见了,他们怎么样了?接受了战斗任务没有。王直连长在心里想着这些,脚步不由自主地走快了些。这时,他有意走慢一点。左手把戴在头上的草帽拿下。他时不时抬头从一动不动的墨绿的树叶缝隙向山上望,想看看在小道口旁站岗的两战士。看见他们就回到了部队,也就回到了家。他开始加快步伐,沿着身边的树,走去。走了一天了,要到了。几天都没有看见战士了。是啊,也就是去贞玉家几天。他非常想战士,看到树叶在自己头上,竭力伸展在灰阴阴的安静的天空,云层在高高的天空四周,非常的稳定。没有下雨的迹象时。仿佛在这样的天空后面,保持着温柔的气息。稳妥的云层不再让你操心,而是让你在宁静,安然里,进入夜的和谐,感受大自然柔情的胸怀一样。

王直连长上半山腰的路口。两个战士招呼自己的连长。这时在外面站着聊天的王江排长和孙振羽副排长,也走了过来。

他们像看到久别的亲人,迎上去。在这个前线光荣的大家庭里。充满着真挚,炽热的,无私的气氛。战士,和指挥官,是那样的友爱,宽厚。枪弹能夺取我们勇敢,正直,忠诚的将士的身心,而无法摧毁中国志愿军的高尚,仁义,执着的英勇的身影。让我们以一个普通人的名义,天佑在残忍的战争里的中国志愿军吧。

杨玉清看见自己的连长和两个排长走了进来。他还看见连长手里拿着一顶草帽,就笑嘻嘻喊道:“连长,你拿草帽干什么,现在没有下雨。”

“今天早上下雨,贞玉为我给一个大爷借的。”王直连长说。

“那应该现在拿去还给人家。”杨玉清逗弄自己连长。

“杨玉清,连长你都敢取笑。”陈富贵喊道。

杨玉清把他的脸凑近自己的连长。“连长,你怎么不把贞玉姐带来。”
“你看,这太远了。”王连长如实说。
战士们在哪里抿嘴笑。王连长看见战士们开始笑,觉得杨玉清在拿自己开心。然后,王连长脸红了。就想走开。

杨玉清一把拉住自己连长的手说:“连长,你们什么时候结婚?”

王连长默然起来。

“连长,贞玉姐,太好了,没想到,有一个朝鲜少女,喜欢你,有真有福气!”杨玉清还要说。

王直连长脸红了。但是,他心里感到温情。他却问。“杨玉清。你想在朝鲜找一个姑娘吗?”
“连长,他这么小的,,什么都不懂。”
“陈孝杰,你的意思说我是哈儿。”杨玉清转回头,不满说。

“杨玉清,你有时精灵,有时哈得很。”陈孝杰半开玩笑。

“你说什么,我哈。哼。你一个人打死个27个美国鬼子吗,而且,自己还没有受伤,你行吗?”杨玉清骄傲地一拍胸部,开始自我炫耀。

陈孝杰也来劲了。“你有什么了不起,你能打死,我就不能打死吗?”

这时,孙副排长也说:“一个人,不要太翘尾巴了。”

“喂,孙副排长,你怎么跑回来了?”杨玉清看着他,问。
 “我看看连长。”

“这里,没你的事,你就不是参加了一场炸桥吗?”杨玉清在讥笑他。因为,他觉得孙副排长没有什么,看起来憨厚。有点,差劲。
孙副排长脸顿时红了。他也觉得自己汗颜。如果,没有赵国福。他可能会很费力的,同时,他沉默了。但也感到心里不快,就转过脸。走出洞里去了。

孙副排长听杨玉清提起炸桥,就想起了王胜班长,小向,小刘等。他脸色难看,显得郁闷,心里难过。孙副排长,收起笑容,他非常肃穆,想到几天前的战友,勇敢无畏,掉下几千丈桥下的王班长,还有为掩护班长,小向被敌人用枪抵住肚子连开数枪,小李驾车开入敌群,一死抵众敌。对此,他还能说什么呢?他的悲痛像大雨,越来越急,越来越猛。他和另一些战士。他们在炸桥中,胜利回来了。他们有沈排长,赵国福,小林等。他们还在,而王班长,小向,小李小刘等,已经看不见了。他们永远留在了那里。
这时,站岗的两个战士看三排副排长孙振羽,在背着他俩抹泪。向另一旁静静的夜色里走去。

“孙副排长。”一个战士招呼他。
这时,孙副排长才转过身,向他俩走来。他勉强微笑一下。站在他俩面前。没有说话。因为,他处于难过中。


“你怎么又出来了?”
“没什么。”孙副排长淡淡说。他不想进一步说。竭力装得非常平淡。
两个战士看见走近的孙副排长心情郁闷,一个战士就问:“孙副排长,你不高兴了?”

“哦,没有。”

“怕不是这样吧。”

这时,孙副排长,本想话题一转。但他心里糟糕透了。他恨不得替他们死。他不愿谈起这些事,想说别的,心里又觉得难过,他就向旁边走去,仿佛是一个落寞无助的人一样,

小张有些纳闷说:“这孙副排长,脸难看。”

“谁知道呢?”

“他们三排刚刚炸掉敌人的大桥,阻止了敌人的增援,他应该高兴?”

“是啊。”

“他怎么又不高兴呢?”小张说道这里,还是不明白其中的原因。

“我听他们三排的战士说:死了几个人。王班长当时在桥下被敌人打伤,本来已经上桥,没想到,他精力耗尽,摔下了几千丈的桥下。”

 “这次炸桥,还有一些战士,。。。。。。。。。。”

孙振宇副排长一个人向清越的夜色走过去。落了雨的天气,夜晚的空气显得凉爽,宜人。眼前宁静悄无声息的地坝,被微和,青黑的夜色铺满了。四周除了无声无息的夜的安然的气息。能隐隐看见他们身后不远的默默映衬在青黑夜空里的洞顶。

孙副排长,眼睛看着身旁夜色,他的心处于对战友的回忆中,王班长是那样的厚道,把作战当做自己的生命,还抢沈排长手里的绳子,毫不畏惧几千丈的山谷。下到桥墩下,虽说受了伤,眼看都上了桥,。。。小向为了干扰挡住射向自己班长的子弹,被敌人用枪抵住肚子连开五抢,小李,还有小刘,他们都做到了自己的责任。从炸桥的那天起,他们都看不见了,而且永远看不见了。留下的是每次战斗之后的胜利。然后,过不久,一场战事,又要开始。就像走路一样,走完了一程,接下来,又是一程。我们年轻的中国战士,和指挥官,一个个在殷红色鲜血里,一个又一个倒下去了,不知他们倒下去多少,那些有名字,或者已经忘却名字的志愿军。
然而,战斗再次来临。就像暴风雨来临的前兆一样,寂静的后面:鲜血在枪弹里飞溅,炮火无情吞没燃烧的战场,年轻的志愿军闪展在死亡的魔爪里,烈火在他们系着皮带的健壮腰身四周猛燃。。。。。。。

八十五章

“科尔上校,这两天中国军队太厉害了“汤姆心有余悸说。
“朋友,你被吓傻了吗?”科尔上校讥笑副官汤姆,他坐在一张转轮的铁椅子上,旁边摆了一张小桌,铺了一张展新的淡红色桌布,一瓶白兰地,还有一只透明的水晶玻璃杯。科尔上校,轻松,闲逸地右手,拿起一瓶白兰地,倒在杯子里,显得文雅,有教养的模样。他端起杯子,放在他的厚厚的嘴唇,轻轻喝了一口。他在韵味。然后他又拿着杯子,观赏里面清爽,透明的白色液体,仿佛是他的最珍贵的东西。

“然而,我们一师在太平洋战场,与日本在多个岛上,把他们打败,那些日本人,打仗残忍,可怕。想一个士兵,不杀死我们十个美军,是不许死了。”

“那又怎么样,不还是被我们强大的美军打败了。”说完,科尔又喝了一口。又得意说。仿佛是他亲自指挥的结果。他不忘提请汤姆注意:“汤姆,记住,在这个世界上,没有任何军队是我们的对手”

“可是,我觉得中国军队太厉害!”

篇海App

心 中 有 束 光 · 眼 里 有 片 海


相关评论
导航 - 简介 - 出版 - 合作 - 蜘蛛
请所有作者发布作品时务必遵守国家互联网信息管理办法规定,我们拒绝任何色情小说,一经发现,即作删除!
本站所收录的作品、话题、用户评论、用户上传内容或图片等均属用户个人行为。 如前述内容侵害您的权益,欢迎举报投诉,一经核实,立即删除,本站不承担任何责任
违法和不良信息举报邮箱:haiyue@pianhai.com 免责声明 公司名称: 株洲市海阅文化传媒有限公司
@ 2010-2020 篇海 www.pianhai.com 中国互联网举报中心


  湘公安安备43022302001022号  湘ICP备16004927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