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WAP手机版 RSS订阅 保存到桌面加入收藏设为首页
当前位置:首页 > 文学 > 小说

志愿军连长王直(一白一十四)

作者:清林边   来源:原创   阅读:32502   评论:0



     “你说什么!”科尔眼睛一横,突然,打了汤姆一耳光。并且,警告汤姆:“汤姆,我不希望再听第二遍。”

汤姆不得不实受。他才明白,自己的上司,是不会让你打击他的自尊心。
这时,科尔上校,右手一往桌上一锤。“我们美军是不可摧毁的!”仿佛,他站在讲台上,激动地宣讲一样。
然后,他又喝了一口酒,右手把左手腕上的衣袖捞开。看了一下时间。他立即脸色变得温和。右手往汤姆的肩上一拍。“汤姆,不要悲观,现在就是展现我们美国的军威的时候。”
“上校,现在就进攻吗?”

“是,但是你和你的士兵,先不忙。想让炮火,把阵地上的中国军队,炸掉要死不活,然后,你在带着你的人,冲上去,踏在他们的头上,打死他们。”

“这真是妙极了。”汤姆突然拍手,他觉得上司的话精彩。然后,他又开始顾虑。因为,他和中国军队打了不少仗,他明白,中国军队会死守阵地。根本不愿意放弃阵地。心里想起来,还心有余悸,他,结巴说:万一,冲上去,遇到中国军队抵抗呢?”他还是有些顾虑。
“那你就拧断他们的脖子,干掉他们,占领阵地,你就凭此,晋级。多神气!”

汤姆开始浮想联翩。

这时科尔对身后的美军队长,叫喊:“你在那里站着干什么,快开炮。”。。。。。。。

此时,仅过几分钟,敌人的炮弹,向前面高高的光秃秃的山上飞来。现在,只是稀疏都落在山上阵地上。
“赵国福,敌人开始打炮了。”陈富贵说,

小赵轻蔑地说:“打炮又怎么样。”
“敌人可以消耗我们的战士,等一会儿,敌人攻上来,凶很狠。”
“他来一个,我就打一个,来一双,就打一双,他凶,我比他更凶。”
“那来一对呢?”
“那就用手榴弹,炸死他们。”赵国福直接喊道。他只有对敌人才极度厉害。有一种,一人非要一个一个把敌人一拳打碎的慑人的杀气。

“好了,赵国福,快躲一下,不然,我们会炸层肉饼的。”陈富贵马上说。

敌人的炮弹,开始在天上飞。看来。其打击的气势弱。
他们和其他的战士都蹲在坑道里。但是,赵国福觉得,坑道太浅。连身子和头都露出坑道。他忽然担心,转过头看了看,自己前后的战士们,有的头刚好藏下,有的连身子都露在外面。最重要的是如果敌人炮击的力度加强,会有很多战士就会葬身于炮火下。想到这里。小赵不禁忧心说道:“这坑道,不能呆人!”

“怎么了?”陈富贵茫然起来就问。

“陈富贵,你没有注意到,坑道太浅,人呆在里面,连头都露在外面,而且,你注意到没有,这四周,没有任何的遮挡。”

 “嗯。”陈富贵觉得也是。而且,顿时,感到太危险了。“那怎么办呢?”

“我要向连长说。”赵国福话音还没有落。人赶快起身,弯腰,赶紧快步跑向在左侧的王直连长和王江排长。

他们看着赵国福跑过来,认为他想说点什么。

“连长,排长。”赵国福立刻向他俩敬了一个军礼。
“赵国福你有什么事吗?”王江排长问。

“连长,排长,我们必须立刻开阵地。”赵国福立刻回答。脸上十分的忧心。而且,有不容拖延的神态。

“为什么?”

“你看,这坑道太浅,人和身子快要露出外面了。如果,敌人的炮弹再多一些,那我们全完。”

王直连长觉得他说的这个问题太严重了。他立刻对王江排长说:“王江,我们撤出阵地。”

王江排长一听坚决反对。“连长,我们不能撤出阵地。”
“你注意到没有,这坑道太浅,不适合藏人,现在,敌人还没有加大火力,应该趁现在这机会。小赵说的对。”王连长要坚持。
“不行,如果我们就这样撤出阵地,太丢人的!”王江排长是:一个人在阵地在,信念如生命的坚定的好排长。因为,阵地就是他的命,阵地都没有,他宁愿战死。绝不偷生。而连长的头脑灵活,指挥有方,但是,当他两意见不统一时,王江排长脾气更旺。甚至,拒绝向自己性情温和的连长让步。

“排长,敌人的火力会很凶,有可能我们会倒霉的。”赵国福说。因为,他觉得他俩的意见严重对立起来。再耽误,情况会更凶。
“不,我是军人。没有阵地,丢了阵地,就什么都没有了。”王江排长倔强说。然后,他双手扣在腰间的皮带里。转过脸去。绝不退让。

“王江,你想敌人的攻势这样凶,再不想办法,就真有可能如赵国福,我们会全部被炸死。”王直连长十分的焦急。他忧心的是自己的战士。他是不会担心自己的安全。

“老子不怕死,就是死都要死在阵地上。”王江排长铁着脸,有力地喊道。
在一旁的杨玉清,讥笑道:“赵国福,你看起来,这样老实,没想到,还会迎合我们连长。”

小赵立刻脸红了。就低下头。

“小杨,你不要说小赵。”仗义的王江排长对杨玉清喊道。他觉得,小赵判断敏锐。在关系到全部将士安危时,不会含糊。这对整个连队是好事。但是,王江排长从不有意赞扬人。他同样,没有迎合上司的习惯。他还是看不惯杨玉清,也不许欺负人的情况出现。尽管杨玉清为他说话。王江排长是不会含糊的。然后,王江排长有加了一句:“小杨,你不准再说小赵。”

“哎呀,排长,我帮你说话,你还骂我。”小杨不高兴,撅起他的嘴。
“这没你的事,你走开。”王江排长冲小杨喊。。。。。。。。。

此刻,在山下,科尔上校幸灾乐祸,心致盎然,观赏着山上,炮弹炸得中国军队狼狈不堪的情景。就像他在看电影一样。一边喝白兰地,一边疯狂地叫喊:“基督保佑你,美国。美军是打不跨,是战无不胜的。噢,炸死他们,把他们屁股炸烂。”停了一下,他喋喋不休叫喊道:“这炮是怎样打的。”他立刻评论起来:“怎么打在山边上,这打得着人吗?这一群蠢猪!”
汤姆也被他感染了。“太棒了,太有趣。”

然后,科尔一下从椅子上,蹦起来,仿佛,他要亲自拿一发炮弹,跑上山去,投向神色慌张的中国军队似的。这样,才够刺激,有趣。

这时,科尔上校说:“汤姆,接下来,就该你了。”

科尔不禁想:目前这些,炮弹,还不够,他最安逸的想法是:阵地上,中国军队被搞得所剩无几,然后,再冲上去,干掉他们。”

他立刻说:“上校,在加火力,这样,就太完美了。”

“朋友,我满足你的要求。”。。。。。。

“小夏。你快到我这里藏好。”

“不,李哥,我占了你的位置。你就要挨炮弹。”小夏说。他还是呆在李哥的身边。他们在坑道靠后的一块大石头下。

这时,李哥从大石头下,起来,特地转身,一把扶住小夏,放在石头下的中间。因为这是阵地上一块大石头。而且,没有什么合适藏身的。现在,敌人的炮弹在他们四周落地爆炸声音,同时,传到他们的耳里。李哥比小夏大,是老兵了。还有,身边的小黄。这时,所有战士都躲在无法使自己感到安全的坑道里。他们像随时都被敌人的炮弹中断生命的人,正处在胆战心惊,横死阵地的弱势群体中。
一颗炮弹呼啸着,拖着凄厉的叫声,在他们的头上,降落,声音越来越近,小夏,被吓得脸都立刻痉挛。李哥见小夏吓成这样,立刻右手把他往自己掖下拉。这时,小夏感到李哥的心跳得厉害。他明白,李哥没考虑他自己,只顾自己的战友。
炮弹落在大石头过去一边。石头都震动的发抖,地上,传来了几次抖动。仿佛开始地震似的。

“小夏,过去了。”小黄说,并且,拍了下他军衣上的灰土。好像他感到这一炮过去了,一切就没事了。

这时,李哥才放开小夏,安慰他说:“好了,没什么了。”

小夏,从李哥的腋下,抬起身来。他看到李哥像大哥般的温存的脸。温暖的体温,非常感动。

“这一次过去了,还有下次、。”小黄心有余悸说。仿佛敌人的炮弹转打他们。就像厄运一次又一次,不放过他们。并转过脸来,担忧问:“李哥,这样下去,我们能撑得住吗?”

“小黄,小夏,我们不要管这么多,在艰难,我们都必须坚持。决不能丢失阵地。”李哥坚毅地对他们说。看来,形势更恶劣。仿佛他们身下的土地在动。这时,炸弹的声音开始多起来,小夏看见,炮弹从他们前面阵地下的山坡飞上来,有些落在他们的旁边过去6至7米的地方,他看见,左边阵地躲在战壕里的战士,遭遇一颗有一颗炮弹,落下。连续的爆炸声中,立即传来了发至生命的喊声,然后,有战士倒在坑里。有身子仰躺在坑道上,身上打烂翻裸的伤口,血,从他的系着皮带的腰间,顺着坑道壁流下来,还有一个战士倒在坑道里,脸被炸得绽开,而脸上盖了一层薄薄的灰土,和血混杂。他的眼睛还在睁开,。。。。。。。

“汤姆,这下你满意了吧!”科尔自负地说,仿佛一切都是他的功劳。他知道是让汤姆带上他的人,上阵地,打败中国军人的时候,同时,也是他利用汤姆为自己建立功劳的时候,他想:汤姆只要冲上山,他被打死才好,他打败了中国军队,是因为他的才能的指挥。他甚至希望,汤姆被志愿军打死,这样,他在利用下一个部下。他不喜欢汤姆。但是,有一点,这些部下都是他建立功勋的利用对象。

“你看着吧,我会胜利归来的!”汤姆十分自信。

“汤姆,我还有白兰地。”

“别喝,那是我的。”
“我的朋友,我拭目以待。”
于是,汤姆走到他的士兵里。拔出手枪,猖獗地叫嚷:“勇士们,跟我冲上山去,拧断中国人的脖子。”

于是,敌人群里哄的发出刺耳的喧嚣,仿佛他们见到了中国军人,把他们团团围住一样。
然后,汤姆带着美军,冲向山来。这时,汤姆立刻说:“偷偷接近他们。”于是,敌人就跟着汤姆,上山去了。。。。。

看见现在的情形,敌人的炮火开始大量猛了。炮轰的力度在加大。如果,在犹豫,阵地上的战士,就会白白炸死。

“好了,别争了。立刻撤离阵地,快!”王直连长对双手扣在腰间皮带上的王江排长说。这时,王江还是不服气。看见,已经有战士死了,他不得不服从。这时,他对身边处于十分被动的战士们喊道:“同志们,撤离阵地!”

于是,战士们,赶快起身,跳上坑道,朝后山跑去。
“走,快点”,小黄对李哥,小夏说。他感到连长的决定再延迟,恐怕,这个阵地在劫难逃。

“快起来,小夏。”李哥一边说,一边用双手把小夏挪开扶起来。
还有战士,从他们面前赶快走过。立刻催着他们:“你们怎么还不走,晚了,就要吃敌人的炮弹了,快走。”仿佛他们身后有瘟疫。
于是,他们立刻离开石头,准备跑出阵地。
一个声音从他们头上逼来,仿佛在定点飞向他们。一瞬间,尖利刺耳的声音划过喧嚣的天空,在灰土漫布的天上落下,死亡正在锁定他们三个,生存立刻向他们关上了大门。炮弹落在李哥的胸前,顿时,发出凄厉的爆炸,一团绯红的火光,一闪,随着褐色的灰土冲向天空,三个战士不见了。在中间的老战士李田贵,首先身子被炸断落在坑道边,身上的黄色军衣,被烧黑,肚子和下身部分落在得上,被断裂的齿形的伤口滴着鲜红的血,而胸部和头不见了,可能被剧烈冲击掀向哪儿去了。小黄倒在坑道里,身子朝下扑在地,还有泥土,盖在他的身上,小夏就倒在小黄的旁边,仰躺在地,可能被爆炸的力量掀翻。身上没有伤痕,但头上流着血,然后又流在他头下的土里。

“哎哟,痛死我了,哎哟,哎哟。”这时,一个战士倒在阵地上。他双手抱住被炸断的腿,极度剧痛。在地上身子左右翻动,鲜血染红他大腿以下的军裤,而且,被血浸透的军裤,贴粘在他流血的腿上。

王江排长一听,他看到这战士是小吴。他立刻回身,要冲过去,把他抱离炮弹肆掠的阵地。

这时,另外一个战士已经跑离阵地,当他听到这个战士撕心裂肺的叫喊声,又立刻跑回阵地。

“小吴,你忍一下。我背你走。”
小吴痛的来全身发抖,眼睛痛得来眼泪润湿了他的眼眶。而且,脸在变白。不能说话。

这战士又说,他想尽量安慰小吴,然后,立刻把他带离阵地,再为小吴包扎。“你忍一下。马上带你走。”于是,他立刻背起小吴,起身,炮弹在他们四周纷纷降落。然后离开阵地,刚走了几步,两发炮弹,落在他们的前面,顿时,他俩被一团耀眼的火光吞没。当爆炸过后,他俩以背的姿势,背朝地上,全身着火,把他们围身猛烧。。。。。。。。

后来,汤姆带着美军,占领了阵地。
王直连长不得不决定,在当天晚上,发起进攻,夺回阵地。

八十六章

篇海App

心 中 有 束 光 · 眼 里 有 片 海


相关评论
导航 - 简介 - 出版 - 合作 - 蜘蛛
请所有作者发布作品时务必遵守国家互联网信息管理办法规定,我们拒绝任何色情小说,一经发现,即作删除!
本站所收录的作品、话题、用户评论、用户上传内容或图片等均属用户个人行为。 如前述内容侵害您的权益,欢迎举报投诉,一经核实,立即删除,本站不承担任何责任
违法和不良信息举报邮箱:haiyue@pianhai.com 免责声明 公司名称: 株洲市海阅文化传媒有限公司
@ 2010-2020 篇海 www.pianhai.com 中国互联网举报中心


  湘公安安备43022302001022号  湘ICP备16004927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