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WAP手机版 RSS订阅 保存到桌面加入收藏设为首页
当前位置:首页 > 文学 > 小说

志愿军连长王直(一百一十五)

作者:清林边   来源:原创   阅读:46770   评论:0





    已经到了夜晚。

战士们吃了些简单的饼干,就等候在山下。据说,要等待进攻的指示。
此时,从山下向山上望:整座高山黑黝黝的,往山上看,空气微和,没有风,不管是有形的山,还是无形的事物全部都尽染在暗黑里。高高的山上,在漆黑无声的夜色笼罩下,特别是山崖,深深地沉浸在静寂的夜幕里。然而,仿佛长久夜的气氛,正牢牢与漆黑的大山,相融,仅存于眼前静静默然的空间里。
今晚,就要夺回阵地了。战士们心里郁闷。白天,敌人的炮火太厉害了。因此,王直连长命令撤出阵地,就自然造成敌人随意把阵地占领。但是,就当时来说,如果不撤离,那就有全体战士被炸死的危险,虽然,王江排长不能接受,也只有面对当时的情况。为此,他在一段时间内,不理自己的连长。当王直连长决定晚上把失去的阵地夺回来。王江排长觉得这很难,不过,王直连长决定一定要在今晚夺回阵地,他才恢复了信心。
这时,几个战士在叶成德班长的左边,坐在地上聊天。然而,叶成德班长一个人坐在一块石头上。个人抽起烟来。
一个战士说:“你看,才吃了饼干,这还没多久,我的肚皮又饿了。”他又说“你们还有吃的没有?”

“没有。现在自己都不够,那还留在身上。”另一个战士回答。

“这点东西,那够吃。”小高觉得现在的部队就是缺乏粮食。心里就不是滋味。当时,我国就是穷。
小张一点不关心,他一直关心打仗的事。问:“你们说,连长什么时候。喊开始战斗。”
“不清楚。”小高说。然后,他立刻想起今天的阵地。现在想起当时的情景,不由得后怕,因为,还没有撤,就有多个战士被炸死,更不要说后来。说:“今天,在阵地上,我看见王江排长大发脾气。还要,冲着连长发火。”

“你不清楚么?”另一个战士觉得小高好像不知道连长和排长的关系。奇怪问。

  “你说什么?”小高问。不清楚他说的是什么。

“他俩是最好的战友,这点火气对我们连长算得了什么。打一架,恐怕我们连长都不敢。王排长是山东农村长大的,有的是力气。我们连长家是天津的。”

“我觉得,王排长不同意撤出阵地,也没有大错。”战士小高认为。

小张却说:“你想,当时如果不撤出,我们要死多少人。”

“照你这样说,凡是,有敌人用炮弹打我们的阵地。我们都要必须撤吗?”小高责问小张。
小张也不肯退让,反问:“你的意思是,宁肯让敌人炸死,都不撤出阵地。”
“我没有这样说。”小高说,摇摇头。
 ”按照你的意思,我们都不离开,炸死算了“
“这么说,我们都撤出阵地,那还守它干什么,干脆都不要当兵算了,还谈什么保卫朝鲜,祖国。”小高反唇相讥。

“你,你,这样说我。”小张被问急了。有些口吃。
“但是,王排长,就是死,也要拼光敌人。”小高喊道。他也认为。自己排长没有错。

 “这么说你也要宁死,不撤。”小张仿佛逼问对方。
“我和排长一个想法。”小高还以颜色。更不示弱。他立刻说。
“好了,好了。”在一旁的叶成德班长看见他两争执起来。觉得会影响即将开始的战斗,就从石头上站起,走过来,制止他们。他刚要说几句。
王江排长走来了。这时,小张看见自己王排长走来。就站起来,其余战士也站起。
“排长。”他们一起招呼。
王江排长就点点头,对站在一旁的叶班长说:“连长,要我通知你,你升为二排排长。”

战士们一听,都为叶班长高兴。“班长,从现在起,我们就叫你叶排长。”

“哎呀,随便你们叫。”仁厚的叶排长说。
这时,小张非常关心接下来的战斗,在什么时候开始。他想,自己的王排长会知道、就迫切问:“排长,什么开始打。”

王江排长看了一眼他说:“到时候,你往山上冲就是了。”
有战士说:“还是早一点打好。”

“你在慌什么?”王江排长绷着脸问。他本来心里就窝火,这下,被自己战士搞冒火了。

“排长,早一点把敌人拿下,我们早一点回去,”这个战士有些畏缩回答。
“你想拿下,可以啊,你一个人冲上去,把敌人打掉。”王江排长大吼起来。他本想再吼对方,又于心不忍。毕竟是自己的战士。他只好不说了。过了会,他走到叶排长的面前。对叶成德排长说:“叶排长,在战斗开始前,你要去检查战士们的装备,让他们做好战前准备。”

“是,排长,我马上去。”叶成德排长,向王江排长敬了个军礼。就和小高走向前面的战士。

刚当上二排排长的叶成德,和小高开始叮咛战士们。检查自己的子弹,枪等,战士们,都看见自己的王排长来了一趟,再加叶排长来叮嘱他们。以为,马上就要行动了。就兴奋起来。看到战士们期盼的脸,叶成德排长,就更加振奋。他也希望战斗。打败山上的美军,夺回属于自己的阵地。于是,他又看见小吴,一个人坐在另一侧的地上。看起来,非常孤独。就直接走向他。

“小吴。”

这时,小吴,听见有人喊他,然后,就转过脸,是叶成德排长和小高走近他,于是,他站起来。“班长。”
小高说:“他现在是我们的排长了。”

“我都喊错了。班长,我就喊你排长吧。”他右手摸了摸自己的衣服,不多话的他,才说一下。

“小吴,你随便叫什么都行。”厚道的叶排长,诚恳说。他不往负面的意思上想。他本身就不看重要当什么官,才觉得脸上有光。他想的是:勇敢打仗,保卫朝鲜和祖国的人民。然后,叶排长说:“小吴,不久,就要开始战斗了。你的子弹,手榴弹,都够吗?快检查一下。”

“排长,我检查一下。”

“那你马上看。”叶排长催促他。因为,这是一件非常重要的事。他不能疏忽。大意。特别是对自己的战士,该严格就要严格。

小吴,把右手伸向腰间皮带,摸了一下在弹袋里的手榴弹,然后又摸摸胸前弹袋里的子弹。觉得少了,正好自己排长在,还可以找他要。就说:“排长,我子弹少了。”

这时,叶排长转脸对小高说:“小高,把你的子弹拿点给小吴。”

“是,排长。”

于是,小吴得到了子弹。就心里踏实起来,打仗,就有把握。心里就更稳妥。
小高对于自己班长当上排长,非常欣喜。说:“没想到,你会升为排长。”
叶排长非常坦然荡说:“当班长也是干,当排长也是干。”
“当排长多好,可以多管一些人。”小高感叹说,

“我不是为了当官,才当兵的。”叶排长说,他也没有觉得非要当官,有好光彩。他认为自己不是这个料子。这样,责任就更大了。
“但是,当官也挺不错的。”
叶排长没有说。
小高像感受颇多。说:“不过,有些人就想当官,但是,当了官后,就对部下不好。这种人没意思。”
“哎,这些人就想当官。”叶排长认为。因为,有人想法不一样。总之,他认为自己不会刻意想当官的。
“不过,我们连队有好官。连长,排长,就很好。”小高说。

“是啊!”
“排长,你人不错。你和他们一样好。”小高转过脸,说。他觉得自己的叶成德排长就是一个好人。

“哎,我不行,我平时对战士们凶,不注意自己的言行,骂了什么,伤了他们,我都不知道。“叶排长坦诚说。脸上显得像做错了事一样。他厚道,纯朴。是一个实在的人。
“排长,我觉得这也没有什么,人总有自己的脾气。”

“小高说的是,排长,你就是人好!”小吴衷心说。
叶成德排长心里一热。他觉得自己的战士多么好。自己要是对他们刻薄的话,就不配当他们的排长。他在心里,这样认为。

这时,叶排长看见自己的烟熄了,就拿出火柴,擦燃,准备点上烟。在火柴的微光照耀里,他偶然看见小吴颈子里的衬衣衣领,烂了。

就关心地问:“你的衣领怎么烂了?”
这时,小吴也摸不着头脑,惊讶说:“我的衬衣坏了!?”

“是。”
“我怎么都没有注意。”

叶排长觉得小吴一个刚20的小伙子,怎么能懂得照料自己,自己是他的排长,应该多照料他才是。他想到了自己有一件衬衣,应该拿给他用。于是叶成德排长说:“小吴,我有一件新衬衣,我送给你。”

“排长,这不行,你都没有穿的。”小吴觉得非常难为情。因为,自己排长都节约。怎么能用他的衬衣。

“我这件衬衣只是大点,不过,你穿在里面,不关事。”叶成德排长进一步说。
“这不好吧.。”

“小吴,等这仗打完了,回到连里,我就拿给你。”
 “不,排长”
“就这样。”叶排长很耿直,洒脱说,他觉得能为自己的战士做一点事,心里敞亮。自己比他们大,又是他们的排长,要更多的想着他们。只是自己还是粗心大意,疏忽了个别战士的感受。他感到心里过意不去。。。。。。。。

凌晨2:32分。王直连长带着战士们开始进攻。

此时,在他们前面耸立的高山,处于深夜,显得一片昏黑,静默。仿佛夜把这座山带进了昏沉无边的空间里。几乎无法分清天地,感到眼前的一切,全是墨一般的黑。好像除了这山以外,旁边什么也没有。就是昏沉的黑幕。
。王直连长他们就想往上快步跑。他身边的战士敏捷的脚步,系着皮带的英武腰身,急切的心情,坚毅的脸庞。此时在静寂的无垠的黑夜里,什么也看不见了,他只能听到他们急促的呼吸声,还有,迫不及待的脚步声。他感到夺取失去阵地的紧迫,还有,在即将来临的战斗,令他心里压抑。他深知,战士们越接近阵地,死亡就接近,因为,他们处于被动的位置。仿佛,一群人跑向架着各类枪支的防御工事情景一样。他感到,战士们为此早就等到心急火燎。想立刻冲上去,打死美军,占领阵地。但是上边的敌人现在应该除了守卫的,就是在睡梦里。这就是他为什么要此刻进攻的缘由。
“连长,你为什么不喊冲呢?”在身后的杨玉清,不解地问。
这时,王直连长就停下,转过身,看见在黑暗里的杨玉清。回答:“现在,敌人在睡觉,如果,大声喊冲,这样,会惊动敌人,那么,我们就有很多战士,伤亡。”

“但是,你不喊,到山顶上,照样被发现,我们战士还不是有伤亡。”杨玉清想了想说。

“怎么会没有伤亡呢?只要把它减少到最低。”

“我明白了,连长。”
  “那就赶快”
  “是,连长。”
于是,他们继续往山上跑去。

这时,正在阵地守卫的两个美军,精神旺盛。其余的美军全睡了。汤姆一个人睡在坑道上边的地上,全身拉直。就像睡在床上。身上盖了一张毛毯。睡得正酣。仿佛他处于在野外玩耍,干脆就地过夜似的。
两个美军,还
站在阵地上。这样,他们能看到身下黑黝黝的山坡,而且,还享受夜的静寂。他俩在阵地上,缓缓地来回走动,仿佛的在等人,双手握着枪,像是抱在怀里。这时,他们还是用怯生生的目光,巡视。好像他们或者在何时,突然,出现一个意外情况,万一在他身边某处,跑出一个人来,袭击他俩。就倒霉了。因此,变得小心,一脸警惕。而且心神不宁。一个美军,走到左面,转身,不经意间看见阵地前面的斜斜山坡上,有人影在远远的黑黝黝的夜色里跑动,但并不是很快,而且,还时隐时现。

这时,他一惊,喊道:“有人!”
他旁边的美军一听,惊慌地问:“在哪里?”

突然,这个美军开枪了。顿时,发出的子弹闪烁着火星,向黑黝黝的山坡,射下去。

同时,子弹在黑沉沉的夜色,扑向前进的战士。王直连长注意到,他左边的五个战士,立刻中弹,倒下。同时,他立刻拔出怀里皮带的手枪,立刻向前面阵地的刚开枪的美军射击,这个美军,被打着肩膀,于是,他立刻跳进战壕里,大叫:“中国军队,中国军队。”然后,不停气连喊:“汤姆,汤姆。快起来。”他几乎是撞向在睡觉的汤姆。
这时,汤姆在睡梦里被喊醒。很冒火,但只有忍着,问:“他们在哪里?”
“下边。”
汤姆想都不想,大叫:“快开枪,快开枪。”于是,他右手伸向腰间军裤皮带上的手枪,拔出手枪,跳下坑道,就是一阵猛射,他想肯定打死了下面的中国军人。同时,他意识到,中国军人想拿下阵地,这时,他才感到,不妙,心情变得糟糕透了。他感到可能不能带着胜利,回到科尔上校身边,喝庆功的白兰地了。他突然,眼露凶光,拼一把。看看运气。
这时,王直连长跑在最前面,他迅速右手持枪连续射击,同时,他听见敌人被打中后的惨叫。然后,射向他和战士们的枪声立即熄了。好像被人夺下了枪似的。他知道,必须趁这个时候,敌人还没有形成合力射击的势头,尽量打消敌人的优势,为身后冲上来的战士减轻伤亡的压力。
,仅过几秒钟,他看见,大量的子弹又开始射来了。
他立即大喊:“快趴下。”
于是,杨玉清也跟着喊:“快卧到。”然后,战士立即扑倒在地。

但是,同样在杨玉清的左边,又有多个战士,身子中弹。他们的身子刚踏上黑色的山坡上,杨玉清看见,他们的身子一震,立刻终止再往前跑。他们系着皮带的英武的腰身,仿佛是直立在昏暗夜空中的树。然后就纷纷倒下。
一个战士,枪落地,他双眼呆滞,他双手捂住中弹的胸部,身子往后倒下,落下斜斜的山坡。于是,后面的战士,立刻伸出双手接住他。然后,把他放下在山坡上。
在痛苦里的战士说了声:“不要管我,快跑上去。”同时,喘着气。

但是。这战士没动。在黑暗中,他看到战士的胸部在起伏,脸庞坚毅。而受伤的战士感到自己只是受伤,只是,不能再冲上去而已。他就是打掉敌人的心还在跳动。但是,死在扑向他。但是,这个受伤战士用右手推他,“快去,打敌人。”
“不行。”

“我算不了什么?”受伤战士,声声音开始变弱了。他在痛苦,弥留里,无法看清血从胸部的伤口流出。因为,昏沉的夜色让人看不清,但是微热的血还在流,仍旧静静的夜,将把他融进死亡里。

“胜利要紧。”他再次提请抱住他的战士注意。
这时,这个战士还是不动。
之后,受伤的战士,就默默地躺在抱住他的战士怀里,已经听不到他的呼吸。身子的抽动。只能依稀看见在黑黝黝的夜色里,他渴望胜利的脸。一动不动面对着抱住他的战士。

赵国福冲了上来。看见被抱在这战士怀里,刚停止心跳地战士。他呆住了。并蹲下。

这时,这个叫张冬生的战士,一脸愤概。他放下战士,立刻起身,拿起枪,冲上去。还没有跑出两步,只见他,身子在昏黑,夜空中,一抖,然后扑倒在山坡上。
有个战士大喊:“张冬生!张冬生!”
同时,他看见,张冬生倒下,他先是一愣,又立刻恢复过来,这时,他根本不顾枪弹,只听他愤然叫骂:“我日你美国鬼子,老子和你们拼了。”在此刻。他看到自己的战友,在一分钟不到,为战友报仇,被打倒,在巨大的瞬间失去战友的打击中,爆发,就像火山一样。这时,子弹像凶残的恶魔,毫不费力,狂吞战士的生命。

赵国福立刻大喊:“不要去,危险。”他看见这个战士朝着闪烁火星的枪弹迎上去。

他知道快来不及了,决不能让自己的战友再次被敌人打死。他知道这个战士铁定为战友报仇。他迅速飞扑向他,希望,把他扑倒。这样他就能躲过一命。但是,这个战士突然,双手捂住肚子刚过一秒,他又被发出凶恶猛烈的一窜子弹再次,击中自己的肚子,于是,他像在无形中被一双手推下悬崖一样,他立刻向后仰倒。
赵国福,扑在地上,来不及起身,这个战士,就落下斜斜的像黑沉沉的山坡。死亡带走了这三个中国志愿军战士的身体,同样带走了他们十分英勇的身心,也同样带走了他们美好的年轻光华。。。。。。

这时,赵国福十分悲愤,他慢慢抬起头,从敌人阵地上发出的枪弹,不断穿过昏沉的夜色,山坡,他看见,他的左右两边都有战士倒下,于是,他觉得左边,没有敌人的枪弹,可能这边暂时是空当。他决定从这面上,再寻找时机打掉敌人。
于是,他立刻弯腰,快速跑向左边,这时,有两战士跟着他跑过去。。。。。。。。。。
八十七章
小吴紧跟在自己的叶成德排长身后,向山上跑去。同时子弹从美军阵地掠过昏黑恐怖的山坡上不断射来。小吴不知道此时,有多少战士,指挥官被打中,有多少人倒下去了。他不断跟着自己的叶排长,因为,叶成德排长总是跑在前面,同样,面临敌人枪弹的威胁。他想自己能不能希望自己排长好运。子弹不要碰他,他担心,深深地担心看着在前面跑着的叶排长。

“排长,小心子弹!”小吴喊道,他看见子弹在黑漆漆的山上射下来,只要战士们向前冲,那就会被死亡威胁。此时,敌人的机枪,冲锋枪等正在发出极度凶残歹毒的狂吼。这令他担心着急。
看到自己的叶排长一直冲在战士们的前面,他的心跳动的厉害。在黑黑黝黝的夜色里。叶成德排长敏捷的思路,系着皮带健壮的腰身,有力的步伐,果断的动作,闪现在激烈的枪声里。仿佛他映衬在震荡和横射枪弹的夜空里。

叶排长立即卧倒,因为,枪弹在立刻射向他和身后的战士。“同志们,快卧倒!”他,右手向下立即做了一个手势,于是,战士们就趴下。

小吴爬近自己排长的身旁。他明显听到叶排长不断喘气的声音,他就感到,自己的叶排长只要听见命令,就会不顾一切冲锋陷阵的人。他感到叶排长执着,勇敢。和他在一起,就感到亲切安全。于是,他不由得担心。说“排长,你不要命了,就往上冲。”
“我是大家的排长,我不带头冲,难道,让战士替我冲。”正直诚实的叶排长说。

“可是,子弹会随时打死你的。”
叶成德排长坦诚一笑,从他笑容里,会你感到,在他的精神世界里,他已经不把死亡当回事。“打死我可以,但不能打死我的战士。”

小吴很感动,说:“不,排长,难道你的命就不重要,我们战士就该不死。”

这时,叶成德排长,看到向他这面的火力弱了。于是,他左手扣住怀里的皮带上,他立刻右手伸向插在怀里皮带里的手枪,抽出手枪,弯腰,快步跑向敌人。

同时,他立刻回头,对自己战士轻声叮嘱一句:“你们不要上来。等着我打掉了敌人。”

“排长,你一个人太危险,咱们还是一起上。”有几个战士坚决低声说。

叶成德排长立刻低声吼道:“服从命令。”

战士们不得不服从。“是,排长。”他们同样,想和自己的叶排长并肩作战。心里焦急,而无奈。
他们看见,叶排长一会儿扑在黑暗的地上,一会儿起身,避开射向他的子弹,但是,就没有看见自己的叶排长开枪。而且,还手里握着手枪。可能是不想更明显吸引敌人的火力。
此时,叶排长,就要接近敌人的阵地。
汤姆这时,正在开心地看着中国军队,被打倒了不少。这种情势让他刚才非常绝望的心态,变得振奋起来。他想,说不定,他再坚持一下,被打败的有可能是中国军队。于是,他高喊:“狠狠打,狠狠打,对,就这样。”他狂妄得就差手里没提着白兰地张口喝。

然后,他开始得意一笑,念叨:“你们去死吧。”

这时,他的眼睛一愣,嘴巴张开着。他看见在阵地前边的,黑沉沉的山坡上,正在往前冲的叶成德排长。于是,他像鳄鱼的眼睛一瞪,凶狠,带着乐趣的念叨:“噢,又来一个,送死的。”

于是,他慢慢抬起手枪,像瞄准打靶一样,枪立刻发出子弹,射向叶成德排长。

而,叶排长立刻脸一偏,子弹射空。他立刻右手一挥,迅速向汤姆打了一枪。
没想到,汤姆的脸被子弹擦伤,血顿时染花了他的脸。他感到有些阴痛痛的。于是右手往脸上一抹,热乎乎的。他立刻放下手一看,手上有一小块血。顿时,气的肺都要炸了。他本想打死中国军人,却反被对方把自己脸打伤,他怎么忍受得了这种羞辱。于是,他眼珠一瞪,立即,一步蹿到机枪旁边,推开正在射击的机枪手,他立刻调转枪口,凶残朝前面的叶排长射击。
顿时大量的枪弹高速捕向叶排长。
这时,叶成德排长,还想往前冲,想再靠近点,射击。以便就近打死更多的美军。顿时,大量的子弹击中了他的肚子,他顿时身子一震,站住,之后,双手捂住自己的腹部,他踉跄一,两步,沉重地倒在地上。
这时,小吴看见自己的叶排长双手捂住肚子,倒在敌人的阵地前边10多米的山顶上。
他十分悲痛,几乎哭出来,他立刻右手伸向腰间皮带上的弹袋,拔出两枚手榴弹,在他嘴里把线一咬掉,然后,狠狠扔向敌人的阵地。
爆炸后,汤姆和周围的敌人被炸死。
这时,阵地这一面突然安静下来。
小吴冲上去,跑向躺在地上的叶成德排长,立刻蹲下,抱起肚子受伤的叶排长。他几乎哽咽,说不出话,巨大的悲怆就像猛烈的暴雨,狂袭他的身心。他浑身发抖,凝视着处于在黑黝黝的夜色里的叶排长冒血的肚子。想为他包扎。
同时,叶排长右手放在小吴的手上,意思是,已经没用了。
在战斗开始前,叶成德排长从班长身为排长,仅6个小时。他在非常短的时间里,就被打倒了,他是一个多么好的排长!生命在一瞬间毁灭了。
这时叶成德排长,声音已经太弱了。他的脸在黑沉的夜色里,只能依稀身贴身看见些,小吴能听见他的呼吸的急促声,由大在变弱。同时,他也无法看清叶排长的生命在淋漓的鲜血里停熄。
叶成德排长,在痛苦里,竭尽自己的精力,想表达自己的愿望因为他还有承诺。他是说话算数的人。说:“小吴,我答应拿给你的衬衣,就放在我用的木箱里。”

“排长,你都要用。”小吴因十分悲愤勉强挤出一句来。

“我回不去了。”叶排长声音几乎弱得听不见了。

“排长。”

然后,叶成德排长静静地再也没有发出声音了,就像他累得睡着了一样。。。。。。。。

篇海App

心 中 有 束 光 · 眼 里 有 片 海


相关评论
导航 - 简介 - 出版 - 合作 - 蜘蛛
请所有作者发布作品时务必遵守国家互联网信息管理办法规定,我们拒绝任何色情小说,一经发现,即作删除!
本站所收录的作品、话题、用户评论、用户上传内容或图片等均属用户个人行为。 如前述内容侵害您的权益,欢迎举报投诉,一经核实,立即删除,本站不承担任何责任
违法和不良信息举报邮箱:haiyue@pianhai.com 免责声明 公司名称: 株洲市海阅文化传媒有限公司
@ 2010-2020 篇海 www.pianhai.com 中国互联网举报中心


  湘公安安备43022302001022号  湘ICP备16004927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