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WAP手机版 RSS订阅 保存到桌面加入收藏设为首页
当前位置:首页 > 文学 > 散文

我脑海中的油菜花

作者:拾恕   来源:篇海原创文学网   阅读:36106   评论:0

我脑海中的t菜花

                     ——拾恕

我脑海中的油菜花

我记得每年的这个时候都是完完全全属于油菜花的,一大片一大片灿烂的金黄与墨绿色的麦苗一起,恰到好处地装饰着这个世界。此时的田野一定是宁静而热烈的,早告别了冬日的萧索,也还未有夏季的浮躁,春风和煦,蜂蝶乍醒,老牛过处,新草芳香,一切生灵都挣脱了冬的束缚,变得惬意起来。甚至连天空也是惬意的,只眯眼看沐浴着阳光的花海绿田,偶尔抛出一两朵闲云,擦拭明净的晴空。


我多希望此时的我是站在这样一个惬意的天地间,看蝶的舞姿,嗅花的芬芳,春风轻抚我的脸庞,阳光给我温暖,白云奉献她的殷勤,仿佛这世间再也没有纷扰,一切的一切都是那样宁静,那样美好。如果有老牛在,那一切就都完美了,老牛温和敦厚,老老实实地啃地面上的新草,它认真地咬断青草,然后津津有味地咀嚼一番,好像吃草也是有固定的程序,它兢兢业业地按照他的程序来,就像耕作一样,敦厚辛勤。


一阵刺耳的汽笛声把我唤回现实。我正站在马路边上,对面是一栋高大的居民楼,楼下挨墙种着窄窄的一小片油菜花,现在的花已经谢得差不多了,只有星星点点的淡黄色,枝干并不茁壮,远不能与农村田野间担着糊口大任的油菜们相比。其实它们会出现在这里已经是值得庆幸的了,在这样的车水马龙之间,怎么可能容得下那么一大片一大片的它们呢。初见这片油菜花是在一个多星期以前,那时诸事繁忙,根本没有分神的时间,只是目光偶尔经过窗外的时候,不经意间与它相遇,那时花开地正盛,是灿烂的金黄,阳光也很好,毫不吝惜她的温柔。只是那时离得远,看不到是否有蜂蝶来捧场,当时就想,等有空了就过来看看。


等我有空的时候,花已经谢得差不多了。时间就是这样不肯等人,一分一秒也不会等你,何况是这样的几天或者几星期或者几年呢,再何况是那样的十几年呢。


可是记忆中的有些东西却不会随着时间消失,经过岁月的洗涤,不仅不会消失,反而会越来越明晰——我脑海中的油菜花就是这样。因为觉得这个季节,这个时间是属于它们的,所以就算不回到故乡,只要闭上眼睛就能看到那里的花海,甚至嗅到花的气味,听到蜂的低鸣,仿佛一伸手就能触及到这个不知贮存了多少无忧过往的美丽田野。如果内心足够平静,也许还会有一只白色的蝴蝶停在指尖,轻轻煽动翅膀,做短暂的停歇,这时候,我会暗暗嗔怪旁边的老牛何以发出那么大的咀嚼声,可别惊了我的蝴蝶。


“蝴蝶是害虫。”奶奶这个时候肯定会阴着脸警告我。这是——多久以前了?


那时不知道读书为何物,放牛就是人生的全部。家里有两头牛,一老一小,我牵着老牛,奶奶牵着小牛,看到青草时,我比牛还要高兴,希望它一下子把草吃光,然后我们再去找更好的地方。有时候牛正在一处吃得很香,我却发现了另一处青草更肥美的地方,牵着牛鼻子拽它走,它不肯,我就很生气,奶奶就坐在草地上眯着眼笑:“老话说‘牛不喝水强按头’,说的就是你呀。”


这个季节的草很多很嫩很肥,对牛和放牛娃来说都是一种福利,可是草美的时候麦苗也美,要提防牛糟蹋麦苗也很费劲,如果一个不留神,牛跑到麦田里,不论是自己的麦田还是别家的麦田,不管是啃了麦苗还是踩坏了麦苗,被大人知道了都是要挨骂的。


我有个很唯美的招数,就是在油菜田之间的田埂上放牛,牛往往都会很乖地只啃小路上的草,而路边的油菜它看都不看一眼,奶奶隔着金黄色的花田看着我们,却只能见一个结实的牛背。那时的我还没有春天的油菜高,在花田间走一回便落了满身满头的花瓣。老牛的头上和两只角上也会蹭到花瓣,我往往会锦上添花,弄些花瓣来专门洒在它头上,它也不介意,甚至也不摇头抖落,只是若无其事地吃他的草,如一个粗犷的汉子不小心触动了内心最温柔的那根弦,肯原谅一个小女孩儿所有的任性。


那时候走在只有油菜花的世界里,想象着自己是是这世界的宠儿,想象着造物主每年会赐给我一整个田野的油菜花,我就觉得特别满足。那时候能看得到的未来也只有更多的油菜花,更多的蝴蝶,更肥美的青草那么简单,那时根本不知道时间会改变什么,只知道小牛会长得像老牛一样大,但老牛不会死,老牛会永远在那里吃草,奶奶会一直那样隔着花田眯着眼看我。这样的场景像是被谁用刻刀刻在了我的脑海里,还上了颜料,真实得仿佛一伸手就能摸到。


这样的场景变成了一场永不磨灭的梦,猛然惊醒时才发现自己孤身一人,那些曾经以为会永远陪在身边的人和景早已消失得无影无踪。老牛不知什么时候没的,小牛也不知什么时候变老的,隔着油菜花对我笑的奶奶早变成了花海中的一座坟。蝴蝶想必还是有的,可再也不是我认识的那一只了。时间太残忍。


    时间改变了很多,它带走了无数的美好,也平息了很多恩怨。我记得小时候村里有个驼背的老婆婆,一到清明节的时候就背着双手,很吃力地在村里来回走着,边走边骂,怎么骂的不记得了,但知道是因为清明节上坟的人踩坏了她的麦苗和油菜。农村的坟地本来就在田野间,没有哪一家的田地里是没有坟头的,时间久远了,田地的主人变来变去,也没有哪一家的坟是在自己家的田地里的,清明节上坟难免要弄坏别人家的庄稼。不过现在想想,那样好的庄稼被踩坏了,确实是要生气的,每家都有被踩坏的庄稼,她不过霸道些而已。那个时候她的叫骂声跟清明节上坟的鞭炮声差不多一样常见,她骂了好多年,后来听不见她的叫骂声了,还觉得不习惯。村里人经常开玩笑说,她是孤寡之人那些被她骂了许多年的人到头来还要替她扫墓,现在给她扫墓再踩坏了油菜花,不知道她还会不会骂。


是的,油菜花开得正盛的时候正是清明时节,或许这花的盛开是为祭奠那些逝去的光阴,逝去的人,谁知道呢。


我还是只在偶尔得闲的时候欣赏一下我脑海中的油菜花好了,这个时节,故乡固然有气势浩荡的花海绿田,可是再也没有儿时的心境了,世界变大了的时候,油菜花开得再盛,也还是只是一片油菜花,而再也不是我脑海中的那一片了。

 我脑海中的油菜花

                                       二零一四年三月于异乡

【篇海】            【有片海】

篇海原创网官方微信公众号欢迎关注推荐


标签:  脑海  油菜  油菜花  
上一篇:白龙洞
下一篇:暮春4月赶考忙
相关评论
全站导航 - 留言编辑 - 投稿方法 - 我想出版 - 作家联会 - 关于我们 - 诚聘精英 - 出书立传 - 市场合作
请所有作者发布作品时务必遵守国家互联网信息管理办法规定,我们拒绝任何色情小说,一经发现,即作删除!
本站所收录的作品、话题、用户评论、用户上传内容或图片等均属用户个人行为。 如前述内容侵害您的权益,欢迎举报投诉,一经核实,立即删除,本站不承担任何责任
违法和不良信息举报邮箱:haiyue@pianhai.com 免责声明 公司名称: 株洲市海阅文化传媒有限公司
@ 2010-2019 篇海 www.pianhai.com 中国互联网举报中心


  湘公安安备43022302001022号  湘ICP备16004927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