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WAP手机版 RSS订阅 保存到桌面加入收藏设为首页
当前位置:首页 > 文学 > 杂谈

苍天有眼嘛

作者:理野   来源:中国篇海原创文学   阅读:13560   评论:0

苍天有眼嘛

    一道道立电,恐怖地映亮了漫天的倾盆大雨和遍地无情水;一声声炸雷,轰隆隆嘎啦啦震得人心惊肉跳,大地颤抖,雨水四溅。忽然,一道立电与一声炸雷同时闪烁和炸响在一座新筑的正给雨水冲洗的孤坟上。这座坟,竟是赫然给雷电劈、炸而开,露出鲜红的棺材,继而又是一声炸雷和立电,棺材盖儿,居然给炸得飞了起来,至空中,雨水如柱由天冲击而下,棺材盖儿刷地落下,又盖在棺材上,只是翻了个,底面朝上了。一个十几岁的孩子,摆成一个“大”字,给无数根钉子死死钉在这底面,本来应该是面朝下的这孩子,这时已经是仰面朝天了,白皙的一张娃娃脸,甚是凄惨,给无情大雨冲击着。棺材里应该还躺着人吧?

    这孩子当然已经死了,是给活活钉死在棺材盖底面的。这种摆成个“十”字而死的人,世上毕竟有,比如我主耶稣、西方的绞刑架上死的人;而为了自己不死的******,一般也常常摆出这种姿势。

    【一】

    这孩子十二岁,缘于犯了在某些毒如蛇蝎的人心目中认定的绞刑之罪,才这样与棺材内死者对着脸而死在了棺材里。

    这孩子是四年级小学生。礼拜六了,拿着弹弓子出来打鸟。鸟是国家三类保护动物,打不得。毕竟是孩子,还不到违反什么法律的年龄。而孩子打鸟,是打算打树上的鸟。打树上的鸟,还非得要爬到树上去打,这样,当孩子爬到树上去的时候,鸟早已飞走了。所以孩子并没有打到什么鸟。这棵树,是在路边斜长着的,在路的北边一直斜到路中间去。孩子上到树上,见鸟飞走了,就开始练习打树叶。不巧,打在了树干上,弹弓的弹,垂直落下,看巧落在一个打此路过的树下人的头上,是个白胡子老头儿。

    白胡子老头儿以为是鸟屎落在头上,抬头欲跟树上之鸟发怒,一看,是本村的邻居家的孩子,就笑了笑,没有说什么,只管回家而去。

    【二】

    且说白胡子老头回到家里,忽然觉得身上不舒服,有些怪异的难受。先是张开了嘴,然后吐出舌头,接着晰白的眼睛珠在干涩的眼子毛的掩映下,往上一翻,就地了账,死了不叫死了,呜呼哀哉了!这也许就叫寿终正寝吧?

    岂知这白胡子老头儿回家来,竟是首先与家人说了树上有人打鸟和弹击白发苍苍的脑袋之事。这一死,家里人可就俨然蚂蜂炸了窝,纷纷出动,鱼贯而出门,如狼似虎闯入那个孩子的家。见到孩子的家长就说要将孩子五马分尸、千刀万剐,而且也是不解心头之恨。是时孩子也已回到家中,正在写作业。闻听来人是冲树上弹击老头儿之事而找后账的,顿时就吓得浑身直哆嗦,整个人都哆嗦成一团。而孩子的爹和娘同样也是吓得不知所措,脸色苍白。人命关天呢!这可如何是好!?

    须知白胡子老头儿的家庭,是谁也招惹不得的。白胡子老头儿可能是上一辈子做了什么行善积德的好事,因此积得五男二女的命。两个女儿就不说了,出嫁了。五个儿子可不能不表一表。其中有三个,是大地痞,三乡五里的无人不知其大名,在村里跺跺脚,三五十里的大地都得颤三颤。可说鱼肉乡邻,无恶不作。难道就不怕王法不成?而白胡子老头儿的另外两个儿子,就代表着王法,是官。一个在县里、一个在乡里任职。在渭河上游这块面积可观的平原上,即使是谁一旦不慎碰死了白胡子老头儿家里飞出来的一只苍蝇,也就等于是害死了一条人命。了不得!

    因此这十二岁的孩子和家长,才如此恐慌和绝望,因为这是将天捅了个大窟窿。面临的将是塌天大祸。

    【三】

    白胡子老头儿的三个大地痞儿子和小地痞孙子一干人等,见到吓得几乎已经死去的十二岁的孩子在屋里,进去就是一阵拳打脚踢,一会儿功夫,孩子就昏死了过去。孩子的父亲母亲哪里敢阻拦呢?只能跪倒磕头如捣蒜:爷爷奶奶地一直叫,求饶,饶了这根独苗……

    村里人看热闹的、看不过眼敢怒不敢言的,涌满了孩子的院子。大家好说歹说,总算将白胡子老头儿的几个儿子孙子劝说了回去置办丧事去了。

    经过村干部和几个头面人物的调停和斡旋,达成共识:孩子的家庭出资10万元,补偿损失,另外,孩子在殡葬那天,披麻戴孝做孝子,将白胡子老头儿送到坟地,入土为安。否则,一命抵一命。

    穷,也得保孩子的命呀!亲戚朋友,借遍了,又向街坊邻居伸手。总算凑够了10万元。孩子的命,就算保住了!谢天谢地哦!

    【四】

    谁知,白胡子老头儿殡葬那天,做孝子的十二岁的孩子,就再也没有回到娘和爸的身边来。天黑了,在亲朋好友的陪伴下,终于壮胆来到白胡子老头儿的家里询问,结果被大骂着驱赶了出来。

    有人已经想到,孩子应该是给活埋了,做了殉葬品。可是,谁敢去动一动人家的祖坟呢?一旦没有在坟里埋着,就又是捅了马蜂窝了哇!第二天,只能去报案了。而得到的回复却是:再找找,孩子小,应该是走迷了路了吧?

    官匪一家,这世上可哪里去寻得来给穷苦、安分的人们撑腰的青天大老爷呀!何况人家白胡子老头儿的几个儿子应该早已通融打点了呢!

    两口子失去了自己的独苗,没有什么本事,只能哭。眼睛哭肿了,好在泪还没有哭干,可以继续哭。穷苦大众的眼泪,就像穷苦大众的延续一样,是无穷无尽的。

    【五】

    一个十二岁的孩子,就算是过失伤人,毕竟还没有到负法律责任的年龄的!出资10万,又披麻戴孝做孝子,难道这惩罚还算轻吗!?为什么还非得再要了孩子的天真、无知、可怜和活泼的命呀!?

    可恨法律要的是人证物证。如果不能证明孩子是给活埋了,就没有办法去告发杀人者,也就没有指望看到孩子的鸣冤昭雪之日

    没本事,没势力,怨谁呢?只有从来不嫌弃家贫的哭,还算眷顾缘于命苦而可怜的人家。那就哭吧……

    两口子的眼泪近乎哭干了,眼睛肿得像铃铛,不能再哭了。再哭眼睛就会哭瞎的了呀!亲朋好友,好心的人们,劝不了,只好帮着哭。有的帮着,居然也将眼睛哭肿了……

    叫天天不应,叫地地不灵。孩子,你如果还活着,就快快回来,见娘一面,娘就快疼死你了;如果你已经死了,就冤屈激得天鼓响,学窦娥,六月飞雪一场吧……孩子的娘,又是痛绝于地……已经哭死了好几回了!醒来后,依然是锥心涕血,恸哭动天!

    【六】

    也许是太多的泪水得到了蒸发化作了天上的云,也许恸哭悲声当真已经惊天地、泣鬼神、夏日黯然失色!三日后,天,忽然阴云密布,漆黑如夜,一会儿功夫就是电闪雷鸣,大雨倾盆。轰隆隆嘎啦啦,好多村民的窗户的玻璃都给震碎了。

    这场雨,来得快,下得大,突兀之极,也去得快,像人的美好的童年和美好的春天。也就是一个小时吧,天,说晴就晴了。忽然,院门被人撞开,有人大叫:苍天有眼,苍天有眼,你的孩子在棺材里,被活活钉在棺材盖儿的底部,与那该死的白胡子老头儿面对面合葬在一个棺材里的。苍天有眼,雷劈了,将坟劈开了,将棺材盖儿劈得翻了个,朝上了。可以去告状了……

    【七】

    已经三天滴水未进的孩子的娘闻听这,苍白如纸的脸上忽然露出了凄惨而扭曲的笑容:苍天有眼苍天有眼苍天有眼……说道第三个“苍天有眼”,白眼一翻,昏厥于地。

    孩子的父亲异常冷静,无言无语看着自己的妻子倒了下去,居然没有动。人们围了过来,一看,原来是两眼发直,像是站着就死掉了……

    惊慌失措的人们有的掐人中穴,有的大呼小叫:谁有手机,快快拨打120,叫救护车……

    一个年岁稍大一些的村民竟是摇头苦笑道:苍天有眼?哼哼……接着突然大叫

    苍天有眼吗?!

    叫声宛如一把悲鸣的利剑,直直*入了低沉的苍穹。夕阳已沉没。天,黑了下来。


标签:苍天  
上一篇:俺爸俺妈
下一篇:吃醋
相关评论
全站导航 - 留言编辑 - 投稿方法 - 我想出版 - 作家联会 - 关于我们 - 诚聘精英 - 出书立传 - 市场合作
请所有作者发布作品时务必遵守国家互联网信息管理办法规定,我们拒绝任何色情小说,一经发现,即作删除!
本站所收录的作品、话题、用户评论、用户上传内容或图片等均属用户个人行为。 如前述内容侵害您的权益,欢迎举报投诉,一经核实,立即删除,本站不承担任何责任
违法和不良信息举报邮箱:haiyue@pianhai.com 免责声明 公司名称: 株洲市海阅文化传媒有限公司
@ 2010-2019 篇海 www.pianhai.com 中国互联网举报中心


  湘公安安备43022302001022号  湘ICP备16004927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