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WAP手机版 RSS订阅 保存到桌面加入收藏设为首页
当前位置:首页 > 文学 > 小说

受尊敬的有车人(短篇小说)

作者:华子   来源:原创   阅读:81199   评论:0

受尊敬的有车人

            华子

 

 我们小区院子里,还有一些人是外来的租户,他们住着那些买了新房子已经搬走人家的房子。租户大都是从农村上来的,想通过艰苦的打拚改善自己不济的命运。有的是在周围打工上班的,有的是做些小买卖的生意人,开餐馆的,开理发店的,卖菜的等等。一般是,为别人打工的都是未结婚的青年人,做买卖的都是成了家的。

 在小区外的路边有一家叫“标致”理容店的,店主人叫王二妹,她干这一行业已经十来个年头了。她来自偏远的贫穷山区——凉城农村,那地方的很多的姑娘跑到城里来学理发。她现在已经结了婚并有了个三岁的小女孩,自己开了店,生意虽然不大,但是很稳定。从土里土气的农村小丫头变成了城里人。原来说的地方话也改成了城里的普通话。不过要是细听的话,她至今仍然还带着一点原来的口音。我至今还记得她刚来时的情形。那时也就是十七八岁的年纪,扎着马尾小辫,说话、穿衣打扮都很土气。不知是熟人还是远亲的介绍,她在这条街上的一家理发馆里当学徒。那家理发馆就是租得老阚的门脸房。当时这条街上的一溜临建房还没有拆掉,她就在一家连下水管道都没有的及其简陋的店里干活。她身体有些单薄,像田地里的一根莜麦菜。中等个头,俊俏的脸上上长着一双大眼睛。我当时也去这家理发馆里理发,她只管洗头一个环节,用怯生生的指头挠几下你的头皮。然后站在师傅一旁学手艺。一年后她就能理一般的发型了。她很聪慧,有悟性。她身上的生涩、土气也慢慢退去,头上开始留起了披发,皮肤变得细润白皙起来。不经意间,三四年过去了,她自己在不远处也开起了理发馆,就在离她原来的理发馆不到二十米的地方。

 应该说她还是很会做生意的,除了有一手不错的手艺以外,她还很会招徕顾客。无论是老顾客还是新顾客,她见了都很热情,一脸的亲切笑容,进了她的店有一种宾至如归的感觉——就像她店门上写的一样。后来她结了婚,生了小孩,长发剪成了齐耳的短发,并且烫了卷,身上有一种城里女性成熟的美。此时她的店有了扩大,装修时尚,顾了好几个人。

 按说王二妹照此生活下去,未来的生活一定是平稳和富足的。会是不错的小康人家。不过她喜欢逞强好胜,总和身边的朋友攀比。这一方面成全了她,又一方面害了她。后来的一件事骤然改变了她未来生活,使她的人生轨迹发生了变化。正所谓祸所福依兮。

事情还得从去年说起。从去年夏天以来,她原来老家的一些姐妹有的买了私

家轿车,经常开着车来找她玩儿。她们把车专门停在理发店的门口,昂首挺胸地旁若无人地朝店里走来,身后还“吱”地传来一声锁车门的报警声。而此时的王二妹穿者粘满碎头发的工作服正忙着。她看见人家一富姐的样子,面上不说,但心里还是很嫉妒。脸上依然热情地迎接着,心里却酸酸的,极不平衡。是啊,她有这个理由的。无论是在长相上,还是在智商上,她和家乡的这些姊妹们比起来都是数一数二的。他们差不多是一起进城的,十年过去了,差距却很大。比起来她并不是算最有钱的,而且有越来越下降的趋势。原因是,那些原来搞理发的姊妹们后来都调整了思路和人生的方向,有的攀上了有钱的男人,当了二奶,不再为生活劳累;有的虽然名义上还没有退出理发行业,但是经营内容变了。都增添了洗脚按摩那一套,甚至还偷着卖淫。而王二妹呢,一直干理发这一行,不做不净的生意,自然收入只够维持一般生活。也有人曾劝过她,说只理发能挣几个钱呢,不如加一些挣钱的项目,那样的话年收入自然要翻番的。可是她不愿意。王二妹从小受传统教育较深,父亲是村子里的小学教师,很要脸面的。她不想干那些丢人的事。何况本分的男人也不叫她干那些,怕她学坏了。

前几年别人买房子,她不想看上去比别人混得差,也想买。他们还一直没有自己的房子,租房住。无奈这几年房价层层往上涨,他们刚觉得钱攒得差不多了,过几天房价一涨,钱又不够了。一套小平米的房子变得只能买半套的。现在又时兴私家车了。凭什么他们都比你强啊,老压你一头啊,看你的眼神带着轻视啊!房子好坏,是不是自己的关系不大,可是出门上街或回老家又没有开着车却很重要。眼神都不一样。自己总不能老骑着自行车吧。他觉得无论如何这次再也不能落在姐妹们的后面了。

她打定主意也买一辆轿车,可是身边并没有多少钱。现在什么都涨价,就是理发不涨,还是每位五元。现在理发这一行竞争激烈,门槛低,顾客越来越挑剔,你不装修好些顾客是不来的。租房子越来越贵,门脸年年涨价,水电费、工商税务都涨,店员的工资涨……刨去这些,到自己的手里还能剩多少啊。她这十来年还经历了一件人生大事呢。结婚,生子,不住地添加理发设备,换装修,特别是前些日子父亲心脏做搭桥手术,又花了她不少的钱。明知如此,又哪一样是能省去的呢。

也许有人会说找她老公要钱啊。可是一提起老公来她就恼火。结婚前她男人在一家建筑公司当水暖工,每月的工资虽说不是很多,但是毕竟是有单位的人,能旱涝保收。可是结了婚没几年,单位倒闭了,老公失业了。拿回来的几千元安置费很快就花光了。她男人只好到桥头找零活干,但并不是天天都有活干的,除了他自己的花销,吃饭,喝酒,抽烟等,一个月下来也剩不了多少。有时被工地招去干整活,好几回最后连工资都没有拿到,工头拿着他们的钱跑了,人找不见了。王二妹见他如此窝囊,就叫他在家管孩子,管家务,自己好集中精力打理理发馆。可是丈夫并不愿意。他孩子不管,饭不做,而是去跳舞或者打麻将。两个人为此又吵又闹,还动过手,最后并没有什么改变,结果还是老样子。家里的一切花销,男人不但不管,反而有时找王二妹要。要是不想离婚,不想教女儿失去完整家庭的话,她还能有什么别的办法呢。

丈夫指望不上,只有靠自己了。她了解到,买一辆能拿得出手的小车,最少

得花十几万元钱。她不想买太廉价的,经济性的。就如同她穿衣服一样,她从不穿便宜货,都是名牌的。哪怕少买一件也要保持档次。小车也是一样。那关乎一个人的门面。她不想比同乡的姐妹买的车差了,不想她买的车一上路,就像一个农村人走在城里一样,输在档次上,被人鄙视,看不起。显得那样地卑微。现在家里全部的积蓄不到十万元钱,还得借十万元呢。

自从她有了买车的想法之后,她就再也放不下这个想法了。自己开上车的样子深深鼓舞着她,她想,那会是什么样子呢?就像别人说的,那才叫香车配美女呢。自己把头发挽起来,穿上得体的衣服,一定要穿一双高跟鞋,在一只脚迈下车的一刹那表现出无比的优雅,那样的回头率不知要比同乡的姊妹们高多少呢。有了车,走到哪里都会为你带来荣耀,光环,为你增光,使你身价大增。他仿佛开着车参加朋友的生日宴会,朋友聚会,朋友们都投来赞赏的目光。她安慰自己,十万元的借款,用不了几年就会还上的。有时一个人想着想着,她自己都笑了。

买车这件事成了她当前人生的目标,觉得这才是先进的生活理念。她听同乡姐妹讲过中国老太太和美国老太太关于卖房子的那个经典的故事。觉得实在太有道理了。她不要那么傻,生活得那么辛苦而不知道今世的欢乐。丈夫不同意买车并不重要。

打定主意就开始付诸行动。她先学驾驶弄到驾驶证本。她一了解,眼下考到汽车驾驶证并不像想象的那么容易。必须先去驾校参见一个月的学习。考试越来越严格了。那怎么能行呢。自己离开店,谁来打理呢。店里的人要是看见自己不在,还不知怎样翻天呢。想来想去,想到了一个省事的好办法,就是找朋友通过关系买个驾驶本。自己抽空再把驾驶技术补上。听人讲学开车并不是一件多难的事。就像自己刚开始学理发一样,还不是心里有点发慌,可是几次下来也就习惯了,行动自如了。不久朋友为她买了一个驾驶证来。她拿着黑色革皮的带钢印的证书,看了一遍又一遍。现在万事俱备,只欠东风了。

这年头向私人借钱是很不容易的。但是她还是借到了足够的钱。她平时为人一向守信用,朋友们相信她。她想人家做了保证,打了借条,还有不低于银行两倍的利息。

终于在元旦之前,她的美梦成真了。她请人开回理发店一辆红色别克小轿车。她开始学着开车。坐在舒适的皮椅上,手握着绵软的方向盘,车子缓缓向前移动,那种惬意的心情是难以言表的。闻起来,连车里的皮革味道都那么好闻。她太高兴了,几天几夜都睡不好,这是她前几年做梦都没有想到的。

她开车带着孩子上过几次街,当然孩子高兴极了。坐在她的旁边,女儿看这看那的,眼睛都不够使。她男人从不坐她的车,她没有用他的钱买车,自然也不欠他。每次上街,她都能感到路人投来的羡慕的眼光,极大地满足了她的虚荣心。

 

转眼到了春节,先是去丈夫家打了个招呼,初二一大早他们就踏上了回王二妹家乡的路程。后备箱里装着为她父母带的礼物。哪一年也没有感到像这次回家兴奋。以前他们坐长途大巴,说不上高兴或不高兴。总是手提着东西步行好长的路。可是这次会不同了。他们开着自己家的车回去,荣光多了。年前刚下了一场小雪,公路中间已经没有雪了,只有边边沿沿还残存着一些。空旷的原野和道路就像一张蜡笔画,粗糙而又诗意。来往的车不多。这还是她第一次驾车走这么远的路。丈夫和女儿坐在后边。丈夫绷着脸,不得不应付这趟尴尬的旅行。不管怎么说,夫妻感情不和的事还不足以影响到他对女方老人的尊敬。再说,他们家老人对他这个姑爷一直是喜欢的。

为了不至于尴尬,王二妹打开了CD机,车厢里立即充满了歌声。谁也不知道马上会有可怕的厄运降临。从城里到她的家乡二百来公里,就是开的较慢的车速,三个小时也会到的。按说他车开得并不快,一直都没有超过每小时六十公里。行驶到一半路程时,在不到十米的十字路口突然横窜出了一辆车来,她来不及踩刹车,大叫了一声,急忙打方向盘,小车像躲闪不及的野马,向路边冲去,路边没有防护栏,汽车直接冲下了并不宽的路基,如醉汉一般摇晃着翻向了有积雪的沟里。汽车先是腾空跳起,然后歪斜着落下,翻了几个跟头停在了那里。一个碗粗的杨树被撞断了。女儿开始发出刺耳的惊叫,后来大概被吓懵了,也可能受了伤,反正没了动静。这时王二妹觉得脖子动不了了,肋骨处钻心地痛。幸亏他丈夫受伤不严重,爬出底朝天的车体,又把她和孩子救了出来。她几乎动不了了,孩子还好,只是身上有些擦伤,精神上受到惊吓刺激而已。此时肇事的车早已经开走了,没有留下任何的踪迹。实际上就是找到交通部门处理,又怎样完全由别人来承担灾祸的责任呢。

后来她的丈夫好不容易拦住了一辆小车,求人家把他们送到了附近的乡镇医院紧急救治。然后又转到城里的大医院治疗。娘家是回不成了,年也拜不成了。相反倒是老人去医院去看他们,听到车祸后再也没有了过年的高兴劲儿。

丈夫和女儿很快出了院,只是她经过检查后认为受伤严重。一是颈椎受伤,二是右侧的两根肋骨折断了,需要住院治疗。她一时也失去了自理能力,整天由人陪护。直到好几个月后才出院。医生说她的颈椎会留下后遗症,以后不适合再理发了。

自从她受伤后,理发店无人打理,生意受到了严重的影响。雇员服务态度下降,服务质量也是一落千丈。原来借她钱的人纷纷来讨债,一开始还客气,后来干脆撕破了脸皮,原来的友情也不顾了。她的车虽然通过修理还能用,但是已经没有人去开它了。想买掉,来的几个买主给的价钱都惊人的低。几乎是当废铁卖的价钱。它只好被放在院子的一个偏僻处,上面落满了灰尘,就像一个遭到遗弃的老人。是啊,它是罪魁祸首,导致灾祸的东西。不但女儿丈夫不愿看见它,就是王二妹也见不得它,恨透了它。像对魔鬼一样的恨它。

没办法,她得病稍有好转,就跑到店里。她再也不能亲自动手为一些挑剔的老顾客理发了,后来这些人再也不来了。她就像一个机器人死的,脖子上围着一个像古代枷锁一样,又像一个游泳圈一样的东西,永远是一种姿势。从此后连雇员似乎都不再像以前那样听话了,经常欺骗她。她衰老得很快,再也称不上是一个漂亮的女人,而是变成了一个有残疾的老女人,毫无迷人之处。重要的是她不得不还借的债,把理发店抵给债权人。她只好靠捡垃圾维持生活。生活变得更加窘迫,不用说她和丈夫舍不得花钱,就是在孩子身上,也不敢给孩子随便买东西,再也不像以前大手大脚,而是变得日渐吝啬。以前的姊妹和朋友都不愿和他来往了。

 

 

篇海App

心 中 有 束 光 · 眼 里 有 片 海


标签:底层人群    生活    追逐潮流  
相关评论
导航 - 简介 - 留言 - 出版 - 合作 - 蜘蛛
请所有作者发布作品时务必遵守国家互联网信息管理办法规定,我们拒绝任何色情小说,一经发现,即作删除!
本站所收录的作品、话题、用户评论、用户上传内容或图片等均属用户个人行为。 如前述内容侵害您的权益,欢迎举报投诉,一经核实,立即删除,本站不承担任何责任
违法和不良信息举报邮箱:haiyue@pianhai.com 免责声明 公司名称: 株洲市海阅文化传媒有限公司
@ 2010-2020 篇海 www.pianhai.com 中国互联网举报中心


  湘公安安备43022302001022号  湘ICP备16004927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