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WAP手机版 RSS订阅 保存到桌面加入收藏设为首页
当前位置:首页 > 文学 > 小说

佛经

作者:医生刘哲学   来源:原创   阅读:14947   评论:0
  疆城的深秋并没有让我感觉到感觉什么“早穿棉袄午穿纱”,但是不可否认的是自从入了冬以来,这里的天气便一天冷似一天,窗外的叶子已经黄了一个多月了,每天落下来一些,枝丫上显得有些稀稀拉拉。即便如此,每周清晨打扫院子所费的气力并没有因此而减轻一分,仿佛每落下一些便会生长出更多似得。
  李善,真像是他的名字一样,对谁都过于客气,但是这种客气并不是由于身体的瘦弱。他有一膀子肉,一握拳一条条纹理就像是张开了獠牙的小蛇,使他在哪儿都能够轻易地存活下去。但是他又不爱——或者是讨厌——别人去关注他的那身筋肉,即使想到要什么东西区证明自己与别人不同的时候也是首先别过去脖子去。呕,他觉得自己比别人出众的是脑袋,而不是那身肉或者那具皮囊。这幅皮囊只能让他觉得自己更加的像是一个村野的农夫,即使他表现得再文质彬彬!在人们眼里,狗熊戴上眼镜儿也是狗熊。马戏团的狗熊倒是规矩,有时点头有时哈腰的,可是挨了一顿鞭子会不呲牙?但是我还真没见他呲过牙,邻居们也没见过——狗熊不呲牙就注定了要比别的动物受更多的委屈。是的,他不关注那身肉,越不关注,那身肉就长得愈加的结实,被人揍起来也就越爽,那是一种精神与身体双向的胜利。就像一个矮子在说,看吧,有肌肉又怎么样,还不是乖乖地被我揍得话都出不出半句?
  他是真的没有脾气,还真是真的,因为他是一位佛教徒,就算是对一只猫或者一条狗,都流露出那么点儿平等与博爱的意思来,绝不会因为自己是个人(这点毫无疑问)而把别人统统划为畜类,谁让他是佛教徒呢。
  可是就算是路过的狗或猫都不会接受他的施舍,因为没什么油水儿。我想那些猫或狗儿要是会说话说不定也会冲他喊几句“走开”。狗都晓得他从来不会吃带骨头的东西,猫也知道他家倒的垃圾从来都不会有带着肉的鱼刺。因为他既不吃肉,也不用猪油,有了客人了碍于面子偶尔会用一用菜籽油。设若没有客人呢,好,他宁愿用白水一直煮,我真见过他用白水在煮几片不知道什么菜的叶子。
  说实话,我、或者不仅仅是我常常在想:他会不会有一天不信佛了呢,会怎么样?这并不是说我嫉妒他心肠比我好,绝对不是,我并无意看着一个好人慢慢变坏,但是我常常在好奇呢,就拿全人类来说,我希望人人心肠都好,这样我也许过得会舒服很多,但是这毕竟是社会,坏人做得,好人也做得,怎么偏偏就他一个好人呢——这并不是对他的诅咒,纯粹因为好奇引发的猜测。
  但是,今晚我不得不去找他了——因为有人要揍他!
  说到这里,我要跟诸位交代一下,我们家在疆城偏远小镇的一个村子,前几年城里闹白帽子引发了内乱,逃下来了一帮难民,其中有个寡妇姓刘,带着个闺女叫小韦。刘寡妇丈夫是当兵的,在内乱那一年被乱党砍死了,她就带着小韦躲在我们村里,今年刚刚死。大家就一起攒了点钱当做小韦的赡养费,不得不说刘寡妇看人眼准,临走前拉着李善的手让他将小韦认作了干闺女。
  花开两朵,各表一枝。再说回我们村里,权力最大的自然是村长,六十多岁一个老光棍儿,没有老伴,只有个傻儿子,都二十多了还流着鼻涕在村子里瞎玩儿,天天跟老爹吵着要媳妇儿呢。可是媳妇并不是一个物件儿,只要交了钱不是马上就能娶进来的,有钱的人家看不上他,没钱的人家他又怕人家白吃他家一口干粮,时间越拖越久,老头儿急的直蹦高儿。一来二去呢,自然就把心眼活动到小韦身上了。小韦好啊,家里没有双亲拖累,虽然会白吃他家的饭,可是也会缝缝补补啊,到来年再生一个大胖小子那就全乎了。想到这里村长心里就直发美,是多了一口子人吃干粮,可是,为了一个大胖小子,就算把全部家当都押也可以啊。他又想起了死去的老伴儿,哎,有个女人的家才叫家啊。
  老头儿倒是信心满满,但是老李犯了难,天要下雨娘要嫁人,这是谁也拦不住的事情,但是小韦好好的一个姑娘绝对不能嫁给一个傻小子。村长的威严就像是压在脊梁上的一座大山,沉重的有些喘不过气来。
  “小李啊~”村长朝腿上磕了磕烟灰。
  “我们家条件你也知道,只要小韦过了门,我们就是亲家”
  “但是。。。小韦有对象了,是邻村的二德子”想了想,他又补充了一句,“也是小韦的同学”李善说。
  “那个娘娘腔大学生?整个软乎乎的废物点心”村长很生气,若是别人还行,一个软乎乎的“废物”居然也敢出来跟自己儿子抢媳妇儿,他没想到是自己先来搅和别人的,首先便把罪状全部拐到了别人身上、
  “小徐会找到更好的的”李善说道,一般是出于真心,一般是出于敷衍。
  眼看到嘴的肉就这么没了,老头儿终于被逼急了,说:“你这么护着她,是不是跟她有一腿?”
  “怎么会!”他脸红的像个红柿子,但是把小韦搂得更紧了。   
  村长气呼呼地走了,可能是那天吵架的声音有些过于的大,抑或是出于村长报仇的心态,李善和小韦有一腿儿的事情就一直在村里议论了起来。
  有人相信他,也有人怀疑他,当相信他的人多了之后就有更多的人出来怀疑他,就像大家都在怀疑他的时候有人出来相信他一样。人们不会相信他们看到的那个和善的笑呵呵的他,而是宁愿相信流言,越和善的人便会遭到越猛烈的流言。对,他有魔法,会让人觉得他可怜,就凭这个他就该挨一顿打!
  所以我听到了人们议论:村长要找人揍他!
  我到了他家,顺手在路上买了一只烤鸭——在他家是永远不要想着吃到肉的。
  他正在认真地打扫院子,扫成堆后再把叶子挖个坑埋掉,然后又有新的叶子落下来。
  他的屋里没有灯,在桌子的一角用酒瓶子托住了一根蜡烛,底下用旧报纸缠了一圈又一圈,烛芯摇摇晃晃的,烛油顺着蜡烛流到了瓶子上,顺势在上面形成了一个圆坨坨。
  他从橱子里拿出一个瓷缸子,平时用来煮菜或者煮面条儿,有人了就拿来泡茶。我打住了,自己找来个碗倒了点儿白水,说实话,那带着菜味的茶水我可享用不了。
  我简明的说了说我来的目的。他还没明白过来,但是说的很真挚,像是用手抓着自己的心:
  “我并没有招惹他们,大概不会有事的”
  他对我的话不是很重视,反而对我对他的在意很是感动。
  “你是没招惹他们,但是谁让你多管闲事呢”
  还有一句话我没说:“是因为你好欺负”。
  “可是。。。我是好心的。。。”
  他觉得他有这个想法是必然的,就像是天冷了人们必然会想到加上一条棉裤一样。
  “是的,你是好心的,也错在太好心了。你要是走过去说,嗨,伙计,我要把你们打得趴在地上吃屎。他们就得吓得朝你连连磕头,我保证”我说“就凭你这身筋肉。”
  他似乎觉得我说的很好笑,或者想到了别人趴在地上朝他磕头的场景,所幸馒头也不吃了,就一直看着我笑得直摇头。
  他看到我带这饭菜过来,心里有点不好意思。
  “凡所有相,皆是虚妄。既然都是虚妄,那么吃馒头咸菜必定和面包烤肉是一样的”我笑了笑。
  “若见诸相非相,即见如来。”他很得意地重复了两遍。
  既然我的谈话并没有引起他的重视,那么不一会儿他便将我们的对话引到信佛与烤鸭上。
  他认为既然信了佛就得规规矩矩的,该念经就念经,该吃素就吃素,精神和肉体上都在践行着自己的诺言。
  我认为信佛要先爱自己,推己及人然后再爱众生。我爱吃烤鸭,我也爱自己,所以我就要吃烤鸭。
  “你不配信佛”他辩驳不过我,所以争得面红耳赤。
  “说出这句话正是因为你没有领悟到佛学的真谛”我说“佛爱众生,哪怕这众生的一个爱吃烤鸭,佛并不会因此而不爱他,我心中有佛,  可是也有烤鸭,众生平等嘛” 他就没了话。
  我并不是一个聪明人,可也不至于难得糊涂。我不太乐意跟别人打交道,可是乐意时不时的见他几次;他也不乐意跟别人嘚吧嘚,可也常跟我聊几句,难得有这么一号人物,尤其这么一个社会。虽然这像是俗话说的猫找猫狗找狗,可是我们俩倒也是真的推了心。既然推了心,那么平常的争吵便不会觉得太过分了,反而有些亲近的意思在里面。
  吃完了饭,我们倒是真的发了愁,开始商量对策。
  又在屋子里转了二十多个圈子,还是没有办法!
  “随他们折腾去吧”他终于开了口。
  “万一他们在路口堵你呢,岂不是送到老鹰嘴边的肉?”
  我们聊了一晚上,但是还是没想出什么好办法,我为他的不以为意感到气愤,一股深深地担忧涌上了心头。
  果不其然,第二天我在街头有看见了他,正被一群人围着打。
  我明白他的性子,他信佛,所以他忍,挨了揍也只是在嘴里念叨念叨,乞求别人能悔悟过来,而我不信。看他挨了一顿揍我还是很痛快的,但又不能不去管。我看不起他,又可怜他。因为他可怜,我在心里告诉自己。
  “干什么呢!”我大声的喝道,然后上去一把拽住了“领头儿”的领子。
  “领头儿”吃了一吓,他们敢欺负穷人,可是却不敢跟我置气。
  “我们闹着玩儿呢,三爷”领头儿的依旧笑嘻嘻。
  我不能不管,可又不能管狠了,天知道我走后他不继续挨揍。我不是怕惹事儿,也不怕他们堵我,越凶狠的人越在乎自己的身子,他们怕我拼命,只要拼了命,就是要见血的,他们坏,只是针对别人,别人死了天大的殡他们也看得高兴,临到自己了,伤一根指头都不行。
  到了他家,我们商量着怎么办,现在流言越传越广,唯一的办法就是抓紧找个人家把小韦嫁出去,不然村长总得惦记着,说不定什么时候遇上再挨上一顿重的?铁人都受不了。他倒是不在乎,可是人家一个姑娘家家的总不能跟着一起扣这个尿盆子。
  说到出嫁,他的心情有些沉重。
  我恨不得天上下来一个雷把他们都劈死。
  可是他不,他希望他们马上能醒悟,然后反悔向他道歉,他们打的越快他的嘴就嘟囔的愈加的勤奋,我的眼都有些跟不上了。
  看来他对佛学愈加的痴迷了,不知道是因为对今天的失望还是明天的希望,只是,有点念想总是好的吧。
  自此之后我便一直在外面奔波忙碌,再也没见到过他,国庆没有见到,年终同学会也没有见到,也没被有人探听与提起,仿佛根本就没存在过一样。
  但是过年的时候,他又来找我了,初一我刚开开门准备扫一下雪,就见他端着一碗白水泡馍,里面躺着一块咸菜立在门口,手还停在门框上像是准备敲门。
  我很震惊,因为他拄着拐,头上缠着绷带,眼已经显得凹进去了,眼皮往外翻着,眼珠里泛着青光。我不忍得去对视,唯恐将我眼中的光亮也吸了进去。
  “嚯,怎么了!”我吃了一惊,赶忙把他让进屋子里。
  “二德子结婚了,不是和小韦。。。”他穿着很粗的气,又略带些感叹。
  外面太冷,我让他进屋说。他的步伐,怎么说呢,与其说是走,倒不如说是扭。左腿耷拉着,用右腿当支撑,然后抬起左腿,以胯骨为圆心,右脚掌一转,左腿再紧跟着扭动过去,同时左脚在地面上划拉了半个圆圈,连带几片落在地上的叶子打了几个璇儿,最后才算落了地。
  我让他坐,然后起身将煤炭捅得更旺一些。
  “你这是。。。”
  “跟人打架来着,挨了一砖头,脑出血住了几天院就这样了。”他嘴角用力抽了一下,挪了挪脚。
  我以为他又是白挨了打,谁能想到这么一个和善的人儿会去动手?可是这次还真是我预料错了。
  “嗬,他们前一夜又在巷子里堵我,不知怎么的,我就一个人揍倒了四个,还有两个一瘸一瘸的跑了,从没觉得大家这么痛快!嗬嗬。。”,他一边说一边艰难的喘着气,嘴一鼓一鼓的让我觉得像是儿时玩弄的最会鼓嘴的蛤蟆。
  “他们全都吓跑了,我第一次这么喜欢这身肉,硬邦邦!”
  我拿出了一只烟,点上了火,并给了他一支,我知道他会继续说下去的。
  “我开始以为你们傻,佛经,这么度世的、这么好的东西你们都不信,可是后来我发现,村子里的人都不信,村长不信,精明的三叔不信,就连刘寡妇也不信,哼,亏我还当好东西,信了一辈子,感情你们都是精神的,就我自己糊涂呢。”
  。。。。。
  一阵沉默,我的心沉甸甸的,从屋里拿出早上剩下的饺子,我觉得该再为他做点什么,但是什么都做不了,毕竟他已经迷糊了大半辈子。  
  “你的那本书呢,给我看看”他说。
  “什么书?”
  “精神的起源”

【篇海】            【有片海】

篇海原创网官方微信公众号欢迎关注推荐


标签:一个  但是  他们  村长  可是  
相关评论
全站导航 - 留言编辑 - 投稿方法 - 我想出版 - 作家联会 - 关于我们 - 诚聘精英 - 出书立传 - 市场合作
请所有作者发布作品时务必遵守国家互联网信息管理办法规定,我们拒绝任何色情小说,一经发现,即作删除!
本站所收录的作品、话题、用户评论、用户上传内容或图片等均属用户个人行为。 如前述内容侵害您的权益,欢迎举报投诉,一经核实,立即删除,本站不承担任何责任
违法和不良信息举报邮箱:haiyue@pianhai.com 免责声明 公司名称: 株洲市海阅文化传媒有限公司
@ 2010-2019 篇海 www.pianhai.com 中国互联网举报中心


  湘公安安备43022302001022号  湘ICP备16004927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