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WAP手机版 RSS订阅 保存到桌面加入收藏设为首页
当前位置:首页 > 文学 > 小说

我是神经病

作者:医生刘哲学   来源:原创   阅读:13259   评论:1
  小红被人挂在房梁上,估计是要被吃了,悬着的脚下还有没吃完的半碗米饭和鱼汤。
  我很饿,但是我不爱喝鱼汤,所以就把那半碗米饭端走了。
  我不知道谁要吃小红,而且现在也不过节。
  我们这里过节都会杀掉家里的猪或者羊,然后挂在房梁上,能吃几个月。但是这么热的天,就算挂在房梁上也撑不到吃完,吃不完就臭了,只能扔掉。
  老师问我小红为什么没来上课,我说小红被人挂在房梁上了,会被吃掉,但是大人们总是不承认超出自己认知的事情,所以老师说我有病,然后让我滚回家里去养猪。
  说实话,我喜欢小红,因为她会认真地听完我说的话,不会笑话我养老鼠,而且还会对着我笑。
  但是她说她不能嫁给我,因为村长说我是个神经病,女人不能嫁给神经病,要嫁得嫁给他的儿子。
  因为村长是村里的智者,村长是智者,所以他的儿子也会是智者。
  其实村长的儿子是个傻蛋,整天留着口水满大街跑。 但是村子里没有人知道,因为我谁也没告诉。
  
  我很喜欢写诗,但是别人都不喜欢,我也没在意。
  因为我知道小红爱听,今天我写的是《搬石头》。
  “我喜欢搬石头
  一块
  两块
  三块
  然后扔出去
  biu~”
  但是小红今天没有像以前捂着嘴笑,我就觉得自己写的没有意思。
  
  “你怎么不下来,这么多天了都没人来吃你,再不下来就臭了。。。”
  小红没有说话,也没下来。
  看来这是个游戏,我也想玩,只是不知道怎么把自己挂上去。
  我试过用绳子挂着自己的脖子,然后绕到房梁上,用两只手用力地拉,但是怎么也拉不上去。

  今天来了个算命的说身上有煞气,我说,你有病。
  从来没有人说过我身上有煞气,倒是我爸经常说我冒傻气,我说老子土匪儿子贼。
  我爸说不过我,就用巴掌来显示他的权威。
  算命的不信,说我身上确实有煞气,就用毛笔在纸上写了两个字,用手指着那两个字告诉我:这个字是“南”,这个字是“北”。
  我用手指着一个方向说:“南?”
  他说,不是。
  我分不清方向,所以刚才是胡乱指的。
  我看他笑眯眯的看着我,没办法,我又指着另一个方向说:“北?”
  他说,不是。然后指了指他的心。
  我看不懂什么意思,也不会写字,干脆把墨水倒在了纸上。
  他冷着脸问我几个意思。
  我说我写的是字,这个字是“命”。
  
  我憎恨猫,因为它吃老鼠。
  我养了一只老鼠,所以我憎恨猫。
  那天我正在写诗,我的“面条儿”嘴里叼着一个老鼠回来了。
 “面条儿”是我养的一条狗,我养了很多东西,不过都离家出走了,只有“面条儿”这几年里一直跟着我,还给我带回来了一只毛茸茸的老鼠。
  我给这只老鼠取名叫“天使”,因为它从来不用吃饭,还安安静静地听我读诗,也不离家出走。
  我喜欢它,因为只有它能一直安安静静地听我读诗,而且不是为了吃饭。
  “面条儿”听我读诗是因为有狗粮。
  当然,除了小红,小红还会笑。

  不知道小红有没有被吃,要是还没有被吃的话我打算把她摘下来,因为再不被吃就臭了。
  老人们告诉过我,这么热的天,再好的肉也只能放三天。
  
  我刚到她家里就看见一群人围着她,估计是想起来要吃她了,因为挂她脖子的绳子上已经落上了一些苍蝇了。
  我对着人们说,她不能吃了,已经臭了。
  一个人转过身子盯着我说:你说什么?
  我认真地说,她臭了,不能吃了。
  有个人还想问什么,但是没有问。
  因为我听见有人悄悄地说,别理他,那是个傻子。
  
  我不再说什么,转身就走了。就让他们吃好了。
  反正她已经臭了,不能再笑了,也不能给村长的儿子做媳妇了。。。

【篇海】            【有片海】

篇海原创网官方微信公众号欢迎关注推荐


标签:小红  
相关评论
全站导航 - 留言编辑 - 投稿方法 - 我想出版 - 作家联会 - 关于我们 - 诚聘精英 - 出书立传 - 市场合作
请所有作者发布作品时务必遵守国家互联网信息管理办法规定,我们拒绝任何色情小说,一经发现,即作删除!
本站所收录的作品、话题、用户评论、用户上传内容或图片等均属用户个人行为。 如前述内容侵害您的权益,欢迎举报投诉,一经核实,立即删除,本站不承担任何责任
违法和不良信息举报邮箱:haiyue@pianhai.com 免责声明 公司名称: 株洲市海阅文化传媒有限公司
@ 2010-2019 篇海 www.pianhai.com 中国互联网举报中心


  湘公安安备43022302001022号  湘ICP备16004927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