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WAP手机版 RSS订阅 保存到桌面加入收藏设为首页
当前位置:首页 > 头条 > 生活

 一次赴宴凶吉

作者:高峰   来源:原创   阅读:42291   评论:0


     那年,我在乡下一所中学当老师,年轻身体又棒,在别人眼里我很是彪悍。

     学校里没有人愿意去的差事,一准派我去。其实也没什么,只是当时交通不便,年轻人脚力足,跑跑腿,那倒没事。

记得有这么一回,学校派一个深山隆里,山高路远,又不通车,外面一段路还能骑自行车,里面一段近二十来里,只能靠脚一步步艰难行走了。我代表学校去悼念一位过世的老教师。可是耽误了我的一位学生升学的酒,回来知道此事后,想想有点遗憾,这个学生我很喜欢,有些失落感。

      过了几日,差不多将此事都忘了,不料这学生居然亲自来请我去她家玩,这是没想到的,从心里到外都被这情意所包围,这种感觉真的很好,这不是一顿酒的问题,一个青年教师,在一个学生心里认可,这在同行中也是挺有面子的一件事,说实话,我只代她体育课,考上重高中,在局外人看来,跟我没多大关系,能带上我去吃餐酒也就给足了面子,这次单独请我,感到风光无限。

      但有一件事外人不清楚,只有学生自己知道,她生病请假一个多月,返校后,参加学校里的数学竞赛,居然获得第二名,数学老师都非常惊讶,似乎不可的事,却发生了,这样一来她无形中被老师们的重视,她也越学越有劲,一直在班上占住了前三名的位置。这次考上重高是在意料之中的事。因我是个好胜之人,怕人瞧不起体育老师,顾而在学生面前显摆,体育教师并非‘脑头简单,四肢发达。’

江南上半年,雨水又多,学生是不愿听什么体育理论的,考试也不考这个,体育在人们眼里只是玩玩的课,没人把这门课放在眼里,在这样的环境里,学生佩服,家长看得起的是文化课老师。在雨天课堂上,我常出些综合性的数学题给学生解,他们解不了,我心里反倒快活,到下节下雨体育课里,我会告诉他们如何做,感觉学生对我刮目相看,也尊敬多了。 这是自我感觉,学生和家长还是盯着文化课老师。

若是你文化课好,为何学校不排你教文化课呢?当时,我也没有很好的思考这个问题。

后来有不少好学的学生到我住处问问题,有些一看就能解答的就会马上解给他们看,若遇到一时解不了的,就说放在这里,说现在没时问,明天来,给自己有一个时间去思考,有时为了一道题通宵达旦,自己逼着自己学习,久而久之,初中数学可说一摸不当手,只要你说出题意,答案就很快出来了。

好在学校分给的住房在场上边靠学生宿舍,她就是其中一个好问题的学生,她的数学都提前一学期学完了课本上的内容,故此学校举行教学竞赛,她能获第二名。这些只有我清楚。她考上了重高,我想别的老师不叫,也应该叫我去,可是,我正好错过这次人前显胜的好机会,当然不能怪她。

记得,我去她家是在一个风和日丽的星期六的下午,我们骑着单车,一路无话,到了她家里,一家人都在忙碌,不一会儿端上了三个糖煮蛋,这个叫点心。接着上菜,她的父亲,还找母舅来陪。她母舅是乡里一名干部,足可看出人家热情的程度。我拉了半天,她母舅也不上坐,我一个人坐在最高席位上,怪不好意思的。

开始敬酒,酒过三巡,菜过五味。后又猜拳,也不知喝了多少酒,人一高兴,一兴奋,好像喝不醉似的,胆量也随之大了起来,开始来时想喝点酒,坐坐聊聊,谁知杀出一个程咬金,没办法,喝不过她的母舅,我全凭着年轻,身体能扛。好在她在旁边说,老师不能喝了。她母舅方才收手。知趣的我起身告辞,她母亲说,老师你可行,我说行,没事。她送我出村,我便理智的叫她回去,没事的。她也信我没事。当着她的面我骑上自行车,稳稳骑着,估计她看不到我了,胸中向上涌,要吐。车子没停好,就涌了出来,两眼冒金星,肚肠都要吐出来样,吃的食物全吐了出来,就连开先吃的鸡蛋黄都吐来了。


    吐了后,心里稍稍好过些,扶起倒在地上的自行车,告诫自己不要骑慢慢走,就这样机械而麻木的向回走。

 沿途的村庄灯光都熄灭了,劳作一天的人们都进入了梦乡,月亮时隐时现,村庄黑一堆,山也是一堆黑影,连狗的吠声都没有,只有一阵阵细微的东南风,突然想起前面要经过的塔山壁,前不经在这里发生事故在脑海中呈现,说的某某人,深夜骑一辆新自行车,经过这里,突然从山林里冲出一个人来,手提木棒朝这人背部打去,那人滚下车,摔在地上,动弹不得,那人夺过自行车,飞身上车逃走了,这个人我倒不惧怕,反正我也不骑,警觉一点,一般人也不是我的对手。但怕是鬼,它来无影去无踪,说这鬼好迷人路,你要是被撞到了,没有一个存活,专门吸人血,抽人筋,让你慢慢地痛苦而死。

说来也怪,想到这里,后脊背凉飕飕的,感觉身后就有人跟着,踏踏的响,我走一步,后面就紧跟一步,我停后面也没有动静了,这时,我不得不唱不着不调的歌,用歌声排除心中的恐惧,证明我还活在现实之中。

上了坡,我不顾一切骑上自行车,飞奔,路中间一个像人样的黑影,在路当中,我躲闪不急,闭着眼睛冲了过去,车子一摇晃,自行车和人一齐飞向了泥田,还好人没有事,起来才知道是一把稻草放在路中间,这准是那个放牛娃,缺德鬼做的事情。

最害怕的地方已过了,再推着车向前走,走过山弯就到了我工作的学校了,就在这时,不经意看了一眼当地人的坟地,山坳间出现不明状的飘浮不定的火光,大的如篮球,小得如荧火虫,这就是人们常说的鬼火,跳着,仿佛还有叫声,似乎在向我逼近,头嗡嗡作响,寒毛直竖,双腿发软,如何用力蹬车,车子就是不走,心跳自己都听的见,这下真不好了,见了鬼了,我大声尖叫着,山上的鬼也一齐怪叫起来。

当我醒来,衣也没脱,鞋也没有脱,看天已经大亮了。自己不知是怎样回来的,一翻身下了床,房门也没有关,不好,脑子一阵胡思乱想,脸都没来得急洗,便匆匆赶客车回家,头被早晨的冷风一吹,仍然麻木的,突然想到有病的老父亲可能不行了,这一定是父子心灵感应,我长这么大听人说过鬼火,从来也没见过,在这里也教过三年书了,走过不少夜路,也不曾见过,我真的好紧张,父亲就这样走了,还没有享过我一天的福,一门心思就只知道快点快点回家。

上了车,我都不说话,也不搭腔。到了站,下了车,我几乎是跑回家的,母亲见到我说,怎么星期日回家来了。我跳过母亲的问话,问,爸呢?在床上还没起来。我快速到爸睡的房里,喊了一声爸,还没起来呀。爸答应了一声,准备起来,这么早回来有事吗?听到爸的回话,心里的一块石头落了地。我没有说昨夜发生的事,随时瞎编了一个谎话,下午到县里去办事,顺路回来看看。

吃过午饭,我又返回了学校,几日来,人还在梦里,魂魄像不在身上,同事见了说,精神不太好。一个我倾慕已久的女同事见到我说,今天怎么啦,心不在焉。生病了,还是精神出了问题?我笑笑说,没有呀。她说不对,我说哪不对,可能是昨天喝多了酒。她说,那差不多,酒一定要少喝,不要钱的酒是吧,你想喝,我买酒让你喝个够。嘿嘿,我也只能嘿嘿笑。

我回校只有三天,母亲来了,感到有事。母亲说,你上次回去很匆忙,我看你瘦了,你爸看你一定有事,就叫我来了,问问你到底出了什么事?我笑笑说,我有什么事。今天我不回去,你爸明天一早就会到的,你同他说说吧。我当然不能实话实说。

我父亲是个不善言词的人,他的一生经历坎坷,出生在一个地主家庭,解放前当过新四军的后勤兵。解放后,当了一名老师,虽然得过好多奖,但逃不脱他的出身,三反五反,都是靠老百姓保着,最后还是没有逃脱文化大革命的厄运,严刑拷打他就是不承认自己是反革命,没做过对不起党和人民的事。父亲很坚强的活了下来。我很佩服我父亲,求真求实的人格,我不得不同母亲说了实情。


    母亲临上车时对我说,好好工作,你爸听了你这话不会有心理负担,反而为你高兴。我看着缓缓前行的客车,眼前一片模糊......



篇海App

心 中 有 束 光 · 眼 里 有 片 海


标签:学生  一个  没有  老师  学校  
相关评论
导航 - 简介 - 出版 - 合作 - 蜘蛛
请所有作者发布作品时务必遵守国家互联网信息管理办法规定,我们拒绝任何色情小说,一经发现,即作删除!
本站所收录的作品、话题、用户评论、用户上传内容或图片等均属用户个人行为。 如前述内容侵害您的权益,欢迎举报投诉,一经核实,立即删除,本站不承担任何责任
违法和不良信息举报邮箱:haiyue@pianhai.com 免责声明 公司名称: 株洲市海阅文化传媒有限公司
@ 2010-2020 篇海 www.pianhai.com 中国互联网举报中心


  湘公安安备43022302001022号  湘ICP备16004927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