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WAP手机版 RSS订阅 保存到桌面加入收藏设为首页
当前位置:首页 > 文学 > 散文

大山情怀

作者:陈开心   来源:原创   阅读:51585   评论:0

大山情怀

陈开心/彝族

    

    有位文友说,山,就是诗,看见山就有写不完的诗。可在我心里,山就是力量,看见山,我就浑身充满力量!

  山是崇高的。老家对面小河那边的那座山,那么高,直插云霄。儿时幼稚,说是要登上山颠去追赶天边那些披金戴银的骏马大牛和绵羊。于是就邀约几位打着赤脚露着胸膛的小伙伴硬往山顶之上攀爬。可是到了山巅才发现,天边那些披金戴银的骏马大牛和绵羊却在更远更高的另一座山巅之上。于是,我们又有了攀登另一座高山的向往。

  山是苍翠的。那一棵棵顽强的松柏,在突兀的悬崖石壁间毅然挺拔,那些低矮的灌木也根连着根以坡为本,枝连着枝覆盖山坡,你牵着我,我靠着你,共同享受阳光和雨露。看到山上精诚团结的树木,我仿佛看到了在山村学校求学的孩子,他们一手拿着书,一手拿着筷,嘴里念念有词,手下却老是夹塌菜。老师经常讲,再贫瘠的大山也长树,再瘦的土地也产粮,要吃米饭得种田,要想成才得念书。父母们说的更加实在,不读书在家背粪流汗吃杂粮,勤学习翻越大山吃皇粮。这样的理念沿袭了一年又一年,这样的精神传承了一代又一代。大山里的孩子就凭借这样的理念和精神从小学读到中学,从中学读到大学,一步一步地蹒跚行走,一山一山地艰难翻越。从上个世纪的七十年代开始,一拨又一拨的山里娃翻越大山走进城市,一批又一批的大山儿子就像山里的树苗一样长成大树后进入社会成为栋梁!

  山是永恒的。无论时间怎样推移,岁月如何轮回,大山还是大山!即便地壳剧烈运动引起强烈地震或是海啸,大山仍然是大山!谁能征服大山?只有山的子民!大山里有一种劳动工具叫做背架,只有背架才是征服大山的最好工具。背架,一种很独特很智慧很具有大山特点的背负重物的劳动工具。它由架身架弓背板背索等几部分构成,其中的背板最具特色,活脱脱的就是古代人犯脖子上锁着的半个枷。山民发明创造制作背架时,猜想是很动了一番脑筋的。你瞧,那背架一经沾身,那架身就实落落地贴在脊背上,那背板就平整整地压在肩上,那背索就紧绷绷地勒在头上,叫你全身没有一处闲着,叫你全身没有一个部位能够偷懒。上坡、下坎,走平路,越河过江,反正是重荷同担,劲往一处使,心往一处想。就想眼耳鼻舌口各尽所能各司其职那样。背架的发明制作和使用,是山民智慧的佐证,是山民勤劳的体现。煮一碗自酿的连渣涝包谷沙烈酒,让背架感受山汉子那火一般的体温。呼哧呼哧的喘息音乐在山中奏响,回荡。深一脚浅一脚的足迹在崎岖的路上回环往返,构成图案。尽管山汉子的腰膀很圆很阔,尽管山汉子的脚杆很坚很挺,尽管山汉子的脚板很厚很实,但最终还是背驼腰弓,腿肚筋露,精力耗尽,先于背架归还大山。曾想,山民怎么不像坝子里的人那样使用扁担呢?使用扁担不是更轻松、更洒脱吗?难道山民就只会捆捆绑绑束缚自己,禁锢自己?其它,扁担征服不了大山,扁担对付不了大山。只有背架才能让大山低头,只有背架才能叫河水让路。只有背架才能叫坡坡坎坎屈服顺从。能够使用背架的山民才是强者,能够征服大山的山民才是英雄。一副背架,爷爷用了交给儿子,儿子用了交给孙子。就这样一代又一代地用背架背石头,用背架背松明,用背架背清泉。因为石头奠基很重要,松明照亮很重要,清泉维系生命很重要,繁衍生息,传宗接代很重要。历史的滚滚车轮已把人们带入了高度的物质文明和精神文明时代,但山民的背架仍就无法用其它物具所取代。在举目见山迈步就爬坡的山里,山民们还是摆脱不了架身贴脊梁背板压肩膀背索勒头皮的命运。山民们仍就用背架背着理想,背着希望,背着生活。有的人已经背走了贫穷,背来了窗明几净琼楼玉宇;有的人已经背走了落后和蛮荒,背来了电灯电话电视机的现代文明。可更多的人则还在艰难的山路上顽强地背着,执着的背着,很有信心地背着……

  山是富饶的。那一块块石头,一坨坨黄泥,一颗颗砂粒,一株株小草无一不是瑰宝。人们祖祖辈辈繁衍生息都与大山密切相关。我们在山坡坡上种植苦荞玉米大豆高粱马铃薯,种植核桃坚果木瓜番薯,咖啡茶叶菠萝蜜,在山坡坡上放牧牛羊养殖鸡猪驯养马鹿野猪和虎豹。就这样,有多少人获得了大山的恩泽,苦荞玉米大豆高粱马铃薯转变成一种力量,核桃坚果木瓜番薯,咖啡茶叶菠萝蜜也转变成人们走出大山发展的资本。就这样,人们常常在山坡坡上收获山歌和希望,也常常收获朴实和勇敢。

山是神秘的,山坡坡上林径幽深,野花芬芳;麂子兔子出没,孔雀山鸡栖息,自然也就有了猎人斗豹的壮举,牧羊女遇仙的奇趣,放牛郎意外获宝之类的许许多多神秘传说。于是,许许多多作家、艺术家、哲学家和社会学家都把眼光瞄准大山,投入大山怀抱,写大山,绘大山,摄大山!研究大山,定论大山。他们说,大山是诗,大山是画,可在我看来,大山就是大山!我们生在大山,长在大山,祖祖辈辈都在背大山!如果你要问我生活在大山好不好,我还是只能引用别人说过的一句话:坏,坏在大山,好,也好在大山!

    作者单位:云南省临沧市文化局艺术科

  作者通讯:云南省临沧市临翔区凤翔镇世纪路350(市政府办公大楼5039)

  邮政编码:677000

  电子邮箱:lcckx@vip.163.com

  电话:0883-2123317()13988364438

  

  作者简介:

  陈开心,本名陈庆云,男,彝族,196211月出生于凤庆县诗礼乡。现在临沧市文化局艺术科工作,系云南省作家协会会员,国家三级编剧,中国管理科学研究院特约研究员,10多年来,一直进行业余文学创作,先后在国内外发表作品上百万字,有散文集《情感别墅》出版发行。

  

篇海App

心 中 有 束 光 · 眼 里 有 片 海


标签:大山  山民  坡坡  临沧市  背板  
上一篇:百家衣
下一篇:分居的日子
相关评论
导航 - 简介 - 出版 - 合作 - 蜘蛛
请所有作者发布作品时务必遵守国家互联网信息管理办法规定,我们拒绝任何色情小说,一经发现,即作删除!
本站所收录的作品、话题、用户评论、用户上传内容或图片等均属用户个人行为。 如前述内容侵害您的权益,欢迎举报投诉,一经核实,立即删除,本站不承担任何责任
违法和不良信息举报邮箱:haiyue@pianhai.com 免责声明 公司名称: 株洲市海阅文化传媒有限公司
@ 2010-2020 篇海 www.pianhai.com 中国互联网举报中心


  湘公安安备43022302001022号  湘ICP备16004927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