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WAP手机版 RSS订阅 保存到桌面加入收藏设为首页
当前位置:首页 > 文学 > 散文

衣胞之地祭

作者:陈开心   来源:原创   阅读:70304   评论:0

衣胞之地祭

陈开心/彝族

1

那是一间耳房,一间诞生过八条生命的伟大耳房!八条生命中,我就是其中之一。

一个严谨的四合院,有瓦顶的正房,瓦顶的楼子,草顶的左厢房和草顶的右厢房,还有雕刻着龙凤和盘踞着石狮的大门,就连正房与耳房之间的藏头房都有在大城市或者是大寨子里,这样的四合院比比皆是,而且都是全瓦顶的。可在滇西的大山皱褶深处,那可是曾祖父及祖父们几代人辛勤劳作,勤俭持家的见证!

一场众所周知的伟大革命,这个院子成了三姓人居住的小杂院。属于我爷爷和父亲的那间草顶的右厢房和一格藏头房。

2

物以类聚,人以群分。

生于1935年的父亲娶来了同样是1935年生的母亲。父亲和母亲属于同一个阶级,就住在那间草顶的右厢房里。右厢房的楼梯搭建在右边格,父亲和母亲的新床就摆放在楼梯下面,于是这一格又小又黑的房子就成了我们兄妹八个的产房,准确地说,这就是我的诞生地,我和我在母体里赖以生存的衣胞就落在这间屋子里。

3

我不知道自己脱离母体来到这个世界的时候是什么反应。人们都说呱呱坠地,我猜想我连呱都没呱一声,因为村里人都知道我说话很迟,人们都叫我哑巴。

妈妈生我,奶奶很忙。奶奶用自己做针线活用的剪刀剪断脐带,将衣胞放进粪箕里,然后将我放入盛有温水的木盆中,简单清洗后用不知是新还是旧的布包了,放进妈妈的怀抱里。奶奶将一碗红糖水煮的鸡蛋端给妈妈后,就端起粪箕,拿上锄头将我的衣胞埋到房后的荒地里。返回时又用粪箕抬回新土将产房里的血迹覆盖。按当地习俗,孩子不满月不能见天日,所以,我出生后,就在那间又黑又小又腥气的房子里足足呆了一个月才被抱出来,从此,我看见天,看见地,看见人间一切!

4

在若明若暗的油灯下,我看清了房间里的两张床。两张木质框架的床上,铺垫的是用稻草编制的草帘子和用蒲草编织的席子。这两张床,大哥睡过,8岁不足就夭折了的姐姐睡过,两个弟弟和三个妹妹都睡过。一夜又一夜,一年又一年,一直到父亲离世,母亲进城,这两张床才被三弟换成了当下流行的席梦思。

5

奶奶在世的时候,曾经跟我说,在我出生后的第二年,就在埋衣胞的位置长出一棵红椿树,她用锄头给红椿树松了松土,然后用一只破篮子罩了起来,后来这棵红椿树渐渐长大,成为村里的一道风景。从此,我实实在在地记住了我的衣胞就埋在那棵红椿树下。

我曾经站在红椿树下,对四面八方认真审视。

前面是东,太阳从太阳山升起。那是一座蕴藏着巨大铅锌矿藏的山峦,太阳山下的寨子与我们的寨子遥遥相对。可对面的寨子闪闪发亮,我们的寨子暗淡无光。后来,太阳山千疮百孔,黄灰四起。再后来,就听不到太阳山传来的炮声,也就嗅不到太阳山传来的火药味,从此,对面的太阳山恢复了昔日的平静,一抹抹绿色慢慢的从黄土与废石间蹦出。

后面是西,夕阳就从满是云南松的山岗坠落。我的几代宗祖包括我父亲都葬在后面的山上。山上的云南松标直的被人砍了做柱做梁做方板,曲里拐弯的就任其生长,直到敌不住大风擒拿之时才会顺势倒下。村里人上山,总能有所收获,要么收获松明背回家照亮,要么收获松茯苓卖个好价钱,还有的收获松钮钮泡酒,说是专治跌打损伤。

左面是北,一弯江水从西北悠悠而来,又款款向东南而去。这条江叫黑惠江,江岸形成许多带状沙滩,生长玉米、大豆、红花和高粱。江里鱼类繁多,鲤鱼、带鱼、老面瓜鱼应有尽有。江水就在寨子前哗哗流淌,一年又一年,一代又一代,这条生命之源,营养了无数江岸百姓,也润泽了万重山峦。

右面是南。寨子南面有一个垭口,一棵千年大叶榕将这个垭口堵得严严实实,街上的人都把这棵千年古榕视为天神。我们出去求学,走到这棵树下,都要双手合十,默默祈祷,企图得到天神的庇荫。求学有成的后生,都从这棵树下经过,然后一路向南:安义、鲁史、凤庆、临沧、昆明、北京。。。。。。

6

  背靠青山,前面临江,左右各有一个岭岗,多么好的一块风水宝地。只是可惜,在这里没有我同年的快乐,只留下备受欺凌的忧伤。感恩这块宝地,感恩那个自己被别人当作另类的时代,感恩那些让我坚强的人们,更要感恩山上的野果,水里的鱼虾以及地里的庄稼,还有教我读书认字的各位先生。

7

我没有走开,也没有能耐走开。虽然那棵红椿树已经没了踪影,但我每年都要回家。逢年过节我要回家,兄弟姐妹的家里有大事小情我要回家,每年清明我必须回家。回家看看兄弟姐妹,回家会会儿时伙伴,回家扫扫祖坟墓茔。虽然山还是那座山,江还是那条江,但心情绝对不再是那份心情。过去的许多事情已经淡了,就像过去的许多人已经没了一样。大山有时一片枯黄,有时一片葱绿,有时一片花海,有时一片果实。小江有时清澈悠悠,有时浑浊滔滔,有时江雾笼罩,有时彩霞瑟瑟。山水随着季节变换而变化,情绪随着年龄增长而淡定!

8

高科技的巨大动力,推动了水利资源的有效利用。就在黑惠江与澜沧江的汇合之处,华能集团将两江之水的能量合并发力,建成了420万千瓦的大电站。大坝的恢弘气势,将黑惠江峡谷变成千里长湖。荡舟湖面,欣赏两岸美景。在同舟之人心旷神怡,高唱“小小竹筏江中游,巍巍青山两岸走”的时候,我却怎么也兴奋不起来,因为我看到,我的衣胞之地已成水下泽国。

呜呼,我已没有老家!

 

作者通讯:云南省临沧市临翔区凤翔镇世纪路350号(市政府办公大楼5039室)

  邮政编码:677000

  电子邮箱:lcckx@vip.163.com

电话:13988364438

微信:cqy13988364438

开户名:陈庆云  

  

  作者简介:

陈开心,本名陈庆云,男,彝族。 系中国音乐文学学会会员、云南省作家协会会员。作品散见于《人民日报。海外版》、《中国文化报》、《中国政协报》《大公报》、《澳门日报》、《新华日报》以及《民族文学》、《边疆文学》《沙华文学》、《锡山文艺》等国内外报纸副刊及文学杂志,有散文集《情感别墅》出版发行。

 

         

 

 

篇海App

心 中 有 束 光 · 眼 里 有 片 海


标签:寨子  太阳山  椿树  有时  树下  
上一篇:山路弯弯(一)
下一篇:好大一棵树
相关评论
导航 - 简介 - 出版 - 合作 - 蜘蛛
请所有作者发布作品时务必遵守国家互联网信息管理办法规定,我们拒绝任何色情小说,一经发现,即作删除!
本站所收录的作品、话题、用户评论、用户上传内容或图片等均属用户个人行为。 如前述内容侵害您的权益,欢迎举报投诉,一经核实,立即删除,本站不承担任何责任
违法和不良信息举报邮箱:haiyue@pianhai.com 免责声明 公司名称: 株洲市海阅文化传媒有限公司
@ 2010-2020 篇海 www.pianhai.com 中国互联网举报中心


  湘公安安备43022302001022号  湘ICP备16004927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