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WAP手机版 RSS订阅 保存到桌面加入收藏设为首页
当前位置:首页 > 文学 > 小说

长篇小说《狗刨》新版连载07

作者:华子   来源:原创   阅读:44904   评论:0

事发后,小英子很快就找到了,大家大致知道了事情的原因。她并没有受到太多的责罚。一是她父母宠爱她,舍不得打她;二是她年龄毕竟小,智力上又有些弱。她只是被骂了一顿,哭了很长时间的鼻子而已。她哭得又是鼻涕又是眼泪,流了不少的口水,就像是要把她扔进大火里烧烤一样,嗷嗷直叫,看上去委屈可怜极了。后来好久都啜泣不止。谁都知道,她是个小傻妞,这件事上她只不过是个不懂事的从犯,小福才是主谋。她也确实把所有的责任都推在小福身上了。

小福知道自己这次捅了大娄子,酿成大祸,大人无论怎样也是不会放过自己的。不但是黑奶奶,就是自己的母亲孙喜月,都轻饶不了他。所以他见火着大了,就拉着小英子离开跑到前面院子里,然后他一人溜出了院子。

家是不能回了。疯狂地向村子前面跑去,跑着跑着,猛然看见路边有一片蓖麻地,就钻进去躲藏起来。

这片蓖麻地在村子的是别人家种的。此时已经长得有一米五六高,长得很密实。再往前就是两个水湾。旁边的二条小路通向水湾中间的那口吃水井——它也是全村仅有的两口甜水井之一。高大的蓖麻树上长着芭蕉扇子大小的绿叶,几乎把下面捂得严严实实,密不透光。由于空气不流通里面的热气出不去,简直闷热得像蒸笼一样,温度比外面高得多。脚下的地皮很硬,稍有些潮湿。在上面撒满鸡鸭猪狗光顾后遗留下的粪便。此时还有几只芦花鸡在觅食呢。现在他躲在这里,心里踏实了很多。心想人们暂时不会找到这里来。

后来,旁边小路上传来人的脚步声,还有水桶摇晃时发出的响声。他知道那是大人在挑水路过这里。再后来,里面的空气终于清凉了一些,头上的光线也不再那么强烈,慢慢变得黯淡下来。他的心猛地恐惧起来,想到要是天全黑了自己怎么办他还没有想到肚子饿的问题,即使想到了,他也认为那还不是要紧的。最重要的是害怕。他想起了以前听说过的恶魔厉鬼。它们要是抓到自己会怎样要自己的命呢?会像过年杀猪那样吗,先把他捆住胳膊双腿后放在一扇门板上,它们穿一身黑衣,眼露凶光地朝他走上来腰间扎一根麻绳,嘴里叼着牛耳刀。它左腿压在他的肚子上,用手拍了拍着他的脖子,寻找合适下刀的地方。他吓得放出一串响屁。另一个厉鬼过来,在他头下面放了一个白瓷碗,那是准备一会儿接血用的。他拼命挣扎,希望摆脱掉它们,但是丝毫不起作用。他感到裤子下边都湿了,屎尿顺着木板的缝隙往下流。他只能发出猪一样凄厉的嚎叫声,眼睛里露出可怜恐惧的眼神。他想用这些唤起它们的恻隐之心,起码下刀时不会在脖子上慢腾腾的,锯来锯去叫他疼痛难忍。

……他打了一个激灵,醒了。可能刚才他太乏了,不知不觉睡着了,做了一个梦。他从睡梦中又回到了现实。同时后背冒出了很多的冷汗。白天的焐热已经退去,这时候身上都有些冷了。他听了听周围的动静,周围出奇的寂静,似乎什么声音也没有。家禽和狗也不见了。再一看,蓖麻地里已是黑黢黢的,再也没了原来的透亮。大概到了吃晚饭的时候了吧,他挠了一下眼睛心里想。不时有狗的叫声从远处或近处传来。虽然肚子是空的,但是并不感到饿。黑暗的恐惧再次袭来,他再也待不下去了。但是他能去哪里啊?家肯定是不能回。去姥娘家又太远了。但是不管怎样,他心想,一定趁着外边还有人的说话声狗叫声,那些恶魔厉鬼冒出来之前赶快离开这里

小福子轻轻撩开蓖麻叶,看见天上已是一片黑兰。寻思自己真的是无家可归了,倒不如跳进水湾里淹死算了。那样也许反倒叫大人们有些后悔伤心呢。想到将来再也见不到母亲和别的亲人了,自己不觉先委屈起来,眼泪哗哗地流出来,伤心地抽泣着

他想像着自己来到水湾前,扑通一下跳了进去。水一点都不冷,倒是乎乎的,比现在的蓖麻地乎呢。身子在水上停留了一会儿然后往下沉。越往下水越凉,到了底下榨骨头都生疼。到了第二天清晨,有人早早来水井挑水。他看见水湾里漂着个白色的东西,开始还以为是只鸭子在水里呢,后来再一细看才认出是死人来死人静静漂在水面,皮肤像白布一样,肚子如同充满气的轮胎那么圆他用扁担把它弄到跟前一触,肉和骨头都脱开了。那人吓得差点晕过去,扔下扁担水桶撒腿就跑。……不一会儿,母亲疯子一样跌跌撞撞跑来,面对着自己雪白的尸体,她双手拍膝,号啕大哭,感到后悔不已!

忽然蓖麻叶子响了一下,他又是一激灵,身上立时起了一层鸡皮疙瘩。是不是有狐狸精进来了,——它们可是专门掏小孩子的心肝,还有专门吸人血。想到这里他不由的头皮发炸,似乎每根头发都支棱起来,像个刺猬。他猛地站起身,感到一分一秒都不能再待了。觉得随时都会有恶鬼从四周上下扑过来的危险。他的大脑一片空白,惊慌地逃出了这片蓖麻地。

出来后,外面的宽阔使他了一口气。似乎头上的星星在给自己做伴呢。

可是去哪里呢?他没有真地想去死。他站在路边上犹豫着。

望着村子南面的庄稼地,他忽然想到了春姨她就住在村子南面的学校里。自己脚下的这条路就通向那里。

 

春姨和小福母亲是一个村的。她在县里中学毕业后,就来到韩庄这里当了小学教员。她比母亲小几岁,还未结婚。因为他们家和姥娘家住得不远,她和母亲从小挺惯熟的,算是好姐妹,在韩庄相遇更是格外亲切。她平时吃住在学校里,不忙的时候,来小福家找他母亲聊天小福跟着母亲也去过两次找她。她善良美丽,性情开朗,头上梳着一根很长的黑辫子,老在后背上晃来晃去。特别是辫子发梢上的红绳儿,宛若一只红蜻蜓在起起落落,甚是好看。她一说话就爱笑,总是“咯咯”笑个不停,似乎她的肚子里装能笑的气泡,那气泡又总是不断地往上冒。她几乎是看着小福长大的,所以很喜欢小福。每次来他家时她带些糖果给他吃,而他吃完糖后就把彩色玻璃纸攒起来。她会讲很多的故事,他知道的许多故事就是从她那里听来的。

想到这里,小福决定顺着这条路往前走,去学校找春姨。他相信亲他的春姨一定会收留自己的,把藏起来,不让母亲和别人找到。他一边想一边走,顺着大路向学校走去。走大路要绕一些路,需要沿着村子先向东,再往南拐。尽管前边田地里的小路更近些,但是在这样的黑夜,小福是不敢独自穿越那片密密麻麻的玉米地的。

小福终于来到学校。他费了好大的劲儿看门的老爷爷听见,打开了学校笨重的木门让他进去。老爷爷盘问了他半天,先是怀疑他找不到家走迷了路,继而找错了人,到后来,他才相信这个脏兮兮的孩子找对了地方。小福走进院子,同样他又费了好大工夫才叫开春姨的屋门。所幸他认识春姨住的那间屋子,并看到里面有灯光从窗帘和门缝上透出来。此时她已经吃过了晚饭,正在桌子上批改作业呢。开始她听到门上有点响声,还以为是狗或者猫在闹呢,就没有在意。等到后来似乎有孩子的啜泣声,她才小心地走过来问是谁。当她好一会确认是小福的声音后,才开门把他放了进来。她实在没有想到,小福会这个时候独自来找她看到小福的一霎那,她惊讶就更大了,大足以把眼珠子都快掉出来,张大的巴难以合拢以往爱笑的气泡也全瘪了。她看见面前的小福,浑身上下脏兮兮的胳膊和腿上有划痕,小脸像唱戏的那样花,就像是一只刚从炕洞里钻出来的猫。她的第一反应是他母亲忽然病了,要不就是他们家着火,大人派来叫自己去帮忙但是后来看样子并不是。他站在那里什么也不说,只是嘤嘤地啜泣。又问了半天,才大致明白怎么回事。知道他闯了祸,是来这里藏身的。

她给他擦了脸,又拿来一些食物给小福吃。他很快了一块玉米饼子,喝了一些水。小福这时候才看见春姨的长辫子掉在后背上,发梢没有扎红绳子,而是用猴皮筋儿绑着。

觉得又担心又好笑。就安慰说,这没有啥,不就是烧着了一堆柴禾吗她劝他让自己带着他回家,省得母亲担心。对他郑重地作出保证,他母亲那头她一定会帮好好说的,绝对不会动他一个指头,为此她愿意和他拉钩做承诺(随后她真的伸出右手的小手指和他的小手指拉了钩)。春姨后来接着说,至于黑奶奶那个老妖婆那边要对他怎样也会有办法对付的叫他也不必害怕,没什么大不了。后来她恢复了常态,又让笑声的气泡慢慢冒了出来。

后来准备要送小福回家去,否则他母亲会急病的。小福开始坚决不答应,他要不是碍于面子,觉得那样有损一个乖孩子的名声,差一点就躺到地上打滚撒泼。后来春姨对他一再做出铮铮保证,由她送他回去,母亲是绝对领情的。他不想让春姨觉得自己不乖,不听话,情势上也有些无奈,最后就勉强答应了。但他的心里始终是战战兢兢,极为不安。

他被她背着离开了学校,向家里走去天空的月亮已经出来,挂在西边放出水一样的银辉。实在有些走不动了,两腿发软,要不他也不好意思让春姨背在身上。春姨笑着说她愿意背着他,他并不重。他的靠在春姨粗大的辫子有些痒痒的,还能闻到一股好闻的味道他几乎忘了身处的窘境,有些恍惚的快乐。

到了水湾的时候,小福顿时紧张起来。再往后,离家门口越近,越是感到害怕不安,不知道怎样的惩罚等待着自己。要不是春姨的手紧紧住他,他几乎就想像兔子一样掉呢。当他们走进院门时,他的心简直要从身体里蹦出来了

他家里的灯光从窗户里洒到院子里,看来小福母亲还在等着。

他们回到家,当母亲看到春姨带儿子回来,那一刻还是异常兴奋激动。但是小福子不知道,兴奋与激动的原因是因为母亲意外见到了好姊妹来访呢,还是意外地回来一个俘虏。小福躲在春姨的后面,浑身瑟瑟发抖,不敢抬头看他母亲。只觉得全身粘了无数的刺儿刺痒难受,腿发麻无力。母亲笑着和春姨热情地说了几句话。随后扫了一眼躲在春姨腿后面的儿子,瞬间换了怒容,就要举手上来打他。春姨赶忙阻止住她,说:“姐,姐!你可别打他。来的时候,呵呵,我给人家立过保证的,不能说了不算数。他还小,再说已经知道错了……

母亲只好放下手,气恼地说:“唉!他真是叫我不省心呢!你不知道,他捅下多大的娄子……”

春姨笑着拉母亲坐下,又劝慰了一番。母亲的脸色变得好多了。躲在灯光暗处的他终于听到母亲对他说:

“你这个不省心的东西,以后给我记住——咱兴别人做那些害人缺德的事,不幸咱做这些事!好……这次看在春姨身上,先饶了你。还不去洗脸,吃饭去——”小福一直战战兢兢地站在角落里大气不敢出。现在听母亲终于发话了,知道暂时得到了赦免,过了这一关,不仅顿时轻松了不少

他赶紧去吃留在锅里的饭,喝了一碗粥他并不饿。他这样做只是让母亲觉得自己又不听话,再违背她的意愿使她生气。他小心而快速地喝着粥,不敢发出任何的声响,也不敢来回走动,唯恐又使她们想到他。他希望她们谈论别的话题,谈论高兴的事情,冲淡母亲甚至忘掉不好的心情。他希望春姨在这里待得越久越好。

他吃完饭后,就像猫一样迅速上炕钻进了被窝里,把棉被子裹得严严实实的,希望这一切早点过去。

拿不准母亲过后还会不会打他,还会不会再提这件事。他只是希望春姨多待一些时间,最好住下。

第二天醒来,小福见春姨不在,显然她昨晚已经走了。这一夜平安地过去了,母亲没有打他。他真的过了这场挨打。不过在以后的数天里,他一直处在惶恐之中。他不敢随便说话,像只闯了祸的小狗一样乖顺。母亲总是对他板着脸,对他讲话也没有好声气,好脸子。他想努力用乖巧听话多做家务活来消除母亲胸中的怒火。学着干些家务活,扫地,喂鸡,拉风箱烧火等。这样还有个好处,就是总在忙,减少了恐惧感。

后来小福长大后的回望中,他的幼年童年首先感受到的是饥饿的滋味接着又领教恐惧的战栗这宛若两块紫色的胎记,深深地打在他的心灵上,一生都没有褪去。

篇海App

心 中 有 束 光 · 眼 里 有 片 海


标签:成长小说    童年生活  
相关评论
导航 - 简介 - 出版 - 合作 - 蜘蛛
请所有作者发布作品时务必遵守国家互联网信息管理办法规定,我们拒绝任何色情小说,一经发现,即作删除!
本站所收录的作品、话题、用户评论、用户上传内容或图片等均属用户个人行为。 如前述内容侵害您的权益,欢迎举报投诉,一经核实,立即删除,本站不承担任何责任
违法和不良信息举报邮箱:haiyue@pianhai.com 免责声明 公司名称: 株洲市海阅文化传媒有限公司
@ 2010-2020 篇海 www.pianhai.com 中国互联网举报中心


  湘公安安备43022302001022号  湘ICP备16004927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