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WAP手机版 RSS订阅 保存到桌面加入收藏设为首页
当前位置:首页 > 文学 > 小说

长篇小说《狗刨》新版连载22

作者:华子   来源:原创   阅读:12958   评论:0

第二十一章

 

小福有时没事邻居“迷糊蛋”家看杀羊玩儿。

他们是屠户,经常买了羊杀后,再去县城集市上去卖。 “迷糊蛋”家住在小福边。实际上,他们家的房子原来是和小福家相连的是从小福家的房子中隔出的一小间房子,大概一间四分之三。至于为什么会这样,大概和刚解放时曾祖父的富农成分有关,有些房屋被分给了赤贫的农户。当然这些,小福是弄不清楚的。

他们屋门开在一个方向,和小福家不在一个院子。 但是他们的赤贫,多少年来还是如此。一间房子里,炕上铺着一张破草席,除了土堆着污秽的被褥,墙角有宰羊的桌板、刀子和接血的瓷盆外,家里几乎再没有别的什么。炕沿儿、墙壁都是油腻腻的,弥漫着腥膻味儿。门口直接面向街面,没有院子;地上污秽不堪,天气一热,蚊蝇乱飞。

“迷糊蛋”,就是这家的男高和邋遢得像个污浊的大虾米腰扁得像笸萁,总是弓着。他的脸上布道道皱纹,里面积满油腻估计他一年都不洗一次脸。身上穿的衣服由于年头太久,太脏了,早已看不出原来的颜色,只是黑不溜球的,被羊脂抹得油亮油亮的,像一块油布。他浑身散发着的羊膻味儿,在一里的地方就能闻到。他除了宰羊之外,就是喝酒。他是个和酒形影不离的酒鬼但酒量不大,见酒就醉。他走路总是踉踉跄跄的,眼睛里布满血丝,迷迷瞪瞪的,嘴里还时不时咕噜几句,也不知道在说些什么。所以,韩庄的人都叫他“迷糊蛋”,至于他的真名叫什么,全韩庄也没几个人清楚。

离奇的是,他却能找到一位宽身板儿的健壮女人做老婆;每当宰羊的时候,她都为丈夫当帮手。小福常常看见,他老婆用宽厚的身体和极有劲儿的大手,紧紧压住拼死挣扎的羊,使它在桌板上无法动弹。“迷糊蛋”明晃晃的刀子捅进羊的脖子血便从里面流出来,流进下面的白瓷盆里。

频临死亡的羊,发出绝望哀嚎。

 后来似乎都是他老婆在宰羊,长大的子女当她的帮手,而“迷糊蛋”只在炕上喝酒,睡觉;睡觉,喝酒。

“迷糊蛋”每次从集市上把羊买回来,宰完,再到集市上把羊肉卖掉。除了卖回本钱之外,每次他至少落一副羊架子和下水,还有一些羊骨头赶上运气好的话,还能少赚

按说这生意,还是有利可图的。但是,由于他把赚来的钱买了酒喝,有时把本钱也搭所以家里人无论怎样地辛苦劳作,他们家也是全村最穷的一户。为此夫妻两个常常打架。但是“迷糊蛋”根本不知悔改,仍然成天喝的醉醺醺的。他喝醉了酒打女人,发泄他心里的怨气。

小福家常受到他们打架的搅扰,尤其是在夜深人静的时候,那声响往往很大小福家的人正酣睡着,突然会被墙那面传来的闹声所惊醒,随着叮里咣当的声音,仿佛那堵墙在摇晃颤抖一股股落着尘土,墙上挂的铁勺子、水舀子,纷纷敲出响声。然后不知什么时候又从缝隙冒出几声女人的尖叫。孙喜月本来就有失眠的毛病,稍有动静就睡不着,何况他们这样的打闹呢。没有办法,她只希望他们的打斗早点结束。小福和弟弟倒是还好,即便惊醒了,也很快又睡着了。

小福起初不喜欢这家人,觉得他们那么残忍,无情两家捱得很近,但是却很少和他们家的人说话。更不愿闻那种膻腥味儿。

有一中午,他看见他们家门口拴着一只绵羊,那羊似乎太脏了,原白色的皮毛变成了深灰色的,并且粘成了蚕蛹似卷儿,好像刚从污泥潭里打完滚儿出来。大概它是从集市上买回来准备宰杀的。

果然,到了下午他们开始宰羊。小福跑去看热闹。

他看到那只绵羊被一家人按在小桌子上,几乎一动不能动,眼睁睁地看着“迷糊蛋”手握长刀刺进它的脖子里,它的眼睛里充满可怜无助、绝望的眼神。而在“迷糊蛋”的脸上看不到一丝的怜悯。小福看到这里就想跑开不再看,但是“迷糊蛋”叫住了他,咧着豁牙的嘴对他笑着说:小子,别跑啊……你是不是害怕了啊?别怕,别怕。实际上它死了也就是享福了,以后不用再受罪了……”话里都带着一股酒气。

小福觉得,像这样的酒鬼没有资格说自己。就说:“我才不怕呢!”

“哈,那就好,这样长大了才有出器(息)”。不知是嘴透风漏气,还是舌头有些僵硬,他说话总是含含糊糊

从那以后,小福觉得他并不是那么讨厌。以后就经常去看他杀羊。有时,这个酒鬼还把手里啃的羊骨头给他。小福嫌他们家的东西脏,又怕那股味儿,说什么也不要。

有一天小福问他:“你为什么老喝酒啊?”

他咕噜着说:“老喝脚,为什么不能喝……脚)?脚(能叫你忘了一切烦事儿……你不懂这个,小子,你还小……将来你大了明白……”

后来小福听人说,迷糊蛋年轻时候,曾经被抓去当过两年国民党的兵,虽然只是个烧饭的伙夫,没过枪,但是后来还是受了连累。从此他破罐子破摔。一有时间就跑到供销社打酒,回到家一个人在家里喝闷酒。有时干脆趴在供销社的柜台上,就在那里,就着一把花生米喝。没喝酒之前他很少和别的人说话,但是一喝了酒,他的话就多起来,动不动就咧着瘪嘴笑。不过大人孩子们大都看不起他,嫌弃他认为他是个二流子

 

“迷糊蛋”家有两个孩子,儿子二十岁,女儿十五岁。都说混蛋老子养出懂事的孩子,这话在他们家并不应验。他们很小就不上学了,帮着家里干活除了参加生产队里的劳动外,还在家帮大人宰羊。

后来,“迷糊蛋”的儿子小勇不但找上了对象,而且对象还好俊哩,这叫韩庄的老少都没料到,感到惊讶。小勇的五官长得有些像她娘,大眉大眼英俊。十六岁的时候,因为会宰羊的手艺被县城一家国营肉食品加工厂招去了一名屠宰工。这也算是因祸得福。前年一个邻村的漂亮姑娘相中了他,两个人确定了对象关系。这位漂亮姑娘不但脸蛋儿好,身材也很不胖不瘦,不高不矮,并没有像人们担心的那样,会因为嫌弃他们家和他散了,而是只图小勇本人好,别的一切都不计较。这事儿,当时在村里引起不小的议论。 不过女方家也不是没有附加条件:首要的一条,就是将来二个人一旦结了婚,要自己开伙单过,不和家里一起生活。据说他们家答应了。“迷糊蛋”明白自己的名声不好,没说什么。

元旦那天他们办了婚事婚房在村子后面的一处院子;院子不大,房子也只有两间。是小勇自己攒钱盖的。

结婚那天小福跑去看热闹,他从人缝里看到了小勇的新媳妇。尽管他曾听大人说她长相漂亮,但见到本人后还是出乎他的想像。她中等个子,圆润端庄的脸庞,整个人看上去饱满而精干。她对所有的人都会发出友好的微笑。小福觉得,自己还从来没有见过这么美丽的女人呢。

当天晚上,胜良叔怂恿小福、狗子几个孩子跟他去听房。几个孩子并不太懂男女的事,只是觉得好玩儿,有些好奇,手舞足蹈地,行啊,行啊。狗子以前曾经干过这事,但小福是第一次。他更是兴奋的厉害。

胜良叔一脸的鬼笑,对小福说:头一回听房是吧?呵呵,你信我,保证明天一早,就会哭着叫你娘给你找媳妇呢!”大家听了都哄地笑。他立时羞红了脸。

到了深夜,他们一起潜伏进小勇家的院子,在西边一柴火旁躲着,看着婚房的动静。婚房里的灯光还在亮着,不时有说笑声传出。显然他们还没有睡下,里面还有别的人。他们不敢过去靠太近,窗户上往里看,怕那样被里面的人发现。

天上的明月发出冷光,不一会儿,似乎身上的热量就消失了,小福冻得浑身发抖。

但是,屋里的喧闹声持续存在着。过了好长时间,子里的人陆续离开;他们被门口灯光照出很长的影子。

小福望着灯光,不住地抽鼻子;一到天冷,鼻涕就多起来。他默念着他们快走开。狗子则用火柴枪对着门口的人瞄准;他走到哪里都带着这玩具,当然他只是瞄准过过瘾,不敢发出声音。胜良叔倒是看上去不着急,坐在他们背后看着天空。

总算等到众人都走了,新郎和新媳妇要睡觉了。他们开始行动起来,但是发觉几乎不会走路了,两条腿都冻麻了。胜良叔带着小福、狗子几个悄悄来到婚房窗户下,直起身往里看。虽然隔着贴着喜字的窗户纸,由于里面灯还亮着,还是能隐约地看到什么——穿着新棉衣的新郎穿着红棉袄的新媳妇,正坐在炕沿上相互拉手呢;新郎盯着新娘的脸在看就像刚认识一样。新娘害羞地低着头……

刚看到这里他们的脑袋就被胜良叔的大手摁下去了。胜良叔怕被里面察觉。他们感到好笑,但是又不敢,只是撇着嘴不出声地暗笑。后来见里面的灯光终于熄灭了,知道新郎新娘上炕睡下,就蹑手蹑脚起来趴到窗台上去看。小福的心不禁怦怦跳。

但是在皎洁的月光下,他们看不屋里黑暗中的情景,只好侧着耳朵去听。但是好一会儿里面什么动静都没有。小福对着狗子看了一眼,不由地有些失望和后悔。心想人家在睡觉有什么可看的,自己在这里冻着受罪,还不如回家也钻被窝好呢。后悔上了胜良叔的当。不由打了个哈欠,又看了空中月亮的位置一下,觉得已经很晚,很担心母亲骂自己,就想转身离开

他刚要走,忽然肩膀被狗子捅了一下,狗子指着窗子叫他听。他又回头去听,果然不错,里面有小声的说话声音。但听不清的是什么。

小福又听了一会儿,仿佛听见里面有跑步的声音,他们越跑越快,还不住地大声喘气……接着传来病人一样的呻吟声。胜良叔一直趴在窗台一角,像钉在那里一样一动不动,对小福和狗子的小动作视而不见。

小福心一阵狂跳,感到紧张,但是又有些不解,想不通里面怎么会有这样的声音。以他的想法,如果这件神秘的事情是好玩的话,他们应该发出笑声才对啊,可为什么像有人在痛苦地啜泣呢这算什么好事呢?

但是别的人都听得十分投入。好像新郎不是小勇而是他们自己似的

大概后来狗子不小心,他发出的嗤嗤笑声被里面听到了,里边顿时没了动静。胜良叔拍了一下狗子的头,向他瞪了瞪眼睛,挥了挥拳头。大家都屏住了气。过了一会儿,里面又恢复了响动。又传出了女人的呻吟声和男人的喘气声。突然里面的人发出怪异的声音,就像是“迷糊蛋”家杀羊的时候听到的响声一样。这声音又戛然而止。停了一会儿,他们听到女人撒娇的声音传来:“真是的,弄了人家一肚皮的汗呢……”

后来几天,小福都想这句话是什么意思

 

当大家最后走出院子到了街上,他们才把憋了一肚子的笑声尽情地释放出来。大家都说,再不出来,肚子都会被憋爆的。他们又笑着模仿了好几遍小勇媳妇所说的话。

等一哄而散的时候,天上的月亮已由东南方向挪到了正南方。稀薄的云彩象鱼鳞一样洒在它的周围。小福这才有些担心天太晚了。

果然,等他回到家,屋里已经灭了灯,母亲和弟弟已经睡下。但是母亲没有睡着,还在等他。他一进屋,母亲没好气地问他这么晚去哪了,小福当然不敢说实话,就小声地回答说在街上捉迷藏。母亲说,下次再这么晚回来,就打折你的腿

这一夜,就像是胜良叔说的,实在太兴奋。好半天都不能睡着。心里反复回响着刚才听到的声音,想象着里面发生的事情。觉得大人们有很多神秘的事他不清楚,希望自己赶快长大,将来也像小勇一样娶上个好看的媳妇,不,要娶就娶一个和小勇媳妇一模一样的。不但人好看,说话还有意思。但是,他多会儿才能长大啊他沮丧地这么想。

 


标签:成长小说    童年时代  
相关评论
简介 - 留言 - 投法 - 出版 - 合作
请所有作者发布作品时务必遵守国家互联网信息管理办法规定,我们拒绝任何色情小说,一经发现,即作删除!
本站所收录的作品、话题、用户评论、用户上传内容或图片等均属用户个人行为。 如前述内容侵害您的权益,欢迎举报投诉,一经核实,立即删除,本站不承担任何责任
违法和不良信息举报邮箱:haiyue@pianhai.com 免责声明 公司名称: 株洲市海阅文化传媒有限公司
@ 2010-2020 篇海 www.pianhai.com 中国互联网举报中心


  湘公安安备43022302001022号  湘ICP备16004927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