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WAP手机版 RSS订阅 保存到桌面加入收藏设为首页
当前位置:首页 > 文学 > 小说

长篇小说《狗刨》新版连载23

作者:华子   来源:原创   阅读:12932   评论:0

第二十二章

 

冬季天短夜长,晚饭后常有邻居来小福家串门聊天。来人不是邻居就是母亲的好朋友,他们守着一盏煤油灯,轻松地拉呱(聊天)说着家常。男人抽烟,喝水;女人一边做针线活儿一边说话。

有时小福早早钻进被窝儿,听大人们东一句西一句地说笑。热乎乎的被窝,其乐融融的气氛,这一切使他倍感家的温馨。他安静地在一边听着,很少说话,免得叫母亲骂他不懂事,小孩子家乱插嘴。

有时大人们会相互些玩笑话,使他感到有点不自在。大人们似乎有时意识了,就有意放低声音窃窃私语,偷偷地笑。小福假装睡着了,没有听见他们的话闭着眼睛;但是怦怦直跳。他尽力控制着自己,不让自己动弹。

不知什么时候,他的神经终于疲劳了,才进入梦乡

有一次,母亲和好朋友二凤姑盘腿坐在炕上,围着小木凳上的油灯做针线。二凤姑长的大眉大眼,性格大大咧咧的,当时还没有结婚。小福和弟弟早早上炕钻进温暖的被窝里,因为屋子里比较冷,哪里也没有被窝暖和他们玩了一会,等弟弟睡着了,他就听大人说话。

先是听见母亲说父亲最近的来信;后来又听她们说了一会儿别人家的事。他的眼皮变得沉重起来,迷迷糊糊地就要进入梦乡。不知道怎么,他后来听见二凤姑的话,使他神经一激灵,不由得支起了耳朵,睡意也消失了。

他似乎听见二凤姑小声对母亲说,一来那事挺麻烦的,问用什么办法好。母亲嘀咕地说了什么。他虽然不懂,但也知道这是女人的隐秘私事,便不由得心跳加快,喘气也不匀了。他极力控制着发痒的身体,一动不敢动,怕母亲和二凤姑想到他还没睡着。越是不敢动弹,身体越是像被绑住一样想挣脱,那难受劲真不好过

天晚上来家里串门的人很多。都是年轻男女,气氛热闹。小福母亲为人热情性情直爽的性格,使周围的许多年轻人愿意和她交心聊天。他们觉得她男人不在家,家里又没有老人,说起话更随便一些

当然也不排除,这期间,有年轻男子会对她产生各种想法;他们和她开玩笑,甚至内心想和她有什么暧昧关系孙喜月是个对感情忠贞的妇女把脸面看得极其重要这些都使避免出出格的事。时间一长,她的正派,忠贞不二的性格赢得了大家的尊重,一些人也就不再有非分之想了。内心里更加敬重这个要强的女人

 

 

那天晚上,后来众人都回家睡觉去了,家里只胜良叔和他妹妹二凤姑还没走他们又说了一会话。小福母亲关切地胜良叔的对象情况,这在众人面前是不宜说的。母亲知道胜良叔心里在默默喜欢一个人,他以前对她讲过这事。原来从秋天以来,胜良叔就被抽调到村机井队打井。机井队有许多男女青年,虽说都是一个村子的,但都并不熟悉。现在他们分成几个小组,常常日夜倒班,这为原来并不熟悉的男女青年提供了接触的机会,他就是这时候喜欢上一个同组姑娘的

胜良叔对村子西头的一位短发姑娘产生了好感,但是他不知姑娘的心思,也就不敢贸然表白,怕遭到拒绝这也是他感到苦恼的地方。那时韩庄男女的婚姻还都是传统的媒妁之言,要是有人自由恋爱,就觉得很出格一旦传出去,必定成为一件大新闻。

胜良叔是祥顺爷爷家里的三儿子,此时也将近二十岁了。自从他哥哥胜魁遇到那事以后,他女方的人品放在第一位当然,那短发姑娘长得并不丑,甚至很漂亮。上次他来的时候问孙喜月这事怎么办好她出出主意。当时小福母亲叫他找个机会摸摸姑娘的心思,看人家是不是也喜欢他。今天晚上他们又谈起这事。

孙喜月笑着问“你那事怎样了,这两天有没有进展啊?

胜良叔用手抹着脖子,嘿嘿笑着说“还那样呗!”

二凤对小福母亲说:你看把我哥羞的

小福母亲假装板起脸,说:“我们对人不会乱说的,没有人笑话你”。

胜良叔似乎放下心,用手挠了挠头:“那天我倒是试探了她一下哩。……但是我还是弄不清楚……”

小福母亲和二凤姑的眼睛一齐盯着他,母亲追问道:“怎么试的?”

“就是……就是有一天夜里我们在田里正打井,这时天空忽然下起雨来。大家都没带雨具,打井的地方没有挡处,只好跑开。可是周围都是田野,没有什么避雨的地方,大家只好往村子里跑。她吧,(说到这里他啧啧地摇头称赞)你不佩服不行,真是心细,人家早有准备,出时就带着雨衣哩。所以一下雨就用上了。我和大多数人没有雨衣,只好冒雨往村里跑。跑着跑着,我突然觉得应该利用这个时机试探试探她呢。反正这时候黑灯瞎火的,就是被拒绝了,别人也看不见。于是我就跑到她跟前,小声地对她说,‘喂,能不能把你的雨衣借给我穿啊?’玉海嫂子,你猜怎么着,她二话没说,立即停下来就要脱雨衣!我的天哪,我怎么能真的……我就立即上前制止了她……但是,你知道,我那份感动啊……差一点儿眼泪就出来了。——说句良心话,她真是大大出乎我的意料啊

母亲赞赏地说:“看样子有门……”

二凤姑笑着说“我看不一定,也许人家只是出于友情,同情比如我,男女之间是可以帮忙的,但是要两个人又是另外一回事……”

胜良叔谨慎地说“反正……,起码,说明她这人挺善良的……”

他们说的那个姑娘,小福也见过,以他的眼光,她虽然算不上多么漂亮,但是挺面善喜相的。可见一个人的内心还是能从表面看出来的。

小福母亲告诉胜良叔,叫他再观察一下,如果人家对他有意思的话,就赶快找个中间人去说。她表示,人的心地好是重要的。

胜良叔似乎已经掉进了情网,对以后的事情信心百倍。他说一旦有机会再找她探探口气,摸透她的心思到底是怎样的。他讲这些时有一种幸福、陶醉的神情。

 

小福一听到“恋爱”这个词心里就隐隐作痛。他想起学校同学们对他的嘲笑来。以小福短浅的阅历,对于“自由恋爱”,除了别人对他的起哄之外,他是第二次听说这话。韩庄第一个自己搞对象的人他知道,是六蛋儿的大哥,大蛋儿。大蛋儿一直在县城里读高中,是村里少有的文化人。他很少回来一趟,小福也很少见到他。据说念高中后他一个女同学搞上了对象,他们的事被韩庄上下传得沸沸扬扬。好像他们还一块相跟着回来过,遭到好多人的议论。他们的恋爱过程在韩庄有许多的版本。其中一个说,他们在班里上课时,老师在上面讲课,他们就在桌子底下相互踢腿调情,踢着踢着就踢到了一起,抱在了一块。他们的做法在韩庄的人们——特别是在正统的德高望重的老人们看来,那是胡闹,乱淫,和搞“破鞋”没什么两样。好像大蛋儿的爹也嫌丢人,从来不愿在人面前提这事。他当时担任着生产队的队长呢。

现在胜良叔又这样,真是有些稀奇。

此时的小福还不明白,为什么大家不允许人家自己相好这类事情他只是出于感情原因,心里希望胜良叔真的能追到那个善良的姑娘,最后娶她做媳妇

 

 


标签:成长小说      童年时代  
相关评论
简介 - 留言 - 投法 - 出版 - 合作
请所有作者发布作品时务必遵守国家互联网信息管理办法规定,我们拒绝任何色情小说,一经发现,即作删除!
本站所收录的作品、话题、用户评论、用户上传内容或图片等均属用户个人行为。 如前述内容侵害您的权益,欢迎举报投诉,一经核实,立即删除,本站不承担任何责任
违法和不良信息举报邮箱:haiyue@pianhai.com 免责声明 公司名称: 株洲市海阅文化传媒有限公司
@ 2010-2020 篇海 www.pianhai.com 中国互联网举报中心


  湘公安安备43022302001022号  湘ICP备16004927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