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WAP手机版 RSS订阅 保存到桌面加入收藏设为首页
当前位置:首页 > 文学 > 小说

长篇小说《狗刨》新版连载24

作者:华子   来源:原创   阅读:10794   评论:0

第二十三章

 

平唐县这一带是有名的红薯产地,生产的红薯又大又甜,每一棵下面像一窝刚出生的猪仔拥挤在那里,胖乎乎叫人喜欢。特别是煮熟了吃甜甜的,是不错的食物当然,这里都喜欢种植这种作物还有更主要的原因,那就是它亩产量大,能养活更多的人韩庄人多地少的情况自然种得最多。秋天红薯收成了之后,一部分现吃或者切成片晒成薯干储存;一部分放进地窖,埋上细沙土存放,到了冬天和来年春天吃。

印象中收割红薯的季节较晚。每年等到秋天天空刮起了冷风,霜露把原来碧绿的秧蔓打成紫红色,这时人们才拿上镢头去刨收。

大人们刨完地里的红薯之后,就不再忙了。这时的田间一片萧索,有如一位卸去盛妆的老妇人,显荒凉和沧桑了。往日的勃勃生机,鲜活、绿色的海洋已经消失了,只剩下秃光光的、单调乏味的大地了

这时候孩子们也没了青草可割,就到红薯地里捡漏。他们背草筐,拎着铁锹、镢头,在大人刨过的红薯地里重新遍,找剩在红薯。他们这里翻翻那里挖挖,希望再找到一两块由于大人粗心而没有铲净的红薯。原来浅色的泥土变成了深色;翻得左一片右一片,像狗皮膏膏药

捡漏总是要碰运气的。也是开始心怀希望与最后大都遭到破灭的心理过程。他们心里往往暗骂大人们干活太仔细,太吝啬,弄得地里什么也没有剩下要是偶尔听见锹下发出咔嚓声,低头看到被铁锹铲断的红薯露出白茬子还在往外渗着乳汁,都会惊喜万分,之前的抱怨立刻化为乌有。赶上极幸运的时候,会在和棉花地交界处遇到一两株未被发现的红薯棵子,还完全没有被挖过,呵呵那种喜悦真是无法用言语形容。这一下就大丰收了不过大多时候,他们只能检到一小块或者半截伤残的红薯,上面的情景绝少遇到。他们在地里像地质勘探者一样转悠即使捡到三两块也是不错的。在家长们看来,有点收获,就是顶一顿饭的口粮呢,总比孩子们把时间玩耍了要好

 

 

说起来,孩子们也是愿意做这份事的。它简直和玩耍差不多。因为拣多拣少要凭运气,和割草不一样,此事也就没有了压力,就是家长大人对此也没有把握,所以也无话可说。 这样一来,孩子们就可以视情况而定了,干不干,干多少,要看心情。心血来潮的时候,他们会把它当成一场郊游,去看有趣的打猎场景。

这个季节,偶尔会看到背着猎枪在原野里转悠的人身旁还跟一二条猎狗。此时地的作物都已经收割完,看上去一望无际,视野广阔,出洞活动的野兔子很容易被发现很容易狩猎。打猎的人带着狗,在田间随走随警觉地观察,当他一旦发现有野兔子,就会打上一枪。不过小福还很少见过哪位猎人击中目标呢。这一方面是野兔天生机警,打猎的人很难靠近它,只能在百米以外的地方射击;另一方面,他们似乎主要依赖猎狗的抓捕能力。

一天下午小福和狗子正在韩庄北边的一块地里翻红薯,见不远处长毛狐狸皮帽子的人背着猎枪在转悠。跟在他身旁的是一条黑狗。那是一种有名的猎狗它大约有到大人屁股那么高的个头,四腿修长腰围几乎只有一扎那么粗细;黑色的皮毛极短,紧贴在上面,在夕阳下像缎子一样油光闪亮;它的长耳朵更是像布口袋一样往下耷拉着。小福还从来没有见过这样高大而苗条的狗呢。狗子不愧是狗子,对这个挺在行,对他说这是一条专门打猎的“细狗”,跑起来特别快,只有它才能追上擅跑的野兔子。他还说,要是一般的笨狗去追,连兔的屁都吃不上热乎的呢。

正在这时,传来一声枪响;二人寻着声音望去,见远处有一个模糊的小点在田间飞快地跃动。它像一只大海中的海豚在上下翻飞,在旷野划出一个一个的弧线来。二个孩子一下绷紧神经,知道那飞快跃动的很可能就是野兔子显然刚才那一枪就是冲它开的。它此时,正在向着西北方向的河边跑。

刚才那条黑色的细狗几乎在枪响的一刹那,便像利箭一样射了出去。它的脖子向前伸着,前面的肩快速耸动两组长腿真是好看,有力地向前扒着地,全身紧贴着地面飞奔。就像一只黑色的波浪在田间动,叫人特别兴奋的是,它越来越目标近了

谁都知道野兔子的跑速是惊人的,农家人都知道,它每一次跳跃都能出八道垄地呢。

很快,它们都消失在远方的夕阳里,融进漫天血一样的霞光里。小福他们不知道结果会怎样,因为它们两个都跑得太快了。他们只看得目瞪口呆。

可是过了不到一袋烟的工夫,他们看见,那条黑狗嘴里叼着一个东西缓缓地返回来,向着它的主人跑去。显然它最后追上了野兔子。小福望见了,只是对着狗子激动地啊呀,说不出话来。两个人都感叹这条猎狗太神奇了。

 

 

地里的红薯再也难以翻到,孩子们就背粪筐到街上捡拾遗在地上的粪便。把它们送到生产队里挣工分。

到了冬天,一些人家的猪狗会出来找食物它们遛跶的时候,把粪便遗留在外面。这也给韩庄的孩子们,有了拾捡动物粪便的机会

冬天牛和驴这些牲畜使用少,即便它们偶尔出,粪便也大都被车把式(车官)捡去,很少叫别人到。多数车官都在牲口的屁股后边挂了个布兜子,一旦牲畜拉了粪便就都落在了上面

小福寒假的时候,也会背着拣粪工具到街上转悠。这样的话,一来他可以从家里名正言顺地出来转悠,母亲不好再把他圈在家里了;二来出来以后也可以顺便玩耍。

这天上午,刚刮过一夜西北风的晴朗天空,天气格外清冷。他带着拾粪的家什儿走出了家门。他穿着的棉衣掉了两个扣子,下面的棉裤也开了线,有了缝隙。凛冽的西北风轻而易举地钻进了身体,长驱直入,象老鼠在胡同里四处乱窜。头上的破棉帽子并不护脸颊,脸蛋被冻得像冻柿子一样发红,邦邦硬。一双连指棉手套已经磨破了,露出了棉花。手背和指关节上多处冻得裂开了口子,一动就钻心地痛。脚上一双破棉鞋开了线,四处透风不严实,使他的脚不是麻木就是疼痛难忍只有经常地用走路或者跺脚来缓解这些

他一边在街上溜达四处寻,希望在什么地方发现一些粪便。可是了半天,他也没有发现要找的东西。地还是邦邦硬,只是早晨的白霜被阳光晒没了。后来他在一块原来的蓖麻地里发现了两泡猪粪,又在一偏僻处拾到一狗屎、羊粪,心里踏实了些。起码把这些带回家,母亲不大疑心他只是上街玩耍了。

到半晌时分,他来到一处空地。这里地面平整宽绰,每天都有许多孩子聚在这里玩耍,十分热闹。此时有狗子、六蛋儿等孩子正玩弹玻璃球。小福也从衣兜里掏出个小布口袋,从里面出一颗黄花瓣的玻璃球来。等他们的游戏重新开始后,就立即参加了进去。

按说他开始手气还是不错,赢了好几颗球哩。可是后来不知为什么,手气越来越背,不但把赢的玻璃球都输回去,自己还搭进去几颗哩。自己把最喜欢的黄花瓣输进去不说,还把他认为总给他带来好运气的一个双色花瓣也输进去了。几个人的球儿,都叫“黄毛子”赢走了。他弹起玻璃球来特别准,在很远的地方就能中对方的球,你一点办法都没有。

这里不得不多说家伙几句,他大约十六、七岁,要比小福和别的孩子大几岁,但是他的个头比一般大人还高。他长着一双圆溜溜的黄眼珠子,比小福那个黄花瓣玻璃球还黄还圆呢头上的头发也全是黄的,像是一片黄麻地。说一口的浓重的东北话,一看就是刚从东北回来的。小福他们都不知道他名字叫什么,有人背后叫“黄毛子”。叫人反感的是,他玩起来总是喊叫,不住地扯着公鸭嗓子叫来喊去的,脸上始终带着得意劲儿叫人受不了。很多人讨厌他,但是又不能不让他玩儿。

狗子也输了。后来狗子要求换一种玩法,把游戏改成从墙上往远处溜球,用远处的球儿砸近处的球儿。“黄毛子”倒也爽快,一双黄眼珠子都闪动着高傲劲儿,他满不在乎地咋玩都成,咋样都完犊子。谁知他这个也厉害,他的球儿总是溜得最远不说,击球还格外准,他常常站在四、五米开外远,就能准确地击中你的球儿

玩了几把下来,大家又都输了。平时狗子算是厉害的角色如今也不是“黄毛子”的对手了。

狗子捡起地上的一个瓦块,朝远处溜达的一条狗掷去,那狗嗷嗷地逃走了。他说,快晌午了,该回家吃饭了。小福几个也说不玩了

“黄毛子”洋洋得意地摇着脑袋,觉得自己走遍天下无敌手的英雄,就转过身,对着众人张狂地嚷嚷,还有,还有谁敢玩儿?嘿嘿,小样儿……

但是没有人敢答茬儿。

 

小福和狗子没有回家,而是又到旁边看人玩儿尜尜的游戏

一会儿,无聊的“黄毛子”也走过来观看,脸上带着惊奇的神情。

尕尕是一截儿两头尖的木棍儿,可以用木板把它弹起来后趁势击打。一般两个人玩,一个守城,一个攻城。看了一会儿,小福低声对狗子说,肯定“黄毛子”不会玩这个,不如咱们他玩这东西。狗子抬看了一眼“黄毛子”,看见他吃惊入迷的样子,低声说说罢就朝一边的“黄毛子”走过去。

“黄毛子”正入神儿地看人家玩别说,他还是第一次见这东西。狗子和小福走到他跟前,狗子拽了拽他的衣服,挑衅地说:“哎,咋地,你敢不敢和我们玩儿这个?”

“黄毛子”虽然没有玩过尜尜,但是觉得它也没有什么难的。他有的是力气。再说,他见二个手下败将用这样的口气和他说话,也不由得激起火来。心想,就你们这几个毛孩子,还想拿这烂破玩意儿还想赢我,小样儿!他用黄眼珠子看了看比他低一头的狗子和小福,不禁冲他们做了个鬼脸儿,说:“你们当我怕这个啊?谁不玩儿谁是私孩子!”随后他们讲好还是赢玻璃球的,由板头小军去家里拿尜尜”和木板子。

一会儿玩具就被找来了。他们找了一个墙根儿,在地上画了个方块当城池,又石头剪子布地划拳,最后由小福和狗子先坐守城池,往外尜尜”,而“黄毛子”远处等着,负责攻城。

小福在城边准备打第一板。“黄毛子”站在离他不到二十步远的地方,眼瞪得像车轱辘,他想利用自己身高手长的优势,一下子在空中接住它。按规则,要是它被对方在空中一接住,对方就算输了。

小福看出了他的意图,就使出浑身的的力气,啪地把尜尜”打了出去;它嗖地一下飞向了空中,掠过“黄毛子”的头顶,像一发炮弹一样在天上划着优美的弧线。“黄毛子”没有想到它会打得这么远,便用两只黄睛盯着往后退,想去接它。谁知道脚下绊了一下,他摇晃着摔倒了,一个大马趴重重地掼在地上。

可惜他那新条绒的棉袄,顿时袖子开了个大口子,手也杵破了,身上沾着尘土过了几秒钟,他才呲牙咧嘴地从地上爬起来,脸上带着痛苦的表情,再也没有了刚才的张狂劲儿,样子十分可笑。

后来他开始攻城,但是费了半天劲,也没有成功。最后他累得满头大汗好不容易轮到他守城,他的动作也是那么僵硬笨拙,不是把板子空了,就是击打的角度不对,把尜尜”打得太低,只落到十来米远的地方。小福和狗子看着他那副笨拙的样子只想笑。他再也不是玩玻璃球时的英雄。

一顿饭的工夫,他们两个人又赢回了曾经输的玻璃球儿。

游戏结束以后,“黄毛子”的脸上再也没有不可一世的笑容,只是一个劲儿地眨黄眼珠子,像是里面进了沙子。他离开这里回家的时候,一边不住地比划着击球的动作,好像还在纳闷为什么击不目标,一边嘴里还不住地咕噜着什么。

 


标签:成长小说    童年时代  
相关评论
简介 - 留言 - 投法 - 出版 - 合作
请所有作者发布作品时务必遵守国家互联网信息管理办法规定,我们拒绝任何色情小说,一经发现,即作删除!
本站所收录的作品、话题、用户评论、用户上传内容或图片等均属用户个人行为。 如前述内容侵害您的权益,欢迎举报投诉,一经核实,立即删除,本站不承担任何责任
违法和不良信息举报邮箱:haiyue@pianhai.com 免责声明 公司名称: 株洲市海阅文化传媒有限公司
@ 2010-2020 篇海 www.pianhai.com 中国互联网举报中心


  湘公安安备43022302001022号  湘ICP备16004927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