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WAP手机版 RSS订阅 保存到桌面加入收藏设为首页
当前位置:首页 > 文学 > 小说

长篇小说《狗刨》新版连载25

作者:华子   来源:原创   阅读:9169   评论:0

                      第二十四章

 

小福从九岁那年就开始给家里试着担水了。一天里,他总要用扁担挑着水桶往水井去趟,把水挑回来,灌满家里的大瓷缸父亲不在家,他要早早担当起男子汉的角色,不想叫母亲去挑

一开始,挑整桶水挑不动,他就只挑半桶;扁担钩子太长,他就挽起来。从水井到他们家太远,不能一口气担回去,他就在中间歇息上几次。由于水桶太重他走起路来不免踉踉跄跄的,就是半桶水也经常洒在外面从水井里往上提水更是吃力和危险,好在他从未掉下去过。不过麻烦与危险还是有过的。把水桶掉进井里,后来还是母亲请别人打捞上来的。大人用几根长竹竿子接起来,头上绑上铁钩子,费了半天时间终于勾住了水桶,把它提了上来。

毕竟个还是容易克服的,他只要把井绳拴牢水桶即可。可他从水井里往上提水就不那么容易了水桶总是满的。水桶原来是大人用的,一桶水足有四、五十斤,重量几乎和他的体重一样沉,瘦小的他要想把满桶水从十来米井里提上来,绝非易事尤其到了冬天,人需要站在带冰的井口往上提水。开始,实在害怕掉下去,不得不求助人。后来他长得高了些,似乎胆子也大了些在一个,就是他不愿意老是求人帮忙。开始学着自己往上提水。尽管每次都心惊担颤的不敢有一点差池,提水的时候连气都不敢喘

一天早晨,他担着空水桶拿着井绳村南水塘边的那口水井走去。前一天刚下了一些雪,到处白茫茫的。虽然通向水井的路已被人扫出了一条小道,但地还是有些滑。一对白铁桶由于空着,在他身旁摇摆起舞,欢快地歌唱

结着厚冰的水湾里也落了一层白雪。

他来到水井附近,只见井口上正冒着白气,像刚揭开锅盖子的笼屉一样升腾着雾气大概是因为井里的温度和外面的温度不一样,反差太大造成的。井台上的冰疙瘩像缩小的沙丘,光滑洁净;想必是一早提水的人把水洒在上面形成

小福走上井台,把水桶放下,望着井口,不免心头缩紧。回头望望,见周围没有别人,只好自己想办法了。他小心翼翼地走到沿儿上面凹凸不平,井壁也挂着很厚的冰坨,宛如给井口镶着玻璃圈。见脚下难以站稳当,他只好退回来,去附近找了一些干土撒在上面。

当他再次弯腰往井下望发现里面黑洞洞的,水位很低,潮湿阴暗的井壁上有几处结着绿苔。他屏住呼吸,小心翼翼地把水桶用绳子慢慢放下,直到触到水面左右摇摆,把水桶里灌满水,然后憋了口气,开始往上提水。

当他一点一点,终于把一大桶水提上来后,他才重重地喘了口气。然后担着水,小心翼翼地往家走去。

不过那时候的并不为此委屈,也不感到艰难。倒是恰恰相反,为能一个小孩子干这种大人或者更像是男人干的活,他内心里感到十分自豪。

 

 

这天晚饭后,胜龙大娘,还有几个邻居来串门。母亲似乎心情不错,就放小福出去玩。小福母亲并不是每晚上都放他出去玩的。老那样,她认为孩子就会跑野了,不好管了。遇到这时候,小福只好干听着街上的孩子传来的笑喊声心里又羡慕又嫉妒街上的叫喊声时大时小,一会儿有了,一会儿没了,他知道,那是他们在玩逮人的游戏呢。那声音对他来说,比有人用鸡毛挠他的胳肢窝还难受一百倍哩。他简直觉得那是大人对小孩子心灵最残酷,最折磨人的摧残呢

今晚他是幸运的。当他一听到母亲的发话,就要夺门而去时,忽然被弟弟看见了,也闹着一块去。母亲听见,说不行。他确实还太小,大孩子们不愿意带这么小的孩子玩。弟弟抹着眼泪不高兴。母亲对小福惹弟弟也有了不满,就板起脸对他正色道:“一说玩儿,恨不能立即能飞走!我可告诉你,你不能给我回来得太晚了,要是再像上次那么晚回来,我打折你的腿!”母亲指上一次他出去玩,快到半夜了他才回家。

小福只好压住内心的兴奋劲儿,装作很平静的样子,郑重地点了点头。胜龙大娘在一旁看见这些,笑着说,“你们小福啊就算好的呢,老实巴交的,不惹什么事儿,哪像我们家的狗子,那才叫淘气呢!现在管也管不住……”

“他啊,不过是外表看上去这样,实际上蔫淘着呢!”孙喜月说。

小福一步一步地往院子外走。等一出了院子,他立即就像从笼中飞出的野雀一样嗖地一下子射出去

外面月光如水,明如白昼。他来到街上,别的同伴也陆陆续续到了,大家分成了两伙,玩捉迷藏的游戏。他们照老规矩,根据石头、剪刀、布的划拳决定谁藏身和看城。结果是由狗子、六蛋儿负责守家逮人,小福、金锁、小军三人藏起来。

游戏开始了。

的两个人捂起了眼睛,六蛋儿扯着大嗓门儿喊歌谣“东溜溜转,西溜溜转,你藏好,不出来……”

这时小福他们趁机跑走,像一群兔子分别跑到周围的院子里,躲进或钻进草垛,猪圈,高粱秸堆里。他们等着狗子和六蛋儿出来找人,再寻机跑回“城里”杀它个回马枪。这样他们就算赢了,游戏还得重新再来。

看城的人精呢。他们两个分了工,六蛋儿守家护城,狗子出来逮人。外面的小福他们躲过狗子,悄悄绕回城边,准备攻击城门知道六蛋儿笨得像狗熊,脑子也慢,攻城并不难。小福他们就派一个人去引开守城的六蛋儿,这样二个人就可以趁机进城池。

这样次下来,虽然很险,但小福他们还是屡屡攻城成功了。每次小福他们赢了,都会得意地嗷嗷大叫一番,一是表示庆祝获胜,二是气一气狗子他们。

后来狗子有些急了。这次开始以后,他敏捷地跑进一家后院,在那里他发现了躲在棉柴堆后面人影,就追过去,紧追不放,想抓住他。小福一看自己被狗子追着,就慌忙逃。他从一个院子跑到另一个院子。狗子紧随其后,宛如那天猎狗发现了猎物一样咬紧不放,也从一个院子跟到另一个院子。小福逃到一个高墙下,发现自己已经无路可走,只好一纵身爬上了面前的墙头。

狗子来到了墙下,见小福骑在墙上,也想爬上来。小福见形势危急,慌忙奋不顾身地往下跳,想进入另一个院子。

这个地方是一家只住着母女二人的后院子,主人性情古怪,不喜欢和人来往。小福和别的孩子极少来过这里。

就在小福纵身跳下,他的脚触地的一刹那,他感到了脚和屁股落在了像粥一样柔软、粘稠的东西有些像泥塘的感觉仿佛先是砸破像鸡蛋壳一层僵硬的表皮,然后掉进稠粥似的池子里面。他立即感到有些不对劲儿,忙低下头看。借着银白的月光,只见他的鞋子上棉裤上,还有胳膊上沾满了糊状的东西,同时发出一股呛人的臭气味儿。

天啊,是人的大便!他跳进了人家的大便

当时许多人家都在自家院子的偏僻处,挖一个方形池子,然后把茅房的大便放进去,积攒起来。然后把它们慢慢晒干,以后送到生产队里换工分。大粪比起其它动物的粪便来,换的工分要多。

那天他就是落进了这样的池子。

真是倒霉透了,他不由得惨叫了一声!此时狗子已经爬上了墙头,像个老鹰似的,正准备跳下来抓他。他忽然发现墙下的小福不对劲儿小福不是赶紧跑开,而是呲牙裂嘴里站在原地不动,全然不顾被他抓。狗子定睛一看,才发现小福出事儿

小福不知所措地走到一旁,开始呜呜地哭。狗子慌忙从旁边的地方溜下来,走到他跟前。一股强烈的臭味儿袭来,狗子忙捂住鼻子,借着月光向小福身上看了看,只见他上沾着不少的臭屎。他们再也没有了玩的心思,刚才那股劲头一下子全没了。他们忙商量着怎么办。两个人都清楚,这事如果叫小福的母亲知道了,他不被扒了皮才怪

 

 

小福小声骂了几句这家人缺德,诅咒他们家永远是绝户的话。然而知道这也没有什么用处,谁让你往人家院子里跑呢。再说当务之急是如何处理身上的秽物。

他们向着村南的水湾走去。外面街上的那些玩伴,一看见他们过来,就大喊着跑过来,以为是小福被抓住了。当知道是这么回事后,都立失去了玩的兴致,先后回家了。

小福由狗子跟着,一瘸一拐地向村子南边的水湾走去,只有那里有水可以洗。到了水湾边,他们沿着斜坡走下去。这个季节水湾里已经结了厚厚的冰白天孩子们还在上边滑冰玩儿呢。他们到一处有冰窟窿的地方停下这是大人们白天砸开的,专门用来给牲口水用的。由于夜里寒冷,这时的冰窟窿上面又结了一层薄薄的冰碴儿。

狗子从附近寻来一块砖头,砸开上边的薄冰,然后捂着鼻子躲到一。小福走过来蹲下,顾不上恶心,开始用砖头蘸水往下刮粪便。水冰冷刺骨,手触上榨得如刀割一般。不过此时他根本顾不上这些,他内心的恐惧程度远胜于冰冷。冰窟窿有脸盆那么大,皎洁的星月在里面摇来晃去。过了好半天他才洗得差不多。裤腿儿,屁股上,棉袄袖子和那双黑条绒破棉鞋被水刮过了一遍现在又冻得僵硬了,像厚厚的铁皮盔甲。衣服上刺骨的寒气沁透着体肤。

小福叫狗子过来闻了闻,问他还有没有臭味儿。狗子像猎狗一样在他身上闻了闻,说好多了。小福知道,无论怎么洗,也不会洗干净的。

天已经很晚了,没有办法,他们只好各自回家。狗子对小福,你回家睡觉,千万不要把衣服和鞋子放到你娘的跟前。小福点点头。

他惴惴不安地走回到自家院子。此时家里的灯光已经不亮着胜龙大娘已经走了想必母亲和弟弟都睡下了。

小福轻轻推开掩的屋门,尽量不让它发出什么声响。他知道他们家木门上的门轴太干涩了,推门关门的时候总是发出吱吱妞妞的声音。他极力蹑手蹑脚——几乎差一点站不稳——走到一边脱下衣服鞋子,迅速上炕钻进被窝里,用被子死死蒙住头。他怕惊醒了母亲,假如她已经睡着了话。在被窝里他才大喘了一口气,怦怦跳的心好半天才平静下来。

幸运的是,好像母亲真的睡着了。反正她没有说话。也许没有睡着,只是懒得这时候开口和他讲话

第二天早晨母亲一睁眼,还没有起来似乎闻到了什么异味母亲的鼻子一向敏感。她疑疑惑惑地对也醒来的小福说,好像家里有股臭味儿。睡醒了的弟弟抽了抽鼻子,也说有。小福装做什么若无其事的样子,假装闻了闻,说,没有啊。要不就是吹的,把茅房的臭味儿吹进了屋里。母亲没有再说什么,大概信以为真再说,大人要考虑的事情多着呢,哪能光想他呢。

刻不容缓,一秒钟也不能耽误。他立即从炕上爬起来穿上衣服,然后迅速离开家对母亲说上街拾粪去了。

母亲后来再没有问起臭味儿的事,他幸运地躲过了此劫。

想起来真是万幸,家教一向严厉的母亲万万没有想到这臭味儿的根源。她要是知道了真相,后果可想而知

当然,这秘密始终没有被泄露,也有狗子的一份功劳。在这里顺便交代一下,等四十年后,天各一方的小福和狗子再次相见的时候,狗子还提起这件事,露出豁牙大笑呢。

 


标签:成长小说    童年时代  
相关评论
简介 - 留言 - 投法 - 出版 - 合作
请所有作者发布作品时务必遵守国家互联网信息管理办法规定,我们拒绝任何色情小说,一经发现,即作删除!
本站所收录的作品、话题、用户评论、用户上传内容或图片等均属用户个人行为。 如前述内容侵害您的权益,欢迎举报投诉,一经核实,立即删除,本站不承担任何责任
违法和不良信息举报邮箱:haiyue@pianhai.com 免责声明 公司名称: 株洲市海阅文化传媒有限公司
@ 2010-2020 篇海 www.pianhai.com 中国互联网举报中心


  湘公安安备43022302001022号  湘ICP备16004927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