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WAP手机版 RSS订阅 保存到桌面加入收藏设为首页
当前位置:首页 > 文学 > 小说

长篇小说《狗刨》新版连载37

作者:华子   来源:原创   阅读:37099   评论:0

第三十六章

 

小福在家里,孙喜月几乎把他当成一个大人使唤。不但要干家里的重活粗活,照看家里的羊、鸡,帮着母亲扫地刷碗等除了上学时间外,他还要去地里拔草、干活。

因为盖新房欠很多债要后来的日子里,小福家的生活异常艰难。母亲孙喜月的脾气本来就急躁,现在变得更加乖戾。他经常朝小福和弟弟发脾气。尤其对大儿子小福是经常打骂。她似乎把生活的不顺心,怨气,身体不好带来的烦躁,统统发泄他身上。也许在她的心里,孩子就是她的私有财产,怎么使唤,怎么打骂都是应该的。

她经常打骂他,而且莫名其妙地这样做。这使小福的心情常很压抑,无法像别的孩子那样开心,无忧无虑。他甚至怀疑自己是不是孙喜月亲生的孩子,否则何以这样对待自己。他经常吃不饱饭,忍受着饥饿还要忍受着母亲发脾气几乎失去了笑容,变得越来越敏感,胆小,而且不爱讲话。

有时候他想,面前这个歇斯底里的女人,就是自己在姥娘家一直思念盼望的母亲吗?这就是自己一直念的家吗?现在的一切叫他异常失望。他又想起很小的时候,有大人对他说过的话“她不是你的亲娘,生你的娘在新疆哩。”他不知道这话是不是真的,但是,他倒是很希望如此,遥远的地方真有一位亲生母亲在等他呢。那个,真疼自己,爱自己,而不是像现在的孙喜月这般冷酷,冷酷地对待自己。与其这样,还不如死了呢。他觉得在他的生活里已经没有了半点欢乐的存在,似乎再没有活下去的勇气就这样,少年的忧郁,强烈地包围着他。

秋天的一天下午在被母亲又一次打骂之后,心怀绝望的小福,从家里跑到村南边田间的一口水井旁。那里离北边那个吊死人的机井房并不远。按照往常,他是不敢一个人靠近这个地方的。但是此时,他没有那么恐惧了。好像心灰意冷的绝望时刻,胆子也就没那么小了,也就不怕妖魔鬼怪了。

时间不知不觉到了傍晚时分,硕大鲜红的太阳已经离地平线很近了。田间长满绿色的高粱。

呆呆坐在爬满青草的井台旁,眼里噙满泪水。他向里边望了一下,井里的水平静而幽暗。平滑的镜面上映着他悲戚的面容。突然一只水蛙从潮湿的井壁跳进水中,发出嗵的一声响,原本平静的水面泛出一圈圈涟漪。一些漂浮在水上的腐烂物移向井壁,轻轻地撞击着。过了一会儿,水又平静如初

他的心情实在绝望了。心想母亲不再爱自己,自己活在世间还有什么意思呢。倒不如死了到那时也许她还能良心发现,感到内疚自责。想到这里,委屈的热泪夺眶而出,泪流满面

随之,他的眼前浮现这样的情景:母亲孙喜月,晚上发现大儿子没有回家,失踪了。她终于着急了,也害怕了,跑到四处寻找但是一夜也没找到自己。直到第二天早晨,有在这口井里发现了自己,就把他打捞上来。此时的自己已经被水泡的水肿,膨胀的像个吹了气儿的白条猪。母亲见了,扑上来号啕大哭,抓着自己捶胸顿足,悔恨她深深后悔,后悔自己不应该冤枉孩子,打骂孩子,使这孩子受这么大的委屈,寻了短见……最后她昏了过去。

小福自己越想越委屈,不仅泣不成声,哭出声音这样过了一阵,虽然太阳穴怦怦跳着疼痛不止,但死的欲望,却好像随着泪水流失了不少,随着夕阳光芒的减弱,不再那么强烈了。他这才注意到周围,从绝望悲戚中逃离出一点,意识到自己目前的处境。发现此时太阳已经落进地平线,天已经擦黑,北斗星也出来了。他没了必死的决心和冲动。他想,也许自己该回家了。

他从井台上站起来,迈着沉重的步子向村子的方向慢慢走去。他不知道回去又怎样。更不知道怎样的未来生活在等待着他。

 

 

  时间又过了一年,到了第二年春天。水湾里的冰慢慢融化了,树木冒出了绿芽,大地又重现了生机。这时,小福父亲的一封来信,如一颗炸弹袭来,给小福他们带来了强烈的震荡。

这封信,使他全家现有的生活,有了改变的可能。——佟玉海来信说,自己现在有一个支援边疆建设的机会,能实现全家团聚,只是在遥远的塞外,想听听孙喜月有什么想法。他一向是个谨慎小心的人,甚至谨慎得有些优柔寡断,遇到大事总是犹豫不决,需要妻子拿主意。

孙喜月看到来信,尽管二天后才回信,但是这并不表示她犹豫不决,她只不过受到这意外的震惊有些头懵而已。其实在她看到信件的那一刻,主意的天平就倾斜了:绝不能错过这次全家团聚的机会。

尽管它是北一个城市,在他们看来那里既遥远又荒凉,甚至连名字都没听说过,但是,毕竟是一个新天地,能实现全家团聚,能成为城里人,逃离农村艰难的困境。这就像是长夜里忽然投来黎明的曙光。小福和家人满怀希望地翘盼着,幻想着。

天天如此。白天,黑夜。

同时,还为有什么意外忧心忡忡,焦虑。

不过大部分时间,还是在想像未来的生活样子。

小福每天都在想,到那里能不再担心吃不饱到那里有了父亲,母亲还经常打骂自己?那里的住处是什么样?学校能有木头的桌椅吗能有很多书读吗没有人再欺负自己?……

他对人们担心的天气寒冷,地理荒凉偏僻,住蒙古包,出门要骑马诸如此类的事并不多么在意。

只关心自己的处境。要是换了一个新环境,自己一定要做一些改变。自己要变得勇敢一点不再这了窝囊,机灵一点,也和女生说话惹是非……总之,要重新塑造一个新的佟忠跃叫母亲父亲喜欢,外人也喜欢。甚至连夜里都沉浸在对未来憧憬之中既享受又担忧

 

等待他们全家的是什么呢,小福的命运又是怎样呢,这次迁徙是福是祸,以后会有怎样的事情等着呢,这时候他们当然无法知道。那是另一部书的故事。

所以请求作者还是多些善意,及时结束这个故事。让小福的家人和读者尽可能地多歇息一会,在美好的时光面前多滞留一些时间吧!

 

 

 

 

   附:作者简介

华子,作家。原名董志华,男,内蒙古呼和浩特市人。内蒙古作家协会会员和电影家协会会员。

主要作品有:

长篇小说“畸人三部曲”(《狗刨》《畸爱》《心病》),《金旺角舞厅》,《私人审判》等,另有中短篇小说数十篇。

 

 

篇海App

心 中 有 束 光 · 眼 里 有 片 海


标签:成长小说    童年时代  
上一篇:手推子
下一篇:花冈(十)
相关评论
导航 - 简介 - 留言 - 出版 - 合作 - 蜘蛛
请所有作者发布作品时务必遵守国家互联网信息管理办法规定,我们拒绝任何色情小说,一经发现,即作删除!
本站所收录的作品、话题、用户评论、用户上传内容或图片等均属用户个人行为。 如前述内容侵害您的权益,欢迎举报投诉,一经核实,立即删除,本站不承担任何责任
违法和不良信息举报邮箱:haiyue@pianhai.com 免责声明 公司名称: 株洲市海阅文化传媒有限公司
@ 2010-2020 篇海 www.pianhai.com 中国互联网举报中心


  湘公安安备43022302001022号  湘ICP备16004927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