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WAP手机版 RSS订阅 保存到桌面加入收藏设为首页
当前位置:首页 > 文学 > 杂谈

思维的雪花(六)

作者:华子   来源:原创   阅读:136484   评论:0

 

30.厉害的“武器”

在当下,无论是政治还是文化的疆场,要说最厉害的武器,莫过于“爱国者导弹”了!

只要某人与他们的做法不一致,对有些管理批评了几句,说了一些不讨喜的大实话,真话,那可不得了,很可能把你骂成“汉奸、卖国贼”,成为他们打击的对象。

他们每每以“爱国”(或者“护国”)的盛名出师声讨,使用“爱国者导弹”这个武器。它的威力极大,使得“敌人”非死即伤,狼狈不堪。导弹的壳子里,装满了私利、嫉妒、狭隘,和加带屎尿污秽物的炸药。

可是,那些打击的目标往往是幻化出来的虚影,它不过是斗争狂们带着众人臆想出来的“假想敌”罢了。

凌驾于个人基本权利之上的“爱国”,往往是挂羊头卖狗肉,在盛名之下夹带某种私货。

一个随意践踏公民基本权利的“爱国行为”,都是可疑的。

此时的“爱国者导弹”不过是“爱国者捣蛋”。他们这样做,对内任意侵害个人基本权利,对外影响国际形象。不是“捣蛋”是什么。

 

 

31.假以“爱国”的名义

现在,只要打着为了国家利益所做的一切,似乎都是正确的,正义的。

这可是最好的金字招牌。在它的名义下,即便烧外国产的汽车,殴打开车司机,做一系列违法的事情似乎都正当起来。邪恶也变得正义;侵犯个人基本权利也变得振振有词,义正辞严。

在这样的思维下,他们只有立场,不论是非;歌颂的一律都是对的,批评的通通都是错的。

再也不管什么正义不正义,公平不公平,是非曲直,只想趋利避害。

如有异议,就给你戴上汉奸,卖国贼的帽子。

他们有个很好的借口,就是“子不嫌母丑,狗不嫌家贫”。子女怎么可以对父母不满呢。因为在传统思想里,家长所做的一切都是对的。

你怎么可以批评和抱怨呢。

在其蛊惑下,把愚忠愚孝那一套推向了极致,推向了毫无是非和理性的深渊。

 

 

32.爱国之上

爱国当然是应该的,也值得人尊敬(这里不包括那些挂羊头卖狗肉的人们)。

这里有我们的亲人、朋友和同胞,有生养我们的土地,怎么会不爱呢。

这是一般人很自然的亲情境界。

可是,还有一些伟大的知识分子,像纳博科夫,米兰.昆德拉等,认为应该还有一个更高的境界。

化用一句吾爱吾师更爱真理这句话,这个更高的境界可以这样来表述:

吾爱吾国,吾更爱良知和正义。

这是一个人性的更高境界。它超越了地域,亲情,民族的利益,以追求人类的正义良知自由的普世价值为信仰,作为思想行为的标准。

这就是爱因斯坦为什么二战时期不回德国的原因。 “我将只在具有政治自由、宽容和所有公民在法律面前人人平等的国家停留。”

在他们这些人心目中,祖国,已经超越了地理意义上的这个概念。

 

 

33.怎样才是知恩图报

体制内的作家,如果写了一些他们不喜欢的文字,就往往被指责为忘恩负义,吃着锅里的肉做着砸锅的事。

不得不承认,这指责很有效。还有什么比忘恩负义无情无义这样的道德指责更厉害的手段呢!

是啊,这样的人没人喜欢。

我们暂且认可作家是需要被人养活的,那么我们还需弄清谁才是他们的真正主人。

有人说是国家,我说诧异。国家只是一个空泛的政治概念,人民百姓才是它的内容。

所以,作家的真正的主人不是别的什么,只是纳税人,即这个国家的人民百姓。

既然是人民养活了作家,那么他们就应该对得起他的主人。去真实地反映他们的生活,真实地反映出他们的喜怒哀乐和心声。说假话,文过饰非,那样既对不起人民,又辜负了自己手中的笔。

其实,话再说回来,我认为,一概把体制内作家称为是别人养活的说法并不恰当。好多作家创作出了大量优秀的作品奉献给社会,他们本身就是劳动者的一员。

 

 

34.一个比喻

有一家着了火,烧了自家人和房屋,还因为大风的原因殃及到邻居和街道,也烧死了人和烧毁了房屋。自家和别人一样当然会很愤怒,会要求对放火者严惩,赔偿其损失。

所有的受害者一致认为,找出原因并且惩罚肇事者,这是人之常理,法之所在。

后来在寻找着火原因时,某个受害者却遭到了怀疑。那么,对他来说,人之常理、法之所在还会存在吗。

趋利避害,是任何人都有的自然反应。

这的确是一个艰难的选择。

如果所有的是非法理都因人而异,随自我而变化,那公理正义又在哪里呢。

 

 

35.也是真诚的话

过去我曾经认为有些人所说的话虚假,荒诞,是故意的,是明知此但为了自身利益而故意说假话。现在我觉得并不尽然,起码一部分人不是。他们可能从心里也是这么认为的,是真诚的,说的是实话。

因这一点,我减少了一些鄙视,多了一点同情。

既然是真诚的真实的所想,为什么他的话(包括文字)还是叫人觉得虚假呢?

想来也许是这样的:它们只是建立在荒谬虚幻的认知基础上,愚昧的迷雾蒙住了他们的眼睛,使得他们产生幻觉,才说出如此可笑的话来。

可悲的是,无论是多么相信鹿就是马,硫磺就是黄金,也窜改不了事实。

这是这些人可悲的地方。

他们在虚幻的“鬼打墙”里,荒度了时光。

 

2020.4.21

篇海App

心 中 有 束 光 · 眼 里 有 片 海


标签:思想文化札记  
相关评论
导航 - 简介 - 出版 - 合作 - 蜘蛛
请所有作者发布作品时务必遵守国家互联网信息管理办法规定,我们拒绝任何色情小说,一经发现,即作删除!
本站所收录的作品、话题、用户评论、用户上传内容或图片等均属用户个人行为。 如前述内容侵害您的权益,欢迎举报投诉,一经核实,立即删除,本站不承担任何责任
违法和不良信息举报邮箱:haiyue@pianhai.com 免责声明 公司名称: 株洲市海阅文化传媒有限公司
@ 2010-2020 篇海 www.pianhai.com 中国互联网举报中心


  湘公安安备43022302001022号  湘ICP备16004927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