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WAP手机版 RSS订阅 保存到桌面加入收藏设为首页
当前位置:首页 > 文学 > 散文

老 常

作者:马永利   来源:原创   阅读:58568   评论:1

(一)

说起袁芳,我一直有个疑问。我问老常:你是不是跟现在这个女人好上了就把袁芳给甩了?老常沉了一下,说还真不是!关于他跟袁芳,他是说不出来的肚子疼!

袁芳是老常的第二个女人,两人过了差不多十年,前年分了手,袁芳回了长春。这些年他们只是在一起过着,先是在西安,后来是跟着他去海口、新疆,袁芳也在工地上做一点事情。他们并没有结婚,具体什么原因也说不清楚。我问老常为什么不领证?他说袁芳不愿意领,他有一次跟袁芳回长春探亲,就想办这个事情,但袁芳总是找个借口办不成。当然,这只是老常的说法,如果让袁芳来说,可能又不一样。

那年老常本来是去西宁参加高级技师考试的,考完了却没有回西安,直接去了云南曲靖,回来时领了一个女人,就是袁芳。袁芳长相一般,皮肤白,有些胖。有一回老常到西安来看我,把她带着,我觉得配老常可以。他们两个是在网上聊天认识的,老常个子不高黑不溜秋的,在勾搭女人方面本事不小。那女人自称在曲靖做童装生意,聊得投机了,女人就约老常见面,老常就去了。可是一到地方,老常就觉得不对劲,女人带着他去见自己的朋友,这些朋友也是东北人,都很热情,坐在一起就开始讲课,讲项目、讲发财,见了一个又一个,都是讲这套,话都是一样的,有剧本儿。老常就知道上了当了,他被这女人骗到传销窝里来了。他刚来,人还自由,吃住待遇还好,还有酒喝,也没有收他的身份证和手机,住的还是单间;而那些女人们住的就是两块砖头支起来的大通铺。老常贼着呢,这些年虽然混得有些狼狈,但也知道这不是正经营生,都是骗亲戚骗朋友的,他干不了,好在他还在传销组织的“犹豫期”。他就说要带着袁芳出去玩,就在曲靖城里转转。晚上等他们回来,有人就找来了,那人是袁芳的线头儿,说袁芳私自外出坏了规矩。袁芳就跟线头儿吵起来,线头儿就让袁芳滚。袁芳就真的收拾东西要走。这时又来了几个人,在一起叽叽呱呱地说着什么,老常就跟袁芳趁机溜走了,反正他们也没有什么值钱的东西。出了门就直奔火车站,火车已经没有了,就又找了一个旅店住下。那些人不知追了没有,也可能是没有找到。不过那些人对传销人员的控制也不严,这些留下来的人也都是自愿的,她们都交了一笔钱,如果拉不上人头就挣不来钱,连本钱都没有了,所以轻易也不会走的。老常这个时候已经很失望了,想要独自回家了,但那女人却要跟着他,她没有地方可去,老家也不敢回去,她加入传销组织是在老家跟人家借了三万多块钱的。老常说他身上的钱不够买两张火车票了,他是从西宁临时跑来的,那意思就是咱们到此为止各奔东西吧。袁芳却说她还有钱,就买了两张硬座车票,先到昆明,又从昆明转车,坐了三十多个小时的硬座火车才回到西安。火车坐得时间长了,老常的腿脚都肿胀了,连鞋子都穿不进去,女人就给他揉腿;在火车上连续熬夜,眼睛都睁不开了,女人就给他用毛巾热敷。老常不是木头人,这女人的温柔和体贴把老常的心给融化了,心想,后半辈子就她了!

老常后来给袁芳把欠债还了,把她的社保养老方面应该交的钱都补交了,但他们还是没有过到最后。这中间还有什么事情就说不清楚了。袁芳说是为了老常家里的事情,老常撵她走;老常却说是他在南昌的那一年没有带着袁芳,袁芳就在云阳整天跟几个男人在一起钓鱼,他不放心袁芳,害怕袁芳被人家钓了去,就说了袁芳几句;袁芳说她又没有事情,不钓鱼了干脆回长春去呆着,临走还跟老常要了一万块钱。可是过了不久,袁芳就把老常的一些私人物品给寄了回来,表示再也不回来了。老常急了,就跟她几个姐联系,但人家都不搭理他。再后来袁芳就把老常给拉黑了。老常也没有去长春找过袁芳,这里面好像有点问题。

袁芳现在已经又结婚了,微信上的“小燕子”经常晒自己的幸福生活。

 

(二)

老常的前妻叫徐慧,个子不高,瘦瘦的,是个小巧女人,老家也是东北的。

徐慧父母都不在了,她二姐和姐夫在阎良西飞公司工作,就把她给带出来了。那时候西飞公司效益还不好,他姐夫就在云阳美越公司给私人老板干。美越公司是做食品加工机械的,我们当时在云阳有个压力容器厂,跟美越公司有点业务关系,知道美越生产不锈钢容器。老常的父亲那时还健在,有一把手艺,退了休就应聘到了美越公司,这样就认识了徐慧的姐夫。徐慧这个时候在美越公司财务上做出纳。姻缘就是这样结成的。

美越公司后来也不行了,徐慧就不在那里干了,老常给她在家门口租了一个门面,卖化妆品。我曾经路过那个小店,见过徐慧。

化妆品店的生意并不好,还被盗了三次。老常拿着工资在西安进货,但总是不见挣钱,两个人为此就有些争执。父母走得早,徐慧跟着二姐,二姐就俨然成了妈,徐慧就事事都听她二姐的。她二姐一上手,这事情就复杂了。东北女人厉害,经常为妹妹做主,就跟老常吵架。有一次老常的母亲正在家里剁肉,她二姐还吵上门来了,老常觉得你不能在我妈面前闹事,说话就不客气,那女人就扑过来把老常推倒要打,老常没有防备,吃了亏,被那女人压着翻不起身,刚好能够着菜刀,就顺手拿起菜刀照着那女人头上砍了一刀,老常当时已经气蒙了,就是想要把那女人弄死。一看动了刀流了血,老常妈害怕了,就赶紧夺刀,又要送她二姐去医院;女人一抹脸,满手是血,头上还热乎乎地一股一股往下流呢,也害怕了。出家属院大门左侧几十米就有一个仁爱医院,挺黑心的,也顾不了许多,就送了进去。老常一看惹了事情,也有些后怕,就赶紧洗了一把,搭车跑到耀县一个狐朋王金山家里去躲了起来。徐慧二姐还真的报警了,只是报的厂里的公安科,公安跟老常是熟人,又觉得这是家里的事情,就没有认真抓捕老常。老常在外面心惊胆颤地藏了半个月不见动静,不知道家里的情况,也不敢联系。又过了几天忍不住了,就趁着夜色潜回了云阳。先住在另一个酒友张志华家里打探消息,张志华说都没有听说这件事情。老常就踏实了,回了家。二姐还在仁爱医院住着。老妈劝他还是讲和,毕竟是亲戚,去医院看看,赔礼道歉请人家原谅。老常也想解决问题,就提着礼去了。一见面二姐正在打针,并不理他,头上还是缠满了纱布,左一道右一道地包裹着,像是一个粽子,样子十分滑稽,老常都差点笑出来。话不投机,二姐让他等着,这事情没完。老常也耍个二㞗,说等着就等着!不过毕竟这边还有妹妹这层关系,也不能做太绝了;等着等着心就平静下来,也没有等出个什么结果来,也没有把老常怎么着,这事情就这么过去了。徐慧也没有为此事跟老常打架闹离婚,两人的婚姻还持续了两年多。不过经历了这次事情,她二姐老实了一些,再没有找过老常的麻烦,这二㞗,真敢动刀子呢!再后来的事情是老常的不对了,老常开始在外面跟别的女人瞎混,徐慧哭过闹过实在忍不下去,就提出跟老常离婚。孩子跟了老常,他妈给带着。徐慧又去了阎良。有一次徐慧让老常上阎良去商量儿子的事情,那时老常在西康铁路田王火车站施工,离得不远,就去了。他看出徐慧有跟他复婚的意思。但他当时不知怎么想的,也可能刚刚得到自由了,心也野了,就没有答应。徐慧在阎良也不能总住在姐姐家,就跟一个老头混在一起学钢琴,又给一些孩子教习钢琴。老常说真是误人子弟。

徐慧的二姐前几年死了,她三姐夫也死了,三姐就又嫁给了二姐夫。

徐慧也嫁了一个人,好像过得也不好,啥都不是她的。老常说徐慧现在云阳基督教会做事,还把老常妈也给拉去信了基督教。我说她没有来拉你这个“迷途的羔羊”?老常说我才不信那个呢。我们现在已经没有关系了。

篇海App

心 中 有 束 光 · 眼 里 有 片 海


标签:老常  
相关评论
导航 - 简介 - 留言 - 出版 - 合作 - 蜘蛛
请所有作者发布作品时务必遵守国家互联网信息管理办法规定,我们拒绝任何色情小说,一经发现,即作删除!
本站所收录的作品、话题、用户评论、用户上传内容或图片等均属用户个人行为。 如前述内容侵害您的权益,欢迎举报投诉,一经核实,立即删除,本站不承担任何责任
违法和不良信息举报邮箱:haiyue@pianhai.com 免责声明 公司名称: 株洲市海阅文化传媒有限公司
@ 2010-2020 篇海 www.pianhai.com 中国互联网举报中心


  湘公安安备43022302001022号  湘ICP备16004927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