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WAP手机版 RSS订阅 保存到桌面加入收藏设为首页
当前位置:首页 > 文学 > 散文

在这个乍暖还寒的季节里

作者:马永利   来源:原创   阅读:59480   评论:0

这两天气温骤降。春天已经到了尾声,迎春、紫叶李、丁香、樱花、玉兰、连翘、紫荆、桃花、杏花、梨花、牡丹等早开的花都已经谢了,春天的舞会第一场大幕已经拉上;谷雨刚过,蔷薇、月季、鸢尾、芍药、石榴......又渐次开放,天一放晴,气温就会立即上升到二十五度以上,再有四十天,关中平原的小麦又要成熟了,杏儿也黄了,夏天就来了。今年的春天是个特殊的春天,踏青赏花的人少了,田间挖野菜的人少了,到现在都没有摘掉口罩,我几乎没有闻到花开的味道。

衣裳是几番地脱掉又添加,穿上了热了,脱掉了冷了,冷了热了人都不舒服,最舒适的状态是不冷不热,就如两个人的关系,既不能太热也不能太冷,既不能太近,也不能太远,太近了会烤着,太远了又感觉不到温度,不远不近,彼此舒适。

满街的年轻人已经迫不及待地穿上单衣了,他们的人生也正是花季,也正是生机勃勃灿烂开放的时候,漂亮的裙袂、裸露的长腿,是摇动的花影、吐芳的花蕊,春天里没有了年轻人的招摇与欢歌笑语也就没有了诗意。

二十八岁的时候我还不算老,那时我在咸阳机场摆旗寨储油库工地当一个小技术员。也是四月天,也是草长莺飞,在工地上也是穿着单衣,工作服上口袋里插着一支钢笔,手里拿着一卷图纸或者一个记录夹子。工间休息,电焊工刘高弟坐在一个土坡上眯缝着眼睛抽着烟看着远方,他的父亲是我父亲单位汽车队保健站的大夫,从小我就认识,也因为这个缘故,在这个新的环境里,我从心里觉得他是一个熟人,愿意跟他接近,尽管此前我们并不相识。他那时应该有五十岁了,我们聊着天气,他把裤腿一撩起来说,你看,我现在还穿着毛裤呢。我很吃惊,因为我已经连秋裤都脱掉了,就是光腿穿单裤,我并不觉得有多么冷。我说你穿这么厚干电焊活儿不方便,前面是电弧烤着,后背是太阳晒着,你不热吗?脱掉算了,那样干活才利索。他赶紧摆手说,那可不行,那可不行!我当时看他穿得那样厚,一出一身汗,有点笑话他的意思,现在想想,不同年龄的人对于气候变化的感受是真不一样的,“少年莫笑白头翁,花开能有几日红?”我现在的年龄比他那时还要大,而我那时的年龄,又跟现在满大街的年轻人是一样的啊!

2020年4月21日

篇海App

心 中 有 束 光 · 眼 里 有 片 海


上一篇:摘果子
下一篇:大恩不言谢
相关评论
导航 - 简介 - 留言 - 出版 - 合作 - 蜘蛛
请所有作者发布作品时务必遵守国家互联网信息管理办法规定,我们拒绝任何色情小说,一经发现,即作删除!
本站所收录的作品、话题、用户评论、用户上传内容或图片等均属用户个人行为。 如前述内容侵害您的权益,欢迎举报投诉,一经核实,立即删除,本站不承担任何责任
违法和不良信息举报邮箱:haiyue@pianhai.com 免责声明 公司名称: 株洲市海阅文化传媒有限公司
@ 2010-2020 篇海 www.pianhai.com 中国互联网举报中心


  湘公安安备43022302001022号  湘ICP备16004927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