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WAP手机版 RSS订阅 保存到桌面加入收藏设为首页
当前位置:首页 > 一叶奖 > 海选区

天下湖南人;学修车

作者:谭力勇   来源:原创   阅读:7115   评论:0

1、 愚耕暗自稍微迟疑了一下,也就起死回生般地,毅然地作出了一走了之的决定,感到已忍无可忍,于是马上就无声无息地,缓缓地从彩绘车间退了出来,从此与彩绘车间无缘可续。

2、 愚耕确实觉得这很突然,事先一点都没想到,他会在这种情况下,这么快就自动离职,久久难以平静。

3、 事过之后,愚耕从中得到了深刻的教训,感叹不已,对未来更加感到茫然,

4、 好像事实进一步证明,愚耕的确成了没有用的废物,这也干不了,那也干不了。

性格即命运,愚耕如果注定一辈子都一事无成的话,愚耕也认命了,

只怪这个社会尽发明出一些严重偏离生命常态的事,几千年来人们不会做,不想做,想不到的事,现在都要适应去做,争着去做,并称之为打工,

不适应打工的人就只能是废物,也可能是怪物,愚耕就是这样的废物,也还是怪物,

愚耕会把一事无成当作是一门特长,一门学问,并努力要精通这种特长,这种学问,一惯到底,

愚耕原还以为干什么工作,适应不适应,只有试过才知道,愚耕这才进一步体会到,原来只要是严重偏离生命常态的工作,他都适应不了,试都不用试,完全能想像得到,

愚耕事先能想像得到的,与事后试过了的结果,越来越相符,但这并不妨碍,愚耕还是会对事先能想像得到的事,产生要试一试的兴趣。

5、 小姑父很快就得知,愚耕又能从彩绘车间自动离职这一突然情况,

6、 小姑父并不怎么大惊小怪,也无意要规劝愚耕,重新回到彩绘车间去上班,更不会替愚耕在玩具厂另找一种工作,

7、 像是很能支持愚耕,又这么快就从彩绘车间自动离职,已成定局,也早晚会出现类似的情况,不出所料,愚耕又能这么快就从彩绘车间自动离职,反倒减少了损失,

8、 只是不知,愚耕在彩绘车间到底又有哪些不适应,如果不是特别严重的话,愚耕又怎么会这么快就突然自动离职,之前却一点都没有向他透露出有自动离职的意向,也没怎么向他说起在彩绘车间上班的情况?

愚耕解释得十分含糊,不愿让小姑父看出他内心的激烈冲撞,扮作没事人一样,甚至还能打哈哈,有点像是在自己跟自己赌气,吊儿郎当,说不出正儿八经的理由,只想快些转移话题,反正都已成定局,又有什么好说,小姑父又不是对彩绘车间的彩绘工作,一点都不了解。

小姑父听了愚耕这样马马虎贞的解释,若有所悟,也不好再对愚耕多说些什么,只表现得忧心忡忡,心事重重,欲要愚耕好自为之,也实在拿愚耕没辙了,

最终也不是父母亲大人就能摆布得了的,愚耕终归还是要按他脑子里的想法去做,愚耕脑子里真正想的问题,就是与常人很不一样,

这绝不仅仅因为愚耕学了四年农业,愚耕脑子里的想法,好多都跟几千年的古人,都没什么区别,沉浸其中。

9、 大姑父其实早就搬到玩具厂的新厂去了,

10、 听说,新厂就是玩具厂以后的总厂,一厂二厂很快就要搬到新厂去合并。

大姑父也还会经常到二厂来,一有机会就喜欢跟愚耕谈谈心,大姑父当然也大抵知道愚耕从二厂灌浆车间辞职又进到二厂彩绘车间上班,最后却又很快就从彩绘车间自动离职的经历,

大姑父从愚耕这样的经历当中产生了比小姑父更加悲观的看法,说是愚耕这样回到家里后,又能如何是好,不天天跟父母亲大人打仗才怪呢,

他很能体谅愚耕的父母亲大人,与愚耕的父母亲大人站到一边,只怪愚耕打工没有一点出息,叫愚耕的父母亲大人怎能相信,愚耕能在家里做成点事。

愚耕心中很不认同大姑父的看法,愚耕只是不能用下一步的明确打算,来说服大姑父,

愚耕并不急于要快些又能作出下一步的明确打算,愚耕真是有些想要回家好好歇息歇息再说,

愚耕不再奢望能回家搞点什么农业,养什么猪,只要能让他在家里相安无事的歇息歇息,也就具有莫大的积极意义,愚耕几乎把他要回家歇息歇息当作是一种革命,

愚耕隐约觉得他被圈入了一个很不正常的社会现象当中,反到显得他要回家歇息歇息很不正常,

愚耕很不情愿因为害怕在家里呆着,而出去打工,如果不是为了理想,而出去打工实在是件可怕的事,

愚耕打工打怕了,还心有余悸,愚耕甘当不适应打工的废物,愚耕一点都还想不出,他如果出去打工,是要为了什么理想。

11、 愚耕从彩绘车间自动离职后,并没有急着回家去,

12、 像是还没有做好家的心理准备,而是继续在二厂闲呆了好几天,得闲且闲,得过且过,不愿去想得太远,一心只多看些书,好生自在。

13、 后来小姑父提议,让愚耕干脆等到把六七月份的灌浆工资结到手,再回家去,比较稳妥,

14、 愚耕也觉得有些道理,也就又多等了几天,总算把六七月份的灌浆工资结到手,却只有450元,明摆着扣掉了一半的灌浆计件工资,

15、 愚耕已无心找人去理论,愚耕也实在搞不懂灌浆的计件工资是怎么算的,心灰意冷,忍痛割舍,玩具厂二厂成了愚耕的伤心之地。

愚耕在结到灌浆工资的第二天,也就早早地动身回家去。


1、 愚耕回到家里,很快就得知,弟弟刚好在两三天前,被三舅带到深圳去了,

2、 四舅、五舅一直就留在深圳搞装潢,三舅、四舅、五舅在深圳搞装潢,说稳定,其实也不稳定,说不稳定,其实也稳定,他们在深圳还是有点路子,特别是五舅在深圳搞装潢,可以算是很有本领。

母亲大人见到愚耕再次又从玩具厂脱逃回来,就唉声叹息起来,说是愚耕能早几天回来的话,就可以被三舅一同带到深圳去,那该我好呀,

好像愚耕只要不是在家里呆着,就去掉了她的一块心病,母亲大人又哪里能想像得到,出门在外的难处。

愚耕曾经沧海,多愁善感,暗自情不自禁,设身处地地为弟弟的命运占卜起来,心酸不已,无论如何,弟弟从此就算步入了社会摸爬滚打,这好像是必然的结果,

愚耕想到,他如果刚读完初中,就跟着舅舅们在深圳闯荡,不知如今他会是另一种什么样子。

母亲大人还指望有朝一日,弟弟跟着舅舅们干出点名堂,就马上让愚耕也投奔过去,

愚耕对母亲大人那样的心机,深恶痛绝,不愿屈从,顽抗到底。

3、 在愚耕回家的前一天,恰好父亲大人从县城买来了一百只小鸡喂养,这也是家里头一次买了这么我小鸡喂养,本来跟愚耕回家一点关系也没有,纯属碰巧。

可母亲大人忍不住对愚耕冷嘲热讽起来,说是愚耕不就一直想要养这养那吗,这不就干脆可以让愚耕天天呆在有里,来喂养这一百只小鸡,

好像母亲大人已猜料到,愚耕肯定会提出要喂养这一百只小鸡,进而就可以长时间的赖在家里,所以母亲大人才会故意说反话,将愚耕一军,好教愚耕识羞耻些,知难而退,别妄想打这一百只小鸡的主意,喂养这一百只小鸡能有什么出息。

愚耕能够听出母亲大人是在说反话,故意嘲讽他,气乎不已,但愚耕还是忍不住有所动心,甚至看作是一个难得的契机,想入非非,

愚耕看来能够喂养这一百只小鸡,等于是在创业,只要能将这一百只小鸡喂养成功,就可以接着一批一批地喂养下去,愚耕信心十足,并暗自作起规划来,以为如果让他来喂养这一百只小鸡,就一定要全权负责,不能让父母亲大人插手,否则就是空谈。

愚耕面对母亲大人的嘲讽还能装作得意,好像是在向母亲大人谢恩,没有听出母亲大人是在说反话,母亲大人能让来喂养这一百只小鸡,是他梦寐以求的事,正中下怀,并一本正经地提议,要空出楼上一间房子来专门喂养这一百只小鸡。

结果惹得母亲大人雌情性大发,歇斯底里,劈着盖脸地狠狠数落责骂羞辱了愚耕一顿,好像如果愚耕想要空出楼上的一间房子,来专门喂养这一百只小鸡,就真的成了败家子,她宁愿让愚耕无所事事地赖在家里,也不愿让愚耕喂养这一百只小鸡,要愚耕就此死了这条心。

事实进一步证明,愚耕想在家里在有丝毫的作用,无论愚耕想在家干什么,父母亲大人都会干涉,更不可能让给愚耕足够的权力。

无奈之下,愚耕只好放弃喂养这一百只小鸡,不作无谓的争取,甚至悔恨,他起先就不该自作多情,自讨没趣,他就是存心要懒在家里,难道还须把喂养这一百只小鸡当作幌子吗,难道父母亲大人还会要把他逐出家门不成。

4、 后来,每当有人打趣着问愚耕是不是在家里专门喂养这一百只小鸡,愚耕一般都羞涩地,予以坚定否认,不肖解释,甚至一语不发,窘态毕露,

5、 好像愚耕学了四年农业,反倒成为人们揭短嘲弄的话柄,令愚耕痛心疾首。

6、 父母亲大人对愚耕已失望到了极限,一时间也拿愚耕没辙了,无意要再次逼迫愚耕返回玩具厂去,愚耕同父母亲大人之间的矛盾越加纠缠不清,真可谓“旧愁没奈何,又添新恨多”,

7、 愚耕在父母亲大人面前,完全成了罪人似的,抬不起头来,苟且于世,畜生不如。

父母亲大人无形间,施给愚耕的压力实在太大了,也不断在打肚皮官司,阶级分明,水火不容。

父亲大人曾多次在吃饭的时候,恶狠狠地挑衅愚耕,口口声声说是倒要看看,愚耕打得是什么主意,反正他是懒得再说愚耕什么,也什么都不管,无非是要浪费些粮食,倒要看看愚耕还好意思赖在家里吃多久,

这是父亲大人能够说出的,对愚耕最没有指望的话,竟说到这种份上。

愚耕每回听到父母亲大人这样的挑衅,心如刀绞,肝肠寸断,生不如死,却又无从抗争,忍气吞声,欲哭无泪,加深痛恨,

天可怜见的,难道他出门在外还弄不到一口饭吃,愚耕从来没有怀疑过他出门在外的生存能力,

可愚耕在家里就真的像成了父母亲大人骂的那样是畜生不如,吃屎都没人打开茅厕门。

8、 愚耕仅只赖在家里吃了四五天后,也就感到实在难以抵挡来自父母亲大人的无形压力,心慌意乱,惶惶不可终日,昏天暗地,长此以往,愚耕真的就要沉沦到畜牲不如的地步。


1、 愚耕一时冲动,竟又想起要去玩具厂新厂,找大姑父,看能不能帮他在新厂随便找点什么活干,哪怕重新让他去灌浆彩绘都可以,当然玩具厂新厂还有其它活,是他没有试过的。

愚耕产生这样的想法,并未经过深思熟虑,多半是因为自己跟自己赌气,狗急跳墙,像无头苍蝇,存心找屎,以逃避父母亲大人无形间施给他的压力。

愚耕想啊,这次如果真能让他在玩具厂新厂,随便干点什么活,哪怕是坐牢,也要坚决用两三年的时间,把牢底坐穿,姑且当作是磨练他的意志,

如果他真能用两三年时间,在玩具厂新厂干完一样活,那就能很好地证明,他的意志经得起任何磨炼,证明他不是这也干不了,那也干不了,证明他不是什么活都干不长久。

愚耕心里感到矛盾的是,他还是怀疑那样的证明是否真的有意义,证明给谁看,如果仅当作是磨炼他的意志,是不是为之所付出的代价太大了,值不值得那样去做,

如果他是读完初中就打了工,那他肯定会碰到干哪一样活,都会干得很长久,都会当作是磨炼他的意志,

他现在才想起要通过干一种活,干长久一些,来磨炼自己的意志,是不是一种倒退,反倒会消磨掉他的意志,

更何况他已经算是经历坎坷,饱经沧桑,哪还需刻意去磨炼自己的意志,

愚耕怀疑他如果他不做长期的,而只为了逃避父母亲大人无形间施给他的压力,才去混一段时间,是不是适得其反,压力会越来越大,他去玩具厂二厂彩绘车间,做彩绘工作,就是最好的教训。

愚耕有些猜测到,他这次去玩具厂新厂找大姑父,大姑父也很难帮他在新厂找到什么活干,大姑父很可能会直接反对,他在新厂找活干。

愚耕想去玩具厂新厂,找大姑父帮他找活干,很像是故意向父母亲大人表现出一种姿态,

好让父母亲大人看出,他其实也很不好意思赖在家里吃闲饭,只是愁于找不到什么活干,只要随便能有什么活干,他才不会赖在家里吃闲饭。

2、 愚耕是无论想起什么,都要去试一试的人,愚耕一有了这样的想法,就告知母亲大人,

3、 母亲大人一听说愚耕主动想要去玩具厂新厂找活干,顿时就喜笑颜开,欢心鼓舞,寄于殷切期望,

4、 好像真的是只要能够玩具厂新厂混口饭吃,也总比赖在家里吃闲饭要节约粮食,这也使得愚耕势在必行。

5、 愚耕在产生这种想法的第二天,就真的行动起来了,义无反顾,趁兴而为,急急如律令。

6、 愚耕的矛盾心理,迫使愚耕急于试完了事,好像最终结果如何,都与他无关,愚耕能让他的这一想法产生出结果,总算有些难得的兴奋,

7、 大概中午时分,愚耕就顺利地赶到玩具厂新厂,并很快就见到了大姑父。

愚耕其实早已来过新厂几次,并不感到陌生,

愚耕看来,无论一厂二厂新厂,不都是玩具厂,他已在玩具厂有过两进两出的悲痛经历,教训深刻,

可他这次竟然主动想要第三次进到玩具厂干活,全然不识羞耻,好生窝囊,好生惭愧,感叹不已,感触良多,

愚耕忍不住要把这些全算在父母亲大人的头上,以为这都是由父母亲大人直接或间接造成的,

他这次来玩具厂新厂找活干,表面上是主动,其实还是被动,

他可从来都不把这鸟鸡巴玩具厂放在眼里,却又身不由己,事与愿违,英雄无用武之地,狗熊不如,那还有志气可言。

愚耕一见到大姑父,就嘿嘿呵呵地直接表明来意,不愿流露内心的感触,装出没有一点不好意思,

大姑父则直接了断语重心长地予以拒绝,说是很难帮愚耕,在新厂找到什么好活,就算能勉强找到的活,肯定也不是好活,也挣不到钱,愚耕肯定会干不了,也不值得。

大姑父对愚耕说的都是大实话,大姑父好像看出,愚耕是一时图个痛快,心血来潮,才胡乱想起要在新厂找活干,真是江山易改,本性难移。

大姑父也免不了要苦口婆心地规劝愚耕好长一阵,并还留愚耕在新厂过了一夜。

8、 事实证明,愚耕想要在玩具厂新厂找活干,是根本行不通的,愚耕对于这样的结果,非但不失望,不伤心,反倒有了某种解脱,如释重负,有惊无险,

9、 愚耕差点就要自个给自个带上手铐脚镣,幸好大姑父并没有帮他们在新厂找活干,他不用在新厂坐牢了,

10、 愚耕经过这次行动,才清楚意识到,他并不是活给父母亲大人看的,他是什么样的人,也只有他才知道,无须刻意去证明什么,去磨炼什么,只会自讨苦吃而已,

11、 愚耕能想像得出,他如果这次真的在玩具厂新厂找到活干,结果又会是怎样的,何必自己跟自己过不去,整个这件事就此结束了,也有始有终,

12、 再次一次证明愚耕事先想像的结果与试过了的结果越来越相符,不出所料,愚耕会变得越来越敢想,越来越敢试,如同游戏。

天下湖南人;学修车

1、 愚耕在玩具厂新厂过了一夜,也就回家了,愚耕好像什么也没发生过,成了没事人一样。

父母亲大人也不得不接受了这一新的现实,心事重重,忧心忡忡,照此下去,愚耕可如何得了。

2、 母亲大人很快又唠唠叨叨地要让愚耕去茶陵县城,跟堂兄学修车,

3、 好像愚耕已完全成了家里的包袱,被转来转去,好像愚耕已有的社会经历,甚至是学习四年农业,完全可以忽略不算,就当重新从零开始,

4、 母亲大人哪里认真想过愚耕学修车后,会怎么怎么样,恐怕在母亲大人看来,愚耕只要不赖在家里吃闲饭,学什么都可以,学得越久越好,至少可以混口饭吃。

愚耕根本对学修车一点都不感兴趣,愚耕不能把以前所有的一切都完全忽略不算,完全单纯得像得了失忆症一样,又开始重新去茶陵县城跟堂兄学修车,

愚耕早已被搅和成一个特别复杂的思想物,原先的愚耕与这个主会产生了一次又一次反应,原先的愚耕没了,剩下的尽是思想,

愚耕还不能想像出他会对学哪一门技术真正感兴趣,顶多仅限于尝试一下的兴趣,

愚耕早已恨透了,让父母亲大人当作包袱一样转来转去,决不会轻易答应下来,明显很反感,愚耕做梦都没想过要学修车。

愚耕能想象得出,如果他去茶陵县城跟堂兄学修车,结果会是怎样的,

愚耕其实在茶陵县城堂兄修车的地方玩过很多次,愚耕比母亲大人更加清楚,如果他去跟堂兄学修车,会是怎么一回事,

母亲大人又哪里知道,愚耕如果去茶陵县城跟堂兄修车,具体是怎么一回事,

愚耕并不缺一门技术,他学了四年农业,并对养猪知道颇有钻研,结果又怎样呢,这哪还会让愚耕有心思去学修车。

后来愚耕才渐渐了解到,原来爷爷也极力提议,让他去茶陵县城跟堂兄学修车,

爷爷都将近入土的人了,听说爷爷还特地到县城跟堂兄提及此事,并让堂兄答应下来,盛情难却,义不容辞,

结果也就使得父母亲大人加大对愚耕的施压,势在必行,

父母亲大人最善长于使事态扩大,来对愚耕加压,这次差不多又是古计重演,这次竟牵扯到爷爷来了,

愚耕几经抗争无效后,终于还是妥协了,不想拂了爷爷的意,不就是学修车,又有什么大不了的,愚耕对学修车完全没有目标,是被逼无奈,走一步算一步,未必不是好事。

5、 愚耕趁堂兄回家的机会,不得不亲自向堂兄提出学修车的要求,面色羞愧,意志不坚,很像只是嘴上说说而已,言不由衷,一点都不正经。

堂兄很快就如实地了解到,愚耕对学修车根本就不感兴趣,更谈不上目标,堂兄又不是不了解愚耕的性子,所以并未答应,让愚耕跟他学修车,

而且进一步解释说,上次是碍不过爷爷的面子,才姑且答应下来的。

事已至此,愚耕就算是彻底摆脱了学修车的危机,正中下怀,高兴还来不及呢,如释重负,

愚耕想到这次又让爷爷失望了,真是罪过,愚耕几乎已经让所有的亲人为他感到失望,真是无地自容。

篇海App

心 中 有 束 光 · 眼 里 有 片 海


标签:玩具厂  修车  爷爷  堂兄  
上一篇:小小鸟
下一篇:天下湖南人; 彩绘
相关评论
导航 - 简介 - 出版 - 合作 - 蜘蛛
请所有作者发布作品时务必遵守国家互联网信息管理办法规定,我们拒绝任何色情小说,一经发现,即作删除!
本站所收录的作品、话题、用户评论、用户上传内容或图片等均属用户个人行为。 如前述内容侵害您的权益,欢迎举报投诉,一经核实,立即删除,本站不承担任何责任
违法和不良信息举报邮箱:haiyue@pianhai.com 免责声明 公司名称: 株洲市海阅文化传媒有限公司
@ 2010-2020 篇海 www.pianhai.com 中国互联网举报中心


  湘公安安备43022302001022号  湘ICP备16004927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