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WAP手机版 RSS订阅 保存到桌面加入收藏设为首页
当前位置:首页 > 一叶奖 > 海选区

天下湖南人;  大结局

作者:谭力勇   来源:原创   阅读:26455   评论:2

1、愚耕刚走出下关没多远就看到路边有个纺纱厂,外表简陋,并传出嗄嗄达达的机械声,

2、愚耕以为这是个难得的机会,不容错过,所以就莽莽撞撞,冒冒失失地走进这纺纱厂去问一问。

结果愚耕做梦都没想到这回竟走了狗屎运,顺风又顺水,喜出望外,真是山重水尽疑无路,柳暗花明又一村。

2、原来这个纺纱厂是一对温州夫妇办的,连他们的两个子女都带在身边,等于是把这纺纱厂当作他们的家。

这纺纱厂里有好几个人在干活,生意兴隆,红红火火,总共有好几台纺妙机械都在运转,井井有条。

这纺纱厂的老板娘见愚耕问来找活干,很是高兴,并热情地跟愚耕接洽,兴趣盎然,问这问那,

更想知道愚耕是怎么样找到这纺纱厂来的,以为像愚耕这种情况实属少见,值得同情,

并当下就好心答应将愚耕介绍到她的一位远方亲戚那里去干活,但要四十元的车费才能到达那里,可愚耕仅剩六元钱啦

老板娘转而一想,就要将愚耕介绍到她的弟弟那里去做棉絮加工,

而且老板娘还特地跟她的弟弟通了电话,商量一下。

结果是老板娘又告诉愚耕,说是她的弟弟答应明天下午就会来纺妙厂,将愚耕带过去,就请愚耕放心好了,不会有变卦。

老板娘还苦口婆心地跟愚耕做思想工作,告诉愚耕说在她弟弟那做棉絮加工的活,远比在这纺纱厂里干活轻松多了,又没有躁音,又没有什么灰,也很容易学,也很容易做,但愚耕一定要讲究卫生,

愚耕在她弟弟那里做棉絮加工今年每月工资是150元,到明年还会有加,但愚耕至少要干完今年,

老板娘甚至好心地鼓励愚耕在她弟弟那里安安心心干个三四年,然后挣了钱就在当地聚个老婆,成家立业。

老板娘未免把愚耕看得太单纯了,但不管怎样,愚耕还是对老板娘感激不尽,不然不知他还要吃多少苦,受多少难,才能摆脱这次危机,

特别是愚耕想起以前的种种不幸,这老板娘就简直成了观世音菩萨,慈悲为怀,有求必应,他以前从没有碰到过这么好的人,他也一定会在老板娘的弟弟那里干完今年,感恩戴德,涌泉相报,

他也更加坚信天无绝人之路,有志者事竟成,坚持就是胜利,上帝无处不在,真是怎么暗自得意都不过份。

391号下午两点多的时候,纺纱厂老板娘的弟弟果真来到纺纱厂,

愚耕已经在纺纱厂里吃了三餐饭,睡了一夜觉,随随便便,无忧无虑,心情顺畅,就好像做客一样,

但愚耕一见到纺妙厂老板娘的弟弟来了,就自惭形秽,颜面无存,窘态毕露,低声下气,唯唯诺诺,也不失为一种老实的表现,

就好像哈巴狗见了主人一样,纺妙厂老板娘的弟弟转而就成了愚耕的老板。

而且愚耕的老板也只不过二三十岁的样子,使得愚耕更加自卑,有失常态,紧绷着心弦。

愚耕的老板对愚耕倒也很有风度,大大方方,自自然然,轻轻松松,并特别强调要愚耕至少干完今年,因为做棉絮加工生意一般上半年很清闲,到下半年才比较忙活。

愚耕也只好听天由命,顺其自然,别无选择,算是他注定跟棉絮加工结下了一段缘份,

愚耕今年每月工资为150元,明年就加到每月300元,吃住当然不在话下,

愚耕难免又有很多感想,难道他义无反顾地来到云南,就是为了做棉絮加工挣这么一点点钱吗?

他做棉絮加工到底会跟他以前干过的那么多种活有何不同的意义,值不值得,他到云南来到底想满足那些心愿,

至少他做棉絮加工算是新鲜尝试,如果他能将天底所有的新鲜活都尽可能的尝试一下,也不失为一种最有意义的人生,

他也很想尽可能多多尝试一些新鲜活。

愚耕的老板除了要将愚耕带去,还主要带一筒纱网,以及带其它一些东西回去。

4、愚耕的老板和愚耕带着那些东西,从纺纱厂租三轮摩托车到达下关某客车站,并搭上一辆下关至大仓的客车。

愚耕听说老板是在大仓镇的人寿桥旁开了一家棉絮加工店,听说大仓镇有好几家棉絮加工店,

听说老板在大仓镇上的关系很不错,

听说大仓镇有好多人贩毒、吸毒,有很多“贩毒就是杀人,吸毒就是自杀”之类的标语,

听说大仓镇在整个云南都算是富裕镇,贩毒成了大仓镇的主要经济来源,好多靠贩毒发了家,表面上很难看得出来,也有的被查封,  

这些都使得愚耕对大仓镇十分好奇,幻想着大仓镇到底是个什么样的地方。,

5、从下关至大仓的路上,愚耕每时每刻都认真欣赏着窗外的山川美景,叹为观止,心旷神怡,

6、半路上竟有缉毒警察上车一一查看旅客的身份证,以防有人贩毒,还认真翻了翻愚耕的老板所带的一些东西,

7、愚耕的老板倒也习以为常,还解释说愚耕是他雇佣的小工,

8、这又让愚耕深受震惊,兴奋不已,如梦如幻,算是又见了一回世面。

6、最后客车终于开进大仓镇,愚耕一下子就能明显感觉到,风情千万种,云南大不同,这才算是到了他心目中的云南,这才是诗和远方,如痴如醉,恍如隔世,

7、更何况他完全是由于上天注定的缘分才被带来的,更加情有独钟,一片至诚,心满意足,大仓镇就好像成了他的疗养院,甚至像是闭关修炼的地方,隐退江湖,大彻大悟,

8、不得不感叹上天的安排可真有意思,堪称奇迹,不幸中的大幸。


1、老板是在大仓镇人寿桥旁边租了个较大的门面做棉絮加工店,也是大仓镇最大的棉絮加工店,这门面很有云南建筑特色,

2、老板娘和他们两个小儿子也都在这里,这里也就是他们的家,

3、好像听说老板的哥哥以前也在大仓镇做了好几年棉絮加工生意。

4、愚耕早就听说,全国各地都有温州人做生意。愚耕这才见识到温州人是怎样在外地做生意的。

他们还雇了一位叫小陈的师傅,听说小陈当初也是经老板的姐姐介绍过来的,

小陈在这里的工资是每月300元,小陈在大理州做棉絮加工已有好几年了,手艺不赖,小陈自称他做棉絮加工的手艺,在大理州都是顶尖的,

老板和老板娘对小陈也是客客气气,小陈做棉絮加工算是小有出息。

3、老板一开始就声称要求愚耕在三天之内基本学会做棉絮加工,不然只好让愚耕另找活路,有几分当真,

4、愚耕则隐隐有些担心,生怕三天后老板真就不要他了。

三天后老板又暗示说,要求愚耕在十五天内基本熟练做好棉絮加工,不然也只好将愚耕辞退掉,不是没有一点当真。

愚耕则将信将疑,心慌意乱,牵肠挂肚,

快到十五的时候,愚耕甚至想要主动向老板提出辞工,要是到了十五天后老板真把他辞退掉,那他就窝窝囊囊,不痛不快,

但愚耕经过反反复得地思想斗争后,还是不敢主动向老板提出辞工,要沉住气,不要自乱阵脚,

愚耕已经有把握认为老板不太可能到十五天后就把愚耕辞退掉,

愚耕已经跟小陈师傅很熟了,小陈也很不愿到十五天后老板就把愚耕辞退掉,

小陈还多次向愚耕保证,到十五天后老板也绝不会把愚耕辞退掉,请愚耕放心好了。

到了十五天后老板竟无意要辞退愚耕,恐怕在今年年底之前就算愚耕主动向老板提出辞工,老板也不会答应的。

3、之后愚耕安下心来,欲要在这里干完今年,并在这里过完春节,明年再在这里干一两个月也就正式走人,转移到别处去,扮作侠客行,纵横四海,游戏人间。

愚耕认真想过还要用六年的时间尽量多走些地方,尽量多经历些世事,尽量多看一些有助于提高写作能力的书,也尽量赚一些钱积攒下来,

然后再用四年时间把他的经历写成一本书,刚好是十年规划,十年磨一剑。几乎是想好要将一种激情坚持十年下去,最终能不能实现就看他的毅力了,何况他还是个急性子。

如果真能实现,真能写成一本书,坚持十年时间也不算太长,哪怕超过十年也值得,坚持就是胜利,有志者事竟成,

他如果不为了要写成一本书,再长的时间也会白白流失掉,再经历更多的世事也没太多意义,更不会有突破,瞎折腾而已,

这是他头一次真正是要为了理想,他的人生从此真正有了奔头,

他也曾好多次要为了理想,但都没有实现,事与愿违,不得不承认他曾经有过的那些理想都不太成熟,不太自然而然,不太符合天意,天意不可违,能不失败,

把想要写成一本书当做他的理想就很像是天意,甚至觉得他已有的那些经历,就足够写成一本感天动地的书,就足以像是天意,

他无须纯粹为了增加那本将来要写的书的内容,而故意再去经历更多更多的世事,

天将降大任于斯人也………,他只要能将他已有的经历写成一本书就算完成了他的天之大任。

也觉得他已经积累了相当量的文学知识和写作基础知识,至少在社会最最底层他算是出类拔萃,不能要求一个文博士有他那样的传奇经历,他要写成一本书当然是要通过写自己的亲身经历来反应社会的全貌,信心还是有的

读书破万卷下笔如有神,恐怕他再怎么多看一些有助于提高写作能力的书,也不会有多大的效果,受到天份的局限,关键是要在实际的写作过程中慢慢熟能生巧,

写书也就是干活,他不知已经干过多少种活,相信他也能够学会干写书这种活,并熟能生巧,也肯定会跟他干过的那么多种活存在着通性,

毋庸置疑他是个粗心大意惯了的人,比粗心大意,谁都比不过他,吃惯了粗心大意的亏,却还死不悔改,还经常干粗活,完完全全就是一个粗人,

写书当然是件非常细非常细的细活,粗人干细活,更应该慢慢熬,就好像要把他粗糙的性子揉碎了才行,

毋庸置疑他是个急性子的人,经常因为急性子而吃了不少亏,同样还死不悔改。

他要把自己的经历写成一本书,估计要两三年,甚至三四年才能完成,

他干过那么多种活,干的最长也就三四个月,最短只干半天,经常干一两个月甚至干几天就不干了,这也干不长,那也干不长,几乎当他存在某种天生缺陷。江山易改,本性难移,他能做到坚持两三年甚至三四年写书吗。

他想要把自己的经历写成一本书当然不会是写自传,人家写自传的大都功成名就,时间跨度很长,他又算老几,活够了吗,他想要把自己的经历写成一本书是当做一个社会标本完好无损保存在书里,以致流传下去,

他越来越感到自己的经历太具有代表性,太具有时代特色,做成社会标本意义重大。

如果换做一个文博士也要特意当做一个社会标本去写现实题材的东西肯定会有隔阂,游离与表面,甚至连事情发生的规律都是假设出来的。看似合情合理,实则并不会那样发生。

就算他写书不像文博士那样能写,总有欠缺,总显得笨拙死板,但肯定会瑕不掩瑜,璞金浑玉,浑然天成,稀世骇俗,

关键因为他越来越觉得自己的经历太传奇,太有境界了,好多不应该发生的事,偏偏在他身上发生了,好像能显现出上天的指意,

除了家庭环境和社会环境的因素,他的个人因素更加让他的经历越来越像奇迹,好戏连台,编都编不出来,

特别是他和父母亲大人之间的关系变化几乎达到了代沟的极限,不可思议。

他对农业,农村,农民割舍不下的躁动经历更像连环剧,可歌可泣,荡气回肠,快要把他逼疯了,想养鸡没养成鸡,想种地没种成地,想养猪没养成猪,想创业没创成业,还闹离家出走,还想出门就死都不愿回家,有家不能回,

可他心里是最认可”谁不说咱家乡好”,哪怕是黄土高坡那样环境恶劣地方的人也都会自豪地夸赞家乡的好,他最羡慕碰到有人由衷地说起家乡的好,甚至想要到别人的家乡过隐居生活,想入非非。

他的打工经历更是出奇的没出息,还总是落难,环环相扣,好戏连台,不可思议,剧本都不会那样去编,几乎都是他自编自导出来的。一般底层打工的人再怎么不容易也不会达到他那样的程度。

他想要把自己的经历写成一本书回想起来他的所有经历真是不幸中的大幸。太有价值了,意义重大。

他只要能真真实实,原原本本,清清楚楚,详详细细,有头有尾写出来,就算大功告成。

他一直认为比起他的行为,他的心理过程更加算是难得的经历,写出来会更加有意思,引人入胜,

看他的行为完全是个粗人,可他的心理过程特别敏感,有点像贾宝玉,不是常人可以理解的。以致他的行为有很出格的反应,不可思议。

他很好奇,他最终能将他的经历写成什么样子。特别好奇他最终能将他的心理过程写成什么样子

觉得写自己亲自经历的的心理过程比揣摩着写别人的心理过程,比假设性的写出一些心理过程要艰难得多,痛苦得多,也是最有意义的地方。心理过程再怎么也不可能写尽写绝,心理过程和行为反应之间的因果辩证关系再怎么也不可能写尽写绝,。

他想要把自己的经历写出一本书,真正写起来还都是一种偶然,写成什么样子就是什么样子,特别是写他的心理过程,更加是一种偶然,更加写成什么样子就是什么样子。

他甚至还想到,如果他不能连贯起来的把他的经历写成一本书,就只好分做一件事一件事写出来,尽可能把他的经历多分成几件事写出来。

现实中事情发生的连惯性与虚构出事情发生的连惯性大不相同。虚构的精彩故事情节看似环环相扣,好戏连台,却经不起深究,甚至是胡说八道,他的经历跌宕起伏,高潮迭起,因果循环,但要真正连惯起来写,必需下很深很深的功夫,还没多大把握。,,,,

他的这些关于写书的想法,不是一下两下就想得清楚的。而且不去试一试写书的话,再怎么去想也起不了多大作用。更不可能写都不用写就能在心里面打一遍腹稿

他想要把自己的经历写成一本书真正最缺的是一个长期稳定的写书环境条件,可谓万事俱备只欠东风。

他不敢保证能为了写成一本书就一定能够苦苦坚持十年,他越是想要写成一本书,就越是浮躁不安,按捺不住,决不会让自己好过,照此下去他如何能创造一个长期稳定的写书环境条件,真是命苦,东风难求,事与愿违。

5、大概两个多月后的某一旁晚,因愚耕在做棉絮加工中的一件小事,愚耕竟与老板较上了劲,惹得老板一怒之下就踢了愚耕一脚,并扣住愚耕的胸脯,欲要大打出手,

6、愚耕则嚎叫一声,欲要发疯,如果老板真要大打出手,愚耕就要在大仓镇正儿八经地发一回疯,倒看谁胜谁负。

老板见愚耕欲要发疯,也就有所收敛,并很快就平息下来,

愚耕则难过极了,这是愚耕出门在外头一次有人打了他,愚耕情不自禁地流下了很多眼泪,感受深刻,这也是愚耕出门在外头一次流眼泪,

 

5、晚上愚耕趁老板不在,就毅然决然地向老板娘提出他明天就要回家去。

6、实质愚耕并不想回家去,但确实下定决心明天就要辞工走人,随便去哪里都可以,忍无可忍,以为这是他辞工走人的绝好时机,

7、愚耕很不甘心长期在这里做棉絮加工,赚每月150元的工钱,只是因为愚耕当初答应至少要干完今年,所以很难提前辞工走人,

8、可老板这回竟打了他,他就有了辞工走人的借口,

9、口口声声说难道在老板看来,他就是路边捡回来的一条狗,难道在老板看来,他能在这里赚每月150元钱的工钱,就已经很不错了,难道他不在这里干活,就会饿死在外面。

愚耕为了急于达到辞工走人的目的,竟谎称他在上小学五六年级的时候就患过一场病,也一直拖了很久很久,一直还留有一些毛病,时好时坏,

老板娘则急着想知道愚耕到底患过什么病,又有何影响。

愚耕则含糊期词,故弄玄虚,只想让老板娘明白,他患过羊角疯,癫痫之类的不可根治的病,受了刺激就更容易复发,

进而愚耕还强调,他走过许多地方,干过许多种活,经历过许多世事,反正他一直就是乱七八糟,癫癫魔魔,行事无常,平常还总买些药吃,

最后愚耕直接了断地坦白说,他确实神经不太正常,与世格格不入,干脆回家去算了,

愚耕是在撒谎,但并没有当他是在撒谎,比说真话还要认真。

比起让人相信他是一个正常人,更容易让人相信他是一个不正常的人。

比起他行为方面的不正常,他精神方面更加不正常。

比起解释说因为有奇特的情怀,还不如直接了断说他就是一个疯子。

他想要把他的经历写成一本书,是他发疯发得最厉害的一次。注定他以后所做的一切都是在发疯。

老板娘则基本上对愚耕所说的信以为真,顾虑重重,小心翼翼,不对愚耕做任何评价,何况愚耕是在那样特殊的情况下来到这里的,算是特例。

老板娘只淡淡地告诉愚耕,应该去跟老板说说就是了,

显然老板娘轻易就同意愚耕辞工走人,但还要老板才能做这个主。

7、第二天早上愚耕就正式向老板提出要辞工回家,只要老板马上给他结帐,他马上就走人,

8、愚耕还解释说,他出门在外虽然很没出息,但人缘很好,也很老实,从没有人要打他,

9、但老板昨天却打了他,他再也无法呆下去,不然他会按他起初答应的那样,至少干完今年,

10、他在这里已经够老实听话,老板怎么可以打他呢?

老板则抱歉似的解释说,昨天他并没有打愚耕,也完全事出有因,过都过去啦,并不让愚耕辞工回家,当初可说好了,至少要干完今年,

老板还承认愚耕非常老实听话,但并不需要愚耕那样老实听话,他平常对愚耕也很不错嘛,

老板还明确提出要愚耕干到今年年底,到时绝不会少愚耕一分工钱。

愚耕稍经思考当下也就答应老板干到今年年底去,算是没事了。

毕竟快到今年年底啦,愚耕勉强要辞工的话,也不知道怎么做才好,

更为重要的是,愚耕突然暗自决定,在这里干到今年年底就真的回家去算了,

愚耕的思想有了很大的变化,甚至暗自有些激动不已,好像通过这次事件让他改变原先的打算,进而突然决定在这里干到年底就回家也很值得。像是受到刺激才突发的灵感。

如果他硬是勉强辞工,就显得不知好歹,不通人情,不讲信用,忘恩负义,

回想起来觉得老板和老板娘对他还算好的,何况他如果硬是要辞工,还不知会闹到什么程度去,有可能还最终拿不到一分钱,何苦呢?

3、愚耕自从决定要干到年底就回家后,心里就一直反反复复地围绕回家这个重大决定思考斟酌,并慢慢巩固这个回家的决定,实乃明智的决定,自然而然,

4、愚耕没有那次回家的决定有这次回家的决定关系重大。堪称一个重大发现,恍然大悟,茅塞顿开,

5、他出门在外天不怕地不怕,难道还怕回家吗?回家到底有什么可怕的,他越是怕回家就越是要回家,他回家后如果又忍无可忍,大不了又一走了之,

6、他回家后的经历比他出门在外的经历更有挑战性,他出门在外最严重也只不过落难而已,他回家最严重时足以让他感到生不如死,

7、他出门在外的经历几乎模式化了,性质一成不变,真真是狗断不了吃屎的路,苟延残喘,稀里糊涂,没有一个一贯努力突破的方向,

8、可自从他想要把自己的经历写成一本书后,就等于设下了一个可以一贯努力突破的方向,就很不甘心继续这样鬼混下去,再也不能自暴自弃,不能一事无成

9、只要他从今往后坚持不懈的往想要写书那方面面突破,就不是不可能真的写成一本书。

10、是该要把他的人生划分一个段落,不能染成这种鬼混的癖好,再怎么鬼混下去又能鬼混出什么名堂,实在鬼混够了,心有余悸。

11、回家去后很可能真的就可以写书了,

12、只要他真正战胜了自我,父母亲大人不可能他把赶出家门,何况还是想要写书,跟以前的情况大不相同,至少无需金钱投入,只是要在家里吃闲饭而已,试试又何妨。

13、他回家后如果还不具备写书的环境条件,至少可以先把他的那些经历大至回忆一遍记下来,等于是先打一遍底稿。

14、不然等若干年后,就算他具备了写书的环境条件,却又把那些经历淡忘了,不怎么刻骨铭心了,岂不遗憾终生,无法弥补,

15、特别是他那些经历中的心理过程隔久了就会慢慢变得模糊不清,不那么深刻,白白浪费掉,岂不是一种重大损失。

16、他不回家去试一试写书,又怎么知道到底行不行呢,

17、他还是信奉那些大道理:“你说你行你就行”,你实际能做到的远远超过你以为能做到的,“没有谁是先在岸上学会游泳再跳到水里去游泳,不要等到做哪件事的条件全部具备了才去做”。就不必再举出更多类似的大道理来,好多大道理经常挂在人们的嘴上,却实际很少有人那样去做。

他虽然想过哪怕再坚持十年时间甚至更长时间也要把自己的经历写成一本书,

可他更希望能在两三年之内一鼓作气就写成一本书,不然他决不会让自己好过,甚至拖久了会丧失这种写书的毅志和决心,对写书并不一定有好处,

要做就做最想做的,不能故意拖延,怕夜长梦多。他已有的经历就足够写成一本书,有头有尾,跌宕起伏,高潮迭起,

他不能明明有了要把自己的经历写成一本书的想法,还故意去流浪,去折腾,好把以后的经历也写进去,不就显得太做作了,画蛇添足。

他已有的经历完全浑然天然,应运而生,没有一丝一毫是因为想要写成一本书而刻意为之。

他更加没有要立志当什么文学家,他只是觉得自己的经历太适合写成一本书了,觉得自己可能也有相应的写作能力,才有了写书的想法,完全是偶然。

他不可能把自己的经历写成一本书后就上瘾了,还要经历更多更多,还要写书。

他只要能写成这一本书就算完成了他的天之大任,不是什么文学家比得了的。

他并没有想好要把自己的经历写成什么形式的书,能写成什么形式就是什么形式。草鞋没样,边打越像。必将功夫不负有心人,有志者事竟成。

天下湖南人;  大结局

12001年元月16日,愚耕终于一大早就结到了450元钱,并可以回家去了。

愚耕整整做了四个半月的棉絮加工,算是愚耕做过的最长久的一种活,

愚耕在这四个半月里最大的收获就是明确想好要回家写书,如获新生,

这也算是愚耕过得最安稳,最有意义的四个半月,大彻大悟,恍然如梦。

1、下午五点多的时候,愚耕抵达昆明火车站并买了一张22号下午两点多昆明至株洲的火车票,

2、愚耕还需要在昆明整整等上6

3、结果愚耕随随便便就以七元钱一天住进了火车站附近某学校招待所内的一间集体宿舍,倒也无忧无虑,

4、跟住在同一间宿舍里的人左右逢缘,同是天涯伦落人,相逢何必曾相识。

在这六天时间里,愚耕惊呀地发现凡是住进这同一间宿舍的人,个个有传奇色彩,让他又见了一会世面,获益匪浅。

3、其中有位安徽老头,哮喘厉害,靠擦皮鞋勉强生存下来,穷途末路,绝非长久之策,

4、人们劝他干嘛不要求他安徽的几个儿子寄点钱来,好让他回安徽老家去,

5、可他只是呻吟与叹息,有苦难言,活一天算一天,早死晚死都没什么区别,死在家里还是死在外头也没什么区别。

4、其中有一位五十多岁的东北人,人高马大,爽爽郎郎,自称东北家境良好,业已退休,

5、几年来他靠做点小生意,游历了云南的许多地方,算是云南通,逍遥快活,

6、他不愿给儿子们增添负担,自食其力,自给自足,

7、目前他靠在路边卖点小饰品维持生计,虽然很竭蹶,甚至有危机,可他却很乐观,相信会好起来,

8、想必春节期间他的小生意会好些,等春节过后他只要赚了一百多元钱就转移去西双版纳。

6、其中有一位三四十岁的东北人,也人高马大,

7、因在西双版纳为了点小事,就用刀子捅了某个当地人几刀子,

8、听说他原来在西汉版纳混得还可以,还取了西双版纳的老婆,

9、目前他是为了避风头才住进这里,后来他的老婆也特意来找他。

6、其中有一位四川小伙子,脚有点瘸,听说是在工地上干活摔坏的,还没有好,困难重重,坎坎坷坷,但却能笑看人生,不失风趣,

7、他还试着擦了一两天的皮鞋,但不怎么在行,后来他又去散发那种性保健品广告之类的小报纸,前景不容乐观。

8、其中有一位行医的医生,三四十来岁,身世有些神秘色彩,

9、他自称能治爱滋病,他是在等他的妻子一块经缅甸转到泰国去行医,

10、他如果到泰国行医真能治爱滋病,那可是财源滚滚来,确实很蹊跷,闻所未闻。

11、后来听说他老婆打电话告诉他炒股又输钱了,再也不打算跟他经缅甸转到泰国去,一切随他的便好了,夫妻关系提都不愿提了,

12、这对他可是飞来横祸,他只乘两张十元的美钞,叫他怎么去得了缅甸,去得了泰国,

13、人们也都劝他不要去了

14、可他依然坚决还要去缅甸去泰国,

他先是把一张十元的美钞到黑市上换成八十元人民币,并急着在当天天黑的时候就要搭车去保山。

按他的想法,他一到保山就请当地报社为人登一个征婚广告,

在保山有那么多毒犯子被枪毙,就肯定有很多寡妇,那些寡妇也肯定大多有钱,

只要那些寡妇看了报纸上他的征婚广告对他有意思,就一定会给他好几万元钱,并跟他去缅甸去泰国,想想这也不是完全不可能的事,

人们却以为他是天方夜谈,不切实际,一点可能性也没有,

可他还是毅然决然搭车去保山,

人们真是不可思议,充作谈资,久久难以平息。

9、其中有一个四川人是从云南河口来的,并要回四川老家去,

10、他特别津津乐道于河口那边的情况

,最有意思的是河口与越南仅隔一条河,去越南十分容易,更有好多越南人来河口,河口好多鸡婆就是越南人,

他也亲自去过一次越南,引以为荣,记忆犹新,

惹得那位五十多岁的东北人转而决定,春节过后等赚了路费钱,就去河口看看。

10、其中有位浙江生意人,还带有手机,

11、他要从云南某地带两个女子到浙江去给人做媳妇,

12、他就是专门做这种婚姻介绍生意的,他一年只要做成三四对也就够了,男女双方皆大欢喜,云南的女儿家都对他客客气气的,

13、他完全是凭良心做这种生意,绝不坑蒙拐骗,

14、他甚至想用合法化公开扩大这种生意,不用掖掖藏藏,光明正大,其实做这种生意有什么不好的呢,

15、人们对此生意兴趣盎然,高谈阔论,甚至谈到要做成网络化,

16、在云南想要嫁出去的女儿多得是,这种生意大有前途。

11、其中有一位从西双版纳来的四川人,也是要回四川老家去,

12、听说家里还给他介绍了对象,正要他回去看一看,再做定夺,

13、听说他今年一定之内就去过北京打工,去过广州打工,最后又去西双版纳打工,虽然没有赚到钱,但很有意思,好生骄傲,引以为豪,就好像旅游一样,大开眼界。

11、其中有一位从西双版纳来的云南小伙子,他并不想回去云南老家过年,

12、他有一位在福州打工的朋友,叫他去福州打工,

13、他以前就在福州打过工,后来才去西双版纳打工,而这回他又要从西双版赶往福州打工,苦于奔命,那还顾得上回家过年。

5、愚耕一点也不因为他还要在昆明整整等上六天而感到烦躁,

6、愚耕觉得这又是上天的安排,好让他的经历有更加适合写成一本书,他要把他的经历写成一本书,哪有比这更好的结尾。

7、上天这样的安排,好让他的人生更加适合划分一个段落。好让他获得一种启示,让他更加觉得写书是他的天之大任,任重而道远。

8、他不但要写个人的经历,更加要通过他个人的经历,展现社会的全貌,展现时代的特色。积沥历史,以响未来,

14、元月22号下午两点多愚耕终于搭上了火车。将在火车上过年,

15、比起过阳历年,愚耕更加看重在火车上过了农历年,才算真正跨入新世纪,跨入新纪元。

16、这不能不说这是愚耕个人人生阶段的划分,与历史的巧合。这真是天意。  

篇海App

心 中 有 束 光 · 眼 里 有 片 海


标签:天下  大结局  湖南人    
上一篇:没有了
下一篇:天下湖南人:穷途末路
相关评论
导航 - 简介 - 出版 - 合作 - 蜘蛛
请所有作者发布作品时务必遵守国家互联网信息管理办法规定,我们拒绝任何色情小说,一经发现,即作删除!
本站所收录的作品、话题、用户评论、用户上传内容或图片等均属用户个人行为。 如前述内容侵害您的权益,欢迎举报投诉,一经核实,立即删除,本站不承担任何责任
违法和不良信息举报邮箱:haiyue@pianhai.com 免责声明 公司名称: 株洲市海阅文化传媒有限公司
@ 2010-2020 篇海 www.pianhai.com 中国互联网举报中心


  湘公安安备43022302001022号  湘ICP备16004927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