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WAP手机版 RSS订阅 保存到桌面加入收藏设为首页
当前位置:首页 > 文学 > 小说

志愿军连长王直(二十八)

作者:清林边   来源:原创   阅读:11353   评论:0




    敌人又一次被打退了。

    刚停止战斗。赵排长立即爬动起来。虽然不知敌人何时攻上来。难忍的疼痛使他每爬动一次,就突然袭击他的腿一次。让他在痛苦中,难以摆脱。
    谁又能忍受得了,谁又能替代的了?赵家林排长不管不顾向坑道里移动,不断提醒战士们,他非常憔悴,很累,靠在战壕壁,歇一歇。又看见正承受着随时都有可能有死亡危险的战士。不禁更加怜惜“同志们,快检查弹药情况。稍微休整一下,快。”
    于是战士们赶紧检查起来。有个战士忽然神情不安起来。喊道“排长,我只有两颗子弹了!”
    赵家林排长知道,几场仗打下来,子弹肯定会少。怎么办呢?他思索道:眼下要是缺乏弹药,就困难了。到时,敌人会毫不顾忌的杀上来,战士们就被动了。必须获得弹药。可是,又怎么做呢?赵家林排长心都加快跳动。他担心的不是自己,而是,接下来是战事。毕竟,战士们无弹药,面对残忍的战事。在担心中,他转过脸来,看着非常疲乏,默默无言,面色老气了些的战士们。还有弹药的问题。令他们非常的无奈。赵家林排长更是愁苦起来。他的眼光转向阵地上一个牺牲的战士身边的枪上。他闪出一个念头。阵地下不是有美军尸体的枪嘛?趁现在敌人还没有进攻,让战士们立刻去捡回来。然后,赵家林排长立即说:“刘玉山,马杰,你们带几个战士去阵地下,捡敌人尸体上的弹药。”
    “是,排长。”刘玉山和马杰赶快叫上四个战士。出阵地。听排长一说,他们为之一振。一想到又有弹药。
    敌人再攻上来,又能尽情地痛打了。赵排长愁闷,无助的心情,就一下没有了。就像黑云被吹散一样。见到的是好天气。
    “你歇一会儿,排长!”身旁的战士小周说道。于是,赵排长直起身来,背靠在战壕里。小周赶紧挪动身子,
    帮助自己排长这样做。他瞥见自己排长的额头,脸上有很多汗。就用右手,帮自己排长擦净他脸上的汗。
    他们聊了7至8分钟。刘玉山和战士们带着许多弹药和枪,心满意足地回到阵地上来。
    还有两挺机枪。赵排长让他们把两挺机枪,架设在阵地上。他可以两者使用。这样,对敌人他充满切实的把握。在这一时间里,战士们心情平和轻松许多。等着美军的进攻。尽管战斗会打多久。敌人想反扑多久。尽管死亡和受伤如影随形。......
    “打!”赵排长浑然有力地一喊。他操作机枪,射向敌人。很快,冲在阵地下的敌人,一个有一个倒地。有的从阵地滚下来。有些身子中弹顿时血溅不止,倒地。一脸恐怖,然后是惨嚎起来。这时,一颗子弹射向赵排长。小周猛地扑向自己的排长,子弹击中他的头。赵排长无声地用手把小周翻过来。摸了一下,又摸一下他的脸,“小周,......”
    20岁的小周就被放在战壕里。牺牲了。激烈的枪声仍响着,子弹飞速打在阵地上的灰土里,溅在战士们的脸上。一切都在迅疾的枪弹里,开始。接下来,又有战士倒下去了。而且,从这个趋势来看,自己的战友,会大量的倒下。他们在拼命射击敌人,没有,也无从有别的考虑。他们就在这里了,战士刘玉林见自己的战友一个紧接着一个从他身旁中弹倒下,倒在他的脚旁,血从他们的腹部和胸部流出,他情不自禁地从阵地上站起来,利用缴获的冲锋枪,尽量打死更多的敌人。没想到,他才打出一串子弹,就被射来的子弹,击中肚子,刘玉林倒下。从阵地上滚下去。敌人见他滚下来,奔向他。又是一阵对刘玉林射击,与此同时,赵排长瞅着这一情景,立刻,调转机枪打死再一次射杀刘玉林的美军......
    到了下午,严重的时刻,接连出现,战士们几乎倒在赵家林排长身边和四周。子弹已经殆尽了,就在赵家林排长悲愤之际,十多个敌人,冲上阵地,围猎般,面带凶残,逼近他。赵家林就像到手而受伤难以跑动的猎物一样。但是,赵家林排长,绝不会留给敌人机会。羞辱,之后,再射杀他。他迅疾拉燃手雷,一声巨大的暴炸,瞬间覆盖了26岁的年轻英勇,刚毅柔情的赵家林排长......
    三十
    “贞玉,你怎么了”阿妈妮被女儿辗转反侧,打搅醒了。就转过脸,睡眼惺忪问。
    “妈妈,没有为什么,你睡吧!”贞玉回答。她就侧过身。想睡来着。她再次努力是自己安静,看能不能试着睡熟,现在,已经接近凌晨了吧。那怕能睡着都行。又过了会,根本睡不着。,她干脆起身。坐在地铺上。夜黑魆魆的。没有任何的声响和动静。十分的静默,安然。静的来仿佛这个世界什么都没有,一切都是空的一样。就只有无边的惬意和寂静。以及,让身心和意识都入梦似的。屋里有些凉。使贞玉还没有注意。因为,在她的头脑里,全是王连长。心绪如飞。想见到王连长的愿望,十分强烈。就像直冲山底的瀑布。她渴望有人敲门,是王直连长。她极想一转身英俊,慈祥,勇敢的中国志愿军连长就出现在她的视线里,她要看见腰间系着皮带的,风尘仆仆的王直连长,向她走近。后,妈妈也坐起来。从身边的柜子上,摸起一箱火柴,擦然,点亮位于地铺旁一小木桌上的油灯。母女两就这样无声地坐着。
    与其这样想,还不如去王连长的部队。贞玉这样认为。她决定立刻就去。
    “妈妈,我明天要去王大哥的部队。”
    作为母亲,怎么不知晓女儿的心思呢?贞玉一直想着中国志愿军连长,爱慕的不能控制。妈妈同时忧心,女儿的爱会无限期进行。是否能成呢!王连长是个勇敢,心眼好的男人。女儿如果跟了他,一定会幸福的。妈妈深信不疑。而对方呢!妈妈觉得这事是女儿的一方思念。并提出自己的看法。
    “贞玉,你喜欢王大哥。这也不错。可是,对方是怎样想的,对你是为什么看法,你了解嘛!”女儿没有回答。她沉默了。是啊,应去看看王大哥。在从另一个角度,了解他的态度。
    “还有,”妈妈进一步猜测。“王大哥知道你喜欢他吗?”贞玉摇摇头。妈妈停了下。她觉得女儿要去看王大哥是一个机会。至少能知道
    对方的想法和态度。为了不使女儿在这个问题上草率,妈妈觉得和女儿一起去。以送志愿军东西的机会为由。
    “贞玉,妈妈和你一起去。”
    “好的。”
    但妈妈一怔。即刻问“你怎么去王大哥哪里!?你知道他们部队住在什么地方吗?”
    贞玉见妈妈有些急。知道妈妈会怪自己。没有搞清王连长的部队的地址。觉得妈妈在为自己着急。就回答“他们部队住在甘湾。”
    妈妈一下惊讶:“去哪个地方需要一天!”
    “所以,我们不等天亮就走。”
    妈妈想让隔壁金大爷去。就对对女儿说“我们要给志愿军多送一点东西,表达我们西江村民对志愿军的心意和支援。贞玉,你赶快去准备一下,我在叫英淑,尹大伯他们拿一点东西。再喊你金大伯。”
    “妈妈,你快去,但是,”贞玉犹豫一下。说:“这天都没亮,不太好吧!”
    “只要给志愿军送东西,村民和金大爷,大婶不睡觉都要支援志愿军。”
    于是,母女两下地铺。穿好衣服。妈妈就先出去了。贞玉在家里赶忙准备东西。一想到就要见到王直连长。贞玉就充满期待。人还未走。心儿早已飞向王直连长的身边。她想,就是死,也要跟定王连长。那怕王连长在任何地方。她甚至渴望一回身,就看见腰系皮带,英武健壮的充满纯朴爱意,面容坚毅,温存的王连长,喊自己,牵着她的手,用温情的目光瞅着自己。用他那男子汗宽厚有力的背膀,拥着自己,和感受到王连长那充满安全般,温暖,厚实的怀抱......
    三十一
    “连长,这两次次战斗,赵排长和一些战士牺牲了。哎!使人心痛!”王排长说。双手又扣在他腰间的皮带里。有点难过地稍微
    低下了头。战友之间的情谊随着那些阵亡的将士,也就被带走了。对王江排长来说,不管和他感情好的或者较淡漠的战友,都是他的兄弟。他的心悄悄地在滴血,他多么想牺牲自己,让他们活着。王直连长感慨:
    “他们是多么好的战士,指挥官!”
    “是啊!”
    “王江,我们不能老是在这里叹息。我想,只有坚决消灭美国侵略者,这才是战死的将士希望的事。”
    “嗯,”王江排长就不在说了。过了很一会儿,他望了一下远处的山,觉得朝鲜的山水多么美丽怡人。心情也缓和许多。刚才的难过,也就被一种舒畅的心情取代了。倒并不是说,他的心情转得及时,他只是要记在心里,和连长,战友用胜利来记住他们的。
    “连长,这朝鲜的山多好看”
    “是啊!那么美的山河,被侵略者践踏,哪里的贫民又要倒霉了。”连长这话使王江排长想起了哪里的贫民。也就一下想起连长不久前还在朝鲜老乡家养伤的事。并很想知道。他知道这事要是别的战士问,连长不一定告诉。
    “连长,你不久前在老乡家养过伤吗?”
    “这又什么好说的。”
    “连长,连我,你都不说吗?”王江排长以为连长不想谈,就有些显得不甘心。要马上走开。其实,连长知道王江是
    故意激将他。是啊,他和王江排长是最好的战友,就如同一人。他怎么会不说呢?
    “好吧,”王直连长说:“在白马山上,周占海为救我,被敌人的机枪打死。下山,又遇上美军的巡逻。我让小陈快走,以免两个人遭遇不测。之后,我又肚子受伤,被贞玉和阿妈妮救起,背回她们回家。她们日夜照料我。为了给我买药和鸡蛋等,贞玉还摔伤了她额头。她们让我吃鸡蛋,和鸡。自己吃小菜,.....说到这里,王连长哽咽了他垂下了眼帘。
    王江排长说:“我觉得你,人也长胖,身子比以前健壮了!”
    “那都是朝鲜老乡爱护志愿军的情谊。”
    “怎么,都让你遇上了,怎么我没有遇到!”王江排长不禁羡慕起来。“哎,朝鲜老乡真好!”
    王直连长眼里再一次有一丝泪花。他用手擦净那一丝眼泪。又说:“后来,我要回连队了,阿妈妮很舍不得。但不知什么原因,贞玉有事走开了。阿妈妮还把我送到村口,一脸不舍。”说到这里,王直连长又一次哽咽。正在此时,战士,陈富贵跑来,兴冲冲说:“
    ”连长,排长,朝鲜老乡给我们送东西来了。“
    一听这事,王直连长极为意外。朝鲜老乡又给志愿军送东西。他觉得一定要更加热忱的接待他们。没有朝鲜人民的支援,就没有中国志愿军的一切。王直连长立即对王江排长说:
    “走,王江,我们去接朝鲜老乡。”
    “那快走吧,连长。”于是,他们回转身,朝山边快步走去。

篇海App

心 中 有 束 光 · 眼 里 有 片 海


相关评论
导航 - 简介 - 出版 - 合作 - 蜘蛛
请所有作者发布作品时务必遵守国家互联网信息管理办法规定,我们拒绝任何色情小说,一经发现,即作删除!
本站所收录的作品、话题、用户评论、用户上传内容或图片等均属用户个人行为。 如前述内容侵害您的权益,欢迎举报投诉,一经核实,立即删除,本站不承担任何责任
违法和不良信息举报邮箱:haiyue@pianhai.com 免责声明 公司名称: 株洲市海阅文化传媒有限公司
@ 2010-2020 篇海 www.pianhai.com 中国互联网举报中心


  湘公安安备43022302001022号  湘ICP备16004927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