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WAP手机版 RSS订阅 保存到桌面加入收藏设为首页
当前位置:首页 > 文学 > 诗词

王霁良诗歌

作者:王霁良   来源:原创   阅读:22912   评论:0

王霁良诗歌




我们
我们卜居在这儿

卜居在信仰的泥塘

渐渐就老了

额上堆起皱纹

腿迈得不成个体统

我们就在信仰里老了 


我们本来没有信仰

信仰了一次

还是乌托邦 




今夜
今夜 月华迷离如水

那些流云 流云一样掠过心头的

往事 渐次远去

疏密有致的榆树下 月色轻拢

小街 胡同 血管一样分叉的

迷宫里 路灯一抹昏黄

映着巷口 映着黑暗中

谜一般沉默的守夜人





那句话
想得那么胆大心细

可这勇气,无法冲破隔开的

这层空气

只能面对面站着,站着

望着她千层意味的目光

把那句话憋在心底


那是一句什么样的话

一出口就会烫痛嘴唇

那是一个迷失在天空的

音符,在她轻盈转身之后

复归沉寂 




泺源堂前


竟有这么三股潜流

给古城以滋润

泰岳北麓渗下地表水

于城区浮出地面

水汽缭绕中的

三面鼓

 

竟有这么一处所在

给古城以滋养

这正是齐鲁会盟的泺上

诸侯们说

湘夫人的珠泪成就了

这碧潭



柔嫩的叶子


 20121116日,510岁左右的流浪儿童,被发现闷死于毕节市街头垃圾箱内,系因15日晚有雨,5个孩子躲进垃圾箱内生火取暖致一氧化碳中毒,他们大都是外出打工者的子女。报上说,由于教育部门一刀切的“撤校并点”,近10年来农村平均每一天就要消失63所小学,30个教学点......


我只看到无风的日子,叶子

振翅和枝柯道别

挣脱束缚归于泥土

却不知更柔嫩的叶子——

贵州毕节的五个流浪儿

昨夜在街头垃圾箱悄悄死去

今夜,他们停在火葬场

打工的父亲还在南方

今夜,让人怀疑这个不真的

世界,冬日肤栗的日子

月光照得不像人间

这个雨夜,缺少温暖的城市

柔嫩的叶子瞬间凋零,旋转飘向

幽冥的山河

垃圾箱,这飘着青烟的香炉

供奉着牺牲,幼小的生命献于谁?




残阳

凝望你熔化在云端

似血水流淌

又遽然化成灰烬。

一根弧线

一个朝代的预言

 

暴力中走出

血水里走来

冒泡、沸腾、翻滚

衰亡。锈掉的甲胄

复归于血水




初雪

像守了很久的童真

要寻一处发泄的时间

今夜,她来了

轻轻擦拭车灯,在车前回旋

 

裹住沉重的湿衣

无声穿过广宇,她似乎

不大情愿,贴在窗前

海马一样闪着睫毛

一行蜡泪,在这个暖冬

模糊了楼宇和棚户的界限




鸡啼及其它 

在乡下,如果你醒得早

就一定能听到鸡啼

但现在才晓得,有鸡的地方

也有江湖

我原先不善观察,及至阳台上

养了三只公鸡,才晓得总是最霸道的那只

高扬起脖颈

而最弱的,几乎没有打鸣的权利

才晓得鸡的江湖

其实更适合人类




静夜思

眉月初升

夜风拂过如水的凉意

迟归的人站在窗前

执念着谁

那澄彻如洗的夜啊

思绪如驰,就像过目即逝

的景致,就像

有增无已的幻灭




果园边

果园边,有妇女和孩子拦车

十岁左右的小姑娘敲打车窗

在俺园里采摘吧,采摘吧,妇女在后边

恳求说,就我们桃子便宜,随便吃,全是无公害

唉!害人呢,政府怎么能

突然不让摆摊了呢,桃子断了销路

早熟的都烂在地里

妇女的男人一边打手机一边

谦恭地点头招呼

路边成堆的桃子,一派丰收景象

放眼山坡,并无运输车的影子

我和主人都两眼茫茫




花眼

四月熏风让你晕晕乎乎

感觉近视镜看不清近处的字

有时要像诗人朱多锦活着时那样

看书把眼镜推到额上

 

四十多岁眼花如炒锅前的厨子

定然是乱纸堆里胡翻腾所致

我为我看不清眼前的东西而苦恼

一阵儿又为身处的时代而悲伤




故乡

山峦的额上在想

河谷的腹地在想

烈酒烧穿肠胃时在想

幽静一隅时在想

哦,还有什么这样难以去怀?

那是廿载离别的家乡

 

总在想小时候的生活

少年的繁梦、村口的苇塘

朗朗的天色里在想

稠密的夜梦中在想

总是想呢,那个牵脚的归处

家乡的宗祠,难道

只有自己的名字回得去么?

 



 

回乡的路

回乡哦,回乡

回乡就是回到一个人的历史

儿时的记忆正在记忆中遗忘

回乡要穿过很多山

穿过泰山西麓绵延的山峦

穿过徐志摩飞机跌落的开山

还有腊山、银山,聚义造反的梁山

回乡要穿过很多水

穿过黄河扬水站、空中的引黄渠

穿过波平如镜的东平湖

穿过京杭大运河、洙赵新河、东鱼河

回乡要穿过很多古迹

穿过一眼望得见的齐长城

穿过孔府、孔庙、太白楼

穿过程咬金的斑鸠店、李逵的黑风口

回乡的路不止一条

可沿104,也可走220国道

104穿过泰山,220经古东阿

沿途呵,都有风车旋转

要走一半的路程,方能见得平原

大风飚拂,路远迢迢

向南,向南

穿过曾经的大野泽

穿过远古的获麟之地

已是“近乡情更怯”了

回乡的路呵,不知肇始何年

改成走高速,那路永远撂在远端

你穿过的只是服务区

那些山山水水、那些古迹已经漫漶

穿过的只剩下追怀往事的吟叹




攒程的鸟儿

也许,路口不远的报栏

正是为我这样的人设置的

在等红绿灯的这点儿闲空里

就像贴向水面的燕子,骑车贴向它

一俟前方绿灯亮了,则又成了

必得攒程的鸟儿

 

你大多只是看些标题而已

只是扫几眼图片,至于内容

于你,就跟今天的生活一样

空空洞洞




浮尘

你曾为目标高远而焦虑

又为自身才识而羞愧

而今,肌体的分水岭在这里

骨骼的分水岭在这里

坐等它们逼近

 

想在别人想象不到的地方

发力,力已不知逃往哪里

看看曾经的意志,多么骄人

现在都是书房的浮尘

篇海App

心 中 有 束 光 · 眼 里 有 片 海


上一篇:我那时就像一个圣徒
下一篇:初冬
相关评论
导航 - 简介 - 出版 - 合作 - 蜘蛛
请所有作者发布作品时务必遵守国家互联网信息管理办法规定,我们拒绝任何色情小说,一经发现,即作删除!
本站所收录的作品、话题、用户评论、用户上传内容或图片等均属用户个人行为。 如前述内容侵害您的权益,欢迎举报投诉,一经核实,立即删除,本站不承担任何责任
违法和不良信息举报邮箱:haiyue@pianhai.com 免责声明 公司名称: 株洲市海阅文化传媒有限公司
@ 2010-2020 篇海 www.pianhai.com 中国互联网举报中心


  湘公安安备43022302001022号  湘ICP备16004927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