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WAP手机版 RSS订阅 保存到桌面加入收藏设为首页
当前位置:首页 > 文学 > 小说

向东,再向东(短篇小说)

作者:华子   来源:原创   阅读:250822   评论:0

  

 

跳上车厢门的那一霎,我兴奋死了,知道自己的京城之旅终于开始了。

那是我第一次去北京。20岁不到。作为一个在内蒙古土生土长的孩子,从小我只是从课本上知道北京是我们的伟大首都,那里有宏伟庄严的天安门,(另外,几年前还用全国各地最好的材料建了个纪念堂)。但是,我从来没有去过那里。

眼下,这个愿望将要实现了。

车厢里有空座位,但我不想坐。我愿意站着。我站在过道里,挎着帆布绿背包,脸上掩饰不住内心的喜悦。我仿佛像个刚入伍的新兵。稍有不同的是,我的挎包放在肚子前面,因为里面装着我出门用的衣物不说,更重要的是,挎包下,就是贴着小腹的地方,藏着我的钱包。出门时父母一再叮嘱我,要小心外头的窃贼,遇事多动脑子。我必须谨慎小心。

两天前我收到L的一封信,信上就几句话:最近搞到铁路签证二张,望你速来家中会合,携手游历京城专此。

L是我中专时最要好的同学,他的父母都在铁路上上班,去年毕业后他回到家乡集宁,在一所铁路学校当。此时正在放暑假期间,离开学还有一个星期。这个机灵的家伙不知道怎么弄到两张免费去北京的客车签证,然后立即通知了我。在这方面,我一向佩服他。

对一起出行,我当然巴不得。看信的时候,我高兴得几乎要跳起来。我还没有一个人出过门,更不用说去千里之外的北京。可是随之又一想,觉得赶得有点不是时候。我所工作的水泥厂,这期间正在高喊“大干一百天,向国庆节献礼”的口号,热火朝天地搞大会战。由于赶产量,生产改成三班倒,厂里把机关的年轻人组织起来,临时建了个“青年突击队”下一线,我这个新来的技术员也无法逃脱,不得不每天往卡车上装水泥,弄得像个灰不溜秋的泥塑人,只剩下两个眼珠是白的。真是汗水与苦水齐飞,委屈和郁闷同在。我想,如果自己这时候能离开厂子,出去游玩几天,该有多么开心和慰藉啊!

可是,在这时候请假外出游玩,肯定很难得到领导准许,想到这里,我不禁心急如焚。

一整天也没有想出好办法。到了第二天早晨,我才想出一个主意,决定到领导那里碰碰运气。说实话,我也是万不得已才用这个“馊”主意,它有点伤害我对亲人的感情。

我写了一张请假条,一上班就给领导送去。声称老家的姥姥病危,急需探视。没想到运气真不错,领导犹豫了一下,竟然相信了,在我的请假条上签了字。

 

一回到家,我就把打算和同学去游京城的事告诉了父母。出乎我的意料,他们没有因为我从未一个人出过门而阻拦,而是大为赞同。当会计的父亲说,有这么一个机会是好事情,可以借此出去见见世面,变得成熟一点。即使宠溺我的母亲也有同感,认为我都上班工作了,再不是一个小孩子,应该多长点见识。他们老是认为,我比起他们这个岁数时显得幼稚,不够成熟。只是他们不赞成我立即出发,说必须得准备一下。晚上,母亲特意为我缝制了一个红布口袋以放钱和证件,让我贴着小腹带上,说这样保险。尽管我觉得有些丢人,但为了使他们放心,也就让了步。

第二天一早,父亲骑车子把我送到车站。就这样,我抑制着极度兴奋的心情,踏上了去同学家的路程。

四个小时后,我下车辗转找到L的家,——集宁铁路职工小区的两间平房。虽然天气炎热,但是我对此并不在意,我被激动的情绪所振奋,心里狂跳不止。毕竟,我就要见到一起去北京的同学了!

可万没想到的是,走进L家的激动没有维持两分钟,就很快消失了,兴奋的旺火被兜头浇了一盆冰水。L的父母告诉我,L不在家,已于前一天去了北京。

我一下子僵住了。

那时候电话还不发达,联系起来不像现在这么方便。我的迟疑不来,使L误以为我难以成行。由于马上就要开学了,担心好不容易弄来的票证作废,他就临时找了别人离开了。

尽管L的家人尽力宽慰我,我心里还是无比的失落和扫兴。只是出于要强的面子,自己强装笑脸,摆着手,做出虽然事遭突变但我自有办法坦然应对的神情。但心底里清楚,这不是真的。其实自己沮丧极了。我脑子里一刻都没有闲着,在焦急地飞速旋转,只考虑一个问题:

下一步怎么办?

如果我取消去京的旅行计划,返身回去上班,原来的请假理由本来就使人怀疑,这一来等于不打自招;如果我独自去北京,身上带的费用极为有限,只为吃住准备了一点钱,要是不够用怎么办。

但是,这样回去自己怎么甘心呢。我决意继续前行,只身前往。一个人去这个陌生的大城市。对我来说,什么事一旦兴了心就不愿意半途回头,不知道这是不是任性的性格在作怪。

当天晚上,我就踏上了去京城的列车。

L的父亲把我送进站台,看着我上了火车。他路上特地买了一颗西瓜,叫我带上吃。最初我坚决推辞,倒不是嫌累赘,也不是不喜欢吃,实在有着难以启齿的原因,——我的肚子不争气,那天我有些泻肚子。我担心在车上去厕所,不但不方便不说,也很丢脸。我最怕在大庭广众之前出丑。但是L的父亲为人淳朴,憨厚,执意把西瓜推给我,似乎里面装满一家人的热情与歉疚。眼看火车要开,我不好拒绝,只好抱着大西瓜踏上这个前途未卜的旅程。

火车挤得像一盒肉质罐头。我站过道里,双手抱着那颗西瓜,仿佛像一个篮球迷在出行。不到十点钟,车厢里就关了窗户,灯光变得黯淡,车内闷热得要命,人人汗水如注。我双腿发麻,人也有些饥渴。

我四周的几个农民,都带着一大堆行李和杂物。或站着,或坐在地上,神情疲惫,似睡非睡。他们从上车就注意到我怀里的东西,不时瞥几眼,居心叵测。

我担心他们夜里趁着我不注意,上来从我怀里抢走它,于是再也顾不上肚子不好,就蹲下身来,拿小刀子切开西瓜,狼吞虎咽地啃起来。

切开的西瓜就像盛开的牡丹花,一下子吸引来众人的目光。微甜的气体溢散开,让人流口水。旁边的人看着我,带着羡慕或者厌恶的眼神。我向他们指了指西瓜,咧嘴笑了笑。心想你们自便好了,反正我也吃不了。开始他们没动,后来又一起伸过来手。不一会儿工夫,地上的牡丹花就不见了。

厕所门口站满要方便的人,开始我还为自己上厕所担忧。但是后来让我忧虑的事情并没有发生。大概闷热的空气吸干了我身上多余的水分,医好了我的腹泻。我一整夜都没用去那个地方。

后来,我坐在地上睡着了。中间也曾有过几次被车厢中的骚动惊醒,但是很快又迷迷糊糊没了意识。就这样,我一直睡到北京站。

此时天已大亮。

 

或许是早晨的清风吹拂,或许是车站的人车喧哗,我登时变得精神抖擞起来。我出了站先去找住宿的地方。我心想,有了住宿,干事不慌。我在附近一边走一边看,后来看到一家由地下防空洞改建的招待所,就走了进去。

我被一个趿拉着塑料凉鞋的光头男人领着,沿着水泥台阶走到地下面,他向一张指了一下,说就这里。我当即交了钱。就在这里落了脚。

 

再从旅馆挎着书包出来,就好像卸下了身上很重的负累,变得身轻如燕。啊,现在我可以尽情游览北京城了。

最想去的地方,当然是天安门广场,亲眼目睹一下神圣的天安门。我说过,它是我从小到大最敬仰的地方。

我走到公交站牌,向一位路边手里拿着健身球的老师傅打听去天安门怎么走,他朝着一辆呼啸而至的公交车努了努嘴。虽然他没有说话,但他的神情我还是明白的。我立刻朝着载满人的公交车跑过去,在它关门之前挤上了车。车里人挨人,我的加入好似装满水泥的车厢里又加进一袋水泥。我的身体和脸紧贴着车门玻璃,仿佛印在上面的广告画。

车行驶了一站又一站,乘客换了一茬又一茬,快到终点站,也没有到达我去的目的地。我不免心生疑惑。后来一问别人,才知道坐错了车,虽然是同一路车,但是方向坐反。我只好在下一站下了车,跑到马路对面的站牌,重新坐车往回返。等我到达要去的地方,已是中午时分。我又饥又渴,汗流浃背。

那广场比我想象的要壮观得多。我站在里头,就像一只小船置身于大海之中。我想好好看看这景观,却觉得脑袋一阵眩晕,猛然天旋地转起来。一定是天气太热,中了暑。我腿一软,瘫倒在地。四肢朝地地躺在光洁的地砖上,好似方格纸上的一滴墨迹。淡蓝色的天空,因为骄阳火一般的照射,都在微微颤动。再看那周围,仿佛在天地交汇处的上头,闪现着海市蜃楼般的神殿。

过了一会儿,我感觉好了一些,就努力寻找心目中最敬仰的那座圣殿。后来终于找见了。

是那片刺眼的红色吸引了我。它望上去很像一张红色的画报贴在那里。我看了一会儿。但看不真切,有些模糊不清,又怀疑在梦中。为了证明自己不是在做梦,我就想走近那个红彤彤的地方,亲手触摸它一下。就如同意识不清时,人用手指掐一掐胳膊上的肉皮,看看是不是真的一样。

我站起来,向它走去。向着它的方向奔跑。也不顾汗水如雨,也不管饥肠辘辘。只是奔跑。奔跑。

当我一口气冲到了金水河傍边,上面的卫兵挡住了我。他站在那里,像桥上的白玉栏杆一样,威严屹立。

我只好喘着粗气,望着一会儿城楼上的那一排金边镶嵌的红灯笼。

 

从广场出来,我去前门大栅栏转悠,在那里随着人流漫无目的地溜达。经过那么多老店,旧门脸,并不觉得有什么意思。对这些老古董我不感兴趣。

我就这样一直往前走。后来再也走不动了,就像双腿灌满水泥。就坐在路边凳子上小憩,眯眼看着阳光射在古楼墙和树干上。不知道怎么后来就睡着了。等我醒来再睁开眼睛,此时已是夕阳西下,天空只剩下红铜色的余晖,一抹光线无力地照在楼顶青瓦和树梢上。

我感觉恢复了些力气,返回了旅馆。

走进空气凉爽而又粘滞的地下通道,我把自己摔在潮湿的床铺上,很快沉入梦乡。

 

第二天醒来,我却头疼欲裂,猴脸肿成个猪头。我起初以为是疲劳过度造成的。后来听住宿的人一说,才明白怎么回事。原来我睡的地方是个斜坡过道,床铺一头高一头低,我误以为头睡在低处有好处,血液更容易回流到心脏与大脑,利于体力的恢复。谁知这一来,弄巧成拙,身上的血液都集中到脑袋上,使它受不了。

从阴湿的地下一上来,就感到热浪扑来。像是从极地到了赤道。

尽管头疼脑昏,我还是坐车去了天坛公园。我想即然那里是皇帝祈福的地方,肯定自己也能祈福,为自己转来好运。想到这几日遇到的倒霉事,也想到自己未来的命运。自己可不想和水泥打一辈子交道。当然,还有一个内心秘密说出来也没什么,就是希望神灵保佑,尽快为我找到一个喜欢的女朋友。

等到了那里,早晨吃的油条、豆浆又消化尽了,当看到快餐店,就又走进去。

小餐馆里乱哄的,有很多人。我看见柜台旁边的牌子上,印着出售的食品,立刻被上面的“热狗”所吸引,一看价格并不太贵,就决定买一份。我从来没吃过这个,像是洋口味。我想仅看这名字就让人垂涎欲滴,肯定差不了。我到柜台前向面无表情的女服务员交了钱。但是等她再转身递给我个油纸包时,我不禁顿感失望,只见拳头大小的面包里,夹着几片香肠,完全没有“热狗肉”的影子。别说热狗肉,就是凉狗肉也没有。

这使我很愤怒。认为服务员在骗人,就不顾一切地推开众人挤到柜台前,一面向她晃着手里的纸包,一面大声质问她:“为什么没有热狗肉?为什么没有热狗肉?!……

我的质问并没有引来她的答复。她像是没有听见一样,仍然面无表情地忙着,好似面对着空气中苍蝇的嗡嗡声。倒是旁边的人,对我做出侧目和嘲笑的表情。

我想,商贩明明骗人,卖的东西有名无实,这些糊涂人不帮着我反而帮着她,甘愿自己继续上当受骗,真是不可理喻。我不想再说什么,就几口把手里的东西吞下,走出快餐店。

走了一会儿,来到高台上的祈年殿。本想进去对着里面的神像为自己祈福,但是大殿门口拦着绳子不让人进入不说,还挤满了人,以至往大殿里望一眼都很困难,我也就作罢。心想,即便自己祷告也不一定有用,里面的神灵难以看清你的脸,怎么能为你赐福呢。

我下了台阶,随着人流往前走,来到拱形的回音壁跟前。高墙好几百米长,像一片巨大的青瓦矗立在那里,传说这一头说了什么,另一头都能清楚地听见。我很想实验一下,可惜好友L不在身边,也就没法做到。我走到大墙跟前,找到一块没字的青砖,在上面用大拇手指甲划了几下,在上面刻上几个字:“好运,华子!”我默默地祈祷,希望它们保佑我好运。

这几天,无论自己是在拥挤的车上,还是随着人群逛街、游园过程中,我都把那只帆布包挎到肚子前,绝不大意。我说过,贴着小腹的布袋里,藏着我出门的全部费用和有用证件,不能有任何的闪失。尽管布袋硌得肚子疼,热得像个电热毯,上面浸满了汗水,但是我还是忍着,防着被偷去。

下午从公园出口出来,心情比之前好了许多。早晨的头疼脑涨也消失了。自己沿着马路边向前走去,去寻找公交站牌准备坐车返回。在路过一家美容美发店时,看见有人拿着广告向路人做宣传,说是能快速做双眼皮,给人美容。我想这事挺新鲜,自己可从来没听说过。又看看那拉人的烫发女子,就不由得止住了脚步。同时不禁暗暗佩服起大都市来。

我从小都为自己的单眼皮所懊恼,希望自己有一双好看的双眼皮。至今还记得,上中学时,有个小个子男同学用手向别人扒着上眼皮,让人看他的像烧麦皮一样的皱褶。

烫发女人见我站住,便笑着走过来,向我推荐起来。她笑容可掬对我说:“小哥,做个双眼皮吧!保你美观又无痛,一点都不留痕迹的”。

她的卷发里散发出浓烈的香味儿,说话像春风一样温柔。我涨红脸,低着头,不敢看她。心里想,要是自己有个这样的姐姐该有多好啊,希望将来找个这样的做女朋友。

我不得不承认,自己霎时被这美好的想像所击中,大脑一阵空白。等我跟着她走进美容院,一会儿又从里面出来时,我的两个眼睛肿成一对核桃,上眼皮上多了一道黑色皱褶,我才似乎恢复了些意识。我问她为什么眼睛闭不上了,她说没关系,过几天就会好的。

我原以为手术费25元,后来她笑着解释说,那是一只眼的手术价格。我只好又给她加了一倍的钱。面对这样美丽温柔的女子,你怎么能忍心拒绝呢。只是因此花去了身上多半的费用。

 

那天傍晚,我只好背着挎包向着火车站走去。当我从售票大厅买完火车票出来,布袋里的钱已经所剩无几。我盘腿坐在车站前的空地上,望着面前来来往往的人,消磨着上车之前的时光。

这时肚子又有些饿,才想到自从上午吃了名不副实的“热狗”后,到现在一直都没有吃过东西。只喝过两次水。我站起身,就想去卖大碗茶的地方吃点东西。那里有大饼、茶蛋和茶水。想到食物和水,我的嗓子发痒,就不由地对着地下吐了一下。谁知道这一来,为自己招来一个胳膊上带着红袖标的大妈。她满脸横肉,伸手拦住我,冷冷地说:“5元!”

我用自己全部的智慧向她解释这件事,希望她收回她说的话,但是毫无成效。无疑,我遇到了一个忠于职守、铁面无私的环境卫士。我不想让被更多的人围观,失去自己的尊严。就叫她跟我走到一个角落,等着我解开裤子,从贴着小腹的布兜里拿出最后一张钞票,交到她手里。

 

当夜幕降临,我登上返回家乡的列车。我站在车窗门口,望着车窗玻璃上那个挎着背包人的身影,觉得像自己又不像自己。那人的脸上没有年轻人们的稚气,充满了沧桑。

 

 

2020.10.24一稿

2020.11.26改定

 

 

 

 

 

篇海App

心 中 有 束 光 · 眼 里 有 片 海


相关评论
导航 - 简介 - 出版 - 合作 - 蜘蛛
请所有作者发布作品时务必遵守国家互联网信息管理办法规定,我们拒绝任何色情小说,一经发现,即作删除!
本站所收录的作品、话题、用户评论、用户上传内容或图片等均属用户个人行为。 如前述内容侵害您的权益,欢迎举报投诉,一经核实,立即删除,本站不承担任何责任
违法和不良信息举报邮箱:haiyue@pianhai.com 免责声明 公司名称: 株洲市海阅文化传媒有限公司
@ 2010-2020 篇海 www.pianhai.com 中国互联网举报中心


  湘公安安备43022302001022号  湘ICP备16004927号